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806章参古画

目录:帝霸| 作者:厌笔萧生| 类别:其他类型

    虽然郭佳慧一次又次地催动着圣贤冠,对四手巨尸发动了一次又一次强悍的击杀,但是,依然挽不回颓势。

    他们阵脚已乱,要再一次摆正阵脚,各司其职,已经是没有那么容易的事情了,在这个时候他们只不过是苦苦支撑着,再次战败,只是迟早的事情。

    郭佳慧他们的道行本来就是远远比四手巨尸差,他们完全是依靠着“宝玑七星神藏阵”的威力和相互配合的的默契支撑住的,现在阵脚一乱,他们优势丢失大半,他们还能支撑到现在,已经是不容易了,如果没有这段时间所磨砺出来的韧性和默契的配合,只怕他们早就再一次惨败了。

    “笨——”李七夜只是冷冷地看了他们一眼,说道:“退回始祖像,你们商议好对策,再发动攻击。”

    苦苦支撑着局势的郭佳慧他们七人听到这样的话,连战边退,他们最后退到了离他们最近的始祖雕像之前。

    当他们靠近了始祖雕像的时候,只见他们头顶上所悬着的无上篇章翻滚,紧接着听到“嗡”的声音响起,只见这始祖雕像与他们头顶上的无上篇章相呼应,在这个时候,只见始祖雕像一下子散发出了光芒,始祖的光辉洒落,神圣无上,至高无敌。

    当始祖雕像洒落了如此至高无上的光辉之时,四手巨尸不敢靠近,只能是围着始祖周像转动起来,盯着他们七个人的一举一动,只要他们离开始祖雕像半步,它必将会对他们发动强烈凶猛的攻击。

    “你们好好磨练吧,生死就靠你们自己了。”在郭佳慧他们还没有思量出对策来的时候,李七夜只是看了他们一眼,吩咐陈惟正:“走——”

    陈惟正吓了一大跳,不敢违背李七夜的意思,忙是为李七夜推着轮椅前行,走没多远,陈惟正还不由回头来看了看郭佳慧他们。

    “师祖,这,这只怕有危险吧。”陈惟正不由担心郭佳慧他们的安危,毕竟他们是第一次出远门,而且第一次如此的独挡一面。

    毕竟,在此之前,虽然李七夜也是把他们扔在那些凶险的地方磨砺,但至少李七夜还是在现场的。

    现在李七夜却直接把他们扔在古战场了,这怎么不让陈惟正担忧起来呢。

    但是,此时李七夜已经没有反应了,坐在轮椅之中,好像是睡着了一样。

    当李七夜离开之后,郭佳慧他们七个人都不由吓了一大跳,心里面不由发毛。虽然在以前,他们也经历过生死,也在凶险的地方磨砺过。

    但是,李七夜在现场,这给了他们胆气,这让他们心里面也有底气,最简单的,就算是天塌下来了,都还有李七夜撑着。

    现在李七夜离开了,一下子让他们七个人留下来独战古战场,这怎么不让他们七人在心里面发虚呢。

    “我,我该怎么办?”年纪比较小的王学宏心里面也不由发虚,头皮发毛。

    “我们终究有要独挡一面的时候。”郭佳慧沉声地说道:“不能让公子一直陪着我们,否则,以后我们如何出去闯荡!”

    在他们七人之中,郭佳慧年纪是偏小,反而她的道心却是最坚定的。

    “师妹说得没错,该是我们独挡一面的时候了,我们慢慢来,总会有办法的。”李建坤作为大师兄,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鼓励着大家。

    李七夜不再理会郭佳慧他们七个人,由他们自己磨砺,毕竟,如果他一直扶持着他们,他们永远都是成长不了,永远都无法成为真正的强者。

    在李七夜的吩咐之下,陈惟正推着他进入了离这里最近的古城。

    这座古城在整个轮回山地中不是最巨大的古城,但是最古老的一批古城之一,也就是说,这座古城是由长生老人筑建的。

    在这广袤十万里的轮回山城中,有城池众多,除了开始之时由长生老人所筑建的古城之外,后来还有后人在这群山之上筑建了古城。

    李七夜让陈惟正推入古城之时,在城门口的时候,轮椅停了一下。

    在城门口,有着一尊高大无比的石雕像,这尊石雕像正是仙魔道统始祖长生老人的雕像,这尊雕像巨大无比,但让人无法看清雕像的容颜。

    李七夜看着这一尊雕像,轻轻地叹息一声,多少年过去,老头子的模样依然那么的熟悉,虽然他已经不在人世了,但,也留下了丰富无比的财产。

    最终,李七夜让陈惟正推入了古城,进入了古城之后,李七夜并没有去其他的地方,而是直接去了古城中的古墙。

    在轮回山城的每一个古城之中,都有一面古墙,古墙旁还有一个道台,这道台乃是古战场磨砺失败之后传送回来的地方。

    而古墙似乎没有什么用处,每一面古墙都雕刻着古老的壁画,似乎千百万年以来,都没有能看得懂这古老壁画的意思,在世人眼中,都认为这古壁画只不过是用来装饰的。

    古壁乃是一块完整的岩石切割而成,岩石十分的沉重,难以毁去。古壁上的图案画像乃是直接雕刻在这岩石之上。

    每一面古壁都有着一幅幅的画像图案,这是属于古老的壁画以及古老的符文,十分的深涩难懂。事实上,万古以来,真正能看得、能揣摩这古老壁画意思的人,寥寥无几。

    但是,李七夜却是能看得懂,能看得明白,可以说,他算是继承了长生萧氏的一切,他们相互依存活了漫长的岁月,还有谁有能比他更懂长生老人呢?

    当陈惟正把他推到古画壁之前后,李七夜躺在轮椅之中,好像是睡着了一样,似乎根本就没有去看,这些古壁画。

    看到李七夜如同睡着一样,陈惟正不由多看了一眼,旁边的道台,他还以为李七夜是在这里等待着郭佳慧他们磨砺失败出来一样。

    事实上,在这里,李七夜不是在等待着郭佳慧他们,他的的确确是观摩着这些古壁画,而且,这些古壁画李七夜不用眼睛去看,是用心去看。

    因为李七夜在道心中还镇压着无上恐怖的存在,他只是用了很小一部分的神识去观摩参悟这古壁画所藏着的奥秘,更多的神识是留在道心之中,继续镇压和磨灭无上恐怖。

    这一幅幅古壁画,十分的深梁难懂,但是,长生老人亲手留下了这古壁画,那是有着他深层次的用意,只是过是等着后人去挖掘,去发现。

    当然,也没能达到那种层次、那种实力的人,也无法参悟这一幅幅的古壁画,那怕真的有人懂了这一幅幅古壁画的奥秘了,但实力没有达到那种层次的人,那也没有用处。

    在李七夜静静地坐在那里的时候,陈惟正在一旁安静地等待着,不知道李七夜真正的用意。

    在陈惟正等待的过程之中,道台是一次又一次“嗡、嗡、嗡”的声音响起,一次又一次的有修士弟子被传送过来,被传送过来的修士弟子都是身受重伤,甚至有人直咳鲜血。

    毫无疑问,这些修士弟子是附近修练磨砺失败的弟子,他们身上的护罩一旦被击碎,就会瞬间被传送到离古战场最近的古城来。

    正是因为这样,这让陈惟正都有些紧张地盯着道台,他都有些害怕郭佳慧他们出现在这里,如果他们中有人死在古战场,他这位宗主心里面就不安了。

    果然,没多久,听到“嗡”的一声响起,只见他们七人中的王学宏一下子被传送出来,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其他人呢?没事吧?”看到王学宏身上血痕斑斑,陈惟正心里面都不由担忧。

    “还在战斗。”王学宏咳了一口鲜血,但他话还没有落下,道台上“嗡”的一声,修凌、修祈兄弟两个都被一下子传送过来了,身上带有伤口,紧接着,李建坤、赵智婷也被传送过来,他们都带有伤。

    最后郭佳慧和陆若熙两人都被传送过来,特别是郭佳慧,身上的伤口很深,骨头都碎了,鲜血淋漓,但她依然不吭一声。

    毫无疑问,他们又是没能打败四手巨尸,被击败传回来了。

    当他们爬起来看到李七夜坐在那里,他们七个人都神态尴尬,十分的羞愧,幸好李七夜没有多看他们一眼,也没有责怪他们,似乎已经睡着了。

    他们七人服用了金创药之后,伤势很快又好了,毕竟这金创药出自于李七夜之手,效果无以伦比。

    “走,再战。”恢复之后,郭佳慧沉喝一声,带着其他六人再一次奔赴战场。

    随之,过了甚久之后,郭佳慧他们又是再一次被传送回来,都是身上带伤,毫无疑问,他们再一次失败了。

    尽管是如此,郭佳慧他们并不气馁,反而是越战越勇,因为他们一次又一次传回来的时间间隔是越来越长了,这就意味着他们开始有了更好的对战策略,慢慢地有实力去对抗四手巨尸了。

    看到郭佳慧他们七人被传送回来的时间间隔是越来越长,陈惟正也不由松了一口气,毕竟他们在战场中浴血奋斗是有着很大的进步,没有让鲜血白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