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871章洗罪池

目录:帝霸| 作者:厌笔萧生| 类别:其他类型

    李七夜留于洗罪院静坐,参道修行,不理外事,一心磨灭炼化道心中的无上恐怖。

    这一日,洗罪院的学生赵秋实前来问候李七夜,事实上李七夜留于洗罪院的这些日子里,赵秋实每日都前来问候。

    赵秋实做事踏实,既然是院长把李七夜这样的一位新生交给他照顾,所以他也不敢怠慢,他还怕李七夜在这洗罪院住不惯呢。

    “师弟要不要去走走呢,你来学院之后,都未曾出去走走。”见到李七夜每日都参坐悟道,赵秋实也是一片好意,说道:“修练之事,也不能急于一日,在于时长日久。今日天气晴朗,师弟不如出去走走,熟悉一下学院环境。”

    “这话说得好,修练之事,不能急于一日,在于时长日久。”李七夜也赞了一声,看了看赵秋实,笑着说道:“那就走走吧。”

    “我给师弟做向导。”见李七夜愿意出去走走,赵秋实也宽心不少,十分热情。

    赵秋实在心里面还有些担心李七夜不愿意出来,毕竟他出身于罪族,或多或少会不被人待见,他是担心李七夜因为自己的出身而自卑。

    对于赵秋实这样的想法,李七夜也是一目了然,他也只是笑了笑而已,并未去点破。

    赵秋实带着李七夜在洗罪院闲逛起来,他是十分的热心为李七夜讲解着洗罪院的种种奇闻轶事。

    整个洗罪院占地极广,洗罪院的建筑也众多,但是,整个洗罪院,真正能有让人谈资的地方,那的确是寥寥无几。

    虽然说,洗罪院屹立了很久了,洗罪院建立的时间并不比四大院晚,但是,洗罪院出来的人才那是寥寥无几,更别谈是惊才绝艳的人才了,如此一来,这也使得洗罪院能成为谈资的地方,的确是不多。

    千百万年以来,洗罪院所出的人才是寥寥无几,这也不能完全责怪洗罪院教导无方。

    试想一下,洗罪院地处洗罪城,除了洗罪城的子民之外,整个道统中愿意拜入洗罪院的学生,那是寥寥无几,没有大量生源,想出优秀的学生,这谈何容易。

    毕竟,洗罪院不像其他四大院一样,整个道统的亿万子民,都想成为其中一个学院的学生。

    更何况,洗罪院所处的这片天地,乃是整个道统中唯一是光明所不能普照的地方。

    试想一下,洗罪院所传下来的功法,都是属于远荒圣人所留传下来的光明之术,而在这样一个光明无法普照的地方,却修练各种光明功法,这是谈何容易的事情。

    同样的功法,其他学院的学院修练起来,那是事半功倍,而洗罪院的学生修练起来,那是事倍功半。

    所以说,洗罪院在千百万年以来,所出的人才是寥寥无几,那也是能理解的。

    在这一代中,像赵秋实,那已经是很优秀的学生了,以他这样的年纪,能修练到真皇实力,那已经是特别优秀的了,他这样的资质,若是放在其他四大学院之中,只怕是真神级别的实力了。

    赵秋实在洗罪院中,也是年纪相对比较大的学生,所以他也是快要毕业了,只差一个出去磨励考验了。

    所以,赵秋实这样的一位学长,在洗罪院中也甚得其他的学生尊敬,他们不论走到哪里,都有不少学生向赵秋实打招呼。

    当然,也有不少学生是多看李七夜几眼,毕竟,不少人都听说过李七夜出身于罪族这件事情。

    这些学生,也就仅仅多看李七夜几眼而已,不像路世茂他们这些出身于其他学院的学生,会对李七夜有着浓浓的敌意。

    路世茂他们出身于其他学院,光明普照,以正道自居,而李七夜出身罪族这样的身份,当然会被他们视之为敌人了。

    而洗罪院的学生都出身于洗罪城,以光明圣院其他地方的说法,洗罪城的子民,都是罪犯恶人的后代,他们得不到光明普照,所以他们这样的出身,并不会刻意去仇视李七夜,甚至在他们看来,那怕李七夜是罪族出身,那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赵秋实带着李七夜逛着洗罪院,给他讲了洗罪院的种种,而李七夜也只是随便走走而已,偶尔置之一笑。

    最后,赵秋实带着李七夜来到了洗罪院最中心的位置,只见这里有一个很大的水池,水池中喷涌着泉水。

    这个水池是整个洗罪院唯一散发出圣光的地方,甚至可以说,这个水池是整个洗罪城这片广袤的大地中唯一不停歇涌动着圣光的地方。

    只见这水池之中有着一尊雕像,石雕,雕像所刻乃是一位老人,这个老人穿着一身布衣,盘腿而坐,低着头,看不清面目,他膝间横着一把长剑。

    这把长剑灰白无光,剑身上铭刻着古老的符文,在剑锷上刻有“洗罪”两字,这两个字古朴无比,但是,这两个字却有着十分重的份量。当你看到这两个字的时候,它就会沉甸甸地压在你的心头之上,似乎让你挥之不去一样。

    当来到水池旁的时候,李七夜便止步,目光落在了这个老人身上,最后他的目光落在了膝间的长剑之上。

    站在这水池旁,赵秋实不无骄傲地说道:“这就是我们学院的洗罪池,也就圣泉。也是这片大地上唯一有光明涌动不息的地方,这是我们洗罪院的力量源泉。”

    洗罪池,只见池水从池底下冒了出来,随着池水从地下冒出来,光明也随着涌出,永不停歇。

    这也难怪赵秋实如此的骄傲,如果说,没有这一个洗罪池,那还真的让人怀疑,这片天地是不是真的神弃鬼厌,毕竟连光明都普照不到,这是多大的罪恶。

    而在这洗罪池中不能涌动着光明,这至少说明,光明并未彻底的放弃这片天地,在这里依然有光明照到的地方。

    听到赵秋实的话,李七夜含笑点了点头,他目光依然看着那把洗罪剑。

    “这是我们始祖的雕像,传言说,此雕像,乃是始祖亲手竖立于此。”见李七夜目光落在雕像上,赵秋实恭敬地说道:“传言说,当年始祖把雕像立于此的时候,便把自己的配剑取下,放于雕像膝间,一直至今。”

    “的确是一把好剑。”李七夜收回了目光,点了点头。

    “这是一把绝世无双的神剑。”赵秋实这样的老实也有几分骄傲,说道:“传言说,自从始祖把这把洗罪剑放于此之后,万古以来,再也没有人能拿走这把洗罪剑,这是举世无双的神剑,除非能得到这把神剑认主,否则,不管你有多么强大,都是无法带走它的。”

    这也不怪赵秋实如此的骄傲,从这个洗罪池,到这尊远荒圣人的雕像,再到这把洗罪剑,这是他们洗罪院名正言顺的最好证据。

    如果说,没有这个洗罪池,没有远荒圣人亲手所竖的雕像,没有这把洗罪剑,这又怎么让人相信洗罪院是属于光明圣院的一部分呢?又怎么让人相信这是由远荒圣人所建立的学院的。

    如果没有个洗罪池的话,说不定,在后世早就很多人认为洗罪院那只不过是旁门左道而已,根本就不是什么学院了。

    只不过,这里有远荒圣人所竖立的雕像,又留下了他的配剑,这使得千百万年以来,没有人敢否认洗罪院。

    “真没有人能带走它?”李七夜又看了看这把洗罪剑,笑了笑。

    “师弟,不要说带走它了,就是想拿起它,都是不可能的事情。”赵秋实认真地说道:“听院长大人说,千百万年以来,真正能拿起这把洗罪剑的人,那是寥寥无几,就算是真帝来了,那也必须是光明烛照的人才能拿得起。”

    “拿起而已,有何难,举手之劳,带走,倒有点难度。”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说道:“拿不起者,道心不够坚。”

    “你是新来的吧。”李七夜这话让旁边的学生听到了,笑了起来,并无恶意,笑着摇头,说道:“你对洗罪剑,那还真的是一无所知。不要说是我们学生了,就算是那些强者,都拿不起来。听说,当世中,大家所知道的,唯一能拿得起这把洗罪剑的人,乃是圣霜真帝!”

    “是,师弟,拿起这把剑,很难很难,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赵秋实也说道:“圣霜真帝,出身于圣灵族,她自幼便在北院修行。光明普照,是我们光明圣院光明力量最强大的人……”

    “……也唯有她才能拿得起这把洗罪剑,都不能带走它。你可千万别小瞧这把剑,除非得到它的认主了,否则,我们这些人,想拿走它,那是痴人做梦。“

    赵秋实这话,也并非是夸大之词,而是实说而已。一直以来,的确是很少人能拿得起这把洗罪剑,就算有人拿得起,最后还是把这把洗罪剑放回去了。

    惊才绝艳的重华真帝也曾来这这里,也曾拿起过这把洗罪剑,最后还是放回去了,他说了这么一句话:“这把剑,当属于此。”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扑倒男主好饥_渴!!在线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