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671章该来的都来了

目录:帝霸| 作者:厌笔萧生| 类别:其他类型

    张云之出现,让大家都不由相视了一眼,不过,张云之那杀人的眼神,大家又不意外。

    就算现在张云之冲杀过去与李七夜拼命,在很多人看来,那都没有什么好惊讶的。

    毕竟,上次张云之实在是太丢脸了,被当众剥光了衣服,所有颜面都丢尽了,这可谓是张云之人生最大的一次耻辱。

    谁都能想象,经历了这样的奇耻大辱之后,张云之必定是对李七夜恨之入骨,恨不得把他碎尸万段。

    现在张云之来了,他必定会与李七夜不死不休,所以,不少人在这一刻抱着看热闹的心态,甚至是有些幸灾乐祸。

    “哟,这不是那位裸奔的同学吗?”对于张云之那杀人的目光,李七夜闲等视之,只是笑了一下,调侃地说道。

    李七夜这话一说出来,引得在场不少人都忍不住地哄然大笑,很多人大笑之后,又觉得有些不妥,只好收住了笑容,但,依然憋得难受,笑意依然无法憋住。

    这事不知道多少人亲目所见,现在被李七夜一调侃,当日之事是历历在目,当然让人忍不住笑出声音来。

    “你——”张云之被气得吐血,顿时脸色涨红,神态十分的难堪,他都不由牙齿咬得格格作响,在这个时候,可谓是用恨之入骨都无法形容他此时那愤怒无比的心态了。

    上一次他被逼得剥光了全身衣服,对于他来说,何等的奇耻大辱,对于他来说,那是多么刻骨铭心的丑事,他发誓,不报此仇,誓不为人。

    “姓李的,今天不把你碎尸万段,我张云之就誓不为人!”张云之咬牙切齿,恨恨地说道。

    在这个时候,任何人都能听得到张云之那牙齿咬得格格作响的声音,这能想象张云之心里面是多么的愤怒了。

    “这样呀,我等着。”李七夜十分随意,完全没把这事放在心上,随便地摊了一下双手。

    “今日,你是休想活着离开这里。”在这个时候,李相权也冷森地说道:“不管是谁给你撑腰,今日你都必死无疑!谁都救不了你。”

    李相权与李七夜的仇恨,远没有张云之那么大,但是,从他的声音中就能听得出来,他也要置李七夜于死地。

    “这是李家和张家要联手吗?”见到张云之和李相权难得如此这般的高度一致,这也让不少人为之意外,让在场的不少修士强者都忍不住嘀咕一声。

    “只怕暂时是联手吧,至少对付李七夜这件事上,张云之和李相权他们达成了统一意见吧。”也有老修士徐徐地说道。

    张云之和李相权都是云泥学院的学生,都是云泥五杰之一,而且,他们都在都舍部长大,自小就相识,但是,他们并不是朋友。

    虽然说,他们两个人在云泥学院之中没有多少的冲突,但是,在很多事情之上,他们两个人彼此之间也常常别苗头。

    毕竟,他们两个家族一直以来都没有停止较量,李家和张家都是佛陀圣地的古老世家,也是金杵王朝世世代代的老臣。

    张家乃是金杵王朝的百军之首,而李家则是金杵王朝的百将之府,他们两家可谓是牢牢地掌握了金杵王朝的文武百官,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还能左右着金杵王朝的走向。

    张家和李家,一为文官出身,一为武将出身,两家虽然同为金杵王朝效力,但是,一直以来,两家都没有停止过较量,一直都在争权夺势。

    所以,张云之和李相权他们作为两家的子弟,彼此之间一直较量,那也是正常之事。

    但是,今日,他们却是十分难得高度一致,就是为了对付李七夜,他们都把李七夜视为眼中钉,视为肉中刺,他们此时都恨不得杀了李七夜,取李七夜的狗命,砍下李七夜的狗头。

    “好多人都跟我说过这样的话。”对于张云之和李相权的威胁,李七夜只是懒洋洋地说道:“只不过,我现在还活得好好的,说过这样话的那些人,倒成了枯骨。”

    “你就得意吧。”张云之冷森森地说道:“今天,你必死,不管你有多大的通天之能!”

    “杀无赦!”李相权也是杀意凛然,说道:“今日,必取你项上人头。”

    张云之和李相权高度一致,这也让在场的所有人相视了一眼。

    “这一下,李七夜可就麻烦了。”有年轻的修士强者不由幸灾乐祸,嘿嘿地笑着说道:“就算他能活着离开这里了,只怕从此之后,佛陀圣地都没有他立足之地,同时了得罪了李家和张家,金杵王朝,必容不下他。就算他能侥幸活下来,只怕从此之后,他都要夹着尾巴做人,像过街老鼠,说不定会成为缩头乌龟,躲着不敢再出来。”

    “这小子,这一次的确是玩大了。”连老一辈强者都不由点头。

    大家有这样的想法,那是一点都不足为奇。李家和张家的势力之强大,不亚于任何一个大教疆国,他们不仅是在金杵王朝权势滔天,他们世家的力量也渗透了佛陀圣地的很多地方。

    所以,在佛陀圣地,就算不少大教疆国,也不愿意与李家、张家为敌。

    “那也不见得。”也有强者摇头,说道:“不能与常人的情况去衡量李七夜这样邪门透顶的人,不要忘记了,在万兽山的时候,李七夜坑死了多少人,十万大军,全军覆没,一个都没有活着离开,他坑死了那么多人,现在不也是活得好好的。?“这,这又好像有点道理。”知道万兽山发生事情的修士强者,听到这样的话,也不由面面相觑,在万兽山的时候,李七夜得罪了多少人,与多少大教疆国结了大仇,但是,他现在不也是活得好好的?也没有见他丢失性命。

    “拭目以待吧。”老一辈修士更沉稳,说道:“很快会有结果的。”

    此时,张云之和李相权都是杀气腾腾,他们都已经有些按捺不住了,要斩李七夜。

    “行,那就来吧。”对于张云之和李相权的腾腾杀意,李七夜风轻云淡,笑着说道:“你们是一个一个来,还是两个人一起上呢?”

    李七夜这样的话一出,连张云之和李相权他们都不由相视了一眼,双目中都有几分的愤怒,李七夜这是邈视他们,完全是视他们如无物。

    李七夜这话一说出来,不少人为之一愕,最先愤怒的还是在场不少云泥学院的学生。

    李相权和张云之乃是云泥学院的五杰之一,也是云泥学院实力最强的学生之一,在某种程度,也是代表着他们云泥学院学生的实力。

    现在李七夜如此的邈视张云之和李相权,那就是等于邈视云泥学院,也是瞧不起他们这些云泥学院的学生。

    “姓李的这太嚣张了,就算他有手段逆天,那也不看看张师兄和李师兄是什么实力?”有云泥学院的学不由忿忿地说道:“就凭他,也敢大言不惭说以一挑二!”

    “就让他试试吧,很快,他就会踢到铁板的。”也有云泥学院的学生不由冷笑了一下,森然地说道:“他是太狂了,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训张师兄和李师兄好好教训教训他们也可以。”

    “李师兄,好好教训一下姓李的。”所以,在这个时候,有云泥学院的学生大声叫道。

    “张师兄,砍下他的狗头,以扬我们云泥学院的神威。”也有云泥学院的学生为张云之、李相权他们两个人助威。

    相比起云泥学院学生的愤怒来,在场其他修士强者倒平和不少,但是,听李七夜要以一挑二,有不少强者也都不由皱了一下眉头。

    “以一敌二,能行吗?这可是跨越了太大的境界了。”有老一辈的强者不由打量了一下,说道:“看他们实力,张云之和李相权只怕已经达到了万象神躯的境界了吧,那怕李七夜是真人宝身,那怕是三昧真身,都一样不是对手。”

    “话也不要说得太满了。”有大教长老不由摇头,说道:“最近发生在李七夜身上的事情,那实在是太邪门了,谁知道呢,说不定李七夜又有什么逆天的手段,扭转乾坤都不一定。”

    也有大人物沉吟了一下,徐徐地说道:“这不好说,如果以一对一,以李七夜的邪门,还是可以试试,说不定还真的有机会,以一挑二,那就真的是悬了,李家、张家的子孙,那都不是吃干饭的,更何况,他们都是两家的未来继承人。”

    一时之间,不少人议论纷纷,虽然各种看法都有,很多人依然认为李七夜以一挑二,那实在是有些太过于狂妄了,毕竟张云之和李相权也不是什么弱者,他们在年轻一辈,绝对是能排得上字号,绝对是强大的存在。

    “好大的口气。”此时张云之也不由双目森然,冷声地说道:“你真以为能胜得了我们吗?”

    “胜你们?有何难?”李七夜笑了一下,伸了懒腰,说道:“算了,你们两个一起上吧,一个个来,那是浪费时间。”

    今天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