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831章中域祖王

目录:帝霸| 作者:厌笔萧生| 类别:其他类型

    在这个时候,中域圣女站了起来,双目冰冷,紧紧地望着李七夜。

    而此时李七夜依然是坐在轮椅之中,双目垂下,长剑静静地放在膝上,整个犹如是睡着了一样,在这个时候似乎世间的一切都显得微不足道那样。

    就是在场的所有人,在这个时候都不由紧紧地望着李七夜膝上的这把长剑,此时这把长剑没有散发出任何寒光,也没有散发出惊天的剑气,更没有吞吐着剑芒。

    在这个时候,这把长剑静静地躺在李七夜的膝上,光芒收敛,返朴归真,一切都那么的普通,一切都是那么的平凡。

    此时此刻,李七夜膝间的这把长剑,就犹如他整个人一样,朴素无华,普通无比,但此时就是这把看起来朴素无奇的长剑,它似乎是主宰着这世界的一切,左右着众生的命运,一剑出,便天地惊,一剑出,便万物生死。

    “还有人一战吗?”李七夜此时只是轻轻地撩了一下眼皮,整个人自然平淡,一切都是那么的随意,似乎他只是说了一句微不足道的话一样。

    就是李七夜这么十分随意的话,却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为之一窒息,不知道多少人在这刹那之间感觉自己的脖子紧紧地被人扼住一样,久久无法呼吸。

    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不由屏住呼吸看着中域圣女,不知道有多少人为她担心起来。

    在此之前,中域圣女是多么的不可一世,是多么的威风凛凛,甚至所有人的人都认为这一次中域圣地出手,必定能镇压李七夜,李七夜这位护山宗的师祖只怕是不可能活着走出行宫了。

    没有想到,现在局势会发生如此的逆转,在这一刻,所有人都意识到,今天无法活着离开行宫的只怕是中域圣女他们,而不是李七夜。

    在今天这样的局势之下,中域圣地的所有弟子,包括中域圣女和各位老祖,搞不好只怕没有任何一个人能活着离开行宫。

    “我来——”在这个时候,中域圣女霍然站了起来,冷冷地说道,神态冷厉。

    见中域圣女站了起来迎战,不少人暗暗地为她捏了一把冷汗,此时此刻,所有人都看得出来,中域圣女已经不是第一凶人的对手。

    虽然说中域圣女是一尊九重天登天真神,但是,在此刻李七夜这位护山宗的师祖连不朽真神都能斩杀,区区登天真神又算得了什么,那怕是九重天登天真神,只怕在李七夜的剑下,那也唯有送死。

    “中域圣女能接下一剑吗?”有强者不由嘀咕了一声。

    此时这已经不是大家看轻中域圣女了,也不是大家邈视中域圣女,而是实力差距摆在那里,如此悬殊的实力差距,所有人都担忧中域圣女是无法接下李七夜的一剑。

    事实上,也是如此,在刚才中域圣地的融虚老祖都被李七夜一剑斩杀,要知道融虚老祖不知道比中域圣女强大了多少,更何况,在这一剑之下,融虚老祖还得到了另一位更加强大的老祖出手相救,但是,最终还是一命鸣呼,死在了李七夜的这一剑之下。

    “或许能挣扎一下吧。”有不朽真神犹豫了一下,说道:“虽然说中域圣女是一位九重天的登天真神,但是中域圣女曾经修练了无上秘相,听说还拥有祖器。虽然论道行实力是无比与不朽相比,但,说不定她还有一些自保的手段。”

    毫无疑问,作为中域圣女的传人,中域圣女拥有着无数的宝物,拥有着别人所没有的优势,但是,真的能否接下李七夜的一剑,这让所有人都不看好她,那怕是不朽真神,都认为中域圣女无法接得下李七夜这一剑。

    “你吗?”李七夜撩了一下眼皮,看了一下中域圣女,淡淡一笑,说道:“一剑出,必丧命。”

    李七夜这一句话是何等的风轻云淡,何等随意自在,但,这一句话就已经是生死夺予,那怕是中域圣女这样的存在,在这一刻只怕也是显得那么的微不足道。

    “行不行,很快就知道结果。”中域圣女冷冷地说道,神态冷厉庄重,此时她在心里面已经有赴死的准备了。

    李七夜杀了他们中域圣地那么多的弟子强者,他们中域圣地与护山宗之间已经没有任何回旋余地可言了,不灭了护山宗,他们中域圣地是无法在仙魔道统中立足了,他们中域圣地的权威也将会殆尽。

    所以,时至今日,他们中域圣地与护山宗之间,必定是来个鱼死网破。

    今天中域圣女明知是赴死,她也必须去做,作为中域圣地的圣女,作为八卦古国的未来皇后,她绝对不可能向李七夜求饶,也绝对不能向李七夜低头。

    因为在她肩上不仅仅是肩负着中域圣地的荣耀,也是肩负着八卦古国的荣耀,对于她来说,唯有一死,也不能对不丢失两个大教疆国的尊严与荣耀。

    此时,中域圣女缓缓地从上面走了下来,她神态凝重,她心里面已经明白,此一去,再也不回,不过她心里面也做好了赴死的准备。

    “我接你一剑——”走下来之后,中域圣女冷冷地看着李七夜,那怕她明知一死,她依然不会低下高贵的头颅,她依然会与李七夜一战到底。

    “砰——”的一声响起,就在中域圣女欲与李七夜一战之时,天降一人,挡在了中域圣女的面前,大衣猎猎,如同一尊无上的神灵屹立在那里一样。

    这是一个老人,银发披肩,他一头银发是闪闪的发亮,每一根的银发都好像是银丝一样,这整衬托得他高大威武,强大有力。

    当这样的一个人站在那里之时,犹同是有着一座高大无比的山岳屹立在那里,他挡在那里,似乎任何人都无法跨越一样。

    “祖王——”看这个老人,中域圣女不由叫了一声。

    “中域祖王。”看到这个老人,有大教老祖不由暗呼一声,说道:“他是中域圣地最强大的老祖之一,在上个时代就已经一尊千世不朽的真神了。”

    “中域祖王,这是中域圣地重量级的老祖呀。”不少不朽真神都听过中域祖王的威名,没有想到今日他亲自驾临。

    “中域祖王呀,竟然还没有坐化。”中域祖王,这个名字可是曾经响彻了整个中域圣地的,曾经是威名赫赫的老祖,他在年轻之时,也是一个惊才绝艳的天才。

    “刚才出手的,便是你了。”李七夜看了一眼中域祖王,笑了一下,长剑依然放在膝上,依然不当一回事。

    李七夜这样的姿态,顿时让中域祖王不由眼瞳收缩了一下,明知道他中域祖王这样的实力,李七夜依然没有再多看一眼,依然是不当作一回事,这可想而知李七夜是多么的强大了。

    此时,中域祖王也知道他们中域圣地踢到铁板了,但是,今天他们中域圣地成千上万的弟子惨死在了李七夜的手中,他这位老祖,不论如何都不能退缩,要为死去的弟子讨回一个说法。

    “护山宗什么时候有了尊驾这样的一位师祖。”此时中域祖王双目璀璨,吞吐着寒光,当他双目的光芒一轮转之时,好像跨越了时间长河一样,光芒落在李七夜身上,是想从他身上看出一些端倪来。

    事实上,不论中域祖王的一双眼睛如何的演化奥妙,如何地推演大道,但都是无法从李七夜身上看出任何端倪了,也没有办法推演出一丝毫的蛛丝马迹来。

    中域祖王在心里面也是搜肠刮肚,就是想不出来,护山宗什么时候冒出了这么一位师祖,他没办法把眼前的李七夜与护山宗以往任何一位强大的师祖对上号。

    虽然说,在以往护山宗也曾经出过许多强大的师祖,但,中域祖王思来想去,都没能想出有李七夜这样的一尊师祖来。

    “世间,本就是充满着意外和惊喜,不知道,那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李七夜淡淡地一笑。

    “好,本座接你一剑!”中域祖王大喝一声,在这瞬间,听到“轰”的一声巨响,只见他十二命宫冲天而起,十二个命宫在这瞬间铺成了大道,这样的一条大道朴实浑厚,犹如是跨越了古今,跨越了时光,追溯亘古。

    在这一刻,中域祖王好像是站在了时光长河的这一端,但是他又似乎随时都能跨越到一个亘古的时代。

    “千万世的不朽,的确是强大。”看到中域祖王的十二命宫铺出来的大道,似乎可以跨千万世一样,一些同为不朽真神的人,也不由惊叹一声,为之羡慕。

    “你,接不下我一剑。”李七夜笑了一下。

    李七夜如此轻松自在的话,这顿时让中域祖王不由为之窒息了一下,在这一刻他真的意识到自己真的有可能接不下李七夜这一剑。

    “祖王,我先接他一剑。”在这个时候,中域圣女沉声地说道。

    “不,孩子,你不是他的对手,你接不下一剑,无济于事。”中域祖王知道中域圣女的用心,轻轻地摇头说道。

    ps:这个月冲冲月票榜,有月票的同学请投给《帝霸》,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