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679章困兽之斗

目录:帝霸| 作者:厌笔萧生| 类别:其他类型

    对于李相权和张云之的愤怒,李七夜是孰视无睹,笑了一下而已,随意,说道:“不要那么多戏,我说三招就三招。”

    李相权和张云之一下子语塞,心里面虽然想恨之入骨,但是,此时哪里有那个条件,只求活下去。

    “李兄,退一步海阔天空。”李相权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压住自己的情绪,真诚无比地说道:“此次错在于我,但,我李家乐意交结李兄这个朋友。你我之间,没有必要弄到非死不可的地步,多一个敌人,不如多一个朋友。”

    “在佛陀圣地,若是李兄能得我们李家和张家相助,相信李兄必定如虎添翼。”张云之也是忙接着说道。

    在这个时候,李相权和张云之的态度已经是软到不能再软了,为了能活命,他们已经把自己的姿态放到最低了。

    李相权和张云之这样的话,也让不少人相视了一眼,虽然说,不少人宁死也不求饶,但,李相权和张云之向李七夜求饶,那也没有什么好唾弃的。

    “我不需要朋友。”李七夜轻描淡写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这句话一说出来,让很多人都面面相觑,这话听起来是那么的不近人情,是那么的嚣张自大,是那么的狂妄独断。

    但是,现在李七夜说出这样的话,也没有人去吭声了。

    再一次被李七夜直接了断地拒绝,这顿时让李相权和张云之他们两个人脸色涨红,他们两个人一而再而三地向李七夜求饶,他们已经是颜脸丢尽了,李七夜竟然还不给丝毫的情面,这也让他们太难堪了。

    “李七夜,莫太嚣张。”张云之再也按奈不住,冷喝道:“就算你今日杀了我,只怕未来佛陀圣地也没你葬身之地,那怕你逃到天涯海角,我们张家也一定会追杀你,拿你人头来祭我,为我报仇。”

    见求饶没效,张云之心里面也怒了,也撕破了脸皮,厉喝,威胁李七夜。

    “谁说我要逃了?”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说这话,太自作多情了。”

    “若我死了,只怕你也活不了多久。”李相权也沉声地说道:“我李家百万大军,千万子弟,必定会把你碎尸万段,杀得你死无葬身之地!我李家,言出必行,绝对轻恕!”

    求饶无效,李相权也一样搬出自己世家的名头来,威胁李七夜。

    对于多数人来说,这样的威胁,那的确是有效果,毕竟,不论是张家还是李家,在佛陀圣地,都是拥有着很强大的底蕴。

    张云之和李相权这样威胁的话,也让不少人神态凝重了一下。

    虽然说,张云之和李相权是在情急之下说出了这样威胁的话,但,这话不仅仅是威胁,只怕也的的确确是如此。

    如果李七夜真的杀了张云之和李相权,不论是张家还是李家,他们必定不会善罢甘休,两大家族,一定会为他们报仇。

    以张家和李家在佛陀圣地的实力,如果他们真的要向某一个人或某一个门派报仇的话,那都是一件十分惊人的事情,任何人、任何大教,都必须衡量一下后果,搞不好,会教灭人亡。

    一时之间,也有不少人看着李七夜,毕竟,对于这样的威胁,多数的修士强者在心里面都是有所顾忌,所以,大家也都想知道李七作会不会被吓住。

    “没用。”也有慢慢了解李七夜的修士强者听到这样威胁的话之后,不由摇了摇头,说道:“如果连威胁都管用的话,他就不是李七夜了,他就不是那个敢坑杀十万大军的人了。”

    在众目睽睽之下,李七夜仅仅是摆了摆手,说道:“我知道了,接招吧,不要在那磨叽。”

    李七夜那摆了摆手的动作,就好像是在驱赶苍蝇一样,似乎根本就是没放在心上,或者又是不屑一顾。

    这样的神态,让李相权和张云之看得不由为之哆嗦。

    “李七夜就是李七夜,果然是这样。”见到李七夜根本就没有把威胁放在心中,有强者不由嘀咕了一声。

    “姓李的,你若是再逞凶,必定死无葬身之地,必定会被我千万子弟碎尸万段……”张云之不由怒吼道。

    当他怒吼出声音的时候,不知道是出于愤怒,还是心里面的恐惧。

    “我等着。”李七夜笑了一下,完全不在乎,缓缓提起手中的砍柴刀,刀指李相权和张云之。

    本是怒吼的张云之话还没有说完,就已经嘎然而止,因为此时此刻,李七夜缓缓举起砍柴刀,砍柴刀已经锁定了他们了。

    李相权和张云之不由心里面大惊,都同时后退了好几步。

    在这个时候,李相权和张云之都不由惊恐,他们看向李七夜手中的砍柴刀的时候,眼瞳不由收缩了一下,此时李七夜手中的砍柴刀,比死神的收割镰刀还要可怕。

    如果可以选择,此时此刻,李相权和张云之当然不愿意与李七夜拼命了,但是,他们已经没得选择了。

    “接招吧。”李七夜砍柴刀已经举起了,徐徐地说道。

    在这个时候,李相权和张云之没得选择,退无可退,惊恐的他们都不由相视了一眼。

    “拼了——”张云之狂吼了一声,在没得选择之下,他们只有拼命了。

    听到“轰”的一声巨响,只见张云之所有血气外放,在巨响之下,他的真血燃烧,轰鸣之声撼动天地,在这石火电光之间,他整个人都绽放出了可怕的银光。

    听到“呜”的一声巨龙咆哮,只见张云之在这刹那之间枪人剑一,他一声大吼:“龙御九天!”

    在“轰”的一声巨响之下,人枪合一的张云之在巨吼之下,化作了一条巨大的银龙,盘踞在天空之上,张牙舞爪,凶猛万分。

    听到一声龙吟,巨大的银龙猛扑而下,撕裂虚空,在这头巨大的银龙扑杀而下之时,带起了高高的血光,威力绝伦。

    毫无疑问,在这刹那之间,张云之不仅仅施出了自己最强大最绝杀的一招,而且不惜燃烧着自己的生命真血,把自己这一招的威力发挥到极限,欲一招扭转乾坤。

    “杀——”与此同时,没得选择的李相权也不由一声怒吼,听到“铛”的一声剑鸣,剑指九天,一把把电剑浮现,在天空上森然罗列,犹如形成了可怕无比的剑海一般。

    在“轰”的一声巨响之下,在这一刻,李相权也是血气焚烧,真血如烈焰一般轰天而起,十分的凶猛,十分的霸道。

    听到“铛、铛、铛”的剑鸣之声不绝于耳,千万把电剑瞬间融合,化作了一把巨大无比的血剑。

    在“铛”的一声剑鸣之下,这一把血剑斩杀而下,断万域,裂江海,一剑灭魂。

    银龙撕裂天空,血剑斩断碧天,此时张云之和李相权致命一击,是何等的可怕,可谓是灭魂也,无与伦比,绝杀十方。

    看到这样的一幕,也让在场的修士强者抽了一口冷气,不仅仅是因为李相权和张云之他们这致命一击的强大,也是惊于在这个时候张云之和李相权拼命焚烧着自己的真血。

    但是,大家也明白,此时李相权和张云之已经是豁出去了,他们没得选择,唯有拼命了,此时如果他们不焚烧真血,放手一搏,只怕连性命都没有了。

    然而,面对张云之和李相权如此可怕的一招,李七夜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仅仅是看了一眼而已,手中的砍柴刀推了出去。

    “剑指东西,还是剑指东西。”看到李七夜一刀推出,在场的所有修士强者对于这一招再熟悉不过了,甚至大家闭上眼睛都能感受到这一招的变化了。

    一剑推出,剑指东西,在这一剑推出的刹那之间,犹如跳脱了时空,跳跃于天宇,虽然看起来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一剑。

    但,在这一刻,这一剑在任何人看来,那都是闻风丧胆,所有人都会恐惧于这一剑,都不由打了一个冷颤。

    一剑推出之后,一切都嘎然而止,不论是银龙的咆哮之声,还是剑血铮鸣之声,一下子都停止了,时空在这刹那之间,犹如是定格了一样。

    在这石火电光之间,一切都似乎被封塑了,再也不能动弹了。

    当时空再一次流转的时候,听到“砰、砰”的两声落地之音响起,就是瞬间,凶猛的银龙、可怕的血剑,都一下子消逝,两具尸体摔落在了地上。

    张云之和李相权都被一剑毙命,他们的眉心被一剑刺穿,鲜血汩汩而流,血洞触目惊心。

    那怕最后一刻,李相权和张云之的真命想逃逸而去,都没能成功,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的一剑已经碾灭了他们的真命,根本就没有逃脱的机会。

    一时之间,整个天地寂静到可怕,所有人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不由毛骨悚然,双腿不由打起了哆嗦。

    依然是一剑,剑指东西,毙命李相权和张云之。

    三招,李七夜说过,三招必取他们的性命,在此之前,多少人不屑一顾,但是,此时此刻,看着这冰冷的尸体,所有人都不由沉默了。

    今天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