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198章斩杀

目录:帝霸| 作者:厌笔萧生| 类别:其他类型

    “蓬——”的一声响起,就在李七夜站在海岩穴的旁边之时,突然之间,巢穴之下了一下子喷涌出黑暗,黑暗遮天盖地向李七夜扑了过来。

    这黑暗瞬间遮天盖地扑了过来之时,速度极快,瞬间把李七夜给包裹住了。

    看仔细之后,才发现,这并不是什么黑暗,而是数之不尽的魔物,每一只魔物看起来如黑暗蝙蝠,它们生长有一颗颗尖利无比的牙齿,翼翅之上生长有无数的倒钩,只需要它们的倒钩轻轻地划过人的喉咙,就会一命呼吸。

    这些黑暗蝙蝠乃是寄生于负累身上,平日里依负累而生,但是,负累一旦需要它们的时候,它们也会拼杀过来,它们都是十分危险的凶物,一旦被它们包围住,就瞬间会被它们可怕的气息给麻痹!

    “滚——”李七夜一声长啸,一拳轰了出去,听到“啵”的一声响起,只见所有的蝙蝠都瞬间被李七夜的一拳轰成了血雾,在李七夜的手中,它们根本就不堪一击。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瞬间,负累巢内喷涌出了无穷无尽的黑影。

    但是,此时,李七夜已经纵身跳入了巨大无比的熔洞之中了,听到“轰”的一声巨响之下,整个熔洞如同炸开一样,所有喷涌而起的黑影瞬间被李七夜恐怖的力量碾得成血雾。

    在这个时候,武祖和云渡始祖他们两个人都站了起来,忙站在海岩穴旁向下观望。

    “轰、轰、轰……”在这一刻,天地摇晃,整个不渡海犹如被掀起来一样,万丈巨浪被高高地掀起。

    “我乃是无上之王,主宰天地……”在这一刻,负累的咆哮声在熔洞之中响起,狂吼咆哮不止。

    但是,它的咆哮声没有说完,就听到“砰”的一声巨响,瞬间被打断了,整个天地又继续摇晃起来。

    一阵天崩地裂的声音响起,在这个时候,熔洞在可怕的战斗力量之下,开始崩塌,无数的巨石开始坠落。

    听到下面传来一阵又一阵的撞击之声,武祖和云渡始祖心头都不由一阵跳动,他们都不由觉得肉痛,当然,他们不是为李七夜担心,他们是觉得,在李七夜如此狠揍之下,负累是多么的悲惨,那一定是被揍得全身骨头崩碎。

    “啊——”最终,熔洞之下传来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声,惨叫声撕裂了云帛,响彻了天空,让人听得都不由毛骨悚然。

    在这个时候,云渡始祖和武祖都不由相视了一眼,他们知道,负累彻底的完蛋了。

    果然,片刻之后,听到“哗啦”的声音响起,乱石纷飞,只见熔洞下面一个人冲天而起,还提着一个巨大无比的头颅。

    听到“砰”的一声响起,负累那巨大无比的头颅被扔在了海中,只见负累那一双又一双巨大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临死的最后一刻它都没有想到自己死得如此的凄厉,简直就是被人打得无还手之力。

    “先生无双。”云渡始祖惊叹一声,说道:“盏茶功夫都不到,负累就已经授首了。”

    “如果不是地下洞太复杂,一招二式就把它解决了。”李七夜笑着了笑。

    武祖和云渡始祖都不由苦笑了一下,武祖来斩负累,都未有多少把握,但是,李七夜却是一招二式就能把它解决,这其中的差距是何等之大。

    “唉,我是要换地方了。”武祖看着负累那死不瞑目的头颅,他不由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说道。

    他本来就是想拿负累这个地方好好磨励自己的,没有想到,现在却被李七夜一下子扫平了,所有的凶物都被找荡得一干二净,现在武祖想找一头凶兽练练手,那都找不到了。

    “足腱快要烤焦了。”李七夜看了武祖一眼,笑着说道。

    “也对,也对。”武祖回过神来,立即把烤熟的足腱取了下来,吹了吹气,一一切割下来。

    “先生再吃一盘如何?”武祖三五下切好,云渡始祖也觉得饿了,也盘坐下来,向李七夜邀请说道。

    “不了,我还饱着,再找个地方热热身也好。”李七夜笑了一下,跨空而去。

    武祖和云渡始祖向李七夜远去的背影鞠了鞠身,当李七夜远去之后,他们两个人这才坐下来,继续吃着腱肉。

    “唉,武兄,我看呀,你是不用找九大怪磨砺了。”云渡始祖吃着腱肉,摇头说道:“先生肯定是拿九大怪热身的,等你赶到的时候,只怕九大怪的地盘都被先生杀得一干二净了,哪里还能给你慢吞吞去修练磨励。”

    “也是对,我本来是想在这里打磨上十年八年,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武祖只好无奈地叹息了一声,说道:“看来,需要换地方了,找个凶险的地方。”

    “还好,不渡海广袤无比,在这个鬼地方,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凶险。”云渡始祖笑着说道。

    “不说,不说,不说也罢。”武祖大快朵颐,嘴里塞满了腱肉,黄金的油脂滴了下来,嘟囔地说道:“真的是好吃,怎么以前我就不知道这腱肉是如此的美味了。”

    “下次我们也去宰一头,再大吃一顿。”此时两位始祖已经成为了吃货了,大快朵颐,在这尸骨如山、鲜血如海的地方,回荡着他们爽朗的笑声。

    李七夜行走于不渡海,涉险地,斩大凶,边走边修行,他在这一路走下来,除了磨砺就是修行。

    可以说,在不渡海的每一日每一夜,他都没有丝毫停下修行与磨励,此时本是大道已成的他,在修练之上,却比任何人都要努力,比任何人都要专注,他一次又一次地打磨着大道,完善着自己的奥义。

    对于李七夜而言,他所打磨的,不仅仅是自己的大道,他是在打磨着整个纪元的修练纲目,所以,他对于大道的每一字每一句,都是真知灼见。

    在李七夜的打磨之下,他的大道,就是整个纪元的无上修练纲目,所以,他对于大道奥妙,演化了一次又一次,那怕是一个细小的法则,他都演化到最极致。

    而且,最后是去芜存菁,去繁化简,把最深奥的大道演化为最简单直白的心法。

    李七夜这样做,就是方便后世之人修练,而且,也更适合让后人夯实基础。

    否则,单单是李七夜自己修练的话,他根本就不需要这样做,一切大道他都了然于胸,一切都是信手拈来而已。

    李七夜的大道,就是整个纲目,所以,李七夜把自己的大道拆分成七道心法,七道修练起来十分简洁的心法,而且,这七道心法,又可以完整无比地合并在一起。

    在李七夜一次又一次的打磨之下,这七道心法,在拆分之后,不仅仅能成为完整的心法,而且它还能推演到任何修练的巅峰极限,甚至是打破极限。

    而当七道心法整合在一起,又是完整无比的心法,就是李七夜的大道。

    李七夜一次又一次打磨着大道的时候,一字一句,都进行了全方面的演化,把所有可能的推演都罗列在了其中,最后才简化作最基本的功法。

    一次又一次推演成功之后,最终,李七夜开始把七道心法封于太初树之中,与太初树为一体。

    这七道心法,李七夜也一一为它们取名:混沌心法、开天心法、封神心法、万物心法……

    虽然这七道心法各有不一,也各有侧重,但是,七道心法没有谁强谁弱之说。

    但是,开创一个全新纪元的修练系统,那是谈何容易,李七夜打磨了七道心法之后,还要对于太初树一次又一次的修练,太初树上的道果结得满满的,每一个道颗都沉甸甸的,十分的饱满。

    李七夜一边前行,一边修练,入险地,斩凶物,可以说,他所过之处,无物可挡,再强大的凶物都死在他的手中,所以,他常常杀得天崩地裂,血流成海。

    当然,这也是不渡海最让人痛快的地方,一旦动起手来,没有任何顾忌,没有什么东西束拘,不需要投鼠忌器,大开杀戒就可以,杀得凶物鬼哭狼嚎。

    这样的感觉,那是十分的痛快淋漓,这也难怪很多始祖们会喜欢这个地方。

    虽然在不渡海有着各种凶险,对比起仙统界来,条件也是十分的艰苦。

    但是,对于始祖们来说,这里却是能让他们放手而来的地方,能让他们痛快淋漓,有一种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鱼跃的感觉。

    “轰——”的一声巨响,鲜血溅射,凶兽那庞然巨大无比的身体倒下了。

    又是一头大怪惨死在李七夜手中,这头凶兽是九大怪之一,这一年又一年来,李七夜斩杀了好几头的九大怪了,杀得这些大怪的地盘是尸骨如山。

    今天,这头大怪也是不能幸免,惨死在李七夜手中。

    李七夜跨过了大怪的巢穴,深入到这片海域的凶险之处,这里乃是飓风疯狂地吼咆着,卷起了亿万丈的旋风,如此恐怖的旋风要撕裂这样的空间。

    而且,在这可怕的风暴之中,有着无数的闪电降下。

    可以说,如此可怕的凶险海域,连大怪都不会在这里久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