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671章谁才是蚁蝼

目录:帝霸| 作者:厌笔萧生| 类别:其他类型

    “你——”绿袍天客脸色一下子难看到了极点,毕竟,任何人被指着骂“算什么东西”,那也是无法咽得下这口气。m.。

    他们客盟威慑天下,横行无敌,底蕴之深厚,远不是一个藏金洞所能相比的,今日,却被李七夜当着天下人的名骂“算什么东西”,这让绿袍天客又怎么咽得下这口气。

    “阁驾,为了区区几个蚁蝼,值吗?”绿袍天客神态森然,他也不是怕事之人,如果一旦放开手一搏,他们客盟怕过谁了?谁敢与他们客盟为敌,他们就杀无赦。

    可以说,对于他们客盟而言,除了九秘道统他们这样的三大巨头之外,其他的大教道统,他们还真的没有忌惮过。

    “与我们客盟为友,天下无任你畅行,若与我们客盟为敌,只怕后患无穷。”绿袍天客此时也撕破了脸皮,双目露出了寒冷,不再像刚才那么客气,咄咄逼人。

    “在我眼中,你们也不过是蚁蝼而已。”李七夜淡淡一笑,话一落下,大手一张,五指只是虚空一捏而已。

    听到“啵、啵、啵”的声音响起,在李七夜五指虚空一捏的刹那之间,在场的客盟强者弟子一下子被捏成了血雾,他们还没能来得及回神,更加来不及出手反抗,甚至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叫出来,就被李七夜凌空捏成了血雾了。

    “你——”李七夜一出手便把客盟的弟子全部捏成了血雾,绿袍天客脸色大变。

    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李七夜身影一闪,绿袍天客骇然,想退,但来不及,骇然之下,双手一托,一只巨盾挡在了自己的面前,这只巨盾吞吐神芒,不朽气息磅礴汪洋,这是不朽真神的兵器,防御强大无匹。

    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李七夜只是一撩腿而已,一记膝盖就撞了过去。

    “砰——”的一声巨响,绿袍天客整个人被撞飞,挡在他面前的巨盾在这“砰”的一声中一下子崩碎,他整个人被撞得狂喷了一口鲜血。

    听到了“轰”的一声巨响,绿袍天客整个人重重地撞击在了城墙之上,把城墙撞出一个大洞来。

    李七夜刹那之间出手,瞬间把客盟的弟子全部捏成了血雾,又在石火电光之间一记膝盖把绿袍天客撞飞,连他的宝盾都一下撞得粉碎。

    这一切都只不过是刹那之间完成而已,所有人都看到绿袍天客瞬间被撞在了城墙之上,把城墙撞穿之后,他整个人被埋在了乱石堆中。

    看到这样的一幕,所有人都如被雷殛一样,一下子被震在那里了,大家已经不是第一次看李七夜出手了,但是,李七夜每一次出手都是那么的震撼人心。

    在这个时候,大家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辞语来形容李七夜好,他出手实在是太霸道了,实在是太直接了。

    大家都呆呆地看着眼前这一幕,李七夜一出手,没有华丽的招式,没有奥妙的变化,也没有无敌的功法,他的一招一式,很纯朴,也就是一拳一脚而已,简单粗暴,直来直往,似乎连三岁小孩都能施展出这样的一拳一脚。

    但是,这样的一拳一脚却是打得不朽真神无还手之力,这才是最为震撼人心的事情,在他的一拳一脚之下,就算你再强大的不朽真神,都是那么的不堪一击。

    静如处子,动如脱兔,出手崩天地。大家想来想去,或许也就只有这么一句话来形容李七夜了。

    “哗啦”的一声响起,在这个时候,碎石纷飞,只见绿袍天客从乱石堆中爬了起来,在这个时候,绿袍天客狼狈无比。

    在此时,绿袍天客不止是身上的绿袍被尘土弄脏了,而且是血迹斑斑,李七夜一击之下,差点要了他的老命。

    从乱石堆之中爬了起来的时候,绿袍天客脸色煞白,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在我脚下,你和他们又有什么区别呢?不也一样是蚁蝼而已?”李七夜站在那里,风轻云淡,是那么的随意,是那么的自在。

    趁着这么难得的机会,吴有正和林亦雪急忙救人,把高台上被捆绑的平民百姓都全部救了下来。

    “你——”绿袍天客脸色难看到极点,此时他脸色铁青,与他的绿袍一样的青。

    在这一刻,李七夜的话虽然是难听到极点,那是十分的侮辱人,但是,绿袍天客已经没有话去反驳李七夜了,甚至他想耍威风,那都耍不起来。

    一招之下,便崩溃,李七夜不仅仅是话打击人的信心,而且他一出手,那简直就是把人的信心崩碎掉,一招之下,那是把人的信心碾碎在地上了,一脚狠狠地踩在地上了。

    绿袍天客此时满腔的愤怒,但残酷的事实又是狠狠地把他的怒火踩下去了,李七夜一出手,那简直就是把他的高傲自负踩在了脚下。

    试问一下,他绿袍天客,曾经威慑一个时代,那怕他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但是,放在当今帝统界,不论哪一个道统,都会敬他三分。

    然而,李七夜却视之他如蚁蝼,一直以来,都是他俯视别人,今日,在李七夜的俯视之下,他就如脚下的那只蚁蝼,随便都一脚能踩死,这样的感觉,让他十分的憋屈。

    更让人憋屈的是,这还是事实上,他不是李七夜的对手,李七夜举手投足之间就把他打败了,恍然间,他已经就是那一只蚁蝼。

    一直以来,他都是高高在上的,视人如鱼肉,视人如蚁蝼,今天自己却成了蚁蝼,这种感觉,说多难受就有多难受了。

    李七夜这话一说出来,莫说是绿袍天客心里面憋屈愤怒,而且,在场的所有修士强者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有一些修士强者听到这样邈视的话,心里面也有着一种被侮辱的深深耻辱。

    要知道,有多少修士强者在心里面是视平民百姓如蚁蝼的,现在李七夜一句话说出来“在我脚下,你和他们又有什么区别呢?不也一样是蚁蝼而已”,这样的一句话,深深地刺痛了许多修士强者的自尊心。

    这让不少修士强者心里面感到是一种羞辱,但是,在李七夜绝对强大的力量之下,他们却又是那么的无力,明知道李七夜不仅仅是在羞辱绿袍天客,而是羞辱了他们的所有人,但是,他们却无力反抗。

    “知道吗?你们,都是蚁蝼而已。”李七夜风轻云淡,站在那里,不仅仅是看着绿袍天客,也是看着在场的所有修士强者。

    “自认为自己比平民百姓高贵,视平民百姓如蚁蝼,任由你们宰割。”李七夜冷淡地看着他们所有人,淡淡地说道:“在我眼中,你们所有人不也跟蚁蝼一样,我抬抬脚,就把你们所有人踩死,你们也一样是那么的无力,是那么的渺小!”

    李七夜的话,让在场的所有沉默,也有许多修士怒视李七夜,神态间是忿忿不平。

    李七夜这样的一席话已经是招来了众怒了,许多人都怒视李七夜,甚至有不少修士已经对李七夜咬牙切齿了。

    李七夜的话深深地刺痛了他们,这样的话深深地羞辱了他们的自尊。

    看一下眼前这些凡人,他们被客盟捆绑在那里,任人宰割,如牲畜一样,他们的生死,只怕没有几个修士强者会放在心上,就好像没有人会在意一只蚁蝼的死活。

    而李七夜把他们与平民百姓归类,这不仅仅是把他们当作了蚁蝼,更是把他们当作了牲畜,任由人宰割。

    这样的姿态,又怎么不深深地刺激着在场的修士强者呢,这些修士强者平日里都是十分自负,高傲的,今日却被人深深地羞辱着自尊与高傲,这使得在场的不少修士强者都怒视李七夜。

    “好,好,好大的口气。”在这个时候,绿袍天客怒极而笑,见李七夜一句话就招惹了所有人,一下子引起了众怒,他心里面就一下子高兴无比,这一刻,李七夜就是与所有人为敌了。

    绿袍天客冷笑地说道:“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辈,竟敢出言侮辱天下人,你真以为自己可以天下无敌吗?与天下人为敌?不自量力!”

    “与天下人为敌?”李七夜淡淡一笑,不仅仅是看了绿袍天客一眼,又看了在场的所有修士一眼,说道:“你真以为我会在意天下人吗?这就好像在你们眼中,一百个平民百姓和一百万个平民百姓,有区别吗?在我眼中,你们也是如此,天下人,那也只不过是蚁蝼而已!只要我愿意,这天地,便灰飞烟灭!”

    这话,霸道无匹,让所有人不由窒息了一下,当然,有人怒视李七夜,也有人心里面抽了一口冷气。

    特别是一些智者,并不认为李七夜这话是狂妄无知。

    “或者,他才是真正的恐怖。”有大教老祖不由抽了一口冷气,徐徐地说道:“如断玉真帝、沐剑真帝,让人知道他们的底蕴有多深,实力有多强,但是,第一凶人,只怕有可能永远让人无法知道他的高度是有多高,或者,他的高度是我辈永远无法企及的。”

    说到这里,这位大教老祖不由打了一个冷颤。

    ps:今天飞外地,陪家人渡假,大约十天时间,所以,这十天之内,更新不稳定,请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