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894章谁来都救不了你

目录:帝霸| 作者:厌笔萧生| 类别:其他类型

    所有人都望着李七夜,大家都觉得刻石真帝都开口求情了,没有理由不给一位真帝一份人情,怎么也得给真帝一个情面。

    能与一位真帝结缘,能与一位真帝攀上情份,对于多少人来说,那是十分难得的事情,不要说是洗罪院这样被遗弃的学院,就算是四大院的其他学生,都很乐意与真帝结个情份,毕竟,说不定未来有一天刻石真帝能成为始祖呢,这样的一个情份,那是多么有价值的事情。

    “可惜,我帮不上忙。”李七夜笑了笑,摊手,悠然,说道:“既然是输了,那就只能是认命了。”

    李七夜这样的话,那就是等于拒绝了,这让所有在场的学生都傻眼了,不少学生都面面相觑。

    “这小子,是木疙瘩脑袋吧,连真帝的情面都不给,作为洗罪院的学生,竟然也不好好抓住这个机会。”有学生觉得不可思议。

    “这小子,心气太傲了,总有一天,他会吃亏的。如果今天他能与刻石真帝攀个交情,说不定未来有一天能用上呢。”另一位学生也摇了摇头,觉得李七夜这样的态度,实在是太傲了。

    在这个时候,就算是赵秋实他们这些洗罪院的学生都拼命给李七夜使眼色,示意他快点答应刻石真帝。

    在赵秋实他们这些学生看来,毕竟他们洗罪院实力弱小,没有什么强大的学生。如果在今日李七夜能交结上刻石真帝,在未来说不定对李七夜大有帮助呢。

    所以,赵秋实他们拼命向李七夜使眼色,示意李七夜快点答应刻石真帝,那也是一番好意,但是,李七夜就好像没看见一样。

    李七夜一口拒绝,刻石真帝多看了李七夜一眼,说道:“大道漫漫,未来充满无数可能,有一天,敌人也有可能会成为朋友,学弟,万事也可以留一线,将来就会更坦荡。”

    刻石真帝这也不仅仅说是顺水推舟送给紫龙女帝一个人情,而且他这话也是实在,就算出自于好心,但也的的确确是如此。

    毕竟吴柯是神兽天戎军的成员,如果现在李七夜杀了他,这对于他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未来总会有人找他报仇的。

    “这就不关我的事了。”李七夜耸了耸肩,悠闲地说道:“剑就在那里,救与不救,在于你一念之间。”

    听到李七夜的话,赵秋实他们这些同学都傻了眼,李七夜这不仅仅是不给刻石真帝一个情面,这话听起来,好像是有几分挑衅一样。

    “这小子,太嚣张了,不给刻石真帝情面也就算了,还挑衅刻石真帝,他以为自己是谁呀。”远处观望的学生,有人忍不住嘀咕了一声。

    “他是不知天高地厚,认为自己拥有一把始祖之剑,就天下无敌了,心态太傲了,迟早有一天自吃苦果。”另外一个学生沉声地说道。

    对于李七夜这样的话,刻石真帝都看了看李七夜,然后目光落在了洗罪剑之上,最后他徐徐地说道:“洗罪剑,始祖之剑,乃是始祖之念,那只有冒犯了。”

    说完,刻石真帝大手一张,听到“轰”的一声轰鸣,只见刻石真帝整只手臂乃是符文萦绕,犹如是一条无上大道环绕于他手掌之上一样。

    所有人都感觉得出来,在这样一条大道萦绕之下,刻石真帝的手臂就好像真龙一样,似乎他的这只手臂拥有了无上的真龙力量,那怕是一条十万里巨大的山脉,他都能一下子拔起来。

    只见刻石真帝的大手向洗罪剑抓去,在这刹那之间,所有人都不由屏住了呼吸,看刻石真帝能否把这把剑拔出来。

    但是,就在刻石真帝的大手还没有抓到洗罪剑的时候,洗罪剑瞬间圣光大炽,如同照耀九天十地一样,整个世间都被这圣光普照一样。

    听到“砰”的一声,刻石真帝那抓去的大手,被洗罪剑那神圣无上的光明力量震开了。

    看到这样的一幕,所有人都大吃一惊,所有的学生都不由倒吸一口冷气,这把洗罪剑的光明力量,竟然可以震开刻石真帝的大手,这是多么强大的力量。

    “这剑真的是通灵了,剑便是神灵,拥有着始祖最强大的力量。”看着到样的一幕,有实力达到不朽真神的学生不由大吃一惊。

    大手被洗罪剑震开,刻石真帝也目光一凝,看着这把洗罪剑,没有再出手,他徐徐地说道:“此剑,乃是始祖之意志,看来是我冒失了,此因果,我是难断。”

    “诸位,就此别过。”刻石真帝向杜文蕊他们点头,最后还看了李七夜一眼,就这样飘然而去。

    “陛下,陛下,快救我,快救我呀……”看到刻石真帝飘然而去,吴柯差点被吓昏过去,尖叫一声,刻石真帝是他唯一的救星。

    可惜,在这个时候,刻石真帝充耳不闻,已经消失在天边了。

    “不——”看到刻石真帝已经消失在天边,吴柯不由厉叫一声,但无济于事。

    “就这样了?”看到刻石真帝飘然而去,这让很多人都不由为之例外,也有学生不由嘀咕了一声,说道:“刻石真帝的胸襟太宽阔了吧。”

    “洗罪剑通神了,它是拥有着始祖无敌的力量,想撼动这把剑,没有那么容易。既然洗罪剑,想洗尽吴柯的罪恶,那它就誓在必行。不到万不得己,刻石真帝也没有必要去强行撼动洗罪剑,强行去与始祖的力量对抗,毕竟,他与吴柯非亲非故,只不过是一面之缘而已。”有实力强大的学生知道这里面的奥妙。

    “说得也是,强行去撼始祖的力量,那不是容易的事情,就算能撼动了,只怕也是需要付出代价,为了一个非亲非故的人,何苦。”被这位学长一点醒,大家都明白过来,能理解刻石真帝为什么飘然而去。

    “刻石真帝这是太好说话了,刚才李七夜明明是在挑衅他,他竟然也不在意,一笑置之。”有学生忍不住嘀咕地说道。

    “这就是你还是你,而他则是真帝的区别。”年长的学生笑着摇头,说道:“这样的事情,对于刻石真帝来说,那只不过是鸡毛蒜皮的小事而已。挑衅他的人多去了,他还会在乎一个洗罪院的学生去挑衅吗……”“……如果,每一个挑衅都要去理会,那么作为真帝,岂不是累死了,还用得做其他的事情吗?这个洗罪院的李七夜,那只不过是得到了洗罪剑的认同而已,就自我澎胀了,自认为自己是天之骄子了,所以才会去挑衅刻石真帝。但是,在刻石真帝眼中看来,他那也只不过是一位拥有祖器的蚁蝼而已,他又何必在乎呢?”

    听到这样的话,大家都觉得是有道理。

    “是呀,一只大象,又怎么会在意一只蚂蚁的挑衅?”另一位同学也深有感触,点头称赞地说道。

    “你输了。”李七夜笑吟吟地看着脸色煞白的吴柯。

    “不——”在这个时候,吴柯感受到了自己生命在流逝,骇然的大叫道。

    “啵——”的一声响起,就在吴柯话一落下的时候,他的身体一下子炸开了,整个身体化作了光粒子,飘洒天于空上,最后飘落于四处,归于大地。

    当所有人回过神来的时候,李七夜已经收回了洗罪剑,背在了背上。

    “我们走吧。”杜文蕊笑了笑,对所有学生说道,走在前面带路。

    “你刚才,应该给刻石真帝一个情面呀。”在这个时候,有洗罪院的学生靠过来,轻声地对李七夜说道:“毕竟,刻石真帝能认识很多的大人物,如果你刚才给他一个情面,说不定以后他能提携你一下,对你未来大有益处。可惜,你现在拂了他的面子,让他难堪,以后这只怕对你不利。”

    这个同学也是对李七夜一番好意,只不过,李七夜笑了一下,没说话。

    看着李七夜他们远去的背影,有不少光明圣院的学生都为之羡慕无比。

    “洗罪剑,始祖的佩剑呀,如果我得到了,那就了不得了。”有学生都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一把通神的始祖之剑,这是多么强大的神剑呀。

    “可惜了,真搞不懂,为什么洗罪剑会认了洗罪院这样的学生。”另外一个学生百思不得其解,说道:“听说,当年圣霜真帝也只是拿起洗罪剑而已,并没有得到洗罪剑的认同。它反而偏偏认同了洗罪院这么一个默默无名的弱小学生,这太诡异了。”

    “缘份、因果这事,谁都说不准。”有年纪大的学生徐徐地说道:“或者,洗罪剑没认同圣霜真帝,那是因为圣霜真帝太强大了,毕竟圣霜真帝已经是十一、十二宫的真帝了,她有机会成为始祖,未来她也能打造一把这样的佩剑。”

    “说得也是,如果说,圣霜真帝真的成为始祖,洗罪剑对于她来说,是可有可无,对于洗罪剑而言,落入一位始祖手中,未来也没有多大的发挥空间,毕竟有更多的始祖之兵可以取代它。”大家都觉得有道理,纷纷点同赞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