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083章凤凰炉与古琴

目录:帝霸| 作者:厌笔萧生| 类别:其他类型

    大黑牛的话让圣霜真帝心里面一寒,她不由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

    “炉里面有东西——”此时柳燕白叫了一声,往火炉里面一指。

    大家望去,果然,凤凰炉里面堆满了黑乎乎的东西,就好像木炭一样。如果不留意去看,没有发现什么,但,当仔细去观看的时候,便能发现,在木炭里面好像是埋有东西,这件东西大部分被木炭所埋着,看不清全貌,远远看,好像是一颗石头埋在里面。

    “毒咪西叭哞噬……”此时死物所唱出来的真言回荡于整个巨城之中,充满了节奏,一时之间,好像整座古城的每一个角落都这样的真言之声回应一样,这让听得不由为之毛骨悚然。

    “蓬——”的一声响起,在这一刻,随着死物的真言之声越来越嘹亮之时,它们所散发出来的黑气好像受到了强大无匹力量所吸引一样,只见所有的黑气都向凤凰炉涌去。

    就在这个时候,凤凰炉好像是巨兽张开大嘴一样,它是要把所有的黑气吞进自己的肚子里。

    在“蓬”的一声中,所有的黑气奔涌向了凤凰炉,但是,吸收吞噬黑气的并不是凤凰炉的炉口,而是炉壁。

    只见所有的黑气一下子涌到凤凰炉面前之时,好像听到“滋、滋、滋”的声音响起,所有的黑气一下子都湮没于炉壁之上。

    凤凰炉的炉壁就好像海绵吸水一样,一下子把所有涌过来的黑气吸了进去,眨眼之间把所有的黑气是吸得一干二净。

    “滋、滋、滋”的声音响起,随着凤凰炉吸进了所有的黑气之后,整个凤凰炉都开始视了起来,凤凰炉的壁炉开始发红,这就好像是被烈火烧是慢慢变红一样。

    随着凤凰炉开始发红,开始亮了起来的时候,凤凰炉上所铭刻的凤凰也开始清晰起来,一毛一羽都慢慢地鲜活起来,纤毫毕现,当凤凰炉的炉壁越来发红之时,凤凰也好像是慢慢地活了过来一样。

    “滋、滋、滋……”的声音响起,随着凤凰炉的炉壁发红的时候,炉中如木炭一样的东西,也开始亮了起来。

    这就好像是点燃了炉子一样,随着炉温在升高,炉中的木炭也开始着起火来,随着木炭开始通红的时候,整个凤凰炉开始给人一种复苏的感觉。

    “力量在凝集。”在这个时候,圣霜真帝也感受得十分清楚,感觉在这刹那之间,凤凰炉凝集天地之力,凝集了万古之力,整只凤凰炉在复苏,似乎在这凤凰炉有着无上至尊要苏醒过来一样。

    在这个时候,凤凰炉已经开始散发出了至高无上的力量了,它就是一件无上的祖器,它可以轰天地,化万物,乃是一件十分恐怖无敌的兵器。

    “毒咪西叭哞噬……”一句句的真言之声越来越嘹亮,随着凤凰炉越来越明亮的时候,校场中的所有死物就越卖力,他们不仅仅是把真言唱得越来越响亮了,同时,它们扭动的身体是越来越剧烈,它们似乎是越跳越兴奋一样。

    “蓬——”的一声响起,就在凤凰炉中的木炭发红到了一定程度之时,在这“蓬”的一声中,火苗从木炭中窜了出来了。

    在这“蓬”的一声中,火苗一下子从炉中跳跃起来,火苗虽然还小,但是,它似乎充满了无穷的生命力,似乎可以一下子焚烧九天十地一样。

    这从木炭中所窜出来的火苗,它和一般的火苗并不一样,这火苗在火光之中闪动着黑色,火焰外围更是有黑焰所笼罩着,似乎这样的火苗并不是人间之火,而是来自于阴间地府的死亡之火。

    “蓬——蓬——蓬——”一声声响起,在凤凰炉冒起了火苗之后,只见在场的一个个死物也都全身窜起了火苗。

    一时之间,所有的死物身上都火焰跳动,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个火人一样,但是,它们身上的火苗却闪动着黑色的火焰,让它们一看去便让人知道,它们就是人阴曹地府中爬出来的。

    当所有的死物身上是冒出了火苗之后,它们似乎也是变得更加精神了,这就好像是一个活人一样,在此之前多多少少都有点元气不足,但是,现在当身上冒出火苗之时,就像一个人一下子满血复活,甚至是像打了鸡血一样,十分的有神,甚至可以用兴奋来形容了。

    “毒咪西叭哞噬……”在这个时候,这真言之声就越来越嘹亮了,所有死物身上冒出了火苗,它们也更加地卖力去扭动着身体,跳着古怪的舞蹈。

    随着所有的死物都卖力地唱着真言、跳着舞蹈的时候,凤凰炉中的火苗也就越来越旺,听得到“蓬、蓬、蓬”的一声声响起,看得到火苗那是一寸一寸地往上窜起来,好像这火苗有生命力一样,它能一寸又一寸地往上生长。

    “要开始了。”大黑牛喃喃地说道:“嘿,嘿,招死人,本帅牛倒想看一看这是什么样的死人!”说着,他双目一厉。

    圣霜真帝也不由有些紧张地盯着凤凰炉,所有的死物都聚集在了一起,在这里举起如此邪恶的仪式,要知道,这些死物都是没有意识的,它们只不过是是行尸走肉而已。

    现在它们都聚集在这里,举行了这样的招魂仪式,这背后是有着极为邪恶的力量左右着它们。

    所以,这让圣霜真帝心里面就不由紧张了,她想知道这将招魂的人究竟是谁!

    “毒咪西叭哞噬……”所有的死物都大声禅唱着,它们都疯狂地扭动着身体,随着它们的禅唱声越高,凤凰炉的火苗就越旺盛,而与此同时,它们身上的火苗也随之高涨,也是越来越旺盛。

    “铮、铮、铮……”就在这招魂仪式要达到**的时候,突然之间,一阵琴声传来。

    当琴声响起之时,声波瞬间冲击而来,犹如惊涛骇浪一样,又犹如锋利无比的利刃一般,瞬间削了过来。

    “呼——”的一声响起,在“铮、铮、铮”的琴声传来的时候,不论是凤凰炉的火苗,还是死人身上的火焰,都一下子暗了许多。

    这就好像是一阵狂风刮过,把所有的火焰都吹得摇曳不止,差一点点就要把所有的火苗都熄灭一样。

    李七夜他们望去,只见空中突然出现了一张古琴,这张古琴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古香古色,十分的古老,而且整张古琴好像是被漫长无比的岁月河流所洗涤冲涮过一般,给人一种无尽沧桑的感觉。

    这一张古琴冒了出来,无人弹而自响,在这“铮、铮、铮”的琴声中,蕴藏着无穷的力量,这样的力量,乃是至高无上,每一缕的琴声,都可以削尽天下鬼物!

    “这是什么琴——”圣霜真帝望去,不由大吃一惊:“这琴声,和镇压黑石子的琴声很像,似乎同出一源。”

    “就是同出一源。”李七夜淡淡地说道,目光落于这张古琴之上。

    一时之间,“铮、铮、铮……”的琴声不绝于耳,随着琴声的声波如刀剑一般削来之时,一下子使得凤凰炉之中的火苗、死人身上的火焰就明灭不定了,就像是风中残烛一般,随时都有可能熄灭。

    “师父,古琴和它们是敌对的吗?”看到这样的一幕,柳燕白也不由为之好奇。

    “是。”大黑牛点了点头,说道:“这是两个无上的至尊在交较,那怕他们已经不在这里了,甚至其中有人已经死去了,但是,千百万年之后,它们的力量,他们的意志,依然在相互较量。”

    “咚、咚、咚……”就在火苗明灭不定的时候,一阵阵惊天动地的鼓声响起,一阵阵的鼓声拔地而起,冲击而上。

    出手的正是那几个死物,神车皇帝、战马霸主……它们虽然死了,但是,在这个时候它们也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事情。

    它们抄起了鼓架之上的捶捧,一次又一次地擂动着战鼓。

    在“咚、咚、咚”的鼓声之中,只见鼓声如同巨浪一样冲天而起,瞬间向琴声冲击而去。

    就这一刻,“咚、咚、咚”的鼓声就好像是滔滔不绝的巨浪,挡住了削斩而下的琴声。

    “铮、铮、铮……”琴声越来越急切,攻势越来越猛烈,冲击向鼓声,要刺穿鼓声,削灭火苗。

    而神车皇帝、战马霸主……它们几个死物也知道,一旦让琴声削灭了火苗,它们就前功尽弃了,所以它们都拼命地捶动着战鼓。

    鼓声阵阵,如同惊涛骇浪一样,一次又一次冲击向琴声。

    也正是因为被鼓声所干扰,这使得琴声削下来的威力大减,随着琴声的威力大减之后,听到“蓬、蓬、蓬”的声音响起。

    在这个时候,不论是凤凰炉中的火苗,还是死物身上的火焰,都再一次窜了起来,都再一次的明亮起来,而且越来越旺盛。

    “毒咪西叭哞噬……”在这个时候,死物的禅唱声已经是嘹亮到了顶点了,它们都快要喊破喉咙了,他们拼命地扭动着身体,让招魂的仪式推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