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632章砍柴刀

目录:帝霸| 作者:厌笔萧生| 类别:其他类型

    “这把柴刀呀。”李七夜看了砍柴刀,笑了一下,随意地说道:“手上缺把砍柴刀,有人就送上来了。”

    “呃”金杵王朝的太子神态不由干噎了一下,干笑地说道:“这,这不是砍柴刀。”

    此时,金杵王朝都不由怎么样来形容自己的心情才好,这可不是什么砍柴刀呀,这把刀,对于他们金杵王朝来说,那是意义非同小可。

    “哦。”李七夜随便说道:“拿来砍柴的刀,不是砍柴刀是什么?”

    金杵王朝的太子,一时之间都无语了,都不知道该如何择辞才好,李七夜这话说得也是在理,拿来砍柴的刀,不是砍柴刀那是什么刀?

    “殿下,这是什么刀?”在一旁一直观看杨玲,在这个时候,忍不住轻轻问道。

    “这是我们金杵王朝的祖刀。”金杵王朝的太子顿了一下,最后只好说道:“也是我们金杵王朝的金刀。”

    “金杵王朝的祖刀”杨玲不由失声大叫,反应过来,忙是捂着自己的嘴巴,一双秀目不由睁得大大的,看着这把被李七夜拿来做砍柴的神刀。

    杨玲虽然不知道金杵王朝的祖刀是意味着什么,但是,能被金杵王朝列为祖刀,那一定是十分了不得,但是,李七夜却偏偏拿来砍柴。

    “这把祖刀,有什么用呢?”好一会儿,杨玲回过神来之后,不由轻轻地说道。

    “这把刀,对于金杵王朝来说,意义非同小可。”金杵王朝的太子凝望着这把神刀,徐徐地说道:“这把神刀,乃是我们金杵王朝建朝祖先留下的,对于我们金杵王朝的历代子孙而言,它是代表着金杵王朝的权柄之一。”

    “这把神刀,在金杵王朝有两个作用。”说到这里,金杵王朝太子顿了顿,说道:“一,若是谁掌这把神刀,在金杵王朝,上可斩皇亲国戚、文武百官;下可斩百姓宵小;二,执这把金刀,也能成为金杵王朝的附马,成为金杵王朝真正的金刀附马,可以选择任何一个金杵王朝的公主为妻,而且,能列入皇室。”

    说到这里,金杵王朝的太子不由看着李七夜。

    “可以成为金杵王朝的金刀附马?可以挑选任何一位公主为妻?”听到这样的话,杨玲不由秀目睁得大大的。

    金杵王朝的公主,那可是金枝玉叶的存在,在金杵王朝,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娶得公主,从此飞腾黄达呢。

    而掌执这把金杵王朝的金刀,竟然是可以随便挑金杵王朝的任何一位公主为妻,那是多么美煞人的事情,单是听到这样的一个好处,只怕都不知道让多少男人都不由口水直流。

    ”的确是如此。“金杵王朝的太子神态端庄,徐徐地说道:“这不仅是可以成为驸马,而且还是能列入皇室,依然可以掌执金刀,上斩皇亲国戚,下斩百姓宵小。”

    “权力这么大的驸马呀。”杨玲喃喃地说道,不由望着李七夜。

    试想一下,金杵王朝,千百万年以来,历代有多少公主?又曾有过多少的驸马,但是,又有哪几个人驸马能列入皇室的?

    毕竟,列入皇室,那就意味着从此之后成为皇室的子孙,可不是外姓的驸马所能相比的。

    更别说,掌执此金刀,不可以上斩皇亲国戚、下斩百姓宵小,这样的权力未免也太大了吧,那简直就是要能与皇上并肩一样了。

    “少爷,那,那你这岂不是发达了。”杨玲回过神来之后,不由惊喜地说道。

    但是,李七夜仅仅是笑了一下而已,不管这把金杵王朝的金刀有多么的了不起,不管这把金刀有多么大的权势,他一点都不意外,也不惊喜,在他眼中,那依然只不过是一把砍柴刀而已。

    “在我们金杵王朝的历代记载之中,这把祖刀出现的次数少之又少,千百万年以来,能掌此刀的人,更是寥寥无几,更别说是金刀驸马了。那怕是我们皇室,见过此刀的人,除了老祖宗他们之外,后人更是没有见过……”

    说到这里,金杵王朝的太子神态端庄,望着李七夜,徐徐地说道:“李道兄能获得此刀,乃是与我们金杵王朝有缘,未来,我们金杵王朝的大门,一定会为道兄敝开……”

    杨玲也不由有些激动地望着李七夜,为李七夜而高兴,要知道,如果李七夜踏入了金杵王朝的大门,那就意味着,从此之后,李七夜在金杵王朝就是大权在握。

    “这只是一把砍柴刀而已。”李七夜笑了笑,轻轻挥手,打断了金杵王朝太子的话,淡淡地说道:“一把砍柴刀,哪来那么多的东西呢。”

    金杵王朝的太子不由苦笑了一下,都不由有些古怪地看了看李七夜。换作是任何人,知道这把金刀的权势,那一定会兴奋得不得了,毕竟,一刀在握,那就意味着从此之后在金杵王朝是权势滔天。

    但是,李七夜根本就不当作一回事,把它拿来砍柴,当作一把砍柴刀,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如果让皇室的子孙知道这件事情,只怕不少皇室的人气得跳脚。

    不过,金杵王朝的太子心里面也清楚,这把金刀,很少出现过,既然这把金刀出现了,那就说明是他们皇室有老祖宗把这把金刀放出来。

    既然他们金杵王朝的某一位老祖宗把这把金刀给了李七夜,那就一定有他的深意。

    “祖刀还给道兄,道兄有暇,一定来皇室走走,来佛帝本部逛逛,我一定会为李兄带路,为李兄熟悉一下佛帝本部的环境。”金杵王朝太子把金刀还给了李七夜,神态显得端重。

    李七夜却没把这把刀当作一回事,随便就另在了腰间,就如他所说的那样,那只不过是一把砍柴刀而已。

    “李兄来皇室走走,我也好为李兄介绍一下。”金杵王朝的太子还是很热情地邀请李七夜来皇室作客。

    “殿下是要为少爷介绍公主认识一下吗?”杨玲也不由凑热闹,忍不住眨了眨眼睛,笑嘻嘻地说道。

    “这个,当然可以。”金杵王朝的太子不由干笑一声,望着李七夜,徐徐地说道:“如果李兄有意思,我一定会把皇妹介绍给李兄认识一下。”

    “会有机会的。”李七夜喝着茶,慢忽悠悠地说道。

    金杵王朝的太子看了看李七夜,他在心里面也都不由十分奇怪,为什么他们金杵王朝的某位老祖宗,会选择上李七夜呢,他也说不出任何道理来,他也觉得自己看不透李七夜了。

    就在这个时候,楼上有一个人走了下来。

    当这个人一走下来的时候,引起不小的动静,这是一个青年,是一个十分神俊的青年,这个青年身材修长壮实,整个人腾起紫气,身影摇晃,似乎神魂分离一般,这个青年穿着一身紫衣,更是给人一种浑然天成的感觉。

    青年神态冷峻,谈不上高傲,但,也不是什么平易近人的人,那怕他不需要散发出什么惊人的气息,但,他往那里一站,就已经给人一种贵胄天成的感觉,似乎,他天生就是神子,天生就是拥有着高贵的血统,让人会觉得自己高攀不起。

    如此一个青年,无疑是高贵皇胄,任何人看他一眼,心里面都会有几分的敬意,不敢在他面前放肆。

    而且,这个青年不论是往哪里一站,都好像是一座紫山屹立在那里,那怕是他人影摇动,给人一种神魂分离的感觉,但,他站在那里,却没有任何人可以撼动得了他。

    “神影圣子”一看到这个青年走下来,在斋阁之中的许多食客都一下子认出他来了,一时之间,不知道有多少人一下子站了起来,纷纷向这个青年打招呼。

    “是神影圣子”看到这个青年,杨玲也不由吃惊地说道。

    金杵王朝的太子也一下子站了起来,意外地看着神影圣子。

    在这个时候,很多食客都向神影圣子打招呼,而神影圣子仅仅是点点头而已。

    神影圣子,当今佛陀圣地赫赫有名的四大天才之一,与云泥学院的独孤岚、天龙寺的金蝉佛子齐名。

    也是四大宗师之一八劫血王的亲传弟子,现在他出现在这里,又怎么不让人吃惊呢。

    金杵王朝的太子向李七夜告罪一声,然后忙是向离开的神影圣子追了过去。

    “圣子也来了。”金杵王朝的太子追过去之后,忙是打招呼。

    而神影圣子轻轻鞠身,说道:“殿下”

    “圣子客气了,客气了。”金杵王朝的太子忙是扶住他。

    虽然说金杵王朝的太子亲临,但是,神影圣子也是神态自若,招呼之后,便下楼离去,而金杵王朝的太子相伴而行,陪同神影圣子离开。

    对于这一幕,李七夜都没有多看一眼,仅仅是慢悠悠地喝着茶而已。

    好一会儿,杨玲回过神来,瞅着李七夜,说道:“少爷,难道你真的不想入金杵王朝?”

    “为什么要入金杵王朝?”李七夜喝了一口茶,毫不在意,慢悠悠地说道。

    今天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