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202章传说的仙女

目录:帝霸| 作者:厌笔萧生| 类别:其他类型

    深处极寒之地,到了深处的时候,连空间都被冰封了,可想而知,这是多么可怕的极寒,在这样的极寒之下,任何生灵都难于生存,就算是始祖进入这样的极寒,只怕也都难于维持多久。

    李七夜迈跨步而,穿越了这极寒之地,跨越了这被冰封的空间。

    在这极寒之地的最深处,有着一幕奇景出现在眼前,看到眼前这样的一幕之时,让人为之不由惊叹一声。

    在这极寒之地的最深处,乃是极寒的起源,在那天空之上,一方天水,就是这一方天水,散发出了极寒,把整个海域冰封,把空间都冰封。

    说来也奇怪,这一方天水虽然把这一片海域给冰封住了,把整个空间给冰封了,但是,这一方天水本身却没有被冰封住。

    再仔细一看,在这一方天水之中,竟然有一个女子横躺在那里,这个女子美貌绝伦,堪称之为仙女,用笔墨难于形容她的美丽,当看到这样绝世美女之时,只怕世间会很多人为之惊叹,世间真的有如此美人吗?或许,如此美人,不属于世界,而是属于天上,乃是从天上落于凡尘的仙女。

    这个仙女太过于美丽了,任何人走到这里,只怕都会被她绝无伦比的美貌所吸引住。

    只不过,李七夜的目光不是落在这个美人身上,而是落在一方天水之上,一方天水,虽然没有被可怕的寒气所冰封,但是,一方天水之内却泛起了细小的冰晶,冰晶在一方天水之内沉浮的时候,好像这里面的世界在下起了大雪一样。

    毫无疑问,明眼人一下子就能看得出来,冰封天地的极寒也不是由这一方天水所散发出来的,而是由浸泡在一方天水的绝世女子所散发出来的。

    在这一个时候李七夜的目光落在了绝世美女身上,不过,仅仅是看了一下而已,并没有多去停留。

    当你的目光转移的时候,才会发现,这个绝世美女的腰间系着一根红线,这一根红线一直往下落,垂落于地面。

    但,仔细去看的时候,你会发现这并非是一根红线,因为这看起来一根红线的东西,却有暖流在流淌着,仔细去看,是鲜血。

    所以,这是流淌着的鲜血,并不是红线,鲜血流成了一条红线,系在了另外一个人的身上。

    而另一个人,就是跌坐在一方天水的下方,此时这个人全身都已经被极寒所冰封,看起来如同冰雕一样。

    虽然这个人已经被极寒冰封,但是,依然能看得清他的面目。

    这是一个中年汉子,神武无双,虽然岁月已经在他的脸庞上留下了痕迹,但是,从他脸庞的棱角看得出来,他年轻是绝对是一个绝世无双的美男子。

    虽然他已经不复当年的俊美,但是,岁月让他具备有了成熟的风采,有着另一番无双的魅力。

    此时,李七夜也仅是看了一眼这个被极寒冰封的中年男子而已,目光依然落在了那条如红线一般的鲜血之上。

    当再看仔细,你才发现,如红线一样的鲜血是在流动着,而且,并不是从高往下流,而是从低往上流,也就是说,乃是中年汉子把自己的鲜血流入了天空上仙女的体内,是他的鲜血一直供养着仙女。

    李七夜走近,看了看中年汉子,又看了看天空上的仙女。

    “喀嚓、喀嚓、喀嚓……”一阵崩碎之声响起,就在李七夜走近的时候,化作冰雕的中年汉子他身上的所有寒冰一下子崩碎,冰渣溅飞。

    “尊驾是何方神圣——”这个中年汉子身上的寒冰一下子崩碎,他双目瞬间浮动了绝世光华,犹如一缕时间光芒一样穿透了古今,十分的可怕。

    “过路客而已。”李七夜笑了一下,依然有些兴趣地看着中年汉子和天空上的仙女,摸了摸下巴。

    见到李七夜并没有什么敌意,这个中年汉子是松了一口气,向李七夜抱拳,徐徐地说道:“在下玄嚣,不知道先生如何尊称。”

    玄嚣!如果世间有人听到这个名字,一定会大吃一惊,特别是万统界的世人,听到这个世界,一定会为之震撼。

    玄嚣,就是那个在迷仙殿通过了一百多个殿,最后得到了一口仙棺,开启出一位仙女,最后飞升入仙统界的人。

    在万统界,有很多人认为玄嚣是一个幸运儿,他太过于幸运,才会能如此顺利地通过了一百多个殿,也有人认为玄嚣是绝世无双,才能通过一百多过殿的……

    但是,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的,玄嚣与仙女一同飞升而去,进入了仙统界,也正是因为如此,玄嚣成为了后世无数人心目中的幸运儿。

    毕竟,万古以来,谁人能有玄嚣如此的幸运,竟然能得到一个仙女,而且不费吹灰之力就进入了仙统界,这简直就是太幸运了,简直就是上天的庞儿。

    在后来,关于玄嚣的传说也有很多,种种皆有,有的传说认为,玄嚣与仙女结为夫妻,也有传说认为仙女撇下玄嚣,回到了仙界,而玄嚣为了寻找仙女,进入了不渡海……

    在世间,关于玄嚣的种种传说都有,也有人说他是一位真帝,也有人说了是一位始祖。

    今日,李七夜却在这里遇到了玄嚣,而且还不仅仅只有玄嚣,还有那位传说中的仙女。

    “我知道你是谁。”李七夜报了名号之后,笑了笑,抬头看了看天空上的仙女。

    “这是内子。”见李七夜往天空上望去,玄嚣徐徐地说道:“不知道先生为何而来?”说出这话之时,他神态间有几分警惕。

    “用不着紧张。”李七夜笑了一下而已,轻轻摇了摇头,徐徐地说道:“我并不是为她而来,虽然说,她有着惊人的价值,也有人想得到她。不过,对于我而言,可有可无,再说,我也不夺你所好。”

    “先生大义,玄嚣多谢。”玄嚣鞠首,向李七夜一拜。

    李七夜看着玄嚣身上如红线一般流淌着的鲜血,徐徐地说道:“你要知道,人死了,就活不了。”

    “我知道。”玄嚣当然知道李七夜说的是什么,徐徐地说道:“但,我还是要试试,不论如何,一定要尝试一下。”

    “死而复生,轮回转世,此乃是大忌。”李七夜看着仙女,轻轻摇头,说道。

    “先生也知,我辈修道之人,乃是逆天而行,伐天而战。”玄嚣神态端庄,说道:“我们修士一生中所做逆天之事,还少吗?又何必在乎再多做一二件逆天之事?”

    “她已经死透了,没有什么印记与痕迹。”李七夜笑笑,徐徐地说道:“你的妻子,来历不一般,这个你也应该知道的,此举,苍天不容!天地不容!世间也不容!”

    玄嚣沉默了一下,徐徐地说道:“我知道,但,不管如何的后果,我都会去做。这里是三仙界,这里是不渡海!无需苍天容之,无需天地容之,更无需世间容之,她活着,便可!”

    玄嚣说出这话,掷地有声,铿锵有力。

    “说得也是。”李七夜轻轻点头,难得赞他这席话,看着他身上所流淌的鲜血,徐徐地说道:“她做极阴,你体极阳,乃是万古难得一见的极阳极刚之体,可谓是亘古罕有。不否认,以你极阳真血去滋生她的极阴之血,的确有一定机会活过来。”

    “但,这机率……”李七夜轻轻摇头,叹息一声。

    玄嚣沉默了一下,轻轻点头,说道:“我知道,渺茫无比,亿万分之一,这犹如塑全新的生命!这不是我们应该插手的领域。”

    “是的,生命,赐于生命,苍老天也慎之。”李七夜也郑重地点头。

    “但,我依然要一试,那怕千百万年,那怕是亿万年,一直到我生命尽头,只要有丝毫的机会,我都不会放弃,我一定会把她救活。”说到这里,玄嚣望着天空上的仙女,双目中露出无法言喻的深情。

    “情至此,足矣。”李七夜轻轻点头,认真地说道。

    片刻之后,他郑重地对玄嚣说道:“就算她在亿万分之一的机率之中,活了过来,但,你要知道,真正的她活过来,这机率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此乃是天地不容,或许,这将会不是你所想要的,这将会是一场不好的开端,或者对于你来说,一切都会梦碎。”

    玄嚣沉默,过了许久,他郑重地点头发,说道:“回先生话,我知道,在做之前,我已经知道一切可能,也想过一切的解决之道。但,那怕只有一丝毫的希望,我都会去尝试,不论后果如何!”

    说到这里,他看着自己的妻子,目光久久不再移动。

    “万一,她苏醒过来,她真的变成你所不希望的存在呢?”李七夜淡淡地对玄嚣说道,虽然说得很平淡,但是,十分的认真。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玄嚣的身体颤了一下,虽然动作十分的细微,但是,李七夜依然能看得一清二楚。

    在这个时候,玄嚣不由紧紧地握着自己的拳头,他没有说话,或许,他心里面在挣扎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