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687章神秘少年

目录:帝霸| 作者:厌笔萧生| 类别:其他类型

    鹿客翁来了,这一下子让明洛城外的不少人为之振奋了一下,有不少人兴奋起来,甚至是磨拳摩掌。

    在这个时候,不知道多少人暗暗等着鹿客翁他们攻入明洛城,打败第一凶人,这样一来,他们好浑水摸鱼。

    在此之前,第一凶人出手,便毁了闻竹金石树,这一下子让很多人都噤若寒蝉了,在这个时候没有人敢迈入明洛城半步,所谓的进入明洛城浑水摸鱼,那也只不过是空想而已。

    在那个时候,很多修士强者看来,想凭着冷电剑神、闻竹天王他们攻入明洛城,根本就不是现实的事情。

    现在不一样了,鹿客翁来了,这一下子让人看到了希望。第一凶人与客盟的仇恨,大家都一清二楚的事情。

    第一凶人灭了客盟的五大副盟主,作为盟主的鹿客翁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他攻打明洛城,那是迟早的事情。

    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猜想,明洛城外,不少修士强者都磨拳擦拳,恨不得希望鹿客翁现在就带着千军万马杀入明洛城,打败第一凶人。

    事实上,对于明洛城外的很多外来修士强者而言,他们与第一凶人李七夜并无怨无仇,甚至有修士强者对于第一凶人的所作所为感到敬佩。

    但是,谁叫宝物动人心呢,现在明洛城仙光吞吐,大家都看得出来,仙石一定会出世的,如果错过了时机,只怕仙石将会落入第一凶人手中。

    所以,对于很多想浑水摸鱼的修士强者而言,他们恨不得希望鹿客翁现在就带着千军万马杀入明洛城中。

    不过,鹿客翁来了之后,他依然没有露脸,那一片森林生机盎然,十分的美丽,一头头仙鹿如同林间的精灵一般,从始至终,都没有人看到鹿客翁。

    尽管从始此终鹿客翁都没有露脸,但没有人敢贸然进入森林去打扰鹿客翁,毕竟鹿客翁威名在外,万一惹恼了他,那岂不是自寻死路?

    “咚、咚、咚”就在鹿客翁来了没有一会儿,突然之间,一阵阵鼓声响起。

    “要开战了吗?”一听到鼓声,所有人都还以为有人要开始攻打明洛城了。

    ps:终于从云南回来了,晒得跟黑人一样,累!!!!有月票的同学投一下月票,谢谢。

    但是,很多人抬头一开,不是有人要攻打明洛城,而是天空上一头巨大的帝船缓缓地驶来。

    帝船之上,一阵“咚、咚、咚”的鼓声不绝于耳,只帝船之上摆着一方帝鼓,有一个中年汉子用力地一遍又一遍地抡捶着帝鼓。

    这样的鼓声阵阵,响彻天地,十分的威武霸气。

    这艘帝船十分的豪华,什么“豪华”两个字已经无法用来形容它了,那简直就是奢侈。

    这一艘帝船,乃是以极为珍贵的华云仙木所筑成的帝船之上,挂有方石、古瓦、百兽图等等古物,这一件件的古物,不是散发出霸道的真帝之威,就是绵长的不朽气息。

    这些古物,都是出自于无敌真帝或无双不朽真神之手,但,放在这里,那只是用来当作装饰品而已。

    在帝船之上,挂着一面帝旗,一般而言,只有成为真帝的人才能挂帝旗的。

    “是沐剑真帝吗?”一看到这一艘帝船,有人下意识地说道,但抬头一看,这艘帝船上面所挂的帝旗上锈有“卢”字。

    看到这样的一个“卢”字,大家都不由面面相觑,很多人搜肠刮肚,都想不出来,帝统界什么时候出了一位姓“卢”的真帝。

    大家所熟知的,在当今帝统界,有断玉真帝、沐剑真帝他们,就是没有一个姓卢的真帝。

    最让人吃惊的是,这一艘帝船被强大无匹的力量加持过,这样的力量恐怖绝伦,犹如可以压塌诸天,镇压万古一般,亘古而无双,似乎这是始祖级别的力量一样。

    “这是什么真帝,竟然拥有这么恐怖的力量,这只怕是在断玉真帝、沐剑真帝之上吧。”看到这一艘帝船所加持的力量,所有人都不由暗暗吃惊。

    此时,大家望去,只见帝船之上摆着一张帝椅,帝椅高高在上,犹如是凌驾在云端一般。

    一般而言,敢筑架起这样帝椅的人,那都是十分了不得的人物,一般而言,那必须是一尊真帝。

    大家望去,只见帝椅之上坐着一位青年,这位青年身穿着华服,神态傲倨,有着高高在上的姿态,他甚至是不屑地看了一眼众生,眼睛都望上天空了,犹如是九天上的皇帝一样。

    这样的一个青年,高傲无比,举止之间就看得出那股张扬跋扈的气势,有着霸道嚣张的神色。

    这个青年身后站在四五位老者,一看之下,都是不朽真神,而且实力都是十分强大的存在,而这些不朽真神,站在青年的身后,以下人自居。

    一般而言,能有这样排场、敢坐帝椅、又以不朽真神作为下人的人,那绝对是十分逆天、十分了不起的存在,实力强大到无与伦比。

    毕竟,以排场而言,就算是断玉真帝、沐剑真帝这样的存在,都不敢说拿不朽真神来当作仆人。

    毕竟,每一个强大的不朽真神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这样的存在,不要说是一般人了,就算是很多真帝,都无法拿他们来当作仆人。

    如果真的有谁能拿不朽真帝当作仆人,那必须是始祖了。

    但很多人一看,这个青年不是什么无敌真帝,他身上虽然散发出来很强势的气息,但是,还没有他身后的这几个不朽真神强大。

    看到这样的一幕,这顿时让所有人都懵了,一个还没有不朽真神强大的青年,竟然拿强大的不朽真神来当作仆人,这究竟是怎么了。

    “帝统界有什么逆天无敌的卢家什么的吗?”一时之间,所有人在心里面都不由为之疑惑了。

    很多人不由搜肠刮肚,但是,思来想去,都想不出有什么逆天无比的卢家什么的。

    “这个青年是谁呀?”看着这个青年,所有人都懵了,一个可以拿不朽真神来当仆人的人,竟然有惊天动地的来头才对,但,很多人都不认识这位青年,没有人知道这位青年的来历,这一下子都懵在了那里。

    “轰——”的一声巨响,最后这艘帝船落在了明洛城外的废墟之上。

    “苏墨白、沙宇成,既然来了,就过来喝一杯。”在这艘帝船落在废墟之上的时候,这个青年扬声说道,举止之间十分的狂妄。

    听到这个青年直接称呼冷电剑神、闻竹天王的名字,这一下子让不少人面面相觑,大家一下子都有些发懵。

    冷电剑神苏墨白是沐剑真帝的大弟子,在年轻一辈有着很高的声望,至于闻竹天王沙宇成就不用多说了,他与沐剑真帝平起平坐,与沐剑真帝结拜为兄弟,在帝统界多少人在他面前执晚辈之礼。

    但是,现在这个青年却直呼冷电剑神、闻竹天王的名字,十分的托大,似乎地位身份还要比冷电剑神、闻竹天王还要高出很多一样。

    “卢兄驾临,失迎,失迎。”在这个时候,闻竹金石树上响起了一个威武的声音,只见一团光芒落下,只见闻竹天王沙宇成落入帝船之上,他全身光芒吞吐,不朽之威弥漫,犹如是张开的光翼一样,让人看不清切他的脸庞。

    “墨白能幸见过卢兄,当日沐家匆匆一别,甚憾。”冷电剑神苏墨白也登上了帝船,抱拳,举止十分得体。

    这样的一幕,让所有人看得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一时之间,所有人都面面相觑,大家都不由暗暗吃惊,这个年轻人究竟是何来历。

    闻竹天王、冷电剑神他们被他直呼姓名,他们都不生气,而且还对这个青年竟然如此的客气。

    “好,那我们今天就喝个痛快,我正备有美酒。”这个青年神态十分傲气。

    说完,这个青年目光一扫,然后对鹿客翁的森林、四大宝王的紫金葫芦一抱拳,说道:“鹿客前辈,四位宝王,久违了,卢伟君问候了。”

    虽然这个青年是向鹿客翁、四大宝王问候,但是,他举止之间,没有向鹿客翁、四大宝王恭敬的模样。

    要知道,在当今帝统界,已经很难找得到比鹿客翁更加强大的老祖了,就算是有,那也是寥寥无几了。

    任何晚辈,向鹿客翁问候,那也得恭恭敬敬,然而,这个叫卢伟君的青年,却十分的随意,似乎那是很普通的一件事。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面面相觑,大家都一下子懵了,大家都搞不明白,这个卢伟君究竟是何人。

    “卢贤侄客气了,百日前辈可安好。”在这个时候,一声没有露脸的鹿客翁竟然传出了声音,森林中传出了鹿客翁那苍老的声音。

    鹿客翁一开口,一下子让所有人都抽了一口冷气,对于这个卢伟君的自大,鹿客翁不仅没有生气,而且还显得客气,这实在是让所有人心里面一震。

    要知道,鹿客翁在帝统界已经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了,一个晚辈,不訇伏在他的脚下,那已经是很了不得了,但是,这个青年如此失礼,鹿客翁依然客气无比。

    如此说来,这个叫卢伟君的青年,有着逆天无比的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