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098章还有一个人

目录:帝霸| 作者:厌笔萧生| 类别:其他类型

    “哼——”一声冷哼之声响起,天地皆惊,日月星辰失色,一声冷哼,充满了无上威严,至高无上,就算是真帝诸神,在这样的一声冷哼之下,都会魂飞魄散。

    但是,对于这样的冷哼,李七夜反应十分的平淡,视之无物。

    在这一刻,听到“嗡”的一声响起,星辰汇聚,光芒变幻,在是刹那之间,在这样的星空之下,出现了一张脸庞,这么一张脸庞十分的梦幻,是那么的不真实,甚至你见过之后就会一下子忘记。

    当你看到这样的一张脸庞的时候,你会觉得自己是在甜睡之时做了一个梦,但是,当你醒来之后,你又记不起这个梦的具体内容,只是隐隐记得自己是做了一个梦而已。

    这样的一张脸庞,聚之随散,是那么的快速,让人有些有所不及。

    “一切源于心魔,一切源于**,一切源于恩怨情仇。”看到这聚之随散的脸庞,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

    “你的心魔又是何?”在这个时候,这个空间深处响起了一个声音,这个幽幽的声音似乎是在低吟。

    当你听到这样声音之时,你会认为自己不是用耳朵听到这个声音,而是这个声音在你的脑海中回荡,这好像是自己在说话一样。

    好像自己的声音在自己的脑海中回荡一样,十分的魔幻,如果定力不好的人,会被这样的情景吓疯。

    “我的心魔?”李七夜见之不怪,笑了一下,说道:“我的心魔就是我自己。一念成魔而已,何需再要其他?”

    “此魔,非彼魔。”空间深处幽幽的声音在回荡着。

    “不,对于我来说,此魔,就是彼魔。”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悠然地说道:“先贤的话说得有道理,一旦疯起来,连我自己都害怕我自己,这便是我的心魔。”

    空间深处的存在没有声音,似乎在思索李七夜这话,又或者是对于李七夜这样的说法不以为然。

    但,李七夜就是他自己的心魔,他并不害怕自己变是什么,也不担心因为什么诱惑而有所变化,这些都是对于他而言,不足为道的事情。

    “该是我们谈谈的时候了。”李七夜笑了一下,悠闲说道:“你说是不?”

    空间深处的存在悄然无声,他这是偷鸡不成浊了一把米,本来,他是想取到那颗石头的,却没有想到却把李七夜这样的存在招惹上门了,更让他想不到的是,李七夜已经超乎了的估量,这样的实力,这样的至高无上,他已经是很久很久很久未曾遇到了。

    “我所能给,甚少也。”最终,空间深处幽幽的声音再一次回荡。

    “是吗?”李七夜翘了一下嘴角,笑了笑而已,淡淡地说道:”我可不这样认为,那我问你,在三十六中,你可以排行第几?”

    空间深处一片寂静,过了甚久之后,他的声音这才幽幽地回荡着:“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大道之深,将会超乎你的想象。那怕你道心无上,亘古无双,但,有存在,更是高远,更是无法想象也。”

    幽幽的声音说出这样的话,显得是郑重,并非是推托之辞。

    试想一下,飞地池是怎么恐怖的存在,那怕是仙统级别的始祖,都不能全身而退,恐怖如斯,但他都依然的郑重,他所说,可想而知了。

    如果能想得透、能懂其中奥妙的人,那一定是不寒而栗。

    “比贼老天如何?”李七夜却神态平静,并没有因为此话而郑重,依然自然淡定。

    “可比之。”空间深处回荡起了这个声音。

    李七夜眯了一下目光,目光跳动了一下,淡淡地说道:“有意思,真有意思。”

    “世外之大,将会你所无法想象。”空间深处的声音回荡着,说道:“那怕你已是有所获,但,那只不过是开端而已。”

    “不,一直在我所想象之中。”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徐徐地说道:“反而,这对于我而言,是一件十分有意思的事情,值得期待。若只至于此,多么的无聊,多么的寂寞。”

    空间深处沉默下来,换作别人,早就被吓破了胆了。

    李七夜却说,若是没有此,是多么的无聊,多么的寂寞

    高处不胜寒,无敌总是寂寞,这就是李七夜,因为他的敌人,不是别人,他的敌人就是他自己!这才是最寂寞的事情。

    “你想要什么?”最终,空间深处的声音幽幽回荡。

    “我要的嘛,不多。”李七夜笑了笑,徐徐地说道:“这个地方不错,想借用一下而已,炼炼兵器,也聊聊一点有趣的事情,仅此而已。”

    “世无趣事。”空间深处幽幽的声音回荡着:“只有血与泪。”

    “那又何妨。”李七夜笑着说道:“多少血与泪,那也值得一谈之事。毕竟,我也不是什么圣人,更非是什么慈悲为怀的人,并没有什么可以忌惮,血与泪,也是十分有趣的事情。”

    空间深处的声音回荡着:“你何求?”李七夜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笑了笑,说道:“你所求,又是那一般。无数岁月,蛰伏于此。”

    “道不同也。”空间深处的声音回荡着。

    “是吗?”李七夜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说道:“仅仅是因为道不同吗?确定不是分赃不均什么的?”“哼——”一声冷哼响起,天地皆惊,日月星辰簌簌,仅仅是一声冷哼,就是能让众生诸神为之颤抖。

    这一声冷哼之中充满了怒气,可以听得出来,空间深处的存在对于李七夜这一句话是十分的不满意。

    但,李七夜依然是风轻云淡,似乎没有听到这样一声冷哼。

    “小人之心也!”最后,空间深处的声音冷冷地回荡着。

    “我本就不是什么君子。”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说道:“你敢说,在那么一段岁月之中,没有过类似的想法?我所知,没有谁是信男善女。”

    “若要为之,何待今日。”空间深处的幽幽声音回荡着,虽然他对于李七夜的话是十分不满,但,还是说出来了。

    “这个嘛,那就不好说了。”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一条鱼,又怎么比得上满满的一塘鱼呢。鱼嘛,当然是养大了,才吃得有滋有味,太小了,不够塞牙缝。”

    说到这里,李七夜顿了一下,悠然地说道:“如果我猜得没错,一定有过这样的事情,而且这样的念头也曾在你的脑海中一闪而过。”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空间深处的存在沉默了,那怕在刚才他还是一声的冷哼,显得愤怒呢。

    “所以说嘛,只要敢去想,一切皆曾有可能。”李七夜也不意外,只是淡淡地笑了一下,说道:“如果说,这个世间,谁值得去相信,那一定是贼老天了。”

    “贼老天?”对于李七夜如此高的评价,空间深处的存在不以为然,冷冷地说道:“与我等又有何区别也!”

    “看来,你们这是对贼老天十分不满意呀。”李七夜幽幽一笑,显得轻松自在。

    “所为,同源也。”空间深处的存在响起了冷冷的声音。

    “是吗?”李七夜却不为然,说道:“吃一条鱼和杀死一条鱼,你认为没有区别吗?当然,这个比喻是不适当,但,也是有所相通。”

    空间深处冷冷地说道:“都一样,不论是什么目的,所做之事,又有什么不同。”

    “看来,你对贼老天有着不小的怨气。”李七夜笑了起来,幽幽地说道:“这么说来,你是吃了不少的苦头了。”

    “哼——”空间深处只是一声冷哼而已,再也无话。

    李七夜的笑容就更浓了,过了好一会儿,他这才收起了笑容,神态一正,徐徐地说道:“贼老天,我们不谈也罢,毕竟这已经是老掉牙的话了。谈谈你所说的那个人如何?”“不知。”空间深处的存在一口回绝了李七夜的话而已。

    “看来,你是十分忌惮。”李七夜目光一凝,徐徐地说道:“比不渡海那位如何?”“小孩而已。”空间深处的存在说出这话的时候,那是十分的直接了断,不经任何思索,这说明他心里面有着明确的定位了。

    “有意思。”李七夜抚掌而笑,悠然地说道:“这就是至高,有意思。”

    “若是至高,也是唯一。”空间深处幽幽的声音回荡着:“你此般,也无法相比也。”

    “这样呀。”对于这样的话,李七夜也没有生气,反而是意味深长,思索,徐徐地说道:“世间,无仙耳。”

    “若有仙,便是。”空间深处幽幽的声音在李七夜的脑海回荡着。

    “若真有仙。”李七夜抚掌,也显得郑重,说道:“那我更应该会上一会。不过嘛,世间真有若仙,又焉容得你等伪仙存在!”

    然而,空间深处的存在却没有生气李七夜这话,只是冷冷地说道:“乃是真仙,又焉是你所能揣摩!”

    “是吗?”李七夜露出了更浓的笑容,徐徐地说道:“我有兴趣,可会也。”

    “无人知所踪。”最后,空间深处的存在只说了这么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