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卷 第3536章又一个古怪的人

目录:帝霸| 作者:厌笔萧生| 类别:其他类型

    废土,分西皇为南北,但,事实上南西皇的疆土之广,那远远超过了北西皇,而且,南西皇的实力,更是在北西皇之上。

    毫不夸张地说,千百万年以来,南西皇乃是人才辈出,不论是实力,还是底蕴,那都远在北西皇之上。

    在南西皇,又不得不提佛陀圣地,它乃是南西皇最强大的传承,也是整个南西皇占地最广的传承,曾有统计,佛陀圣地占地至少是整个南西皇的三分之一以上,甚至有可能更多。

    在佛陀圣地最为鼎盛之时,佛陀圣地更是占据了南西皇三分之二的土地,占地如此广袤的传承,可想而知它是多么的强大,底蕴是多么的雄厚了。

    佛陀圣地,乃是一门四道君的传承,实力十分庞大,强大的地步是让人难于想象,甚至有统计认为,佛陀圣地,有三千佛国、八千教派,单是从这样的一个数据来看,就可想而知佛陀圣地的实力是何等之大了。

    所以,在南西皇有着这么一句话,在南西皇,只要你稍稍不小心,一举足,就有可能是踏入了佛陀圣地的疆土了,这也是形容佛陀圣地之广袤。

    一路前行,没有回头,如闲庭信步一样,再干燥再干渴的气候,也对李七夜构成不了影响,他贯穿了整个废土,最终从废土之中走出来。

    当李七夜从废土之中走出来之后,眼前便是绿绿葱葱的一片,前面的山峦起伏,充满生机的绿色气息扑面而来,让人都忍不住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在漫长日子的干渴废土之中,现在一旦遇到如此充满生机、充满水分的气息扑面而来,让人都忍不住贪婪地狠狠地多呼吸几口这里绿色的空气。

    在这里,就已经踏出了废土,如果再回头一看,就会发现身后那干渴的废土就如炼狱一样,与眼前那绿绿葱葱形成了明显无比的对比。

    当然,迈入了这一片绿绿葱葱的森林之后,也便是踏入了佛陀圣地的疆土,从这里开始,就是归属于佛陀圣地管辖。

    毫不夸张地说,在南西皇,佛陀圣地的土地乃是贯穿了南北,幅度极为辽广。

    李七夜看了看前面,认准了方向,往南而行,在他眼中看来,没有什么佛陀圣地,也没有什么三千佛国,八千教派,在李七夜的眼中,只有脚下的路而已。

    当李七夜走出了这个绿气葱葱的森林之后,一条道路出现在了他的眼前,一条笔直的官道,似乎可以直通佛陀圣地的都城。

    在这官道旁边,停着一辆马车,马车不显华贵,取木普通,整辆马车是扎实耐用。

    拉车的是一匹老马,此时此刻,这么一匹老马在官道旁啃着嫩草,时有时无地嚼咀着,显得特别的悠闲,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一样。

    赶车的位置之上,坐着一个老人,这个老人身上的衣裳虽然不华丽,但是,显得讲究,一看就知道是精细的针线,剪裁也是十分的得体,甚至可以说是恰到好处,这绝对是出于大师之手。

    老人靠着车扉而眠,闭目养神,怀抱着赶马长鞭,他那安详的模样,似乎也是在等着什么样的人一样。

    整个天地一片安静,除了老马嚼咀的声音之外,偶尔也就只有远处传来的鸟啼兽吼之声了,整个场面给人一种枯藤老树昏鸦的意境,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安宁。

    但是,这里虽然有官道直通远处,这里已经是地处偏僻了,再后乃是森林,再也没有去路,在这样的地方,却停着一辆马车,似乎又显得那么的突兀一般。

    当李七夜走近的时候,靠在马车上闭目养神的老人一下子睁开了双眼,他不由多看了李七夜一眼。

    这个老人,长相非同一般,一看便知道并非是干粗活的人,神态虽然收敛,但,隐隐依然能给人一种不怒而威之势,似乎,他就是长久居于高位,一举一止之间,都有着浑然天成的威严。

    但是,就这么一个人,此时一身车夫的装扮,这样的情况出现在他的身上,却又是那么的自然,并不显得突兀,似乎,他天生下来就可以干这等粗活的人。

    老人看了李七夜一眼,不甚在意,但,下一刻,他的目光一下子落在了李七夜手指上的那只破铜戒指上了,一看到李七夜手指上的这只破铜戒指,他目光不由跳动了一下。

    “客人,要坐车吗?”老人立即伸直了腰板,向李七夜打招呼,语气之间显得热切。

    李七夜不由淡淡地笑了一下,悠闲地说道:“坐——”说着,神态似笑非笑。

    老人一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立即张罗起来,拉老马,套马缰,动作十分的娴熟,似乎是老手。

    这样的一幕,看起来有些不可思议,但,又是那么的自然,因为这老人不像是一个马夫,但是,他做起这些粗活来,却又是那么的得心应手,似乎这样的事情,他不知道做了多少个千百万遍。

    “客人要往哪里——”老人在套着马缰之时,向李七夜搭话。

    李七夜负手而立,远眺南方,神态自然,只是淡淡地笑着说道:“不急,不急,慢慢来,慢慢来。”

    李七夜这样一说,老人的动作也慢了下来,套马缰的动作也是慢理斯条,似乎也一点都不着急了,每一个动作,都好像一下子变得十分讲究了。

    就这样,李七夜远眺南方,而老人套着缰绳,时间好像不会流动一样,在这刹那之间,又似乎过了千百万年。

    在这个过程中,李七夜没有动,一动都不动,而老人动作却是那么的轻缓,似乎,他的每一个动作,都似乎恰到好处,不会发出丝毫的声音,这好像他怕惊扰到了李七夜一样。

    这样奇妙的时光,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最后,老人轻轻地拍了一下老马,老脸带笑,对李七夜说道:“客人,马已套好,随时可以出发了。”

    李七夜转身,笑了一下,登上马车,动作一气呵成,行云流水,十分的自在,然后老神在在地坐在了马车之上了。

    在整个过程之中,李七夜也没有去多看老人一眼,而老人也稳稳当当地坐在了马夫的位置之上,他摆了摆手中的赶马鞭,拉了拉帽檐,一切的动作都是那么的标准,似乎他就是在这一行干了很久很久的老马夫。

    “客人,要去哪里?”老人问了一声,他说话十分有节奏。

    “南行——”李七夜淡淡地说道:“路到尽头。”

    这样的目的地,听起来十分的玄乎,让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但是,老人竟然也没有多问,应了一声,说道:”好嘞,南行。客人,你坐稳了。”说着,吆喝了一声。

    听到“啪”的一声响起,马鞭轻轻抽在了老马背上。一鞭抽下,不需要多余地动作,老马低声嘶叫了一声,拉着马车便前行。

    老马拉车,速度谈不上快,但也不慢,整个过程,却是十分的平稳,没有丝毫的颠簸,十分的舒服,甚至让人觉得,这是在腾云驾雾一般。

    坐在马车之上,李七夜就这样睡着了,神态十分的自然,而且一点担心都没有。

    反而,在马车前行之时,赶马车的老人反而是忍不住回头多看李七夜几眼。

    李七夜的的确确是睡着了,而且没有丝毫的防备,似乎也没有什么好值得去防备的一样。

    就是这个模样,让老人都不由有些疑惑,眼中升起了一些疑云。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李七夜依然能睡得如此熟死,十分自在,没有丝毫的防备。

    这样的人,要么是刚出茅庐、不知天高地厚而且还是粗枝大叶的毛头小伙子,要么就是真正的了不得之人,根本就不需要任何的防备。

    老人双目中有着疑惑,但,他没有出声,最后,不免多看了一眼李七夜手指上戴着的那只破铜戒指。

    再看这只破铜戒指,老人的目光又忍不住跳动了一下。

    这么一只破铜戒指,若是别人,或许不会多看一眼,甚至会觉得这么一只破铜戒指根本就没有什么值得人去注意的。

    然而,这个老人却偏偏忍不住去看这只破铜戒指,若不是心里面有所顾忌,他都想摘下来好好看一看,他想看一看这只破铜戒指是真是假。

    不过,心里面的理性压抑住了他心里面这样的冲动,这也让他心里面有了更多的疑惑,当然,这些疑惑,他没有说出口,也没有向李七夜去询问。

    最终,老人转过头去,不再去多想,全神贯住,认真去赶着马车前行,这才是他的职责,这才是他现在应该做的事情。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在马车中睡着的李七夜这才悠悠地醒了过来,淡淡地说道:“快到了没有?”?“回客人的话,还没有,也差不多了。”老人含笑地回答李七夜的话。

    李七夜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笑了笑,说道:“在出发的时候,还有人跟我说,路上豺狼多,要小心点呢。”

    “豺狼?”老人笑着摇头,说道:“这里乃是佛陀圣地,晴空朗朗,哪里来豺狼,总算是有豺狼,只怕也都皈依佛家,念经颂佛了。”

    今天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