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889章怀璧其罪

目录:帝霸| 作者:厌笔萧生| 类别:其他类型

    吴柯的目光锁住了李七夜,更准确地说,他的目光锁定了李七夜背上的洗罪剑。

    对于吴柯的目光一下子锁定了自己的洗罪剑,李七夜也只是笑了一下而已,没有说什么。

    “洗罪院只是一个小小的破学院而已,没有什么藏龙卧虎,有些事,那也只是因缘巧合而已。”杜文蕊也不由露出了笑容。

    “院长大人,我与这位同学切磋一下如何?”吴柯抢先了一句,打断了杜文蕊的话,气势凌人,那怕明知道杜文蕊是洗罪院的院长,他依然是气势凌人。

    听吴柯的口气,似乎不管杜文蕊同不同意,他都一定要与李七夜切磋一下。

    “你们确定要与我们学院的李同学切磋一下?”杜文蕊就不由露出了浓浓的笑容了。

    “没错,还望院长大人成全。”吴柯口头上说得如此的恭敬,但是,神态间不见得有多恭敬了,谁都看得出来,他意已决,不管杜文蕊同不同意,他们都会对李七夜动手。

    这也不怪吴柯如此的底气,连杜文蕊这样的一位院长都不怎么放在心上,那也的确是因为他们的神兽天戎军也的确很强大,放眼整个仙统界,也没有几个人敢轻视他们神兽天戎军。

    要知道,神兽天戎军,乃是由紫龙女帝所创。紫龙女帝,是曙光东部的学生,但是,她还有一个身份那是十分吓人,她另外一个身份便是——真龙庭的庭主!

    真龙庭,传说乃是当世唯一拥有神兽的道统,真正的神兽。

    虽然,世间很多人或者很多道统大教都号称自己拥有神兽,又或者自己拥有着神兽血统,但,往往很多都只不过是假货而已,并非是真正的神兽,最多也就是拥有某种神兽的血统,甚至有可能这血统是十分的稀薄。

    而真龙庭,乃是仙统界也是整个三仙界唯一有过记载真正拥有神兽的道统,甚至传言,真龙庭的始祖,也就是龙祖,他本身就是一条真龙,拥有着绝无伦比的神兽血统。

    真龙庭,在三仙界拥有着十分崇高的地位,也是拥有着极为强大的实力。

    而紫龙女帝,她本身就拥有着深不可测的实力,她是一尊极为强大的长存不朽,在成为曙光东部的学生之时,他就是一尊长存不朽了。

    而神兽天戎军,也是紫龙女帝亲手打造,召集了许多年轻强者乃至是拥有神兽血统的无敌强者组建而成。

    可以说,不仅仅是在光明圣院,乃至是整个仙统界,神兽天戎军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力。

    而吴柯作为神兽天戎军的成员,不算是特别优秀,但,他人缘很好,结拜了不少兄弟,所以,这一次张丁煜向他搬救兵的时候,吴柯二话不说,就带着神兽天戎军的十几个神兽赶到了。

    对于吴柯这咄咄逼人的口吻,杜文蕊也不生气,他看了一下李七夜,含笑,说道:“这只怕不大好吧,刀枪无眼,万一伤了大家,就有伤两家的和气了。”

    “院长大人请你放心。”吴柯冷笑了一声,说道:“此乃是私人因怨,和学院无关,就算彼此有死伤,也关系不到两个学院。”

    “终于不是好。”杜文蕊摇了摇头,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婆婆妈妈起来,说道:“万事以和为贵,有什么事情不可以好好商量……”“请院长大人成全——”吴柯打断了院长大人的话,冷冷地说道:“如果院长大人认为有什么事都可以好好商量的话,那对待我丁煜兄弟的时候,就不会如此的苛刻,就不会如此的赶尽杀绝了!此时院长,你想庇护你们的学生,那已经迟了,今天如果洗罪院不给我们一个交待,只怕今天就不会就此罢休。”

    此时,吴柯已经完全不给杜文蕊面子了,直接把话挑明了,撕破了脸皮,这也难怪吴柯这么有底气,他带着十几个兄弟前来,如果杜文蕊敢阻拦,他们也一样会把杜文蕊挡开,如果不是顾忌一下杜文蕊的院长身份,他们只怕连同杜文蕊都收拾了。

    毕竟,吴柯他们不像张丁煜,张丁煜乃是光明圣院土生土长的学生,而吴柯他们乃是其他道统的弟子,而且在自己道统中都有着不俗的身份,他们拜入光明圣院,只不过是一次磨励而已,他们对于在光明圣院的学生身份,并不是特别的在意。

    “院长大人,此事还是作个了断吧。”所与吴柯同来的一位神兽天戎军的成员也开口说道:“这事必须要有一个人负责,院长大人身份非同小可,我们就不为难院长大人了,但是,他,必须给出一个说法。”

    神兽天戎军团的这位成员的话已经很明白了,如果杜文蕊不是洗罪院的院长,只怕这一次他们就连同杜文蕊也收拾了。

    “这个嘛……”杜文蕊摊了摊手,说道:“这话不适合吧,这只是一场赌局而已,愿赌服输。”

    “愿赌服输?”吴柯冷笑一声,冷冷地说道:“用妖术击落白毫琅琊果,这摆明是作弊,有失公平,所以,现在我要为我的丁煜兄弟讨回公道。”

    “众目睽睽,哪来什么妖术……”杜文蕊摇头。

    “院长,休得多言,愿意也好,不愿意也罢,如果院长大人不愿意,那我就与洗罪院的所有学生一一算算帐,把这件事情彻底搞个清楚,搞个明白。院长大人,你庇护了他们一时,庇护了他们一世吗?”此时吴柯已经不耐烦,打断了杜文蕊的话。

    吴柯这话已经是**裸地威胁杜文蕊了,他只是看在杜文蕊是院长的身份,那才给他三分情面而已,否则,他们连杜文蕊也一同收拾了。

    “洗罪院,这是捅上了马蜂窝了。”躲在山峰后观望的学生们,相视了一眼,有学生不由嘀咕地说道。

    “听说神兽天戎军十分讲义气,十分团结,是一支训练有素的军团,惹了他们一个人,那就是等于惹了整个军团。”年纪比较大的学生也是十分忌惮,说道:“所以,在光明圣院,神兽天戎军声势很大。”

    “洗罪院这一次要完蛋了,惹了神兽天戎军,那是他们死定了。”有学生也有些幸灾乐祸。

    在山涧中,此时杜文蕊一副被逼的模样,摊了摊手,说道:“好吧,既然如此,那我就询问一下李同学的意思。”

    杜文蕊说着,就对李七夜说道:“李同学,你意下如何?接不接受吴柯同学他们的挑衅,愿不愿意与吴柯同学他们切磋切磋呢?”

    “既然敌人都堵上门来了,我还能怎么样?总不能做个缩头乌龟吧,来了也就来了,没什么大不了的。”李七夜不由一笑。

    杜文蕊咳嗽了一声,说道:“李同学,话不能这样说,忍一时海阔天空,退一步,风平浪静。有些事情,那是可以商量的。如果真的不是吴柯同学他们的对手,也可以向吴柯同学他们认个错,赔个礼什么的。比如说,把洗罪剑送给吴柯同学他们,向他们认个错什么的。”

    “院长——”听到杜文蕊这话,赵秋实他们不由大吃一惊,洗罪剑可是他们洗罪院的镇院之宝呀。

    杜文蕊的话,顿时让吴柯他们双目一亮,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李七夜背上的洗罪剑,目光之中露出了贪婪之色。

    虽然说,吴柯他们自称是为张丁煜讨回一个公道,事实上,也就是冲着李七夜的洗罪剑来的。

    张丁煜向吴柯救助的时候,也是用洗罪剑去诱惑他们的,试想一下,一把祖器,背在了一个洗罪院的学生身上,这能不让吴柯他们这样的强者怦然心动吗?

    “交出洗罪剑,我们或者会从轻发落,饶你一命。”此时张丁煜更是大叫了一声。

    “洗罪剑。”李七夜不由摸了一下背上的洗罪剑,有些为难,对杜文蕊说道:“这不好吧,这毕竟是始祖的佩剑,它可屠邪斩魔,守正卫道,乃是一把绝世无双的祖器,怎么能便宜别人呢。”

    “话不能这样说,性命重要。”杜文蕊一副用心良苦的模样,说道:“如果真的必要之时,以剑换命,也是值得的。洗罪剑已经是你的了,我也不好强加干涉,你自己好好想想吧。”说着,便带着赵秋实退到了一边。

    杜文蕊带着赵秋实退得远远的,一副保持旁观的模样,这一下子就让赵秋实他们这些学生着急了,赵秋实忙是低声叫道:“院长,我,我,我们扔下李师弟不好吧……”杜文蕊只是笑了一下,轻轻地摇头,示意赵秋他们稍安毋躁。

    “听到你们院长的话没有。”此时吴柯冷冷地盯着李七夜,森然,说道:“现在交出洗罪剑,那还来得有,这是你唯一的机会。”说着,他拍了一下自己的佩剑。

    吴柯当然是垂涎李七夜的洗罪剑了,他本身就是用剑的高手,他的佩剑也的确不错,但是,比起远荒圣人的佩剑来,那就差得太远了。

    趁着这个机会,师出有名,吴柯又怎么不想把洗罪剑占有己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