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637章自寻死路

目录:帝霸| 作者:厌笔萧生| 类别:其他类型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吴有正和林亦雪他们两个人也都不由为之愕了一下,一时之间回不过神来,他们没有想到李七夜拒绝得如此之快,拒绝得如此干脆,而且也没有想到李七夜拒绝得如此的理直气壮,

    “公子,我们明洛城即将是大难临头,公子乃是绝世高人,还请公子发发慈悲,救一救我们明洛城的百姓,救一救天下黎民。”回过神来之后,吴有正不由鞠首大拜。

    李七夜笑了笑,轻轻地摇头,说道:“这何需要我来救,你们现在逃走,那也来得及,既然有机会逃走,那何需等待别人去救助呢。再说,我对于明洛城的百姓、天下黎民没有什么兴趣,这又不是我的疆土,也轮不到我去操心。”

    吴有正不由呆了一下,他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样措辞好。

    “难道你就眼睁睁看着我们明洛城的几十万百姓送死吗?”林亦雪忍不住大叫一声,质问李七夜。

    “你们明洛城几十万百姓又与我何关呢?”李七夜笑了笑,也没有生气。

    “你——”林亦雪不由怒视李七夜,忿忿地说道:“你不是高人吗?难道你就这么铁石心血?难道你就是这么冷血吗?看着几十万的百姓死去,竟然不出相救,你这算什么高人,哪里有什么高人的胸膛,就是一个冷酷无情的坏人……”

    “不可无礼——”吴有正立即斥喝林亦雪,对李七夜陪罪地说道:“公子,小徒无礼,冲撞之处,还望公子见谅。”

    “师父,为什么要向他道歉,他这样见死不救的人,根本就不值得人去尊敬……”林亦雪不服气,也十分委屈,大叫地说道。

    李七夜不由笑了笑,也不生气,看着林亦雪,淡淡地笑着说道:“那你说说,我凭什么要救你们明洛城的几十万人呢?与我非亲非故,我也只不过是过客而已,为什么要救……”

    “……人世茫茫,众生如海,这个世界比你想象还要大,也比你想象还要残酷。一个门派的覆灭,一场战场,轻则是几十万人死灭,重则是几千万人灰飞烟灭,甚至有可能是一个世界被毁灭,亿万生灵化作尘埃。你们明洛城的区区二三十万人的死亡,那也只不过是一个三流门派覆灭的伤亡人数而已……”

    “……放眼这三仙界,一个三流门派覆灭,每天都在上演,在这广袤无比的天空之下,每年覆灭的三流门派,没有一万,那也有八千,更别说还有诸多的灾难与变数。你看一看,你们明洛城的覆灭,那只不过是流沙中的一粒而已……”

    “……如果说,任何一个门派覆灭,哪里有生灵死亡,我都要去救一救,那只怕我这辈子是不需要做其他的事情了。”

    说到这里,李七夜笑了一下,徐徐地说道:“换作是你,你觉得你能慈悲为怀、能救济天下吗?你能普渡众生吗?万古以来,又有几人能做到普渡众生。”

    听到李七夜这一席话,林亦雪不由愕在了那里,一时之间回答不上来。

    林亦雪只是一个涉世不深的女孩子,离开明洛城的次数屈指可数,对于她来说,整个明洛城就是她的天空,她又焉知道世界有多大,又焉知道世界有着怎么样的凶险与残酷。

    一时之间,林亦雪愕在了那里,久久回答不上来。

    吴有正也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他作来疏石宗的宗主,比自己徒弟更有见识,他心里面也明白,就算李七夜真的有能力,他救明洛城,那是慈悲,不救明洛城,也是情理。

    毕竟他与明洛城没有任何关系,就如他所说的那样,人海茫茫,凭什么让他去救一个城池,而且就算他救了明洛城,也不见得明洛城的子民百姓会对他感恩戴德,甚至有人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李七夜看着发呆的林亦雪,淡淡地笑着说道:“世间,没有救世主,想拯救自己,想拯救自己身边的人,那最终还得靠自己,指望别人来拯救,那只是对自己的人生不负责,对自己的大道懒惰而已……”

    “……就算世间真的有救世主,芸芸众生,受难者数之不尽,那你说,该先救谁,谁又值得去拯救,这一切的准则又由谁来制定?所以,那怕世间真的有救世主,他也不会去救某一个人,也不会去救某一城,或者去救某一个种族,他只会僚望这个世界,守望着这个世界,确保着这个世界幸存,这就是救世主……”

    “救世,不是救人,大世依在,这便是救世主所要做的事情,否则,就不叫做救世主。”李七夜淡淡一笑。

    林亦雪听着这样的一席话,久久回不过神来,在此之前,她会认为,一个人见死不救,那是十分冷酷无情的事情,但李七夜这样的话又让她心里面慢慢地发生了一些变化。

    “公子说得也是。”吴有正轻轻地叹息一声,向李七夜鞠首。

    李七夜若不出手,吴有正也没办法去强求,毕竟每一个高人都是不一样的,他们有着别人无法理解或想象的见解。

    就在林亦雪发呆的时候,此时已经有两个人走入了废墟,这两个人都是年轻人,一前一后,分别走入了废墟之中。

    这两个青年中,走在前面一个穿着特别的华丽,身穿着一件百凤大袍,身上的大袍乃是以百鸟羽毛所织,而且都是奇禽的羽毛,每一支羽毛都散发着神性。

    这个青年头戴着一顶黄金宝冠,看起来是金光闪闪,宝气逼人。这个青年穿着一身宝衣,举止之间充满了傲气,有着睥睨八方之势。

    这个青年身后跟随着另外一个青年,另外一个青年穿着倒比较朴素,但他神态凌厉,一看就是一个精明能干的人。

    穿着华丽的青年手托着一个玉盘,当走入废墟之后,他手中的玉盘散发出了光芒,轻轻地震动了一下,便对身后的青年说道:“就这个地方了。”

    “那好,沐公子放心,我会吩咐人把这里整理好的。”身后的青年忙是说道,神态间尽显恭敬。

    这个叫沐公子的青年点了点头,收起了玉盘,神态间有所傲气。

    在这个时候,这两个青年也发现了废墟中的李七夜他们三个人,他们的目光都同时向这边望来。

    见到吴有正和沐亦雪,那个穿着朴素而又精明的青年忙是走过来,他向吴有正抱拳,鞠首一下,说道:“原来吴老前辈也在此呀,失礼,失礼。”

    “许贤侄客气了。”吴有正还礼,看着那个穿着华丽的青年,就询问道:“这位公子是……”

    在刚才吴有正听到许英建称这个华服公子为“沐公子”,他在心里面不由跳了一下。

    这个时候,这个华服公子走了过来,他立即带着笑容,说道:“英建,怎么不介绍认识一下?”虽然话是这样说,但是他的目光是紧紧地落在了林亦雪的身上,双目锁着林亦雪,露出了贪婪的光芒。

    林亦雪也一下子感受到了他那贪婪不怀好意的目光,不由往吴有正身后躲了躲。

    “这位是沐公子,乃是沐剑真帝座下大弟子的高足。”许英建立即为他们作介绍,说道:“沐公子,这位是我们明洛城疏石宗的宗主和林姑娘。”

    这位沐公子乃是沐剑真帝的徒孙沐成杰,虽然说道行不是特别的高,但也受他师父器重,更何况,在明洛城这样的小地方,像沐成杰这样出身的人到来,那可是了不得的大人物。

    更何况,他们洛府与沐家就有着不浅的关系。

    听到这个华服青年竟然是沐剑真帝的徒孙,吴有正心里面一震,不敢怠慢,忙是抱拳,鞠首,说道:“原来是沐公子大驾,失礼,失礼。”

    “不客气。”沐成杰倨傲地点了点头,目光依然落在林亦雪的身上,笑着说道:“英建,我初来明洛城,人生地不熟,这位林姑娘既然是你们明洛城的弟子,带我走走如何,做我的向导如何?”

    沐成杰丝毫不遮掩自己神态间的贪婪,对于他来说,明洛城那只不过是一个小地方而已,根本就没有什么靠山,他作为真帝的徒孙,在这样的小地方玩一个女人,那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这个——”沐成杰那十分直接的方式,这让许英建不知道该怎么接话才好。

    吴有正又怎么看不出来呢,他立即说道:“老朽对明洛城再了解不过了,我给沐公子作向导如何?”

    “你一个老头,有什么意思。”沐成杰十分直接,摆手,目光盯着林亦雪,说道:“姑娘,带我走走如何,熟悉一下你们的明洛城,他日来我沐家,我带你走走,让你熟悉一下沐家。”

    沐成杰这话已经是利诱威逼了,毕竟,对于明洛城这样的小地方而言,沐家那是高高在上的存在,那是高不可攀的庞然大物。

    要知道,明洛城只不过是石韵道统中的一个座小城而已,而且石韵道统已经彻底没落了。

    而疏石宗只不过是明洛城中的一个门派而已。

    PS:有月票的同学请投一下,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