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089章终究是无敌

目录:帝霸| 作者:厌笔萧生| 类别:其他类型

    ♂

    一剑无形,破万道,听到“噗”的一声响起,虽然无形的一剑,但,在这刹那之间,任何人都感受到这一剑一下子击穿了火祖的身体。

    无影无形的一剑,瞬间穿透了火祖的身体,在这刹那之间,让人都能感觉得到火祖一下子被钉在了那里。

    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有碎片溅飞,鲜血随之飘了出来,而且整个过程是无限地被放慢,这样的一切都让人看得一清二楚。

    试想一下,强大如火祖,想伤到他谈何容易,更别说是他身上所穿着的乃是凤凰之甲,坚不可破,不要说是一般的兵器,那怕是同一级别的兵器,都难于击穿这一身凤凰之甲。

    但,在无影无形的一剑瞬间,碎片飞出,可以想象这一剑是多么的恐怖了,而且,这一剑很明显是击中了火祖的要害。

    在这无限被放大的时间与空间之中,能明显地看到火祖的身体向后倒倾,若不是在神月的笼罩之下,火祖的身体有可以一下子被击飞。

    “铛——”的一声刀鸣!在凤凰之爪递出的瞬间,开天刀祖的一刀也斩落了。

    在这刹那之间,开天刀祖的长刀是无比的璀璨,一刀喷涌出了世间最耀亮无比的光芒,好像是亿万星辰在这刹那之间炸开了一样。

    当亿万星辰一下子炸开,一下子化作了一道白练直斩而落,这样的白练一斩而落之时,判阴阳,分因果,断清浊,当白练落下之时,一切都被分开了,刹那之间,一下都变得那么的泾渭分明。

    在这一剑之下,骨肉分离,这样的感觉十分清楚,似乎一刀切过,自己的骨骼与肌肉完美无比地被分离,就好像是庖丁解牛,游刃有余。

    “嗤”的一声响起,一刀斩落,切入了火祖的肩膀,在整过程之中,能看得到火祖身上的凤凰之甲邪火滔滔,凤凰之甲也是散发出了十分璀璨的光芒,一道道法则浮现,欲挡住开天刀祖的一刀。

    但是,终究是未能挡住开天刀祖的一刀,一刀狠狠地砍入了火祖的肩膀。

    这一切说来慢,事实上,比闪电还要快一千万倍。火祖的一记凤凰之爪递出的瞬间,也即是剑圣的一剑穿胸,更是开天刀祖的一刀斩在了火祖的肩膀上,同时也是神月始祖的神月笼罩住了火祖。

    四个人的动作,都是在这瞬间发生,都是同时发生的,没有先后可言,只不过,在这刹那之间,时光与空间被神月始祖的神月无限地放大而已。

    在这瞬间,剑圣、神月始祖、开天刀祖他们都是达成了默契,刹那之间攻破了火祖的防御,他们三个人联手,一下子镇压了火祖,剑圣的一剑穿体而过,开天刀祖的一刀斩在了火祖的肩膀之上,长刀深深地砍入了肩膀。

    这样的一幕,让人看得一清二楚,也是狠狠地震撼着皇尊真帝他们,三个始祖的一招绝杀,不论任何人都挡之不住,再强大的存在,都会被了伤,没有被砍下头颅,没有被这样的联手一招击杀,那都已经是惊艳万古的存在了。

    举世之间,能在剑圣、神月始祖、开天刀祖他们联手一击之下还不死的人,只怕也就只有火祖他们寥寥几人而已了。

    “轰——”的一声巨响,在这刹那之间,天地炸开,整个世界在这刹那之间犹如被炸得灰飞烟灭一般。

    在这“轰”的一声巨响之下,笼罩着的月光一下子被炸开了,当月光被炸开的瞬间,本是停止的时光在这刹那之间又如潮水一样流淌起来。

    在这“轰”的巨响炸开之下,皇尊真帝他们都被那炸开的光芒亮瞎了眼睛,在“轰”的巨响下,璀璨光芒冲击而来,随之一片黑暗,让人无法看清楚。

    当大家看清楚的时候候,都看到了剑圣、神月始祖、开天刀祖他们三个人都一下子被轰飞了。

    在这一声可怕的爆炸声中,好像整个世界都被炸得粉碎,在这个节点之上,时间和空间都一下子出现了空缺,那里是一片的灰白,既不是被打回了原点,也不是被轰灭,好像一切本来就不存在一样。

    皇尊真帝他们回过神来的时候,大家放眼望去,只见剑圣、开天刀祖、神月始祖,他们身上都是血迹斑斑,看得出来,在这样的一声轰击之下,神月始祖他们三个人都受了不轻的伤。

    大家望去,此时只见火祖手握着一只宝炉,此时宝炉跳动着邪火,每一焰的邪火都可以焚烧天地。

    虽然此时火祖破解了剑圣、开天刀祖、神月始祖他们三个人的镇杀,但是,他身上也一样是血迹斑斑。

    他胸前的凤凰之甲出现了裂缝,毫无疑问,他的胸膛在刚才被剑圣的一招“圣剑无名”给击穿了,虽然这一剑无影无形,但是,依然看得出来,这一剑是击穿了火祖的胸膛,具体伤势是无法看得出来。

    而肩膀也被开天刀祖一刀斩开,那怕是凤凰之甲穿在身上,肩膀上的铠甲依然是被斩开了,没能完全挡下开天刀祖的这一刀。

    尽管是剑圣、开天刀祖伤了火祖,但是,依然让皇尊真帝他们抽了一口冷气,要知道,他们能伤到火祖,那是他们三个人联手,同时施出了自己一生中最强大的一招绝杀,这才伤到了火祖。

    而且,在那一刻,火祖还没有兵器在手,纯粹是赤手空拳接下了剑圣他们三个人的一招绝杀。

    “凤凰炉——”看到火祖手中所持着的宝炉,圣霜真帝被惊呼了一声。

    “凤凰炉。”看着火祖手中的宝炉,皇尊真帝他们心里面也不由为之一震,这正是火祖的兵器——凤凰炉。

    刚才“轰”的一声炸开,也是火祖使用凤凰炉轰开了剑圣他们三个人的镇压,他的兵器一轰而出,瞬间不仅仅是轰开了剑圣他们的镇压,也是一下子把剑圣、开天刀祖他们三个人轰飞了。

    看着凤凰炉,皇尊真帝他们心里面不由毛骨悚然,因为他们听说过一些关于凤凰炉的故事。

    甚至有传言说,火祖的这一只凤凰炉,乃是以一只大成凤凰炼铸而成的,它随着火祖征战九天十地,举世无敌。

    在火祖的那一个时代,曾有着这么一句话,当火祖的凤凰炉一出手的瞬间,那就意味着一场战争要结束了,因为没有谁人能挡得住火祖的凤凰炉,这是无敌之兵,真正的无敌。

    现在火祖的凤凰炉一出手,便轰飞了剑圣、开天刀祖他们三个人,那可想而知火祖的凤凰炉是有多么的强大,多么的恐怖了。

    手持凤凰炉的火祖,那就代表着无敌,谁都挡不住。

    那怕剑圣他们一看到火祖手中的凤凰炉,也不由眼瞳收缩,目光跳动了一下。

    “诸君,非我对手也。”火祖手持凤凰炉,并没有骄傲,也没有得意,也平静,他好像不是面对敌人,而是面对朋友一样,轻轻摇头,说道:“当年,若非是事出有因,只怕诸君也不存也,灰飞烟灭,又焉会有今日。”

    “你也逃不掉一死!”开天刀祖目光冰冷。

    开天刀祖这样的话,让火祖沉默了一下,他全身被铠甲所覆盖,虽然看不出他的表情,但能想象,此时他的表情很复杂。

    “世间,又有谁能逃得过一死呢?”最终,火祖轻轻地叹息一声,摇了摇头,说道:“我们只不过是去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而已,我也是如此,诸君也是如此。”

    “你太让人失望了。”神月始祖最终冷冷地说道:“也让你的师父失望了!”?神月始祖一说这话,皇尊真帝他们心里面不由跳动了一下,火祖的来历很神秘,他的师父更神秘,甚至有传言说,火祖的师父是三仙之一,不知真假。

    “我们,只是棋子而已。”火祖最终摇了摇头,说道:“该还的,我也还了。世事万般,皆无谓也。做我们该做的事情而已,此般,足够也。”

    “别把我们与你扯在一起。”神月始祖冷冷地打断了火祖的话,冷冷地说道:“我们所为,乃是不愧对自己,不愧对天地,不愧对众生!你,刽子手而已,枉那么多的兄弟对你如此的信任,为你抛头颅,洒热血!”

    神月始祖如此斥喝,于情于理,也看得出来,神月始祖与火祖的交情是最好的,剑圣、开天刀祖反而与火祖没有什么关情。

    这一点也不难理解,毕竟,当年火祖要远征不渡海,作为始祖的神月始祖,愿意站出来协助他完成如此大业,与他同行,一同进入了不渡海。

    可以说,神月始祖进入不渡海,完全是因为火祖。而且,也能想象,他们在不渡海之中,是何等的患难于共,可惜,最终火祖却作出了另外一个选择。

    “是的。”火祖也不为自己辩解,他点头,说道:“我让大家失望了,但,我依然会去做,我只是做我该做的事情,就如诸君认定的正义一样,只不过,我与诸君的角度不一样而已。”

    火祖说出这话,很平静,没有一点的火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