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627章赤晓月

目录:帝霸| 作者:厌笔萧生| 类别:其他类型

    听说李七夜要去如意坊,杨玲也要跟着去,她对李七夜说道:“本部的如意坊,是南西皇最大的如意坊了,可以说,三天三夜都逛不完。那里我去过不少,道路熟悉,给少爷带路。”

    李七夜也答应了,让老奴和凡白留在云泥学院,简装便出发了。

    一见能跟李七夜一同去如意坊,杨玲也是喜滋滋的,早早就收拾好,等待着李七夜了。

    他们两个人离开云泥学院,刚入山,还没有走远,身后便有一辆马车驶过来,缓缓停在了李七夜他们两个人身旁,听到“吱”的一声响起,马车门打开了。

    马车门内,露出了一个女子,这个女子美丽动人,让任何人看得都不由为之眼前一亮。

    这个女子,有一个特别明显的特征,她的额上有半月,这么一个独特的印记,现在在她美丽的容颜之上,却不损她容颜丝毫,反而添增了几分的韵味。

    女子黛眉轻描,明眸皓齿,容颜美丽,瓜子脸儿,添增了几分古典的气质,十分的耐看,让人仔细去看,都不觉得会厌倦。

    眼前这个女子的美丽,并非是一眼看去,让人惊艳的美丽,她的美丽很匀称,不论是你从哪一个角度去看,都让人觉得美丽,而且十分的耐看,给人一种百看不厌的感觉。

    女子穿着一身素衣,浅黄,典雅,又不失活泼,胸前点缀着几颗细小的宝石,看起来充满了活泼的气息,给人一种灵性,又不失贵气,十分的奇妙。

    女子举止之间,气质雅致,但,又给人一种亲切感,不会给人高高在上或者疏离的感觉。

    这就好像是这个女子金枝玉叶,却又偏偏给人一种邻家大姐姐的感觉,这样的感觉,让人亲切,又让人觉得舒服。

    她整个人的气质,给人一种内敛低调而又不失高贵的感觉,十分的微妙。

    这个女子,周身有着一股淡淡的紫气萦绕,这样的紫气,并非是后天修练而成,也不是因为修练什么功法而成,而是天生的,这样浑然天成的紫气萦绕着周身,也让她给了人一种三分的神秘之感。

    “李公子和玲郡主要上哪里去呢?”女子开口,声音悦耳,如黄鹂之音,说道:“要不要捎两位一程呢?”?“是晓月师姐,我们是去本部的如意坊。”看到这个女子,杨玲都不由眼前一亮,惊喜。

    “我也正好去本部的如意坊,一同乘坐如何?”女子露出笑容,如梅花绽放一样,含蓄又不由美丽。

    “少爷,好不好?”杨玲忙是望着李七夜,向李七夜征求意见。

    云泥学院离佛帝原本部还有着很长的一段距离,真的要以步行的话,就算速度很快,那也是需要一段时间。

    “那就坐吧。”李七夜笑了笑,仔仔细细看了这个女子一番。

    李七夜的目光仔细看这个女子一番,既是十分的随意,也是十分的放肆,没有丝毫的顾忌,把女子里里外外都打量了一番。

    女子也是落落大方,任由李七夜打量,也不生气,有着十分宽阔的胸襟。

    登上马车之后,关上车马,马车继续前行。

    虽然,在外面看起来是仅仅是一辆马车,但是,马车之内,自成天地,自有空间,车厢之内,乃是一座宫殿,这样的一辆马车,可谓是一座移动的行宫。

    “晓月师姐的出行,真的非同一般呀。”杨玲打量了一番个宫殿,不由惊叹一声,她是金杵王朝的郡主了,但是,也没有这样的移动行宫。

    “这都是家中长辈所留。”这个女子含笑,说道:“我来云泥学院求学,路途比较遥远,所以家中长辈借我使用。”

    拥有这样的移动行宫,这个女子出身非同小可,但是,话语之间,却没有丝毫的傲气,说话也让人听得舒服。

    在宫殿中央,摆着一张大师椅,李七夜大马金刀,舒舒服服地躺下了,神态悠闲。

    这本是女子平时休憩所躺卧的椅子,不过,李七夜坐在那里,她也没有生气。

    “少爷,这位是我们云泥学院的师姐,晓月师姐可是我们云泥五杰之一。”杨玲怕李七夜不认识女子,忙是为李七夜介绍。

    “女子赤晓月,李公子的大名如雷贯耳,虽是素未谋面,但,久仰李公子大名。”女子赤晓月向李七夜轻轻鞠身。

    赤晓月,云泥五杰之一,与冷眸电剑他们齐名,外号“纤手玲珑塔”,不过,她也是云泥五杰中最为低调的人。

    同时,她也是云泥五杰中唯一不是出身于佛陀圣地的学生,她来自一个古老的世家——赤家。

    赤家在正一教的另一端,远离佛陀圣地,亿万里之遥,凡人一辈子都不可能抵达,所以,她才会说,来云泥学院求学,路途遥远。

    “叫少爷。”李七夜笑了笑,吩咐地说道。

    杨玲只是耸了耸肩,她已经习惯了李七夜的风格了。

    赤晓月怔了一下,但,她也没有抵抗,也没有反感,轻轻鞠身,说道:“恭敬不如从命,晓月向少爷问候。”

    “你倒比什么冷眸电剑之流的聪明多了。”李七夜笑了笑,点头,随意说道:“你也比他们强多了。”

    “少爷过奖了,晓月受之有愧。”赤晓月忙是鞠身,十分谦逊。

    “赤家的子弟?”李七夜再看了赤晓月一眼,不由笑了一下。

    “是的。”赤晓月也不由惊讶,说道:“少爷也知道我们赤家?”

    这也不怪赤晓月惊讶,因为她听说,李七夜是在万兽山长大的,和外界接触应该不多,更何况,他们赤家远离佛陀圣地,在正一教另一端,声名并不显。

    “听过。”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说道:“至少在记载上看过。”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感慨地说道:“时间,过得真快呀,人事皆非。”

    这话说完,他露出一种很独特的神态,又若有所思。

    “少爷,晓月师姐的赤家,可曾是出过道君的。”杨玲怕李七夜不知道,轻轻地说了一声。

    “道君之号,先祖曾言,不敢受之。”赤晓月不由轻轻叹息一声,说道:“当年不祥,先祖早早离去,远不如历代道君。”

    “话是这样说,但是,晓月师姐的祖先,的的确确是成了道君。”杨玲忙是说道:“只是发生不祥而已。”

    赤家的确是出过道君,而且,赤家出道君的时代,佛陀圣地还没有建立。

    只不过,赤家的赤月道君却十分的不幸,他刚成就道君,却死于生命禁区的不祥,这对于赤家来说,那是十分惨痛的事情。

    可以说,自从万道时代很少发生过道君死于不祥的事情了,但是,赤月道君却如此的不幸,偏偏死于不祥。

    在荒乱时期,的确是有不少道君惨死于不祥,但是,在荒乱之时,经历了一代又一代无敌的道君征战,买鸭蛋道君、苍祖、空间龙帝、石祖、剑后……一代又一代无敌道君的征战生命禁区,最终平定了八荒,从此之后,越来越少道君会惨死于不祥。

    而生于万道时代的赤月道君,可谓是很小很小的机率会死于不祥了,但是,却偏偏死于不祥,这的确是一件悲痛的事情。

    对于杨玲的话,赤晓月笑笑,也没有说什么,神态从容。

    “你的血统很纯。”在这个时候,李七夜冒出了一句话,说道:“拥有一半纯正的纯血族的血统、一半纯正的半月血族的血统,两种血统出现在你体内,依然如此的纯正,的确是十分难得的事情。”

    “少爷竟然知道这个。”李七夜一口道破,顿时让赤晓月大吃一惊。

    她的血统虽然谈不上什么天大的秘密,但是,她极少和外人说过,而且他们赤家一直以来都很低调,很少与外人往来交流,除了他们赤家之外,外人极少人知道她拥有两大血族纯血的事情,但是,从素未谋面的李七夜,却一口道破。

    “知道。”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说道:“半月血族、纯血族……多么久远的事情了。”说到这里,他都恍神了一下。

    因为一些事情太遥远了,他都快忘记了。

    “少爷对赤家这么了解?”杨玲也十分惊讶。

    因为赤家一直以来都很低调,虽然她也知道赤晓月是来自于赤家,但,她对赤家知道的寥寥无几,只知道一些流传比较广的事情,比如说,赤家曾出过道君,却死于不祥。

    “多看书。”李七夜看了杨玲一眼,似笑非笑。

    “真的吗?”对于李七夜这样的话,杨玲就将信将疑了,她就不相信这些东西会有记载。

    事实上,连赤晓月也都将信将疑,因为李七夜一眼看出她的血统,这是从书上不可能学习到的,但是,李七夜偏偏却就知道。

    “那关于一个赤家传播最广的故事,一个美谈,少爷知不知道?”杨玲就不相信了,想考一下李七夜,眨了眨眼睛。

    “什么故事?”李七夜笑了一下,看着杨玲。

    “少爷不知道吧。”杨玲不由高兴地一笑,说道:“这可是我们修士界的一大美谈,让后世无数人羡慕。”

    今天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