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877章一场戏

目录:帝霸| 作者:厌笔萧生| 类别:其他类型

    圣督大人一怒,不知道让多少人心里面一个哆嗦,很多学生都不由双腿发软。

    圣督大人,这样的一个职位在光明圣院是十分特别的存在,他并不干涉光明圣院的任何一个学院,也不干涉任何纷争,但是,他却一直都在,一直都在巡视着整个光明圣院,当他认为必须出面的时候,那他就将会出现。

    在光明圣院来说,不论是对于哪个学院,一旦是圣督大人出面,那必将会是一件天大的事情,往往很多时候,连一些学生闹事,甚至是叛校,圣督大人都不一定会出现。

    当然,一旦圣督大人出面,那就真的是天大的事情,甚至有可能是违背祖训铁律的大事。

    现在圣督大人突然出现在了洗罪院,这怎么不把洗罪院的所有学生吓得双腿发软,事实上,不少老师都心里面发毛,在他们印象中,圣督大人从来没有在洗罪院出现过。

    不过,想一想,那也天大的事情,始祖的雕象碎裂,洗罪剑这样的镇院之宝被一个普通弟子得去,这样两桩事情,搁在任何一个学院,那都是天大的事情。

    不过,说来也奇怪,圣督大人只是过问了祖像碎裂,洗罪剑消失,这两件事情,并没有过问邓壬森他们的死亡,这也让不少学生心里面松了一口气,如果这三件事加在一起,那就是大罪中的大罪了。

    对于圣督大人的如此兴师问罪,所有的学生都战战兢兢,但是,作为院长的杜文蕊倒是平静很多。

    “圣督大人,何非罪也。”杜文蕊笑了笑,徐徐地说道:“此乃是缘也,时机已到。当年始祖留洗罪剑于此,也曾留言,此剑留于有缘人。今日,我院学生得之,便是有缘,乃是承始祖之愿。”

    “至于祖像碎裂,乃是因为洗罪剑已有主,无需再守,所以此像自碎。”杜文蕊说得头头是道:“既然洗罪剑乃是由我院弟子得之,洗罪剑消失,便无从说起。其中种种,还望圣督大人明察。”

    圣督大人目光一凝,盯着杜文蕊,没有立即发话。

    在圣督大人盯着杜文蕊的时候,洗罪院的所有学生都心里面发毛,都不由颤颤栗栗,怕圣督大人一怒,迁怒于整个洗罪院。

    “你说得到有几分道理。”过了好一会儿,圣督大人这才徐徐开口,这才让所有学生都不由松了一口气,还好圣督大人没有责怪下来。

    “不过,我听闻,你们的学生,乃是罪族!”圣督大人话锋一转,冷冷地说道:“此事得考验,乃非同小可。”

    圣督大人话锋一转,这顿时又让洗罪院的学生不由一颗心高悬起来。

    ”圣督大人好快的消息。”杜文蕊一点都不见惊慌,笑着说道:“他人皆言,我学生是罪族,但,此事有待商榷。世间还有无罪族,还有待定论,现在下结论,为时早矣。”

    “难道此事,你就想如此过去?”圣督大人不满的模样,冷哼一声,说道:“或许,该让他来见我!”

    “回圣督大人,我们学生,未见过大世面,情性内向羞涩,只怕有诸多不便。”杜文蕊笑着说道:“不如这样,他日,我们学生必入圣山,受洗礼,我相信,这是最好的证明,也能堵悠悠之口,圣督大人认为如何?”

    圣督大人盯着杜文蕊,片刻,这才说道:“好,那就圣山见,好自为止。”

    “圣督大人不如入我们学院稍坐,让我煮茶以待。”杜文蕊十分热情地招待。

    “哼——”圣督大人冷哼一声,接着,“轰”的一声响起,只见黄金雄狮一蹬脚,瞬间击碎虚空,眨眼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恭送圣督大人。”杜文蕊向圣督大人远去的背影拜了拜。

    见圣督大人远去之后,洗罪学院的学生都不由松了一口气,都纷纷站了起来。圣督大人消失之后,他们这才如释重负。

    “你们都听到了,用不了多久,都有机会去圣山,名额有限,你们都努力吧。”就在所有学生都如释重负的时候,杜文蕊笑吟吟地说道。

    “去圣山——”听到杜文蕊这样的话,所有学生都愕了一下,回过神来,惊喜无比。

    “院长大人万岁,万万岁。”一时之间,不少学生都纷纷高声大呼,十分的惊喜。

    “现在高兴还太早了。”杜文蕊笑眯眯地说道:“谁能选上,还要看你们的实力。”

    尽管是如此,学生们依然兴奋无比,高呼院长大人万岁。

    在洗罪院中,杜文蕊很得人心,或许因为他们洗罪院太弱的原因,也或许因为他们的院长大人道行也不强,所以一直以来他都很平易近人,从来都没有作为院长的架子,不仅仅能与老师平辈相处,也能与学生平辈相处,很多学生都喜欢他。

    送走了圣督大人之后,杜文蕊就找到了李七夜,李七夜盘坐在那里,未理会,而杜文蕊煮好了茶,给李七夜满上了一杯。

    “刚才的话,李同学也听到了,我这个院长,不好做呀,不好做。”杜文蕊喝着茶,向李七夜吐口水。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这才睁开了双眼,看了杜文蕊一眼,说道:“戏演得不错,倒给自己争取了一个去圣山的机会。”

    “哪里,哪里。”杜文蕊干笑一声,说道:“我这也是为了证明清白呀,只是圣督大人公正严明,明察秋毫。”

    “是吗?”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公正严明倒没看到,你们是一唱一和吧,他倒给你送上了一桩大好处。”

    “没那回事,没那回事。”杜文蕊干笑一声。

    虽然在刚才,圣督大人看起来高高在上的模样,对于杜文蕊是种种的不满,事实上,在以前圣督大人与杜文蕊早就相识。

    只不过,别人并不知道而已。事实上,很多人也想不到,毕竟圣督大人是十分强大的存在,在光明圣院,不论是怎么样强大的人,都对他敬之三分。

    而杜文蕊,那只不过是洗罪院的一个院长而已。虽然说,名誉上而言,洗罪院并与其他四大院齐名,但,在所有人心目中,洗罪院这样的一个学院,连小小的学院都比不上。

    像杜文蕊这样的一个小小院长,又怎么能认识圣督大人这样的存在呢。

    李七夜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喝了一杯茶而已。

    “李同学也听得一清二楚,李同学也该去一趟圣山,你说是不是呢?”杜文蕊很热情地对李七夜说道。

    “为什么要去?”李七夜喝了一口茶,风轻云淡,兴趣缺缺的模样。

    “向天下人证明一下,而且,圣山乃是不可多得的地方,人人向往。”杜文蕊忙是说道。

    “没兴趣。”李七夜随意地说道:“我何需向天下人证明!”

    “那是,那是。”杜文蕊忙是陪笑,说道:“李同学应该也知道,我们圣山,乃是盛产圣果,有琼浆玉液,去了圣山,李同学摘上一堆仙果,何乐不为。再说,我们圣山有圣兽,李同学认领几只凤凰真龙什么的,那是多么美好的事情,这也将会成为一桩美谈。”

    “没兴趣。”李七夜随意地说道:“都是一些野果、山鸡而已,不值得一提。”

    杜文蕊听到这话,不由苦笑不已。要知道,多少人想上圣山,而求之不得,外人更加没有资格入圣山了,而且,他们圣山所盛产的圣果、圣兽,这也让许多人垂涎三尺。

    现在到了李七夜口中,竟然是成了野果、山鸡,若是有光明圣院的弟子听到,一定会斥喝他大言不惭。

    “李同学,我这个院长就难做了,你拿了洗罪剑,上边有很多人对你有所疑惑,你去圣山,作个交待也好。”杜文蕊苦着脸说道。

    “一把破剑而已。”李七夜随意,说道:“你们要,就拿回去。”

    杜文蕊不由苦笑起来,无奈地说道:“问题是,这把剑,也就只有你能带走,我们也用不上。”

    “心正,自然能拥有。”李七夜笑了笑,说道:“我赐之,便可。”

    杜文蕊无计可施,如果李七夜真的不去,他也没办法,他也没那个能力强迫李七夜去圣山。

    “算了,我去一趟。”就在杜文蕊耷拉着脑袋的时候,李七夜悠悠地说道。

    “李同学真的去。”听到李七夜的话,杜文蕊精神为之一振,大喜。

    李七夜瞥了他一眼,淡淡地说道:“你不就是想带着一群学生上圣山,想占点便宜,打我的旗号干什么,什么上圣山考验,狗屁的借口,别跟我说圣督不知道,你们两个人,无非是一唱一和而已。”

    杜文蕊干笑一声,神态尴尬,别人当然不知道他用心良苦,但李七夜却一眼看破。

    什么要让李七夜去圣山考验,那都是借口,杜文蕊就是要借这个机会带着一帮学生去圣山占便宜。

    毕竟,以他们洗罪院在光明圣院的地位,想排队去圣山,那不知道是要排到何年何月,现在能搭上李七夜这样的顺风车,何乐不为。

    他和圣督大人的一番对话,那也只不过是给外人听听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