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卷 第3514章战败

目录:帝霸| 作者:厌笔萧生| 类别:其他类型

    在一阵“轰、轰、轰”的巨响之下,只见金阳巨龙天墙摇拽起来,在天墙之后,五位古祖拼尽了吃奶的力气,所有的血气、力量都滔滔不绝地灌注入了金阳巨龙天墙之中,苦苦地支撑着。

    这样的一幕,所有人都看得呆住了,一时之间都回不过神来。

    在刚刚不久之前,还有不少人担忧若是李七夜击不破这面巨墙,只怕从此之后北西皇会一分为二了,整个北西皇将会被金阳巨龙天墙所隔断了。

    也就是在刚刚,多少人都认为这面金阳巨龙天墙是固巩无比,只怕是没有任何人能把它击破。

    就是这么短短的时间,所有人的想法都还没有捂热呢,所有人都还没有出声讨论一二,李七夜一出手,凌空一指,就已经击得整面金阳巨龙天墙摇摇欲坠。

    这样的反差,让多少人心里面震撼得无法用词语去形容眼前这一切,大家也无法形容如此冲击人心的滋味。

    就算是燃剑天尊他们五位古祖,此时此刻,他们也一样无法用任何词语来形容自己那复杂无比的心情。

    他们倾尽全力,筑构了如此坚固、如此牢不可破的金阳巨龙天墙,但是,在李七夜如此凌空一击之下,竟然随之摇摇欲坠,那怕他们拼尽了全力,都无法挡得住李七夜一指的脉冲震荡,这对于他们而言,太过于震撼了。

    “喀嚓——”在这个时候,摇摇欲坠的金龙巨龙天墙响起了一声碎裂之声,在这个时候,只见金阳巨龙天墙之上,出现了一道又一道的裂缝。

    而且这一道道裂缝随着脉冲的震荡,是越来越多,在短短的时间之内,整堵金阳巨龙天墙都布满了裂缝,犹如被撞裂的瓷瓶一样。

    “只怕是要撑不住了。”看到在一指脉冲的震荡之下,金阳巨龙天墙摇摇欲坠,一下子出现了无数的裂缝,不少人为之惊呼了一声。

    而在这个时候,金阳巨龙天墙后面的燃剑天尊五位古祖,他们拼尽了全力,使尽吃奶的力气苦苦支撑着,在这一刻,他们身体都不由摇晃起来,因为他们把所有的力量、血气注入了金阳巨龙天墙之上,时间一长,他们开始有些气血不继了。

    毕竟,燃剑天尊他们五位古祖已经不是什么年轻人了,他们都是年已古稀的老祖了,不能像年轻人那样血气旺盛,越战越勇,他们时间一长,就是血气竭衰,难以续持更久。

    看到这样的一幕,都让所有人都不由有些同情燃剑天尊他们,他们五位古祖,都是白发苍苍的老人,他们都已经行将就木了。

    如此苍老的年纪,在这一刻还要苦苦地支撑着,使尽了吃奶的力气,十分的狼狈不堪,他们纵横一生,何等的风光,何等的意气风发,何等的神威凌人,他们什么时候有过如此的狼狈。

    但是,此时燃剑天尊他们已经顾不上什么神威慑人,也顾不上什么无双老祖的形象了,因为随着他们的血气不续,开始有些支撑不下去了,他们知道大事不妙了。

    “不好——”时间一长,燃剑天尊他们五位古祖感觉已经挡不住脉冲的震荡冲击了,他们都不由惊呼一声。

    “轰——”的一声巨响,在脉冲的震荡之下,天地摇晃,整个天地如同炸开了一样,随之“砰”的一声崩碎之声传入了所有人的耳中,震得所有人都双耳欲聋。

    在这巨响之下,所有人都看到亘横于天地之间的金阳巨龙天墙一下子崩碎,不论是千百万颗的金阳,还是亿万里的剑墙,又或者数之不尽的龙符……在这刹那之间,都一下子被轰得粉碎,碎片满天溅飞,十分的震撼人心。

    在金阳巨龙天墙被撞击得粉碎之时,燃剑天尊五位古祖也一样挡不住如此可怕的冲击力,他们五个人也瞬间被轰了出去,他们五个被轰飞,鲜血狂喷,如长虹一样掠过碧空。

    最终,听到“砰、砰、砰”的声音不绝于耳,燃剑天尊他们五位古祖被轰飞千里,身体重重地撞在大地上,有人撞断了一座座的山峰,有人把大地撞出一个巨大的深坑,也有人在大地上犁出了一条千里长沟,一时之间,鲜血染红了大地。

    五位古祖联手,瞬间溃败,根本就挡不住李七夜如此震撼人心的一击,顿时使得天地之间的所有空气都犹如凝固了一样。

    所有人都嘴巴张得大大的,久久无法合拢上来,所有人都呆在那里,在这刹那之间,所有人都好像忘记了呼吸,或许是不敢呼吸,整个天地静到了连呼吸声音都没有了。

    此时,天地间安静得可怕,让所有人都感觉自己连动弹的勇气都没有,连呼吸的勇气都没有。

    在这刹那之间,所有人都有一种错觉,不论是诸天众神,还是无上神魔,此时此刻,都应该跪拜在李七夜的脚下。

    在此之前,有人还认为李七夜不是白翦禅的对手,结果是大家有目共睹,所有人都认为李七夜可以与白翦禅相提并论的时候,李七夜却已经轻而易举地击溃了五位古祖。

    五位古祖联手,多少人认为他们必将是无敌,多少人认为他们必将能碾压一切,甚至连李七夜都不例外。

    然而,现在结果就摆在所有人面前了,那怕五位古祖使尽了自己的吃奶力气,最终都不是李七夜的对手,他们那怕是拿出了自己压箱底的本事了,都依然被李七夜轻描淡写地击溃了。

    在场多少修士强者,多少绝世天才,他们平日里自视甚高,但,在五位古祖面前,他们都不由低下高傲的头颅,他们自认为自己穷其一生都无法达到五位古祖这样的境界。

    然而,今日,五位古祖却被李七夜轻而易举地击溃,所以,在这刹那之间,不知道让多少人感到毛骨悚然,如此一对比,多少人感觉自己在李七夜面前是多么的渺小,是多么的微不足道。

    “白翦禅,死得不冤。”过了好一会儿,有大教老祖不由轻轻地说道。

    在此之前,白翦禅战死,多少人都不由觉得惋惜,多少人都觉得白翦禅太可惜了。

    但,现在再回过头去看看,白翦禅战死,那一切都是在意料之中的事情了,在他决定留下来的那一刻起,在他决定与李七夜为敌的那一刻起,他的结局已经注定了。

    在此之前,李七夜就总经说过,要斩他的头颅,挂在祖城的城门。

    在那个时候,多少人斥李七夜不自量力,多少人认为李七夜太过于嚣张,多少人认为李七夜是自寻死路。

    现在再回头去看看,不自量力的不是李七夜,是白翦禅,自寻死路的也不是李七夜,而是阴阳禅门三大门派。

    在此之前,李七夜所说的一切,那都只不过是再普通再正常的实话而已,只不过所有人都是一叶障目,无知浅见,所以才会认为李七夜狂妄无敌,嚣张自大,自寻死路。

    现在看来,恰恰是他们自己狂妄无敌。

    “人,不可貌相呀。”此时,有大教老祖也不由为之刘态黯然,不胜吁嘘,在以前,他们之中,多少人瞧不起李七夜,没把李七夜当作一回事。

    事实上,真正的蝼蚁,不是李七夜,而是他们,他们才是真正的微不足道的蝼蚁而已。

    想到以前的种种,不知道让多少人为之一窒息,这就好像一只蚂蚁在嘲笑大象一般,当醒悟过来的时候,自己与大象一比,显得是多么的渺小,多么的自惭形秽。

    “哗啦——”的声音响起,好一会儿之后,燃剑天尊他们这才从深坑之中、深沟之内一一爬了起来。

    此时燃剑天尊他们哪里还有一开始的高大无上,他们身上血痕斑斑,伤痕累累,当他们从泥土碎石之中爬起来的时候,身上还沾了不少的泥土,在这个时候,他们的模样可谓是十分的狼狈。

    他们纵横一行,什么时候如此狼狈过,但是,此时此刻,他们已经顾不上自己那狼狈无比的形象了。

    他们不约而同地望向了李七夜,看向李七夜的时候,他们五位古祖都不由同时眼瞳收缩,不由打了一个冷颤,心里面都不由有了恐惧。

    在这一刻,他们都明白,他们不是李七夜的对手,他们已经踢到铁板了。

    但是,在这一刻,他们已经没法回头了,因为就算他们想服软,想向李七夜求饶,李七夜也不可能放过他们。

    在这一刻,就算他们转身逃走,也无济于事,只要李七夜出手,他们根本就逃不掉。

    再说,逃得了和尚,也逃不了庙,如果让李七夜追杀到他们的宗门之内,说不定会带来灭顶之灾,让他们的整个宗门成为战场,一下子灰飞烟灭。

    此时,他们唯一的做法就是死战到底,而且必须把战场留在这里。

    在这一刻,燃剑天尊他们五位古祖心里面都不由恐惧,千百万年过去,他们是多少年没有尝过这种恐惧的滋味了,今天让他们再一次尝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