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347章如意算盘

目录:帝霸| 作者:厌笔萧生| 类别:其他类型

    如此的冲突,这一下子导致了战虎、刘雷龙他们对上了公堂,包括了刘村的孩子们也都被诸位长老、峰主叫来询问。

    刘雷龙对于三真教本就是有芥蒂,心里面对三真教有着排斥,加上他的暴躁脾气,所以,说话就更冲了。

    黄宁和战虎一直苦于没有机会打压李七夜,所以,这一次借着三真教这样的冲突,就好好借题发挥,欲好好打压李七夜。

    黄宁和战虎都不傻,他们看得出来,李七夜现在在神玄宗是众望所归,以后他们想去打压李七夜就更困难了。

    现在,趁着李七夜在神玄宗还没有站稳脚,而且,对于神玄宗和三真教和平协议,神玄宗的上下都是十分重视,不敢有所差池。

    所以,这对于黄宁和战虎来说,是打压李七夜最好的时机,也是最好的一个把柄。

    而黄宁和战虎不去拿弓千月来说事,这除了他们的私心之外,也是一种策略。

    试想一下,如果神玄宗拿李七夜和弓千月都作为重点来培养的话,那么,弓千月的底蕴就更深厚,而且也是得到神玄宗的更多长老所器重。

    如果把李七夜打压下去,或者为了神玄宗和三真教的百年大计,放弃李七夜,那么,这也不是不可能的。

    至少,放弃了李七夜,神玄宗还有一个弓千月,依然是大有可为,这样的一个选择,最小范围的牺牲,对于神玄宗来说,还是可以接受的。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战虎和黄宁借着这个机会,在神玄宗的高层之上,狠狠地参了李七夜一本,甚至给李七夜扣了一个罪名,说李七夜一定是第三方的大教宗门派来的奸细,是想挑撩神玄宗和三真教的关系,促使神玄宗与三真教大战,等两败皆伤的时候,他们好坐收渔公之利。

    所以,趁着这个机会,黄宁和战虎建议严审李七夜。

    对于黄宁和战虎这样的建议,神玄宗的各位峰主和诸位长老,各有各的意见了。

    “李七夜这个人,奸细,不至于,也不可能。”首席长老当然是力挺李七夜了,摇头,说道:“他就是说话不注意分寸而已。”

    “这也不好说。”有妖族长老徐徐地说道:“刚来神玄宗,就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这不是什么好事,这几十年来,神玄宗与三真教相处得好好的,这突然引起突冲,有点诡异了。”

    妖族长老,并非一定认为李七夜是奸细,他们也不一定是这样想的。

    只不过,他们也是借题发挥而已,因为现在在神玄宗,人族乃是蒸蒸日上,第一代有平蓑翁掌执大权,第二代曾有苏旭这样的天才,到了第三代,就是弓千月扛起了大旗,现在又加上李七夜这么一个妖孽邪门的弟子,而且在入门短短时间之内,创下了如此多的奇迹,众望所归。

    这也让神玄宗的妖族高层意识到,再这样下去,在这个时代甚至是下一个时代,人族都有可能牢牢地掌握神玄宗的大权。

    所以,妖族的一些长老,并非是认为一定是要拿李七夜当奸细来查办,但是,如果是敲打一下李七夜,那也是应该的,这也是提升一下妖族在神玄宗的影响力。

    “你们未免太高看自己了吗?如果他都是奸细,世间没有奸细了。”八丈峰峰主承山岳王,当然是力挺李七夜,他冷冷地俯视黄宁和战虎,徐徐地说道:“像他这样的人,需要当奸细吗?”

    “万事,谨慎为妙。”怒虎峰峰主铁鞭妖王,他端坐在那里,人身虎头,威风凛凛,虎虎生威,盼顾之间,有着吞吐山河之势。

    铁鞭妖王整个人散发出了磅礴的兽王气息,他身上隐隐地响直敢虎嗖之声,任何弟子站在他面前,都会感受到很大的压力,甚至会被吓得胆寒,双腿发软。

    铁鞭妖王徐徐地说道:“神玄宗与三真教的协议,乃是成千上万的弟子以鲜血换来的,不能轻易破坏。李七夜一个弟子,是否为奸细,现在下定论还为时过早,太过于鲁莽,不过,神玄宗和三真教的协议,不容任何人破坏,若是有人从中破坏,那就必须肩负起责任。”

    铁鞭妖王这话,至少听起来还是有几分中肯,并没有立即扣了一个帽子给李七夜,但,他也的确是针对了李七夜。

    五大峰主,铁鞭妖王、千手菩王、烈炎狼王,三大王,他们都是代表着妖族,所以,当铁鞭妖王已经发话,在公堂上不少弟子、护法长老都望向了千手菩王。

    因为,千手菩王在神玄宗的妖族中,有着很高很高的威望,甚至是比铁鞭妖王还要高。

    但是,此时此刻,千手菩王含笑不语,不发表意见。

    这就使得一些妖放的护法长老又望向了烈炎狼王,因为作为五大峰主之一,烈炎狼王虽然是实力最低,但是,他说话也是有份量,也能左右神玄宗的一些决策。

    烈炎狼王沉吟了一下,最终徐徐地说道:“我已查过,李七夜并非是什么奸细,这也是不可能的事情,若有这么一个妖孽的弟子,任何一个门派都不可能派他来做奸细……”

    “……而且,真的作为一个奸细,他这个奸细也是太不合格了,你们见过有这么高调的奸细吗?所以,我是不认为他是个奸细,他无非是性格嚣张而已,出言无所忌惮,但,这谈不上是什么罪行。”

    烈炎狼王张越这样的话,顿时让不少妖族的护法长老都不由一怔,连铁鞭妖王、黄宁、战虎都愕了一下。

    大家都知道,最开始的时候,最针对李七夜的人,就是他翠鸟峰的峰主张越,现在却反对这个说法,这实在是让人意外。

    “李七夜是由刘师叔带进门的。”战虎徐徐地说道:“说不定这已经是个共犯,早就是策划好了一切,就算是我们去查,也查不出什么蛛丝马迹来……”?“放你的狗屁——”刘雷龙脾气比较暴躁,在这个时候,他就忍不住了,冷声地说道:“这个核查,是由你负责带队的,没查出什么,是你们自己无能,现在把屎盆子扣在我们的头上!”

    “这么说来,刘师叔真的是与姓李的策划了这一切了……”战虎阴阴一笑。

    战虎就是有意刺激刘雷龙,就是要让刘雷龙暴跳如雷,激怒他,让他口不择言。

    “你——”刘雷龙顿时被气得脸色涨红。

    “好了,子虚乌有的事情,就不要拿到这里说。”平蓑翁徐徐地说道,他的声音并不哄亮,但是,听在所有人耳中,如洪钟一样,充满了权威。

    虽然黄宁和战虎都想把李七夜按上一个奸细的罪名,但是,宗主平蓑翁这样一说,他们也没有办法再提了,除非他们有铁证,否则的话,他们也不敢贸然去挑战平蓑翁的权威!

    “不过,三真教这事,不管不理。”千手菩王在这个时候徐徐地说道:“三真教死了两个堂主,必定会来要一个说法。”

    听到这样的话,在场的护法和长老都望向平蓑翁。

    “诸君有何见解?”平蓑翁看了在场的所有人一眼,徐徐地说道。

    “神玄宗与三真教和平相处,乃是百年大计,该继续。”张越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一位妖族长老说道:“但,三真教死了两位堂主,这该如何解释,该如何平息三真教的怒火?”

    “这事,必需要有一个人出来负责。”铁鞭妖王掷地有声地说道。

    “此事,由刘师叔所起。”黄宁趁这个机会,徐徐地说道:“或许,该由刘师叔出使三真教,向三真教解释这一切……”

    “放屁——”黄杰冷冷地说道:“三真教欺到我们头上,为何是我们要让步!应该三真教给我们一个解释。”

    黄杰在心里面很清楚,因为苏旭之死,刘雷龙一直对三真教有芥蒂,现在让刘雷龙出使三真教,那简直就是让他去送死。

    “此乃是百年大计,不容有私人恩怨。”铁鞭妖王冷冷地说道。

    战虎趁着这机会,说道:“李七夜曾大言不惭,让三真教弟子带话回去,他是在挑衅三真教,羞辱三真教,想让三真教息怒,首先该由李七夜向三真教负薪请罪……”

    “……至于血参之事,三真教息怒之后,双方再谈。我们质问为何三真教在我们疆土之中放肆妄为,让三真教给我们一个交待。”

    战虎这话,听得在场的护法长老都相视一眼,那怕人族的长老,也都觉得战虎这话有道理。

    “此事,我也有责任在身,李七夜上三真教负薪请罪,我愿随行,肩负护行安全之责。”战虎心里面突然有了一个主意。

    “我也愿意前行。”黄宁也立即请愿。

    战虎和黄宁他们两个人一下子心里面空明,若真的把李七夜出使三真教,那么,到时候李七夜死在三真教,那就是再好不过的时机了。

    而且,他们两个人随行的话,就意味着有着大把的机会,到时候,再把三真教身上一推,一切都好办。

    今天广东大暴雨,在外面开会,今天只能一更了,明天恢复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