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第3715章古仙贤动术

目录:帝霸| 作者:厌笔萧生| 类别:其他类型

    彭映雪虽然还是无法参悟透这样的一席话,但是,她心里面不由为之向往。

    如李七夜所说那般,登凌绝顶,俯看天下风云,当走到那一天的时候,恩怨情仇又算得了什么呢,那只不过是小事而已。

    或许,真的走到那一天之时,她自己今日所作所为,只怕也觉得是可笑而已。

    “那,我该如何做呢?”最终,彭映雪不由问道。

    李七夜笑了一下,看着彭映雪,徐徐地说道:“你自认为自己该如何做呢?心所向,便决定你道路所向,若是心所不向,那怕你再多的努力,那也只不过是徒劳而已。”

    彭映雪心里面不由为之一震,她一时之间,不由入神了。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的话,一下子刺到了她内心最深处,动摇了她从小到大的决心。

    若是在此之前,如果有人问她,为了什么而活着,或者说为了什么而修练,那么,她毫不犹豫地回答,为雪影楼报仇,刺杀古阳皇。

    但是,此时此刻,再问她的时候,她在心里面不由为之犹豫了,因为李七夜的话不仅是动摇了她的决心,也给她拔开了大道上的云雾,为她的人生推开了一扇窗户。

    就如以前,为雪影楼报仇、刺杀古阳皇,那是成为了她人生中唯一的目标,也是她努力的目标。

    这就好像是她一个人在黑暗中踌躇,为雪影楼报仇这样的一个目光,成为了这黑暗中的一盏灯火,一直指引着她前行。

    当然,这是由他们雪影楼长辈所造成的,也是雪影楼长辈自小给她灌输的。

    现在,李七夜这样的一席话,就好像是一轮骄阳高挂在天空之上,照亮了她的天地,在这样的骄阳之下,一盏烛火,一下子就显得黯然失色。

    “大道归原于大道。”过了许久之后,彭影雪回过神来,不由喃喃地说道。

    在这个时候,她似乎触摸到什么,但,又还是隔着那么一层薄纱,似乎一切看起来似而非的感觉。

    但是,这样的感觉,却让她前所未有的愉悦,不由心之向往。

    因为在以前,她努力修练,勤奋不止,在她耳边一直叮咛的都是长辈,修练成强者,为雪影楼报仇,这样的苦修,是那么的枯燥,是那么的索然无味,没有修练的乐趣可言。

    在这个时候,就在这刹那之间,让她感受到了大道的修练,有着说不出的其待感,她想去触摸它,去拥抱它,去真真切切地感受到它的存在。

    而不再像以前,而是长辈让她去修练,不停地苦修。

    在这个时候,她却自己想去修练,心里面的雀跃,让她想打开这一道门户,去面对更广阔的天地。

    “看来,你还不算太笨,还有机会。”李七夜看着彭映雪的神态,淡淡地笑了一下,徐徐地说道:“至少,你想去触摸它,让大道真正的融入你的生命之中。”

    “我,我该怎么样做呢?”最后,彭映雪回过神来,不由问道。

    虽然在这刹那之间,她已经有了这样的感觉,但是,她自己却不知道该怎么样去做,心里面充满了迷茫,以前修练,都是长辈们给她指点,而且所修练的一切,最终都是为了刺杀古阳皇而准备,而不是归原于大道,不是为了大道本身而修练。

    “可以重来。”李七夜轻描淡写地说道。

    彭映雪不由呆了一下,说道:“是废掉根基重来吗?”

    这样的想法,她还真的从来没有想过,毕竟,对于任何一个修士而言,自己苦修了十几年、甚至是几十年,突然之间,把自己以前苦苦修练的根基毁掉,从头开始,只怕绝大多数的人,都是无法跨过这一道门槛。

    “也可以,也可以不用。”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如果你想废掉重来,那就更纯粹,充满更大的可能。如果你不想废掉,那也不是不可能,只需重新夯实基础,从新的心法开始修练。”

    “从新的心法开始修练。”彭映雪不由轻轻地说道。

    “你愿意去修练吗?”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不过,过程将会很痛苦,全新的心法,将会慢慢磨灭你以前的心法,整个磨灭的过程,漫长而痛苦,每次血气运气,将会如刀割一般。你准备修练吗?”?“磨灭以前的心法。”彭映雪不由怔了怔,回过神来,她不由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神态郑重,认真地说道:“我愿意,不论如何,我愿意去尝试一下。”

    在这个时候,彭映雪愿意去尝试,并非是为了让自己并得更加强大,在此时最让她期待的,就是拥抱大道的感觉,心之向往,让她不由跃跃欲试,想知道这其他的滋味,想真正去体会大道的魅力。

    “好,有这个决心就好。”李七夜笑了一下,随意地说道:“那我就传你一门心法。”话一落下,随手一指,一道大道法则浮现,在他指间萦绕。

    听到“铛”的一声响起,这一道法则瞬间钉入了她的眉心之中,刹那之间钻入了她的识海。

    在这刹那之间,在她的识海之中,乃是“轰”的一声巨响,这大道法则瞬间在识海之中掀起了惊涛骇浪,这条大道法则瞬间在她的识海之中扎根。

    在轰鸣声中,这一条大道法则瞬间扎入了识海之深处,似乎在这刹那之间要穿透她的道基一样,这痛得她不由惊叫一声,全身颤抖,她不由咬紧贝齿,苦苦忍受,一时之间,痛得她冷汗直流,过了好一会儿,这才忍受过去。

    当这条大道法则彻底挣根之后,犹如小树一般茁长,似乎,等待着它开花结果一般。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回过神来的彭映雪有着一股说不出来的舒泰,似乎在这刹那之间,有大道在她的体内轰鸣一样,这是她前所未有的感觉,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愉悦。

    这是一种痛苦之后的愉悦,让人愿意去接纳它,似乎在这一刻,她才是能真正触摸到大道的存在。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彭映雪这才回过神来,心里面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这种感觉是前所未有的。

    “多,多谢。”彭映雪最终向李七夜深深一鞠身,她自己都不知道该如何措辞才好。

    李七夜把她从古阳皇手中救下来的时候,她没有向李七夜道谢,因为她不知道李七夜究竟有什么图谋。

    但是,现在她却向李七夜道谢,这是来自于肺腑的感激,因为李七夜此举,让她拥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

    李七夜神态安然,泰然地受了彭映雪的大礼。

    “这,这是什么心法。”最终,彭映雪向李七夜问道。

    当这一条大道法则在她识海扎根之后,她就知道这是一门全新的心法,但是,她却不知道这全新的心法是什么名字,因为这仅仅的一条大道法则,却繁奥无比,似乎就这么一条法则之中已经蕴藏着一条完整的大道。

    “好像什么名字,有些记不住了。”李七夜笑了一下,随意地说道:“什么贤动术了,具体没怎么留意。”

    “古仙贤动术——”听到李七夜这随意的话,彭映雪不由为之骇然大叫一声,瞬间为之失色。

    “哦,原来你们取名叫‘古仙贤动术’呀。”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那就叫古仙贤动术吧。”

    “这,这,这是真的吗?”李七夜不以为然的话,却在彭映雪心里面掀起了惊涛骇浪,让她十分的震撼。

    彭映雪说道:“古仙贤动术,这,这,这是我们雪影楼万古不传之秘,乃是我们雪影楼最无双的功法。”

    这难怪彭映雪如此的震撼,因为“古仙贤动术”是他们雪影楼的无上之术,甚至被称之为雪影楼的镇教之术。

    传闻说,古仙贤动术,此乃是他们雪影楼的始祖翠天仙月,也就是传说的晚雪女皇所得。

    在他们雪影楼的记载中认为,古仙贤动术,乃是翠天仙月从古老无比的葬地仙土之中得到,又得到了仙人的指点,最终才让他们始祖翠天仙月修练成了这无上之术。

    在他们雪影楼,除了始祖翠天仙月修练成了“古仙贤动术”之外,后来六圣将也修练成了此门无双仙术。

    也正是因为有着如此无敌仙术,这才能使得他们雪影楼在那个时代能与真仙教分庭抗礼。

    在后世,他们雪影楼虽然也有弟子修练成了“古仙贤动术”,但是,威力远不如他们始祖。

    随着雪影楼的衰落,慢慢地,他们雪影楼再也没有人能修练成“古仙贤动术”,直到后来,这门无上功法就彻底失传了,再也没有人见过古仙贤动术。

    现在李七夜传授给她的功法竟然是他们雪影楼最强大的“古仙贤动术”,这怎么不让彭映雪十分的震撼呢。

    “你,你,你,你是怎么拥有‘古仙贤动术’的。”彭映雪完全想不透,说话都有些结巴。

    毕竟,李七夜不是他们雪影楼的弟子,就算是他们雪影楼的弟子,现在也不可能拥有“古仙贤动术”,因为这一门功法失传太久了,世间早就没有这门功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