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299章都是蠢货

目录:帝霸| 作者:厌笔萧生| 类别:其他类型

    

    三章将过,大殿之中只剩下了弓千月与李七夜,这让很多弟子都心里面不服气。

    弓千月能捱得下来,在所有弟子看来,那是理所当然的,但是,李七夜呢?李七夜一个仅仅拥有铁皮强体的实力,根本就不可能撑得了这么久。

    “这小子,有什么毛病!”战虎看着靠着弓千月睡着的李七夜,他目光都不由瞬间绽放出了寒光。

    他知道,这当然不是编钟的问题了,这也不是乐章的问题,诸位长老与护法亲自主持编钟乐章,这绝对不会出问题的,不然的话,他们也不会撑不住。

    但是,偏偏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李七夜却撑住了,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哼,还不是千月师妹,她是有意庇护他了。”黄宁心里面特别的不爽,特别是看到她和李七夜两个人独自在大殿之中,他心里面更不是滋味了,这使得他不由妒火直冒。

    在黄宁看来,李七夜能撑得了这么久,就是弓千月庇护着他,否则,在这样强大的乐章之下,李七夜早就被震伤了。

    正是因为弓千月如此般地时时刻刻在庇护着李七夜,这更是让黄宁心里面对李七夜咬牙切齿,他恨不得把李七夜碾成肉酱。

    “铛、铛、铛……”编钟之声再一次响起,在最前面的那只巨大的黄钟更是回荡着强劲有力的钟声,这黄钟敲响的时候,犹如叩击在了空间之上,回荡于天地之间,诸多生灵訇伏膜拜,似乎是无上的仙钟,在仙钟声响起的时候,万物生灵都必须朝拜,訇伏。

    “终章,这是终章”听到钟声响起的时候,有年纪大的弟子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不由毛骨悚然:“真的要挑战终章了。”

    一时之间,不知道多少弟子都睁大眼睛看着大殿之内,大家的目光都落在了弓千月的身上。

    终章,一般不用在考核之上,普通的弟子,根本就没有机会去挑战终章。

    事实上,一般的弟子谁愿意去挑战终章呢,对于大家来说,能熬到下章,就可以拿到二十个积分,这就已经足够了。

    就像弓千月一样,她听完了下章的人,她这不仅仅是拿到了二十分,而且还是属于大圆满,她完全可以圆满结束了,但是,她竟然还去挑战终章。

    “第一天才就是第一天才,不愧是我们神玄宗最强大的弟子。”就算那些年纪最大,甚至是已担任要职的弟子,看到这样的一幕,都不由惊叹。

    这些师兄、师姐们,拜入宗门最久,他们不论是在年龄上还是道行上,早早就与其他的弟子拉开了距离,但是,那怕他们中最强的弟子,都不敢去挑战终章,也没有那个资格去挑战终章,毕竟,他们连下章都不能圆满听完。

    弓千月比他们小那么多,拜入宗门的时间要晚很多,现在弓千月竟然挑战终章了,这真的是无法与之相比。

    这使得年纪最大的师兄、师姐们,看到这样的一幕,都不由为之叹服。

    “千月师妹,的确是天赋最高,道心最坚的人。”连南螺峰的大师兄都不由感叹一声,不得不心服口说道:“他日,必能继承大统。”

    这样的话,让不少弟子纷纷相视了一眼,虽然神玄宗的传人还没有确定下来,但是,很多人都已经能猜得到了,除了弓千月之外,未来还有谁能拥有这个资格去继承宗主大位?

    “千月师姐道心坚定无比,又是天赋无双,继承宗主之位,那是理所当然的。”其他弟子也都不由纷纷附和。

    在神玄宗的第三代弟子中,没有哪个弟子不对弓千月服气的,现在就算弓千月真的是被选上了神玄宗的大位继承人,所有的弟子都是没有异议的。

    “我们少爷,也一样道心坚定。”见大家都在赞扬弓千月,刘村有孩子不服气,说了这么一句话。

    刘村的孩子这句话顿时引起了在场不少弟子的哄笑,不少弟子嘲笑地说道:“嘿,道心坚定,如果道心坚定就不会只有铁皮强体的道行了,无非是运气好而已,得到了千月师姐的庇护,否则,他早就走火入魔了。”

    “哼,姓李的有什么道心,如果他都道心坚定,那我就是道心无敌了。”其他弟子都纷纷嘲笑。

    “就凭你,也道心无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冷冷的声音响起。

    大家抬头望去,只见不知道什么时候弓千月已经站在了大殿门口了。

    “千月师姐……千月师妹……”大家都不知道弓千月是什么时候出来的,看到弓千月的时候,大家都不由吓了一跳。

    大家都不由抬头向大殿里面望去,大殿之内,诸位长老、护法依然还在,依然在继续奏着终章,在大殿之中,还有一个人坐在那里李七夜。

    此时虽然弓千月已经出来了,但,李七夜还是睡着在那里,坐在位置上,耷着脑袋,睡得十分的香,好像睡在最柔软的床上一样。

    “这,这,这怎么可能”看着李七夜依然坐在大殿之中,已经是睡着了,在场的所有弟子不由都张大了嘴巴,久久说不出话来。

    在这个时候,大家都都无法用言辞来形容,因为他们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弓千月还是未能听完终章,然而,李七夜睡在那里,却一点都不受影响,这样的事情,任何弟子都觉得是不可能的。

    “这,这,这不会有问题吧。”有弟子看到李七夜一个人听着终章,他们都还不是很相信,都觉得这肯定有什么问题,否则的话,怎么会是这样呢。

    连弓千月这样拥有三昧真火的实力,都不可能捱得过终章,更别谈是仅仅只有铁皮强体的李七夜了。

    “蠢货”弓千月冷冷地看了他们一眼,转身离去,坐在一旁偏僻之处,不理会其他弟子,轻轻地托着下巴,陷入了沉思,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被弓千月骂了这么一句话,顿时让在场的许多弟子老脸火辣辣的,在此之前,一直都是他们在嘲笑李七夜,是他们对李七夜不屑一顾。

    现在却被弓千月骂了一句,就是这仅仅的一句“蠢货”,这顿时让许多弟子羞怒难当,试想一下,被自己喜欢的人如此不屑,这让他们心里面是多么的不好受呢?

    这一切都是李七夜这个废物造成的,一时之间,不知道有多少弟子是迁怒于李七夜,他们的目光狠狠地瞪大殿之中的李七夜盯了过去。

    黄宁也是老脸有些挂不住,因为在此之前,他一直都认为是弓千月在庇护着李七夜,他在李七夜是不屑一顾,在他眼中看来,李七夜只不过是废物而已。

    现在好了,弓千月出来了,李七夜还在里面,弓千月一句“蠢货”,虽然不是针对他,但,他却感觉一记耳光火辣辣地抽在了他的脸上,让他听起来是特别的刺耳。

    弓千月如此地维护着李七夜,这让黄宁顿时是炉火怒起,不由一双眼睛发红,死死地盯着李七夜,心里面有把李七夜大卸八块的冲动。

    “唉,你们还在敲呀。”就在这个时候,大殿中沉睡的李七夜醒过来了,伸了一个懒腰,兴趣缺缺地看了一眼在场的长老、护法。

    “你们这叫考核吗?”李七夜摇了摇头,说道:“这点乐章考核什么道心,小儿把戏而已。”

    “难道你也会乐章不成?”长老都有些尴尬了,被这么一个第三代的弟子如此藐视,让他心里面也有些不爽,带着几分挑衅地看了李七夜。

    “在老家的时候,学过几天的打鼓,来,我敲给你们看,考一下你们。”李七夜笑了一下,走上去。

    “不自量力。”在大殿之外的弟子见李七夜竟然敢大言不惭地要考核一下长老、护法们,他们都不由冷哼了一声。

    “这个姓李的,也未免是太狂妄了吧,听了一曲终章,就自己膨胀了,就凭他那点实力,也敢大言不惭,他有什么资格考核长老、护法。”不少弟子都纷纷斥喝李七夜。

    当然,李七夜根本就不理会这些弟子,从长老手中接过了钟拔,一提起来,就往摆在前面那只巨大黄钟砸了过去。

    “铛、铛、铛……”的一声声巨响被砸出来了,黄钟之声瞬间轰了出来。

    “贼老天兮,轰你娘”李七夜抡起钟拔,大笑起来,如同疯了一样,手中的钟拔狂风暴雨一般砸在黄钟之上,完全没有章法可言,胡敲乱捣一通。

    “太刺耳了”在这黄钟被疯狂敲响的时候,不少弟子都受不了这样的钟声,都纷纷捂住耳朵!

    “砰”的一声巨响,在李七夜胡敲乱捣之下,最后整个黄钟如同炸开了一样,可怕的钟声瞬间冲击向了整个神玄宗。

    “怎么回事”在神玄宗的五大峰之上,宗主平蓑翁,千手菩王、铁鞭妖王……都一下子被这钟声所震动。

    “呜”的一声巨大无比的咆哮瞬间响彻天地,在黄钟被敲得轰鸣之声,竟然响起了黄金巨龙的一声咆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