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652章因为我帅

目录:帝霸| 作者:厌笔萧生| 类别:其他类型

    “那就开始吧。”李七作笑了一下,对二公主和飞马银枪淡淡地说道:“你们先试,以免得说我欺负你们。”

    二公主和飞马银枪都脸色不好看,他们都不由冷哼了一声。

    最后,二公主和飞马银枪两个人上前,不约和尚合什,笑嘻嘻,宣了一个佛号:“我佛慈悲,欢迎两位老爷来尝试,一个八十,两人一百六十,两位是各自付呢,还是……”?不约和尚话还没有说完,飞马银枪就甩了一个乾坤袋给他,说道:“剩下的,赏你了。”

    “善哉,善哉,和尚谢过大老爷,愿两位大老爷旗开得胜,马到功成。”不约和尚喜滋滋地收下了乾坤袋,还为飞马银枪和二公主送上了祝福。

    不得不说,不约和尚,乃是十分有意思的人。

    以身份而论,以实力而论,不约和尚绝对可以比肩于四大宗师,要知道,四大宗师之一的般若圣僧,还是他的师弟,当年不论是佛法还是天赋,般若圣僧都不如不约和尚。

    试想一下,四大宗师这样的存在,随便一位站在这里,在场的任何人只怕都会恭恭敬敬,都不敢有丝毫的放肆。

    不说四大宗师这样的存在了,就如飞马银枪张云之的长辈了,他也不敢甩一袋乾坤袋给他,傲然地说,剩下的赏你了。

    而作为如同四大宗师这般强大的存在,张云之这么一点小钱,他们也不会放在眼里,对于他们来说,那简直就是九牛一毛的事情。

    然而,这些不可能的事情,偏偏在不约和尚身上发生了。

    在往往很多时候,大家都把不约和尚的身份给遗忘了,在平日里,大家都没有在意他是可以比肩四大宗师的存在,也没有多少人在意到他是如意坊的总掌柜。

    更多的时候,大家对于不约和尚的印象,就是一个花和尚,一个生意人。

    这就是不约和尚,或许,这就是他才最高明的地方。

    张云之和二公主走入了广场,虽然,在他们之前,不知道有多少人失败了,其中不乏绝大的大教老祖。

    但是,每一个人都对自己有几分侥幸,那怕张云之和二公主都觉得不可能了,他们心里面还是抱着一分的侥幸。

    他们都希望自己能从黄金泉中捞出宝物来,希望自己能推开木门。

    在场的很多人也都看着张云之和二公主,虽然大家也都知道,张云之和二公主他们能不能成功,都不重要,毕竟这一场赌局的真正主角是李七夜,李七夜能不能成功,那才是关键,而张云之和二公主他们两个人能不能成功,并不影响这一场赌局,他们只不过是走过场而已。

    尽管是如此,张云之和二公主的一举一动依然吸引着所有人的注意,

    大手伸入了黄金泉之中,张云之和二公主他们伸手进去,如大家所说一样,他们都摸不到底,下面完全是深不见底。

    张云之和二公主相视了一眼,他们同时施展的神通,手掌无限地伸长,但是,不管他们如何地无限伸长,那怕他们的手掌可以拿日月摘星辰,但,黄金泉下面依然是空荡荡的,依然是深不见底,根本就摸不到什么。

    张云之和二公主使尽了全力,依然是一无所谓,最后,他们只收手,悻悻地站了起来。

    “看来,是没有人能例外了。”盾到张云之和二公主他们两个人都是两手空空,大家也不意外,毕竟,在他们之前,所有人都失败了,现在他们两个人失败,这也没有什么好惊讶的,他们又不是天赋最高的人,也不是实力最强大的存在。

    最终,张云之和二公主站在了木屋之前,看着眼前这单薄无比的木门,看起来破旧而又薄薄的木门,那简直就是一脚就能把它踹开。

    如果在此之前,不是有人说过,这座木屋被无上至尊禁封过,这都让人难于相信,毕竟,一看这木门如此单薄,谁能想象,它能挡住所有的攻击。

    那怕他们已经知道在此之前,所有人都失败了,但是,张云之和二公主他们心里面依然有些不信邪,他们也忍不住想尝试一下。

    在这个时候,只见张云之和二公主他们两个人相视了一眼,听到“铛”的一声响起,张云之已经银枪在握。

    银枪镏金,有龙盘踞,道纹转运,充斥着强大的力量,龙首衔刃,枪尖锋利无比,谁都能看得出来,张云之手中的银枪乃是一把强大的兵器,这也是他们张家十分有名的战枪,威力很大。

    在“铛”的一声枪鸣之中,张云之身上的铠甲散发出银光,听到“吼”的一声龙吟,只见盘踞在枪柄上的银龙犹如复活一般,只衔的寒刃瞬间闪烁着可怕的银光。

    “起——”在这个时候,二公主也娇叱一声,只见她一捏真诀,听到“啾”的一声凤啼,在这瞬间,“蓬”的一声响起,只见二公主全身好喷涌出了大道真火,在大道真火之中,缓缓升起了凤凰的图腾。

    “破——”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张云之出手了,手中的银枪如闪电一般击出。

    而与此同时,二公主娇叱一声,素手一封,听到“轰”的一声巨响,她那高高扬起的大道真火瞬间封附在了张云之的身上,一下子使得张云之全身真火冲天,整个人如怒火狂龙一样,充满着狂霸的气息。

    在这石火电光之间,龙啸凤吟,银长如真龙咆啸,身旁有烈焰凤凰相伴。

    如此一幕,让不少人惊叹一声,有老修士都不由感慨说道:“两个人的默契,实在是好,随手一击,便能形成合击。”

    看到这样的情景,也让不少年轻修士心里面羡慕嫉妒,能一击之下便能有着如此默契,这完全能看得出来张云之和二公主感情十分好。

    “砰——”的一声巨响,张云之与二公主联手的一击,重重地轰在了单薄的木门之上,当银光和烈焰消散之后,老旧而薄薄的木门依然关闭,丝毫不损,什么都没有留下。

    “还是不行。”看到这样的一幕,大家也不意外,事实上,在所有人看来,张云之和二公主推不开木门,那是意料中的事情,如果他们能推开,那才让所有人大吃一惊呢。

    一无所获,张云之和二公主无奈地相视了一眼,他们只好走了出来。

    “该你了。”张云之冷哼一声,冷冷地看着李七夜。

    “你好好享受剩下这一点点时光吧。”二公主森然地望着李七夜,冷冷地说道:“很快,你就人头落地了。”

    二公主望着李七夜的时候,那就好像看着死人一样。

    她和张云之都已经尝试过了,她相信,李七夜绝对不可能成功,李七夜绝对不可能从黄金泉中捞出东西,更不可能推开木门。

    所以,在她看来,这一局她必赢无疑,到时候,她会亲手砍下李七夜的头颅,这才能消她心头之恨。

    “该我了。”李七夜摊了摊手,露出了笑容。

    “少爷太孟浪了。”金杵太子不由苦笑摇了摇头,他当然不希望李七夜人头落地了,但是,赌局已定,他还能怎么样。

    “善哉,善哉,施主,一个八十。”不约和尚笑嘻嘻地伸手,向李七夜要钱。

    李七夜笑了一下,淡淡地说道:“我可以不给钱。”

    “为什么?”不约和尚都不由怔了一下,说道:“说个理由来听听。”

    “长得帅。”李七夜随意。

    李七夜这话一出,在场的不少人都呆了一下,紧接着,在场不知道多少人狂笑起来。

    “他都长得帅,开什么玩笑,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有年轻修士狂笑大声说道。

    有漂亮的女修士作呕的姿态,不屑地说道:“人要贵在自知,自恋也要有一个程度,如果他都叫帅,那世间人人都是仙人了。”

    这也不怪大家嘲笑李七夜,李七夜那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模样,根本就和“长帅帅”沾不上边。

    “不自量力,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什么熊样,癞蛤蟆而已。”二公主不屑一顾,厌恶地说道。

    但是,不约和尚没笑,他上下打量了李七夜一番,十分认真,最后,不约和尚双手合什,惊叹道:“施主乃是仙体下凡,仙光普照,仙姿无垢,大道无垠,和尚自惭形秽,帅,实在是帅,帅爆了……施主请进。”

    不约和尚前面的话,听起来那是十分的文雅,给人高僧的感觉,后面一句话,那简直就是市侩到不能再市侩,听起来就像是拼命拍李七夜马屁一样。

    当然,前后的话,都是在拍马屁,只不过,前面的这句话拍得更文雅而已。

    “呃——”这顿时让所有人都傻眼了,所有人都呆呆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不约和尚竟然大赞李七夜长得帅,而且还是帅爆的那种,这让所有人都以为自己是听错了。

    “如果说,不约和尚不要脸赞美谁,我绝对相信,只要给钱就行。”有老修士不由喃喃地说道:“但,如果说,有钱不赚,或者想从不约和尚手中抠出钱来,那打死我都不相信。这个和尚,今天怎么了。”

    今天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