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092章论道

目录:帝霸| 作者:厌笔萧生| 类别:其他类型

    在所有人的注目之下,李七夜笑了笑,这才慢悠悠地说道:“大家都这样看着我,我会不好意思的。”?李七夜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来,这顿时让圣霜真帝他们都有点忍俊不禁,但,在这样严肃的场合之下,又不好笑出来,所以,站在惠清璇身后的静儿,那是狠狠地挖了李七夜一眼。

    当然,剑圣、开天刀祖、火祖他们都没有笑,只是看着李七夜而言,火祖已经领教过李七夜的实力了,没开腔,而剑圣他们的目光注视着李七夜的时候,他们的目光炽亮,欲窥得李七夜的深浅。

    在火祖、剑圣他们的注视之下,李七夜这才慢条斯理地说道:“本来嘛,你们老一辈的事情,我一个年轻人,没有必要掺和着什么,毕竟,像我这样十八岁的小伙子,不谙世事,不掺和为妙,万一搞不好,就把自己的小命玩完了。”

    “我看嘛,你们杀来杀去,都是你们老一代的恩怨了,而且,千百万年过去了,你们都执念不散。如果我一掺和进去,你们心里面都不甘,万一死了之后,都还要化作厉鬼缠着我怎么办?”李七夜慢悠悠地说来,似乎好像很有道理一样。

    李七夜这样的话,顿时让琴女帝他们都不由头额冒黑线,或许他们不自矜身份的话,说不定会狠狠地一脚把李七夜踹飞,这样矫情的贱人,他们心里面就想抓狂。

    李七夜顿了一下,然后又笑了一下,慢条斯理地说道:“不过嘛,古殿里面的这件东西,我想,是不是应该由我们这样的活人来保管呢?至于你们之间的恩怨嘛,随意了。”

    一听到李七夜要带走古殿中的东西,火祖他们盯着李七夜的目光就更紧了。

    毫无疑问,火祖肯定是不会让李七夜带走古殿之中的东西,而剑圣他们所抱着的想法就不见得相同了,毕竟,他们是以死守护这里,若真的是让李七夜带走古殿中的东西,他们也不见得会立即同意。

    “此间种种,道友可有定论?”在这个时候,火祖徐徐地说道。

    火祖称李七夜一声“道友”,这就足够说明火祖对李七夜的实力认定了。

    李七夜笑了一下,耸了耸肩,说道:“没有什么定不定论的,我只是个过客而已。什么斩杀黑暗,什么为三仙界清理门户,按道理来说,是轮不到我。如果说要清理门户,那该是由你师父来做,毕竟,门徒不肖,师父有责任。不过嘛,说来,你师父还真是有点失职,没能把你清理干净,这的确是他不对的地方。”

    “我师尊,自有他的道理。”火祖徐徐地说道:“他老人家的无上智慧,焉能揣测也。”

    火祖虽然未说他师尊是谁,但,语气之中依然不失尊敬,这便可以看得出他是何等的尊敬他的师父,那怕他已经沦陷于黑暗了,依然还是敬畏他的师父。

    “真有意思。”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你师父把你灭了,你心里面还不记恨他,难得,难得,实在是难得。”

    李七夜这样的话,一下子让皇尊真帝他们抽了一口冷气,他们心里面都不由为之一震,这样的消息,可谓是十分震撼人心,如果传出去,甚至会掀起惊涛骇浪。

    先不说火祖的师父是何方神圣,单是凭火祖的师父把火祖灭了,这样的消息就已经足够让天下人震撼了

    火祖是多么的强大?三仙界最强大的始祖之一,十大始祖之一。对于他的强大,皇尊真帝他们是深有体会,连剑圣他们这样的始祖联手,都不是火祖的对手。

    但是,火祖却被自己的师父灭了,这就可以想象,他的师父是很强大很强大了,甚至可以说,强大到让人难于揣摩的地步了。

    火祖不由沉默了一下,竟然没有接下这话。

    “人家都说,可怜天下父母心,我看,也可以说成,可怜天下师父心吧。”李七夜笑了笑,轻轻地摇头,淡淡地说道:“他当年未把你斩了,又留了你这样的痕迹,未把这些残痕打扫干净,这只怕是因为他在心里面还是对你抱有那么一点点的幻想吧。”

    火祖沉默了一会儿,最后他徐徐地说道:“他老人家的想法,我不敢揣测。只不过,道所不同,选择不同而已,未有对错之分。”

    “未有对错?”琴女帝说道:“你是一走入歧途,再也无回头!你是祸害天下生灵!”

    “女帝所想,或许是对的。”火祖不生气,徐徐地说道:“或许,我若成功,我是拯救了三仙界。覆巢之下,焉有完卵,我只不过是换一个方法而已。到了那一天,万界皆灭,唯我三仙界独存。”

    “自甘堕落。”琴女帝说道:“那怕大劫浩荡,三仙界依存,多少纪元过去,依然有恩师父守望天下!”

    “女帝所了解甚少。”火祖轻轻摇首,说道:“一旦黑暗降临,远超乎你的想象,天地万界,只怕没有谁能幸免!到了那一天,只怕谁人都挡不住,也未能有人能力挽狂澜!”

    火祖这样的话,让皇尊真帝他们都心里面发毛,火祖这样的话,听起来是涨人志气,灭自己的威风。

    但是,试想一下,火祖是怎么样的存在?十大始祖之一,三仙界最惊艳、最强大的始祖之一,什么风浪他没有经历过,什么敌人他没有遇到过,可以说,他一生是经历了无数的风浪,然而,面对未来之时,强大如他,竟是如此的悲观,那他究竟是遇到了怎么样可怕的存在?

    想到这里,皇尊真帝他们都不由毛骨悚然,毕竟连火祖都无能为力,试问世间,真的有人力挽狂澜吗??“不谈也罢。”琴女帝轻轻摇头,说道:“超渡你,也是我应该做的事情。”

    说到这里,琴女帝的目光落在李七夜身上,徐徐地说道:“还请道友助我们一臂之力,天下众生,感恩道友。”

    “这帽子太高了。”李七夜不由笑着,轻轻摇头,说道:“我这个人,不爱戴高帽子。”

    说到这里,李七夜顿了一下,徐徐地说道:“不过嘛,好像老头子们是欠了我一大笔的债,我给他扫扫点尘埃,这又有何不可呢,到时候,再狠狠地宰他们一笔。”

    李七夜这样的话,顿时让剑圣他们都松了一口气。

    明知道李七夜的实力十分强大,十分恐怖,火祖也没有惊悚,他点头,说道:“道友之无敌,就算我重生,也不见得能敌。只是,就算道友斩我,也无济于事,火种不灭,我道永恒,终有重生之日。”

    火祖这话一下子在皇尊真帝他们心里面掀起了惊涛骇浪,这一席话包含着太多的信息了。

    “这的确是有点道理?”李七夜点头,说道:“你已非你,已经不是执念那么简单,说到底,这力量,来自于黑暗。不过嘛,这好像都没有什么关系,不一定非要我亲自灭了你,自然有人灭你。”

    说完,李七夜取出一物,听到“铛锒”的声音响起,李七夜双手已经握着一条长长的铁链了。

    这一条铁链乍一开,并不显眼,那只不过是一条暗红色的条链而已,但是,再仔细去看的时候,这样的一条铁链乃是以亿万股的法则交织而成,而且,亿万股的法则又融炼入了世间最珍贵的仙金,这种仙金的价值,是无法估量的。

    当李七夜一拿出这一条铁链的时候,火祖后退了一步,就好像普通人突然间遇到一条毒蛇一样,神态间有着几分的敬畏。

    火祖这样的反应,也让圣霜真帝他们尽收入眼底,这顿时让圣霜真帝他们心里面不由为之一震。

    火祖是何等强大的存在,可以说,举世之间,又有何人、何物能让他忌惮?但是,明显看得出来,火祖对于这条铁链有着深深的忌惮。

    这样的一条铁链,究竟是怎么样的来历呢?竟然让火祖如此的忌惮。

    “这东西,相信你很眼熟。”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

    这一条铁链,那可是大有来历,它是在洪荒天牢锁着一具白骨,而且这具白骨在生前,曾经最强大无匹的真火焚烧过它,但是,却未能把这条铁链烧断。

    只不过,后来李七夜把这条铁链从洪荒天牢中取出来。

    “师尊是恩重如山。”火祖凝视着这条铁链,最后徐徐地说道。

    “这么说来,你也明白该怎么解开这条铁链了?”李七夜听到火祖这样的话,也并不是十分的意外。

    “道心而已。”火祖轻轻地叹息一声,徐徐地说道:“只可惜,无解也。”

    “嘿,老头子还真是一片苦心,到了最后,还是抱了那么一点希望。”李七夜笑着,轻轻地摇了摇头。

    “只可惜,道不同也。”火祖沉默了一下,轻轻点头。

    那怕是说出这样的话了,火祖神态显得恭敬。

    解开这条铁链,唯有道心,这也是为什么李七夜把这条铁链能从洪荒天牢之中取出来了。

    事实上,火祖也明白这其中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