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第3697章无人能挡

目录:帝霸| 作者:厌笔萧生| 类别:其他类型

    太尉府急着疏散,一时之间钟鸣之声响彻了整个府第,太尉府上下所有弟子都纷纷撤退,他们不是离开了太尉府,就是撤到了太尉府最后方,屯积最强大的力量,将与李七夜生死一战。

    曾几何时,太尉府如此狼狈过?作为权倾天下的李家,乃是百将之首,金杵王朝的百将,都以李家马首是瞻,金杵王朝的千万大军,更是尽在李家的掌握之中。

    在金杵王朝,李家可谓是风光无数,平日里,不知道有多少修士强者对李家是谈之变色,甚至曾有言,金杵王朝的官员经过太尉府之前,那是需要肃容整衣,不敢对太尉府有丝毫的不敬。

    然而,今日李七夜踏入了太尉府,长躯而入,破大门,碎匾牌,吓得太尉府是不敢应战,整个太尉府的弟子都逃窜而去,一时之间乃是鸡飞狗跳。

    风光无俦的太尉府,有几时如此狼狈过?可以说,今日在李七夜手中,太尉府可谓已经是颜脸扫地了,呼风唤雨的太尉府此时已经是尊威荡然无存,犹如是丧家之犬一般。

    “砰”的一声巨响,李七夜踏入了太尉府之中,一脚踏落,崩碎了楼宇屋舍,吓得最后撤退的弟子都不由双腿哆嗦,恨不得身上多长几条腿,使尽吃奶的力气,以最快的速度撤离。

    “不能厚此薄彼呀。”看着鸡飞狗跳的太尉府,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尝一尝这一记‘圆斩’。”话一落下,张开了双掌。

    “啪”的一声响起,就在石火电光之间,穿着铠甲的李七夜重重地横拍双掌,在这“啪”的掌声之中,覆盖着双掌的铠甲瞬间爆发了强大无匹的声波。

    声波如惊涛骇浪一样冲击而出,瞬间向整个太尉府扩散而去。

    声波瞬间轰出,如亿万丈的巨浪在拍打着天地一般,如同世间最可怕的洪水瞬间冲击而来一般,要在这刹那之间催毁一切。

    “轰、轰、轰……”一阵阵轰鸣之声不绝于耳,就在这刹那之间,随着声波冲击而来,一切都是摧枯拉朽,太尉府的千屋万厦在这刹那之间崩碎倒塌,眨眼之间,飞沙走石,泥土飞扬,整个场面壮观无双,广阔太尉府一下子崩碎倒塌,无数的殿堂楼宇都刹那之间被摧毁。

    眼前这样的一幕,那实在是太过于壮观了,这让大家看得都不由目瞪口呆,这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了,在刚才,太宰府也一样遭受着同样的命运。

    然而,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再发生一次的时候,亲眼看着太尉府崩碎倒塌的时候,依然震撼着在场的所有人。

    太宰府、太尉府,乃是金杵王朝权势的象征,也是张家、李家的权柄,平日里多少人对太宰府、太尉府谈之变色,为之起敬呢。

    在平日里,根本就没有人敢在太尉府、太宰府里面闹事,更别谈去摧毁太尉府的一屋一舍了。

    然而,在今日,太尉府、太宰府都在李七夜手中崩分离析,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广厦千万的太宰府、太尉府成了一片废墟。

    这能不让在场的所有人为之震撼吗?这样的事情,平日里根本就是想都不敢想的。

    太宰府和太尉府都是广厦千万,占地极广,现在都成为了一片废墟,这只怕是整个佛帝原最大废墟吧。

    看着眼前这个广阔无比的废墟,这都不由让人抽了一口冷气,在这片废墟之上,已经看不到昔日太宰、太尉的繁荣了,也看不到他们权柄显赫的富贵。

    “踏平太宰府,屠灭太尉府。”目光所及,都是废墟,有强者不由苦笑了一下,喃喃地说道:“李七夜说得到做得到,他这何止是奇迹之子呀,何止是上天的宠儿呀,他可是一个凶人,一个大凶人,极为凶神恶煞的大凶人呀。”

    “这样的凶人,称之为第一凶人那也不为之过。”也有老一辈的强者也都不由苦笑了一下。

    “太宰府、太尉府就这样废了。”也有人嘀咕了一声,心里面不是滋味,轻轻地说道:“不知道李家和张家会怎么样报仇,难道李家和张家女会请出祖地的始祖来?如果真的是如此,只怕李七夜难逃一劫。”

    事实上,在此之前,多少人不看好李七夜,认为李七夜挑战太宰府、太尉府乃是不自量力,夜郎自大。

    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现在李七夜却踏平了太宰府,崩碎了太尉府,这是多么震撼的事情,让他们心里面也不由百般的滋味。

    当李七夜走在废墟之中,整个太尉府都一片死寂了,撤到后方的李家弟子都不由屏住呼吸。

    当然,此时不知道有多少李家弟子对李七夜恨之入骨,他们瞪着李七夜的双眼都不由喷出了怒火,毕竟,对于他们来说,李家就是他们的家,他们与自己的家族生死与共。

    今日李七夜独立核算上门来了,崩灭了他们的府第,这可是不共戴天之仇,能不让李家弟子对李七夜恨之入骨吗?恨不得扒李七夜的皮,抽李七夜的筋。

    “李公子,请止步。”在李七夜踏入太尉府的废墟,长躯而入,入太尉府后方而去的时候,一个沉稳而威严的声音响起了。

    大家看去,只见是一个中年汉子,威武凌人,不论什么时候,他都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气息,似乎他天生就是号令百将、统御千万大军的统帅。

    “是太尉——”看到这个中年汉子站在大后方,有远观的人不由大叫了一声。

    当然,太尉也不是独自一个人出面的,他身后还站着几位老祖,随时都能给太尉支持。

    见太尉出面,在场所有人都不由屏住了呼吸,所有人都不由看着眼前一幕,虽然双方还没有厮杀,但是,大家都已经感受到暴风雨要到来了。

    “你能挡得住我吗?”太尉出面,李七夜也就看了他一眼而已,淡淡地一笑,轻描淡写。

    太尉不由沉着脸,他的脸色当然好看不到哪里去了,毕竟自己的府第被毁,换作任何一个人都开心不起来,若不是李七夜的一身铠甲太强大,他早就把李七夜碎尸万段了。

    太尉最终还是压着自己心里面的怒火,他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说道:“李公子,万事都适可而目,退一步,海阔天空,以后再相见,那都是好相处……”

    “老调重弹了。”李七夜挥了挥手,没兴趣,说道:“现在抓到的不是你,是我,你见过砧板上的鱼肉能与拿刀的屠夫谈和平的吗?”

    被李七夜打断,这话顿时把太尉气得脸色涨红,满腔的怒火,又发不出来。

    试想一下,平日里,百将千军,在他面前都小心翼翼,战战兢兢,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个,现在却轮到他这般的境地,可以说这是有多憋屈就有多憋屈。

    “若是李公子今日作罢,我们李家也绝对不会亏待李公子。”最后,太尉还是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徐徐地说道。

    太尉这话一说出来,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面面相觑,许多远观的修士强者都不由呆了一下,甚至有人还以为自己是听错了。

    今日,李七夜崩灭了太尉府,太尉竟然没有狂怒,反而向李七夜求和,这对于李家来说,那是一种奇耻大辱的事情,但是,太尉还是做了。

    “是吗?”李七夜笑了一下,轻轻摇了摇头,徐徐地说道:“只怕你们没有什么可以打动我的,就算你们有什么东西能打动我,现在我不也是如囊中取物?”

    李七夜这么霸道的话,顿时让在场所有的人都不由苦笑了一下,显赫无比的太尉,强势无比的李家,今日在李七夜面前,那也只不过是砧板上的鱼肉而已,这是多么的霸道凶猛,难怪有人都会说李七夜这是一个大凶人呢。

    这样的话,也把太尉气得哆嗦,他什么时候受过如此的羞辱,这对于他而言,这是他一辈子最大的奇耻大辱,但是,现在他也要往肚子里面吞。

    “李公子,话也别说得太绝对。”在对面也响起了声音,开口的是太宰,他徐徐地说道:“你现在与我们谈和,对你未来是受益无穷,何必把事情做得太绝呢?”

    “不好意思,我就是这样的人。”李七夜笑了笑,悠悠地说道:“难道你想吃鱼肉的时候,你会和鱼商量一下,吃宰它一点点的肉吗?当然是整条宰了,炖着吃,煮着吃。”

    这随意的话,把太宰、太尉都气得哆嗦,脸色都十分难看,他们两个人可谓是能掌握着整个金杵王朝的命运,今日却在李七夜这么一个小辈面前,受尽了无数的羞辱,而且还是当着天下人的面,这可谓是让他们威严扫地。

    “李公子想怎么样?”最后,太尉忍住了怒火,低声下气,徐徐地说道:“李公子有什么条件,尽管可以开,我们李家绝对好说话。”

    太宰也徐徐地说道:“李公子是要宝物,还是要仙材,只要你开口,我们有的,绝对不会吝啬。”

    在这个时候,太宰和太尉都想休战了。

    今天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