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331章祖峰之上

目录:帝霸| 作者:厌笔萧生| 类别:其他类型

    李七夜沿着石阶而上,轻松自在,犹如闲庭信步一样。

    “祖峰真的像传说中那样封印吗?拥有着强大无匹的镇压力量吗?”看到李七夜如此轻松,好一会儿之后,有些弟子都心里面有所动摇。

    大家都听说过,祖峰之上的镇压力量,特别的强大,千百万年以来,除了南螺道君之外,再也没有人登上去过了。

    但是,现在李七夜走得特别的轻松,完全是一副闲庭信步的模样,根本就不像是承受着无穷的镇压力量。

    这样的一幕,看在所有弟子眼中,也不能不让人怀疑,毕竟,这实在是太过于奇怪了,也实在是太过于诡异了。

    大家都知道,兵坟这里已经是最极限的地方了,所有人都必须于在这里止步,若是再往上前行,就会受到祖峰力量的绝对镇压,现在,镇压力量似乎在李七夜身上没有发生任何作用。

    正是因为李七夜走得如此的轻松,这不得不让人怀疑。

    “不相信,你自己走走看。”对于有怀疑的弟子,有一位长老冷冷地乜了他一眼。

    被长老这样冷冷地乜了一眼,这位弟子顿时怂了,也没有勇气站出来上去尝试一下。

    不过,在这么多弟子之中,依然有弟子心里面不服气,他们就是不信邪,有一位实力不弱的弟子忍不住说道:“我试试看,说不定镇压力量已经失效了。”说着,走了出来,沿着石阶往上走去。

    “砰——”的一声响起,但是,这个弟子刚迈出兵坟的范围之时,祖峰那无敌的力量毫不留情地镇压在他的身上,一旦迈出了这一条界线,这无敌的力量刚猛无比,这位弟子瞬间被轰飞,鲜血狂喷,重重地摔在地上,一下子昏死过去。

    “还在——”看到这位弟子跨过界之后,瞬间被祖峰的力量镇压,让所有弟子骇然,吓得一大跳,噤若寒蝉,有伸出脚步的弟子,偷偷地收回了自己脚步,脸色发白,幸好自己没有去尝试一下。

    见这个弟子瞬间被镇压,在场的所有弟子都不敢吭声了,至于长老们,他们望着李七夜的背影,久久不语。

    “真他妈邪门。”最后,一位长老这么简单的话说出了在场所有人的心声。

    李七夜身上没有散发出任何无双的力量,也没有什么神光庇护,他就这样闲庭信步一样往上走,好像一个凡人登山一样,平淡无味。

    但,就是这么十分随意地登山而上,镇压力量似乎在李七夜身上没有发挥到任何的效果,这实在是太过于诡异了,这是没有任何道理。

    不要说是普通的弟子了,就算是诸位长老、各大峰主,他们也想不明白,如此神奇的事情,为什么会偏偏发生在李七夜身上。

    在云端上,平蓑翁注视着李七夜的背影,久久不语,他也想不透,这让他心里面留下了很大很大的疑惑,或许,这里面有着无法想象的原因。

    “或者,这就是奇迹之子吧。”有弟子不由嘀咕了一声,轻轻地说道:“只有奇迹之子才能有着这样的奇迹。”

    这样的话,让不知道多少弟子面面相觑,事实上,一开始,神玄宗很多弟子称李七夜为“奇迹之子”,那只不过是一个嘲笑的绰号,但,现在却成为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绰号。

    一切奇迹的事情都发生在李七夜身上,现在看来,他的的确确是名至实归。

    最终,在众目睽睽之下,李七夜慢慢消失在了石阶的尽头,消失在那云雾之中,大家这才收回了目光。

    “好了,考核结束。”当李七夜的背影消失之后,张越也收回了目光,吩咐所有弟子,说道:“都回去吧,到此为止。”

    张越的话响起之时,在场的许多弟子都纷纷回过神来,有弟子欢呼说道:“回去了,好好休息。”

    也有弟子不由垂头丧气,耷着脑袋离开了。

    这一次考核,有人欢喜,有人愁,没有取得好成绩的弟子,那只能是期待下一次考核了。

    最后,弟子都散去,不少护法长老也都纷纷离开了,有一些长老驻足了一会儿,望着祖峰,也不由有所好奇,说道:“这个小子,能不能登上峰顶呢?”

    “就算他能登上,这也没有什么好吃惊了。”另外一位长老不由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说道:“在他身上,还有什么奇迹不能发生?”

    这样的话,让其他的长老也不由苦笑了一下。

    最后,连驻足的长老都散去了,祖峰又恢复了宁静,当然,也有人的目光依然是停留在云锁雾绕的祖峰之上,比如南螺峰上的平蓑翁,千妖峰上的千手菩王。

    “天杀的李七夜……”但,在这一场大考结束之后,有长老哀嚎一声,大叫地说道:“我的棺材本都亏进去了,天杀的,是谁,是谁买了李七夜第一的!”

    这位长老在自己的院子里面忍不住咆哮一声,心里面都不由滴血。

    大考核之前,神玄宗私底下早就有赌局开始了,李七夜的赔率是超级的高,但是,在那个时候,又有谁人会相信李七夜能创造这样的奇迹呢,所以,没有几个人买李七夜。

    甚至有人认为,买李七夜的人那都是傻子。

    而,鲁道魏就是其中的一个傻子,所以,这一次他发财了,当他去兑换自己的筹码之时,那都是心惊肉跳,怕庄家发飙翻脸。

    相比起鲁道魏来,真正发大财的是刘村的孩子们,因为鲁道魏把自己的钱分散来买,每一个赔率都买一点点。

    但是,刘村的孩子们全部都买了李七夜的第一,当刘村的孩子们都去兑换自己的筹码之时,庄家脸都绿了,但是,又不能反悔。

    所以,在当天,在一位长老的院子里,一位长老忍不住咆哮起来,大骂道:“天杀的李七夜,老夫攒积三千年的棺材本,一夜之间就输得精光了,天杀的,天杀的,天杀的……”

    这位在背后主持着赌局的长老,那是输得倾家荡产,在私底下,忍不住咆哮,心里面都滴血不止,一场赌局,他的棺材本都输光了,这让他肠子都悔青了。

    比起这位长老的哀嚎来,刘村的孩子们个个是眉开眼笑,不说李七夜赐给他们的宝物了,单是在这样的一场赌局之中,都足够让这些孩子们在一夜之间从穷小子摇身一变,变成了百万富翁了。

    “妈的,早知道我也买李七夜第一。”当刘村的孩子们个个都变成了大富翁之后,神玄宗之内不知道有多少弟子后悔不已,现在李七夜拿了第一,他们肠子都悔青了。

    如果当时他们真的押一点钱进去,今天他们也发大财了,现在好了,他们是眼睁睁地错过了发财的机会了。

    神玄宗的祖峰之上,没有任何弟子知道上面封印着什么。

    千百万年以来,除了南螺道君之外,再也没有人上去过,所以,对于祖峰之上所封印的东西,历代都有着各各的猜测。

    有的猜测认为,在祖峰之上,封印着一位魔王,这是他们祖师玄武的强敌,最后被祖师封印在了那里;也有弟子认为,在祖峰之上,封印着一件传说中的无上大帝之物,等待着有人缘取得;也有猜测说,在祖峰之上,乃是生长着一株仙药,只是还未生长成熟,所以被封印在那里……

    关于祖峰之上的种种传说都有,但是,都未能得到考证。

    在云锁雾绕之中,李七夜缓缓而上,一阶一阶而起,走得轻松,虽然从兵坟到峰顶,有着很长的距离要走,但是,在李七夜脚下,却显得那么轻松,闲庭信步。

    最终,李七夜登上了峰顶,在峰顶之上,清风徐徐,一阵清凉,对于刚登上山峰的人来说,这徐徐而来的清风,实在是一种享受。

    站在峰顶之上,可以饱满整个神玄宗,张目望去,整个神玄宗都尽收眼底,景色十分的美丽。

    李七夜登上峰顶之后,也仅仅是看了一眼整个神玄宗的美景而已,最后,他的目光落在了峰顶中央。

    在这峰顶之上,并没有大家想象中封印着一个魔王,也没有大家想象中生长着了长生仙药,更是没有什么无上宝物……

    在山峰的中央,有一个水湖,一个不大不小的水湖。

    这说来也奇怪,这里已经是神玄宗最高处了,没有任何水源,但,在这里却偏偏有这么一个水湖,而且这个水湖不枯不满,似乎千百万年以来都保持着这样的状态。

    就是这么一个水湖,不算是神奇之处,也谈不上特别吸引人,如果真有能吸引人目光,就是在水湖中间有一个看起来像祭台一样的东西。

    看着这样的一个水湖,李七夜不由笑了笑,淡淡地说道:“这只老王八,的确是运气不错,竟然找到大脉的入口,难怪他能开宗立派,有这样的大脉蕴养,的确是运气好到爆棚。”

    笑了笑,李七夜目光落在了水湖之中的那个祭台之上,然后他缓缓走了过去,登上了这个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