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658章能再相见吗

目录:帝霸| 作者:厌笔萧生| 类别:其他类型

    见字如面,细细读信中的文字之时,是那么的温暖,是那么的体贴,是那么的沁人心肺,往日的种种,浮上了心头,过往的一切,都犹如昨日一般。

    简文心就是简文心,她永远都是那个最懂阴鸦的人,就算是在信中谈起了鸿天女帝,那也一样丝丝缕缕的直入人心,让人那么的释怀,一切都犹如阳光照入心里面一样,让人充满了温暖,让人充满了乐观。

    当阳光照亮心房的所有角落的时候,一切的恩怨,早就已经随之烟消云散了。

    千百万年以来,阴鸦身边停留过人的又是何其之多,在阴鸦身边坚守过的人,又是何其之多,但是,简文心,她却一直有着一席之地,她依然是那个最难于让人忘怀的女人,依然是那个让人不由回忆的姑娘。

    读完了长信,不知道什么时候,李七夜眼中有了雾气,他轻轻折叠起长信,不由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心里面有着说不出来的滋养,有着一种全新的生命力在心房里扎根一样。

    轻轻地抚着已折叠好的长信,李七夜轻轻叹息一声,不由喃喃地说道:“世间,总是有着让人眷顾的东西,有时候,放手,又何尝不是一种快乐呢。”

    说到这里,李七夜不由苦笑了一下,望着天空,但是,他做不到,他依然是他,不论是李七夜,还是那个阴鸦,他依然是他,他从来没有改变过,他依然是那个继续前行的人,他不会驻足,不会停留下来。

    千百万年以来,总有多少人问过他,什么时候,他才会驻足,什么样的人,才会让他停止,他没有去回答,他也知道他永远都不会,因为他是李七夜,他是阴鸦。

    在那个时候,简文心也问过,事实上,以她的智慧,她早就知道答案了,只是,她还是想亲口问一问李七夜,想听到李七夜亲口说出来的答案。

    简文心终究是简文心,不管未来如何,她都是支持李七夜,她都会站在阴鸦这一边,只不过,最后,她选择了留下。

    在最后,李七夜也尊重她的选择,毕竟,每一个人都有追求自己选择的权利。

    “愿安好,万世长行。”最终,李七夜收起了长信,不由轻轻地说道,心里面不由涌起了说不尽的滋味。

    或许,这是一个最好的结局。在那样的时代,如阴鸦,又如简文心,都有能力让她活下去,但是,简文心没有,她没有活千百万世,她选择了走到自己寿命尽头。

    就如别离之时,简文心轻轻对阴鸦说:“愿安好,万世长行!”

    是的,万世长行,千百万年过去,他依然在这一条道路上前行,虽然在这一条道路上,遇到过很多人,也遇到了很多事,然而,一直前行的,也就只有他一个人而已,他的影子在这条道路上拖得长长的。

    在铁盒之中,不仅仅只有一封长信而已,里面还装着一物,此物它是大有来历,但,认识它的人却是寥寥无几。

    李七夜可是阴鸦,他当然知道此物了,毕竟,此物他也曾经参与过,后来虽然没经过他的手,他却一清二楚。

    “鸿天呀,鸿天。”轻轻地摩挲着此物,李七夜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傻丫头,道路总是那么的艰难,时间总是漫长的,不急于一时。”

    说到这里,他不由轻轻叹息,心里面说不出的怅然。

    鸿天女帝,乃是阴鸦的骄傲,也是最璀璨最强横的女帝,但是,最为让他骄傲的,不是鸿天女帝的强大,而是她的执着,她的坚定。

    但,最后他们还是分道扬镳了,也正是因为她的执着,她的坚定。

    尽管最后他们并不愉快,彼此也曾因为此事闹翻了,然而,李七夜在心里面并没有去恨过鸿天女帝,对于过往的种种,他早就是释怀了。

    作为一直看着这个小女孩长大的人,李七夜希望她能越走越远,不会因为这样的事情而耽误。

    “再相见的时候,该不会恨我吧。”轻轻地抚摸着此物,李七夜不由苦笑了一下。

    事实上,千百万年以来,李七夜心里面一直都很清楚,鸿天一直都留下了很明显的足迹,用意也是十分明显,但是,李七夜一直没有去而已。

    有时候,相见,不如不见,当时机到的时候,必定会再相见。

    “或许,将行之时吧。”李七夜不由轻轻地说道:“又或许,是结束之时。傻丫头呀,愿你一往如常吧。”

    李七夜静静地坐在那里,以神观之。

    就在这一日,如意坊不少人沸腾起来,因为抱抱鼠突然出现了,这样的消息一传出去,顿时让如意坊掀起了不小的浪涛。

    “抱抱鼠真的出现了吗?”一听到这个消息,还有很多人将信将疑呢。

    “千真万确,听说有人亲眼见到抱抱鼠了。”也有修士信言凿凿地说道。

    没有见到过抱抱鼠的人,忍不住问道:“谁知道那真的是抱抱鼠呢,说不定是其他的东西。”

    “不,这是真的抱抱鼠,听说,连金杵王朝的国师来了一趟。”有一位消息灵通的修士十分确定地说道:“他就是为抱抱鼠而来的,只可惜,他扑了空,并没有得到抱抱鼠的行踪。”

    “但,云泥学院有学生亲眼见到了抱抱鼠的影子,可惜,太快了,没追上。”另外一个当天在场的年轻修士说道:“太可惜了。”

    “又是云泥学院。”听到这样的消息,不少人跳了起来,特别是那些来自于其他地方或大教传承的修士强者心里面就不爽了。

    有神鬼部的修士不由嘀咕,说道:“听说,上一次得到抱抱鼠青睐的人,就是云泥学院的学生,难道这一世,又是云泥学院的学生吗?这未免太不讲道理了,想垄断两次的机会。”

    “这又怎么能怪云泥学院。”有长辈摇头,说道:“抱抱鼠乃是通灵之物,它是会自主作出选择,不是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

    “如果我们把抱抱鼠逮住,那不就是可以了吗?”有年轻强者不由想出了种种方法,各种想逮住抱抱鼠的方法都一下子从他的头脑中一闪而过。

    “谈何容易。”有对抱抱鼠了解的强者摇了摇头,说道:“先不说抱抱鼠神出鬼没,根本就没有人知道它会什么时候出现,会在哪里出现,而且,听说它的速度之快,可以比肩道君,想追上它,根本就没门。”

    “那我们去追寻抱抱鼠有何有?”也有晚辈跟着长辈出来,完全搞不明白了,他们在如意坊瞎逛着,一无所获。

    “撞撞运气,寻找机缘。”长辈笑着说道:“总比呆在屋里不出来好,说不定它在某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就能遇到它呢。你出来走走,至少还有机会,如果你呆着不出来,连机会都没有。”

    当大家都知道抱抱鼠又出现在如意坊的时候,来自于五湖四海的修士强者,那都要找疯了,如果不是有着种种的顾忌,只怕如意坊早就被人挖地三尺,把抱抱鼠找出来了,尽管大家不敢在如意坊大挖特挖,但是,依然有人见到一些可以的洞穴的时候,也会偷偷挖掘起来,只不过,这些人所挖的,那都是一无所获而已。

    “走了,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了,我们去找抱抱鼠。”也正是因为抱抱鼠的出现,这使得广场中的生意一落千丈。

    本来,还有许多人想再试试去捞黄金泉、推推木门,但是,一听到抱抱鼠出现之后,许多人转身就走了,都想去撞撞运气。

    毕竟,黄金泉和木屋,除了李七夜之外,再也没有人成功过,其他的人都想去抱抱鼠撞撞运气,换换机缘。

    “各位大爷,各位大爷,再来试试嘛,说不定你们就是下一个万古巨富了。”见到这么多客人跑了,不约和尚也着急了,立即挽留,他那模样,十分像青楼上的老鸨,可惜,效果微乎其微,最后能留下来的客人,那是寥寥无几,这让不约和尚苦笑连连。

    “掌柜,这里的生意没戏了,要不要我们也去抱抱鼠那里碰碰运气。”见广场空荡荡的,有伙计就忍不住说道。

    “你想得美。”不约和尚瞅了他一眼,说道:“你真以为抱抱鼠随便遇到一个人都会给他机缘?这东西,那可是灵物,能被它瞧得上的人,那都是前途无量的人,那都是有智慧的人,凡夫俗子,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我们也就只是凑凑热闹嘛。”伙计开玩笑地说道。

    “凑啥热闹。”不约和尚说道:“我们新生意开张了。”

    “拍卖会吗?拍卖会不是由二掌柜负责吗?”店伙计不由说道。

    不约和尚眨了一下眼睛,笑嘻嘻地说道:“在我们如意坊,去找个古寺来,找个破旧点的老鼠洞。先卖消息,就说我们知道抱抱鼠在哪里,然后把古寺圈起来,进去找的人,都给我收费……”

    “呃——”这个店伙计干笑了一下,说道:“掌柜,这,这不是忽悠人家吗?”?“谁说忽悠了。”不约和尚淡淡地说道:“你就知道抱抱鼠一定不会出现在那里?”

    被不约和尚这样一说,店伙计觉得也有道理,谁会知道抱抱鼠出现在哪里呢。

    今天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