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第3720章无法理解

目录:帝霸| 作者:厌笔萧生| 类别:其他类型

    叶明师,不仅是道行高深,而且也是深得古阳皇信任,他不论是在金杵王朝,还是在整个佛陀圣地,都拥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今日,他对李七夜行如此大礼,那可谓是礼数备至,已经是把自己的架子放得很低很低了,完全没有国师的矜持了。

    要知道,在金杵王朝,那怕是权势滔天的太宰、太尉也都要对叶明师理让三分,也都不敢在他面前放肆。

    “免俗礼了。”李七夜伸手,扶了一下,摆手,淡淡地说道。

    就在这刹那之间,叶明师看到了李七夜手指上的那只铜戒指,他不由心神剧震,身体震了一下,不由张大嘴巴。

    但,叶明师终究是叶明师,终究是金杵王朝的国师,很快就恢复过来。

    “请殿下回避。”此时,叶明师向金杵太子鞠首。

    金杵太子也不由为之奇怪,不明白为何突然之间,叶明师要让他回避。

    尽管金杵太子是王朝太子,但是,还是要给叶明师情面,他也懂事,向李七夜和叶明师鞠身,说道:“少爷和国师细谈,我带这位姑娘去走走。”

    至于彭映雪,不需要李七夜吩咐,她也默默地退下了。

    一时之间,偌大的御花园只有李七夜和叶明师两个人,金杵太子退下之后,叶明师伏地大拜,说道:“未能迎接大驾,明师有罪。”

    “罢了,这样的俗礼也就免了。”李七夜笑了一下,轻轻摇头,大马金刀地在大椅师坐了下来。

    叶明师回过神来,在李七夜旁边站着,他不由多看了李七夜手指上的铜戒指一眼,说道:“不知,不知道该如何称谓为好?”这让叶明师心里面也吃惊和奇怪,这一只戒指竟然会在李七夜手中,当然,他明白这一只戒指是意味着什么。

    李七夜当然知道了,他不由把玩了一下这只铜戒指,淡淡地笑着说道:“叫我少爷吧,免得说我挂羊头卖狗肉。”

    “不敢,不敢,不敢。”叶明师不由干笑一声,他看着这只铜戒指的时候,张口欲言,但,又不敢多言。

    按道理来说,这一只铜戒指易主,那必定是惊天动地的事情,那必定会有浩大的仪式,但是,现在却没有,在无人所知的情况之下,这一只铜戒指就这样悄悄地易主了,这样的事情,说来也不可思议,似乎这样的事情在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

    毕竟,这么一只戒指,那是有着非同小可的意义,有着非同小可的象征。

    “看来,你是见过这只戒指了。”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

    事实上,认识这只戒指的人并不多,认识戒指的人,都是佛陀圣地最强大的存在,都是佛陀圣地位高权重之辈,只有达到这样层次的人,才能有那个资格去接触它。

    没接触过这一只铜戒指的人,那怕是看到李七夜手上戴着这么一只铜戒指了,那也只会认为这只不过是一只普通的铜戒指而已,没有什么好惊奇的。

    真正接触过这一只铜戒指的人,他们一眼看去,就能看出这一只铜戒指绝世无双之处,知道这一只铜戒指绝对是假冒不了,也知道这一只铜戒指所意味着的权势。

    “当年有幸,见过尊上。”叶明师神态恭敬,说道:“明师得尊上指点一二,此生受益匪浅。”

    说到这里,恭敬之意,在神态之间,已油然而生。

    “你说的是那个假和尚吗?”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笑着说道:“或者是一个假道士。”

    李七夜这样一说,叶明师一下子没办法接话了,他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好,因为在他心里面,那个人是地位崇高,他也敬之如师。

    现在李七夜却随口调侃,似乎完全不当作一回事,这就更让叶明师在心里面十分奇怪了。

    按道理来说,这只铜戒指传给了李七夜,他与李七夜应该是师徒关系或者是长辈与晚辈的关系才对。

    然而,李七夜随口调侃,看来并不像是长辈与晚辈的关系,而李七夜的神态来看,对于他也不以为然。

    这让叶明师十分奇怪,李七夜与他究竟是什么样的关系,为什么铜戒指会传到李七夜手中。

    叶明师当然明白,这只铜戒指,不可能随便传给一个人,既然传给了李七夜,那就一定有着极为渊源的关系。

    “尊上是性情中人。”最后叶明师如此说道。

    “性情中人。”李七夜不由笑了笑,说道:“这也总比做个假秃驴、假牛鼻子好,不过,我觉得嘛,像张屠夫这样的职业更适合他。”

    叶明师只好干笑一声,李七夜如此随意地调侃,他就更让他奇怪和纳闷了,李七夜与之究竟是怎么样的关系呢,毕竟,长辈与晚辈之间,绝对不可能如此这般的随意,作为晚辈,更加不可能如此随意地调侃自己长辈。

    “怎么,是不是在琢磨,这戒指是不是抢来的?”叶明师那神态,又怎么能瞒得过李七夜的双眼,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

    “不敢,不敢。”叶明师干笑一声,说道:“铜戒在少爷手中,那必定有莫大机缘。”

    “没什么机缘。”李七夜笑了起来,摇头,说道:“如果我真的要抢,假和尚也不敢不给我,不过,这么一只破戒指,又值不了几个钱,不值得去抢,花几个铜板就能买到手。”

    叶明师不由呆了一下,这不仅仅是这只铜戒指的原因。

    这只铜戒指它的价值不用多说,它是有着非同小可的象征,若是这一只戒指可以人人继承的话,那绝对是让天下人为之疯狂。

    而李七夜却说得如此随意,完全没把这么一只戒指当作一回事,似乎,这仅仅就是一个值不了几个钱的铜戒指而已。

    李七夜的神态表现出来,的的确确就是这么一回事,看模样,似乎李七夜真的没把这只戒指当作一回事。

    叶明师很清楚,李七夜一定知道这一只铜戒指的价值,但,李七夜却偏偏不把它当作一回事,这究竟是怎么样的人,明知这只铜戒指的价值,却偏偏不把它当作一回事?更让叶明师吃惊的是,李七夜竟然把话说得那么的轻描淡写,就如同他的话那般,如果他动手抢这只铜戒指,似乎是十分轻而易举的事情,举手可得。

    这是让人震惊的事情,甚至是不可能的事情。

    要知道,铜戒指的前任主人,也就是李七夜口中的假和尚,那是多么可怕的存在,实力是何等强大,是何等的了不得。

    别人想从他手中抢走铜戒指?那简直就是痴人说梦,放眼天下,有几个人能做到?整个南西皇,有资格成为他对手的,那也仅仅只有一个人而已。

    叶明师曾得到过他的指点,知道他的可怕与强大,叶明师在心里面也是十分尊敬。

    现在李七夜却轻描淡写地说,要抢得这么一只铜戒指,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这是多么让人难于相信的话。

    所以,叶明师不由呆了呆,片刻,回过神来,他干笑地说道:“少爷说笑了。”

    “没说笑。”李七夜笑了一下,神态自若。

    李七夜这样的神态,顿时让叶明师不由嘴巴张得大大的,一时之间,千百个念头从他脑海中掠过,但,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在此时此刻,完全可以确定的是,李七夜手中的这一只铜戒指真的是买来的,而且如李七夜的话,那是不值得几个铜板。

    这怎么可能的事情,这么一只铜戒指,那是无价之宝,代表着无上的权柄,怎么可能被卖掉呢,更何况几个铜板就能买到这么一只铜戒指,说来根本就让人不相信。

    但,李七夜的神态,让叶明师可以肯定,李七夜绝对没有骗他。

    一时之间,让叶明师都不由凌乱了,他完全想不透了,这根本就不可能出现的事情,却偏偏发生了,这说来也让人无法去相信。

    在此时此刻,叶明师想不去相信都不可能,因为事实就摆在自己面前。

    过了好一会儿,叶明师不由苦笑了一下,轻轻摇了摇头,说道:“少爷与尊上的行事,焉是我辈能揣摩的。”

    最后,叶明师索性不去多想了,他也知道,尊上是一个不按理出牌的人,遇到了一个不按理出牌的李七夜,或许,只有他们这样的人,才会行事如此的诡异,如此的让人不可思议。

    他们没达到这样的层次,无法用他们的见识去理解这样的事情。

    但是,叶明师可以肯定,不管李七夜手中的这只铜戒指是怎么样来的,买得也好,传承的也罢。

    铜戒指依然是铜戒指,它依然是代表着无上的权柄。

    李七夜笑了一下,那和尚的心思,他当然知道,至于他自己,那只不过是随手而为,没有太多的深意,也没有什么太多的因果。

    “少爷驾临佛帝城,不知道有什么需要明师效劳的。”最后,叶明师向李七夜鞠首。

    他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可以帮上忙的,当然,对于李七夜来到佛帝城,他心里面也有着种种的猜测。

    毕竟,这么一只铜戒指,有着非同小可的使命。

    今天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