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890章不要脸

目录:帝霸| 作者:厌笔萧生| 类别:其他类型

    着他们那贪婪的目光,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轻轻地拍了一下洗罪剑,说道:“这么说来,你们是冲着我这把洗罪剑来的了。”

    在这个时候,吴柯他们也觉得自己失态了,他们好歹也是出身于大教,好歹也是曙光东部的学生,他们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直接说去抢了李七夜的洗罪剑,这未免是太过于**裸的了,若是传出去,有损他们的名声。

    “我们乃是来为丁煜兄弟讨回一个公道的。”吴柯咳嗽了一声,冷冷地说道:“在赌局中,你使用妖法作弊,不仅仅是伤害了我丁煜兄弟,也是损害了我们光明圣院的名誉,所以此事必定要追究。”

    此时,吴柯把话说得冠冕堂皇,好像他们并非是为洗罪剑而来的,他们是为主持公道而来的。

    反正此时他们已经把李七夜包围住了,谅李七夜插翅也难飞,他已经成了他们砧板上的鱼肉,所以,他们此时要把表面上的功夫做得十足,让他们自己看起来乃是师出有名,乃是正义之师,并非是乌合之众。

    “众目睽睽,大家都是亲眼所见,哪里来什么作弊。”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

    “一家之言!”吴柯冷哼一声,冷冷地说道:“一定你是用了妖术,蒙蔽了所有人。有谁能一个叩击就可以击落几十个白毫琅琊果的?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只怕真帝都做不到,就凭你……”说着,上下打量了李七夜一番。

    吴柯的意思很明显了,凭李七夜这样的实力,根本就不可能一口气击落下如此之多的白毫琅琊。

    “没错,一定是作弊。”张丁煜立即大叫,说道:“我平生就是最恨作弊的人,这事一定要追查个水落石出,不然,我们曙光东部、神兽天戎军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此时,张丁煜不仅仅把曙光东部搬出来了,也把神兽天戎军给搬出来了,把他们给自己当靠山,这也让他底气十足。

    对于张丁煜而言,就算他自己不能得到洗罪剑,也要好好地出这么一口恶气。

    “输了就输了,找什么借口。“李七夜笑了一下。

    “这里不是你说了算!”吴柯冷冷地说道:“此事,必定要有一个水落石出,必定要有一个交待,否则,不仅仅是我,就是我们整个神兽天戎军,都不会善罢甘休。”

    “那你们想怎么样?”李七夜不由露出了浓浓的笑容。

    见李七夜有就范之意,此时吴柯他们都相视了一眼,吴柯冷哼了一声,说道:“既然大家都是光明圣院的学生,那我们也网开一面,不赶尽杀绝,给你留一条后路。”

    “我洗耳恭听。”李七夜的笑容就更浓了。

    如果了解李七夜的人都知道,当他的笑容越来越浓的时候,那就绝对有人要死了,而且有可能不仅仅是一个人死定了,而是一大批人死定了。

    “一,你必须承认作弊;二,向丁煜兄弟认错……”说到这里,吴柯看着张丁煜一眼。

    “让他在这里爬十圈,学狗叫。”张丁煜立即大叫一声,双目露出了凶光,神态有些扭曲,有着一种大仇得报的快意。

    张丁煜的话,顿时让赵秋实他们都十分愤怒,不由怒视张丁煜,如果他们能打得过张丁煜的话,一定会冲过去,把张丁煜的嘴巴打碎。

    “咳——”此时,吴柯咳嗽了一声,徐徐地说道:“这个也就作罢了,我们都是斯文人,是不是?我作主,你向丁煜兄跪下磕头认错就是了。”

    这并非是说吴柯心地善良,而是他怕把李七夜逼得太紧了,现在他就是要让李七夜认错,让他们师出有名,而且名正言顺地把洗罪剑占有己有,如果真的把李七夜逼得太过份,让他拼个鱼死网破,那就坏了他的计划。

    “除了这个,还有吗?”李七夜笑吟吟地说道。

    “第三嘛……”说到这里,吴柯停顿了一下,意味深长地看了李七夜背上的洗罪剑一眼,徐徐地说道:“你也应该清楚,当着天下人的面,你们让丁煜兄弟爬行学狗叫,那是多么大的耻辱,对于他个人的声名,对于我们曙光东部的名誉,那是造成了多么大的损害,所以,你这是必须作出赔偿。”

    “……我们也不是什么不通情达理的人,也没有让你当着天下人的面向丁煜兄弟下跪认错了,只是私下你让你认个错了。”吴柯一副善人的模样,说道:“所以呢,你是必须作出赔偿,这才能挽回我们曙光东部的名誉。”

    “你们想要什么作赔偿呢?”李七夜笑吟吟地说道。

    “洗罪剑——”张丁煜大叫一声,说道:“交出洗罪剑,我们饶你不死,否则,到时候你会死得很难看!”

    吴柯咳嗽了一声,说道:“丁煜兄弟的话你也听到了,他是受害人,切身之痛,我们不敢擅自为他作主,既然他要洗罪剑作为赔偿,那就以洗罪剑当作赔偿吧。”

    “说了大半天。”李七夜不由大笑起来,说道:“你们最终还是冲着洗罪剑来,什么作弊,什么讨回公道,那都不如一把祖器的份量,你们直接承认受到这把祖器的诱惑就是了。”

    说到这里,李七夜看了他们一眼,笑着摇头,说道:“你们拜入光明圣院,那简直就是把光明圣院的脸都丢光了,以后出去,别说自己是光明圣院的学生,至少远荒圣人没有你们这种虚伪的后人。”

    “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见李七夜根本就没有认错的意思,吴柯脸色一冷,厉喝道。

    “想听听我的意见吗?”李七夜笑吟吟地看着他们,说道:“我现在给你们一个忠告,趁现在,跪下来人我磕头认个错,我或者还会一时心慈手软,饶你们一命,否则……”说到这里,不由露出了浓浓的笑容。

    “不知死活的东西——”张丁煜不由厉叫了一声,冷喝道:“你知道你面对的是何人吗?吴柯兄乃是神兽天戎军的人,神兽天戎军,乃是紫龙女帝麾下无敌之军,横扫九天十地,你识相的,乖乖交出洗罪剑,否则,让你生不如死……”

    “什么神兽天戎军,什么紫龙女帝。”李七夜不由笑着摇了摇头,看了他们一眼,徐徐地说道:“一群土鸡瓦狗而已,趁现在,给我磕头认错,饶你们不死,否则,什么神兽天戎军,什么紫龙女帝,敢惹我,我也一样把屠得一干二净。”

    “他不会是失心疯了吧。”在山峰后的一些学生听到李七夜如此嚣张的口气,他们都面面相觑,说道:“他以为自己是谁呀,以为自己洗罪院是什么样的存在?竟然敢说屠杀神兽天戎军?竟然敢说斩杀紫龙女帝,这是活得太不耐烦了。”

    先不说神兽天戎军怎么样,单是凭紫龙女帝一个人,就让许多人敬畏无比,她一个人就可以横扫千军万马。

    现在李七夜竟然开口说屠神兽天戎军、斩紫龙女帝,如果这样的话传出去,一定会让人认为他是疯了!

    “好大的口气——”吴柯脸色大变,双目一厉,露出了杀机,厉喝一声,说道:“出言辱女帝,罪该万死,足可诛九族!”

    “铛”的一声响起,在这个时候,吴柯拔剑在手,剑指李七夜,露出了杀机。

    吴柯冷冷地说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闯进来,我本有好生之德,心有善念,饶你一命。奈何,你却出言辱女帝,今日必死,谁都救不了你!”

    现在李七夜一出口就辱紫龙女帝,吴柯都直接不用找借口了,他出手斩了李七夜,完全是理直气壮了,只要斩了李七夜,洗罪剑就是他的囊中之物。

    “怎么,你想和我切磋切磋吗?”李七夜看着长剑直指,笑吟吟地说道。

    “三招,必斩你。”吴柯双目露出杀机,冷森地说道。

    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三招?算了,一招吧,你们全部一同上吧,我一剑屠你们。”

    李七夜话一落下,吴柯他们都不由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以为自己听错了。

    “这小子疯了吗?”连那些在远处观望的学生都觉得不可思议,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

    “哈,哈,哈,小子,你不会是得了失心疯了吧?”张丁煜不由狂笑了一声,指着李七夜,说道:“你可知道吴柯兄实力如何吗?他可是五重天的登天真神,而其他的兄弟,也弱不到哪里去?哈,你竟然敢说一剑斩他们,不知死活的东西!他们一剑斩你还差不多。”

    就是赵秋实他们也被吓了一大跳,李七夜说一剑斩了吴柯他们所有人,这口气实在是太狂了。

    “一群土鸡瓦狗而已。”李七夜笑了一下,无所谓,说道:“一剑斩你们,还不需要我出手,这把洗罪剑就足矣。“说着,缓缓拔出了洗罪剑。

    “铛——”洗罪剑缓缓地拔了出来,这个时候,洗罪剑吞吐着圣光,每一缕圣光都是那么的圣洁无上,似乎这剑一出,可以超渡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