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第3711章逗你玩

目录:帝霸| 作者:厌笔萧生| 类别:其他类型

    一场风波结束,大家知道开头,却没有猜到结局。

    在太宰、太尉搅起这一场风波的时候,多少修士强者认为金杵王朝要变天了,有多少人预测,金杵王朝只怕是要废长立幼了,只怕三皇子要上位了。

    甚至有人猜测,金杵王朝即将变天,在李家、张家联手之下,连古阳皇都有可能退位。

    至于李七夜这样的一个存在,多少人认为那只不过是旁枝末节而已,对于整个大局根本就是无关要紧,就算是太宰、太尉,那也只不过是随手收拾他而已。

    在那个时候,多少人看来,李七夜仅仅是整个事件的导火索而已,太宰、太尉需要发动变天的借口而已。

    然而,现在再回过头去看看,当时的猜测,那是多么的可笑,那是多么的杞人忧天,甚至是荒唐至极。

    本以为胜券在握的太宰、太尉却命丧黄泉,不仅仅是他们自己性命不保,还搭上了他们张家、李家上万弟子的性命。

    一场风波之后,李家、张家失势,三族之内,尽被捋去了职位,毫不夸张地说,这一次李家、张家在金杵王朝失去了半边天,可谓是损失惨重。

    而且,整个过程,那只不过是李七夜只手为之,而且是那么的风轻云淡,是那么的随意,似乎是干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而已。

    在这件事情上,许多修士强者都是始料不及的,大家都没有想到会有着这样的结局,

    现在再看看李七夜,那懒洋洋的模样,那风轻云淡的模样,就好像是仅仅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而已。

    “走吧。”看到一切都已经落幕,太宰府、太尉府成了一片废墟,不少修士强者心里面都不由为之感慨,摇了摇头。

    昔日里,太宰府、太尉府是何等的风光无尽,他们府邸之前,那是车如水,马如龙,多少拜见太宰、太尉的人,一进入乌衣巷就已下马,神态恭敬,战战兢兢。

    而今日,风光无限、权势滔天的太宰、太尉,那也刹那之间崩塌而已,身死道消,宏伟的府邸也化作了废墟。

    很多修士强者心里面感慨不已,这样的结局,对于他们来说,那实在是太震撼了。

    “善哉,善哉。”在诸多修士强者都纷纷离开的时候,不约和尚却没有走,他合什,宣了个佛号,笑嘻嘻地走到李七夜的面前。

    看到不约和尚的模样,李七夜就想逗一下他,好像忘记了什么,悠然地说道:“和尚,有什么事吗?”

    事实上,还没有离开的,也有很多大人物,他们也一样静静等待着,他们都瞅着李七夜身上的铠甲,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李七夜装作不知道,这让不约和尚有些尴尬了,他不由搔了搔自己的光头,干笑一声,笑嘻嘻地说道:“少爷,你看,你看,你看……”“我看什么?”李七夜一副没听懂不约和尚话中意思的模样。

    李七夜这模样,就让那些留下来的大人物也都不由面面相觑了,大家都知道,李七夜身上的这一身铠甲是不约和尚借给他的,是如意坊的财产。

    但,谁都看得出来,这一身铠甲之强大,让任何人都垂涎三尺,不管是谁,如果自己能把这样的一身铠甲拿到手,那一定不会拱手让给别人。

    如果说,在这个时候,李七夜对这一身铠甲心动的话,不把铠甲还给不约和尚,那将会怎么样呢?

    “没,贫僧是说,少爷铠甲上沾了灰尘。”说着,不约和尚忙去伸手去擦李七夜身上的铠甲,而且擦得十分认真,擦着,擦着,竟然不松手了。

    “唉,越擦越明亮呀。这一身铠甲,它在如意坊的时候,贫僧那是天天擦,每天擦得爱不释手。”不约和尚也厚着脸皮,拼命地往李七夜身上铠甲上蹭,恨不得把自己粘在铠甲之上。

    不约和尚这样的举动,让大家都哭笑不得,也让不少大人物面面相觑,当然,大家都看得出来,不约和尚是想讨回这一身铠甲,只是不好向李七夜开口,只好转弯抹角。

    “你太恶心了”李七夜一脚把不约和尚踹了出去,说道:“离我远一点。”

    “少爷,这就不是贫僧的错了。”不约和尚立即一副委屈的模样,说道:“贫僧自从加入如意坊之后,每日每时都要看着这一身铠甲,时不时都要擦一下它,不然的话,贫僧是食寝不安。”

    不约和尚说着,他一双眼睛发亮,猛瞅着李七夜身上的铠甲,这意思是再明显不过了,那是再一次提醒李七夜,这一身铠甲是他们如意坊了。

    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摇头,说道:“算了,不逗你了,不就是一身破铠甲,真以为我会含墨不成?还给你吧,别那么恶心。”

    李七夜话一落下,听到“铛、铛、铛”的声音响起,附于他身上的铠甲在这个时候一块块剥落,随后又瞬间铛铛铛地拼凑起来,一尊巨大的铜像再一次出现在所有人面前。

    当这一尊巨大的铜像出现在不约和尚面前的时候,一丝毫变化都没有,铜像还是铜像,依然是保持着原来的模样,似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来样。

    此时此刻,再仔细去看这尊巨大的铜像的时候,你会发现,它仅仅是一尊铜像而已,你很难把它与刚才无敌的铠甲联系起来。

    “善哉,善哉,施主乃是海纳百川,至高无上的存在,贫僧庸俗了。”不约和尚合什,眉开眼笑。

    此时,不约和尚那是说多高兴就有多高兴了,不是因为李七夜把这一尊巨大的铜像还给了他,更重要的是,在李七夜有意无意的点拔之下,他已经掌握了一些这一尊铜像的奥妙了,他的收获可谓是无比的丰富,能不让他眉开眼笑吗?“唉,小宝贝,我现在就带你回家。”此时,不约和尚用他那脏兮兮的袈裟猛擦,这尊巨大无比的雕像,似乎要把它擦得亮光亮光才收手。

    “好了,不要那么恶心了。”李七夜不由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以前你们哪里抹拭过它。”

    不约和尚依然不在意,笑嘻嘻地把巨大铜像上下擦了一翻。

    当然,在以前,如意坊是没有这么珍惜过这一尊铜像了,但是,自从日起,这一尊雕像只怕会成为他们如意坊的镇店之宝了。

    “少爷”此时杨玲最兴奋,忙是上前来。

    可以说,从始至终,杨玲是对李七夜最有信心的人,她相信,不论是什么时候,李七夜都绝对能胜券在握。

    所以,这一次她身陷险境之时,李七夜出现之后,她就彻底安心了,她知道,只要有李七夜在,就算是天塌下来,那也是没事。

    杨父的父亲,杨王侯也向李七夜深深一拜,恭敬地说道:“杨某拜见少爷。”

    李七夜也仅仅点了点头,受了杨王侯的大礼。

    杨王侯心里面无比的感慨,也是感触万分。在此之前,他心里面当然是担忧自己女儿与李七夜走得太近了,因为李七夜惹了太多麻烦了,甚至是杀死了太宰、太尉的儿子,因此他女儿也是引祸上身,所以,他都希望自己女儿与李七夜保持距离。

    现在看来,在此之前,他的一切想法都是多余的,反而他女儿比自己更有眼光。

    现在杨王侯哪里还能有什么想法,今日的李七夜,手持祖传金刀,是金刀使者,在金杵王朝可谓是高高在上,连太宰、太尉都照斩不误。

    “回去吧。”李七夜淡淡吩咐一声,他这话不仅是吩咐杨玲父女,也是吩咐一直站在他身后不吭声的雪影楼后人。

    杨玲忙是欢呼一声,走在前面。

    在李七夜离开的时候,站着不吭声的雪影楼后人犹如了一下,最后默默地跟上了李七夜了。

    从始至终,李七夜都没有限制她的行动,也没有动手封印她的功力,甚至对她没有任何的干涉。

    如果说,在这个时候她逃走的话,或许不是什么难事,甚至有可能李七夜连拦都懒得去拦她。

    作为犯下滔天大罪的她,如果真的要逃走,在这个时候无疑是最佳的逃走机会了。

    雪影楼后人心里面也冒出过这样的想法,但,她在心里面犹豫了一下,最后她还是没有逃走,默默地跟着李七夜离开了。

    “善哉,善哉,我们也回去吧。”李七夜离开之后,眉开眼笑的不约和尚抱起了那尊巨大的铜像,他那像样,好像抱起自己老婆一样。

    难怪李七夜会把他一脚踹开,他这个和尚,那实在是太恶心,太猥琐了。

    但是,留下来的那些大人物,却一点都不觉得不约和尚恶心,相反,如果他们有这样的天刚良机,他们也一样会紧紧地抱住这一尊铜像,他们可是怕被人抢走,这可是无价之宝。

    “和尚,这宝物,你们如意坊卖吗?”在不约和尚抱着这一尊铜像回去的时候,立即不少大人物跟在不约和尚的屁股后面了。

    “大师,这宝物,你们打算卖什么样的价格呢?”其他的人都跃跃欲试。

    大家都想从如意坊买到这一尊雕像。

    今天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