正文 第2635章吴有正

目录:帝霸| 作者:厌笔萧生| 类别:其他类型

    李七夜行走在街道上,看着车水马龙的街道,只是淡淡一笑而已,也享受着这一份的悠闲与热闹。

    虽然街道上行人匆匆,但李七夜却格外的悠闲,漫步而行,悠然得多。

    “恩人——”就在李七夜漫步于街道上的时候,突然身旁有人大叫一声,纳头便拜,这是一个老者。

    李七夜一看这个老者,都没印象了,但这个老者显得恭敬,拜了拜之后这才起身。

    “公子忘了老朽了?”见到李七夜对自己没印象,老者忙是说道:“公子在深谷曾击退树妖,救老朽一命。”

    被老者这样一说,李七夜这才想起来,在来明洛城的时候,他的确是顺手救了他,他不由点头,说道:“我没记错的话,你叫吴有正。”

    “正是,正是。”见李七夜还记得自己的名字,老者立即大喜,忙是点头,说道:“老朽正是吴有正,公子的大恩大德,老朽永铭于心,没齿难忘。”

    “举手之劳。”李七夜也只是淡淡地说道,也没有把这件事情往心里面去,慢慢前行。

    吴有正忙是快步跟了上来,满脸笑容,说道:“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公子,公子乃是世外高人,能再遇公子,乃是老朽的三生有幸。老朽的疏石宗便在明洛城,公子若是不嫌弃,入门一坐如何?让老朽一尽地主之谊。”

    吴有正十分热情地邀请李七夜,这除他想报答一下李七夜的救命之恩以外,像李七夜这样的高人,能邀请到自己宗门小住,那也是一种缘份。

    “免了,以后吧。”李七夜十分轻描淡写,淡淡地说道。

    “不知道公子来明洛城有何贵干?”吴有正忙是说道:“老朽能明洛城熟悉,如果公子需要老朽的地方,公子尽管吩咐便是。”

    李七夜也只是笑笑而己,不过他然后一笑,看了一眼吴有正,说道:“如果你真的想帮忙,我倒是有一件事情。”

    “不知道是什么事?”一听到李七夜的吩咐,吴有正立即来精神了,立即说道:“只要公子吩咐,老朽定是在所不辞。”

    “也没有什么大事。”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小事一桩而已,如果你有那个人力物力,就把白洛城的百姓疏散吧,让他们尽快离开明洛城吧。”

    “呃——”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吴有正不由呃了一下,没有想到李七夜会吩咐他去做这等事情,他不由怔了一下。

    “为,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吴有正百思不得其解,不由问道。

    “因为你们明洛城要灭亡了,速速逃走吧,逃得越远越好,这还能捡回一条小命。”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明洛城要灭亡。”听到这样的话,吴有正不由呆了一下,不由傻了眼,这样的话他不是第一次听到。

    “好你个姓李的呀——”就在李七夜话刚刚落下的时候,一个清脆刁蛮的声音响起,一阵香风飘来,一个身影一下子冲到了李七夜面前。

    “昨天我才警告你,你现在又在这里妖言惑众!信不信我让你好看——”这个女子一下子冲到李七夜面前,凶巴巴地警告李七夜。

    这突然间冲到李七夜面前的女孩子不是别人,正是昨天还来警告李七夜的林亦雪。

    林亦雪本来行走在街上购物,一听到李七夜那妖言惑众的声音,就再也忍不住了,一下子冲了过来,对李七夜凶巴巴地说道,只差没有指着李七夜的鼻子了。

    “雪儿,休得放肆。”就在林亦雪对李七夜凶巴巴地骂道之时,在旁边的吴有正回过神来,一看到自己的徒儿竟然对大恩人如此无礼,吓得一大跳,立即斥喝道。

    “师父——”看到李七夜身边的吴有正,林亦雪也吓了一跳,没有想到自己师尊也在这里,刚才她听到李七夜妖言惑众的话,就一肚子火,没有多想,就冲了过来了,她也没有看到站在李七夜身边的吴有正。

    “还不速向公子认错道歉。”看到自己徒弟如此无礼,吴有正不由瞪了一眼,沉声地说道。

    虽然平日里他是很宠爱自己的徒弟,但这等事情非同小可,更何况李七夜是他的救命恩人。

    “师父,明明是他在这里妖言惑众,到处散布他的谣言……”林亦雪不由委屈地说道:“是他有意谋害我们明洛城的安危,欲图谋不轨。”

    “不可胡说,公子乃是世外高人。”吴有正沉声地说道:“为师在月牙谷的时候,正是公子救了一命,若不是公子出手,为师已经成为了妖树的美食了。”

    林亦雪听到这样的话,不由呆了呆,看了看李七夜,又觉得李七夜不像自己师父口中的世外高人。

    她师父回来之后,也曾说过这事,在她心里面认为,这位救了他师父的年轻世外高人,当然是一副高来高去、不食烟火的高人,但眼前的李七夜,一点高人的模样都没有。

    尽管是如此,林亦雪还是低了低头,向李七夜鞠了鞠首,低着螓首,说道:“是我无礼,冲撞了公子,也多谢公子救了我师父一命……”

    林亦雪与吴有正虽然是师徒,但情同父女,她是吴有正看着长大的,所以李七夜救了吴有正一命,林亦雪在心里面也是十分的感激。

    “……但,但是,就算你有恩于我们疏石宗,也不能就如此妖言惑众,散布谣言,谋害我们明洛城……”说到最后,林亦雪还是有点小倔强。

    虽然她是感激李七夜救了她师父,因为她师父,也愿意向李七夜低头,但却不愿意也不允许李七夜散破危害他们明洛城的谣言。

    “你这丫头,是我平日里宠坏你了。”吴有正又气又恼,也拿自己徒弟没有办法,忙得向李七夜抱拳,请罪认错地说道:“公子,实在是抱歉,是老朽教导无方,让小徒冲撞公子,以后必定严加管教。”

    “小事而已,若真是谣言,那定止于智者。”李七夜看了一眼林亦雪,淡淡一笑,继续前行。

    吴有正忙是快步跟上去,林亦雪虽然不情愿,但师父在场,她也只好跟着了。

    “不知道公子何处落足——”吴有正赶上了之后,忙是抱拳,说道:“老朽定再拜见公子,聆听公子教诲……”

    “这里——”吴有正还没有说完,李七夜已经停下了脚步,在这个时候,李七夜已绕回了废墟的入口了,然后迈步走了进去。

    “天韵废墟——”看到李七夜走进这废墟,吴有正不由愕了一下,回过神来,也忙跟了上去。

    李七夜已经回到了原位,盘坐在那里,十分的正在淡定。

    对于李七夜而言,皇宫神殿也好,荒效野外也罢,都没有什么区别,不论是在哪里,他都能安之若素,自然淡定。

    “公子就住这天韵废墟?”看到李七夜盘坐在这里,吴有正不由愕了一下,十分的意外,说道:“公子此乃是餐风露宿呀。”

    吴有正也没有想到李七夜会露宿于此,他还以为李七夜会居于古殿神楼,不过,他回过神来,仔细一想,觉得也没有什么不可以。

    “餐风露宿又有何妨?”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是老朽目光短浅了。”吴有正不由干笑了一声,说道:“公子乃是高人,餐霞食露,也是修行。”

    李七夜也未多言,垂下目光。

    吴有正张望看了一下四周,看着四周的荒凉,不由生出了一些感慨,说道:“天韵废墟,这里曾经是天韵教的神殿所在之地呀,在我们石韵道统鼎盛之时,天韵教曾经在这里号令天下,没有想到,这里却成了一片废墟,眨眼之间,昔日的鼎盛如过眼云烟。”

    “天韵教,不是我们的母教嘛。”林亦雪不由轻轻地说道。

    吴有正轻轻地点头,说道:“是的,在当年,我们疏石宗也是天韵教的旁支,天韵教没落之后,整个石韵道统也随之衰落了。”

    “为什么天韵教会衰落呢?师尊不曾言过,天韵教曾经是号令天下,举世无双吗?”林亦雪说道。

    “这又有谁知道呢,听闻,在当日天韵教如日中天,有三尊真帝在世,无有能与之匹敌。”说到他们石韵道统的荣光,吴有正也有一点点骄傲。

    “三尊真帝在世,也是一夜之间灰飞烟灭。”在吴有正有点点小骄傲的时候,李七夜淡淡地话响起。

    “呃——”吴有正的话顿地嘎然而止,他看着李七夜,不由惊讶,说道:“公子也知道这一段秘史?”

    “谈不上什么秘史。”李七夜淡淡地说道:“有不少的古籍都曾有过记载,多读书,便知道这一段过去。”

    “也是。”吴有正不由苦笑了一下,只好点头,说道:“以我们宗门的记载,的确是如此,天韵教,一夜之间倒塌,石韵道统一夜之间不复荣光。”说到这里,他不由怅然地叹息一声。

    “师父,这是真的假的?”林亦雪也第一次听到师父谈起这样的一段历史,不由吃惊地说道:“有三位真帝坐镇,谁能奈何得了天韵教,天韵教又怎么可能在一夜之间崩灭呢?”

    “这是个谜。”吴有正轻轻地摇头,说道:“在当时天韵教极为鼎盛,整个天韵教何止是仅仅有三位真帝,就是不朽真神也不在少数,否则的话,天韵教凭什么号令天下。就这样,整个天韵教,就这样在一夜之间崩灭,销声匿迹。”

    “真的吗?”听到这样的话,林亦雪都十分难于相信,在她心目中,真帝已经是十分无敌的存在了,不要说是真帝,就算是登天真神,在她心目中都是很强大的存在,他们明洛城想找出一位登天真神都难。

    “是真的。”吴有正点了点头,看着眼前这片废墟,说道:“当年天韵教就在这里号令天下,你看一下,这里有什么不同。”

    “没有什么不同呀。”林亦雪侧头,想了想,这样的废墟在明洛城太多了,毕竟明洛城以前比现在大多了,到处都是废弃的古墟。

    “明洛城的其他废墟,都是被遗弃的,依然有旧楼破殿屹立着,而这里,乃是被震得粉碎的,所有的楼宇古殿都一下子被恐怖无比的力量冲击下倒塌,甚至是一下子崩碎,化作了碎石,所以,在这里你看不到什么破楼残殿。”吴有正指点林亦雪。

    “这,这,还真的是这样。”被师尊点醒之后,林亦雪张目看了看四周,这还真的如吴有正所说的那样,四周都是一片废墟,没有任何残存下来的楼宇古殿。

    虽然说林亦雪是在明洛城长大的,但是在以前她还真的没有留意过这些细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