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130波斯人

目录:穿越到大秦的武器大亨| 作者:大锅菜| 类别:历史军事

    “王上,只有楚国能够满足目前这样一种情况。”张良随即建议到。

    “事情发生的很突然,我们需要作出最快的打算,就目前调集兵力的速度来看,我们最快都需要半年以上的时间,可是那样的话,情况的发展早已经超过了我们的预期,局势就会对我们越来越不利。所以,我们唯一能够解决的办法就是,依靠楚**队。”张良说到。

    韩淑没有说话,显然,对于韩国开发出远西地区的利益,而这时候,韩国需要分出一些利益给楚国,这无论如何都不会让韩国方面很容易接受的,毕竟,这相当于打劫,打劫的对方就是韩国人自己。

    “王上,当前只能如此,如果等到半年之后,或者是我们想要等到这样长时间之后去解决这样的难题,恐怕。已经很难实现了。”张良无奈的说到。

    “唉,有的时候,我自己也觉得很无奈,但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也就没有办法了。只能让楚国人参与进来了。或许,楚国人真的可以帮助我们解决一些问题。”韩淑无奈的说到。

    “但是,楚国人如何作战?”韩淑还是担心楚国人的利益参与进来对他们有些不利。

    “楚国人如何作战?我们已经无法关心这个问题了。但是,如果我们不让楚国人进去的话,我们的情况就不利了。而且,就是让齐国,燕国这些国家进入,他们在西洋大陆上没有自己的势力范围,他们就跟别提到达远西地区了。”张良说到。在殖民扩张领域内,韩国和楚国是走在最前面的,韩国人扩张的范围最广,他们是最早到达远西地区的国家,而楚国却是扩张领土最多的国家,他们占据了从楚国到西洋大陆上大部分的领土,而且他们的领土一般都很大,这主要得益于楚国国内人口上的优势,如果没有这些优势的话,他们很难扩张这样大的地区。

    郑海。这是韩国人对红海的称呼。不过楚国人不在乎这样的称呼,因为韩国人最先到达这里,他们自然有这里的命名的权利。

    “阿塞,从这里真的能够到达爱几吗?”商人黄善问道。他的美人号已经进入了郑海领域,在韩国人的港口上,他打听到了这里,从郑海一直朝北上,就可以进入一个新的领域,这个领域只有一些极爱冒险的探险船以及发财的商人去过那里,但是那里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目前还没有人知道。黄善得到这个消息之后,就从奴隶市场上购买了一个波斯向导,据说,他曾经到过那里,而且对方似乎很有语言天赋,能够说一些中原话,这沟通起来非常的方便,黄善太需要这样的向导了。

    “先生,我知道。那里就是爱几国。那里有黄金,人也很多,他们应该会非常喜欢你们的丝绸的。”阿塞说到。他是一名波斯人,波斯已经被灭亡了。不过还有很多人存在复国的梦想,安息国所在的地方就是波斯国所在的地方,但国家已经灭亡了。他们对于安息人非常的痛恨。他们无时不刻想着复国。

    “嗯,你能说说那里的情况吗?”黄善问道。

    “嗯。那里。那里有一条河流,很长的河流,每到雨季的时候,那里就会洪水泛滥,然后带来肥沃的土壤,他们的种植业就是在那里发展起来的,商业贸易也非常的发达,那里有一个亚历山大港。是我见过最繁忙的港口,比你们的港口还要繁荣,有希腊人,马其顿人,罗马人,以及各种各样的人,不过你们过不去那里,那里被一块大陆给隔绝了。越过那块大陆,你们才能进入地中海。”阿塞介绍到。

    “地中海?”黄善好奇的问道。

    “对,地中海,我说的那些罗马人,希腊人,马其顿人,还有更多的犹太人,他们就是靠着船运来行走的,不过你们的船只比他们的船看起来要先进很多,最起码要长,要高达很多,而且还有火炮,他们没有火炮。不过他们作战都很勇敢,那里已经是我们到达最边境的地区,很多地区我都没有去过。”阿塞介绍到。

    “哦。原来还有那样一块地方。我们可从来没有去过。”黄善说到。

    “他们都和你一样吗?”黄善接着问道。来到这里,他看见过黑人,那些黑人有的高大,有的低矮,不过他们都很野蛮,当然了。还有波斯人,他们大部分是奴隶,但肤色发白,有胡子。

    “差不多,他们都是白人,不是黑人,只有南方,越过一条极大的沙漠,那里才会有黑人,当然了。那里也有黑人参加战斗,爱几人的肤色有些发黑,那里有,高高的坟堆,是用巨大的石头建造起来的,听说,已经有几千年的历史了。我从来没有见过,他们也曾经有过很伟大的文明。”阿塞说到。似乎他的见闻非常的广泛一样。

    “巨大的坟堆?”黄善问道。

    “是的,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或许你们应该去看看,那是一个很伟大的工程,我们很难相信他们是怎么做到那一点的。”对方那样说到。

    “嗯。我明白了。”黄善点点头,对于新的区域,黄善充满了兴趣,在他看来,那些所谓的洛马人或者是西蜡人,才是他关心的地方,尽管翻译上还有很大的问题,但他觉得,他应该关注这一点。

    楚国人已经关注到了市场的重要性,他们的丝绸需要广袤的市场来销售出去,黄善做的事情就是这样一件事情,他要把大量的丝绸卖到各地去,只有这样,他才能赚钱,有人的地方通常就有很大的利益。这是一条不变的规则。

    安息,一处韩国人控制的港口内。韩国海军的一处军营营地内。

    “长官,我希望你们能够相信我说的。”马赛东说到。这是他后来改的韩国人的名字,他原来是安息人的一名奴隶,不过他很好学,他是最早接触韩国人的波斯人之一,他能够说一口较为流利的中原话,并且他很聪明,最重要的是,他是一名波斯复国主义者。

    “好吧,我相信你说的,但是,我想知道,你们所在区域的情况,比如,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或者是你们能够做到什么?”韩国情报军官郑秋说到。

    韩国的情报系统是重叠的,这主要是防止信息来源过于单一导致情报的错误,韩国人很早的时候就已经注意到了情报的关键性,所以,他们的情报机关有国家情报机关,有军方的,还有民间商人自发形成的情报组织,可以说,韩国的情报网络覆盖的非常的多,商人大部分都会提供他们接触到的各种情报,这种情报会通过电报快速发送出去,对于这样的电报,官方都是提供免费发送的,这也是为什么韩国能够得到更多的情报来源。

    “我的名字叫马赛东,这是我的韩国名字,我以后只会用韩国名字。”对方严肃的说到。郑秋没有反应,他可不会对一个会使用韩国名字的其他国家的人产生好感,这样的人他看见的太多了。反而没有了反应,如果需要的话,他可以怀疑对方的动力机不良,毕竟,改掉自己的名字,在中原国家看来,这是一种忌讳。

    “我是波斯人。”马塞东说到。他看到对方毫无反应便说下去了。他是逃到韩国人这里的安息奴隶,韩国人反应是,他是间谍,用来刺探韩国人情报的,对此,韩国人极为的敏感。

    “波斯比安息人建立的国家要早很多,几十年前我们就存在了。可惜的是,我们被亚历山大给灭国了。他们来自马其顿,我们的国家灭亡之后,我们就一直寻找机会建立起新的国家来,但我们的努力从来没有成功过。安息人血腥的镇压了我们。不过我们会一直努力下去,一直到建立起自己的国家为止。”马塞东说到。而郑秋却暗暗记录下来,这是一条很重要的信息,来到这里,郑秋一直从事情报工作,最近的情报动态显示韩国和安息国的关心并不是很友好,双方可能会进入战争状态,这种可能性非常的大。这是他个人的一个分析,但现在看来,情况似乎真的是这样。

    “我们对安息人非常的仇恨,因为他们杀戮了我们很多人,我们有很多波斯人,我们需要建立起自己的国家,消灭安息人,杀死安息人。最近,他们还得到了一种火器,这种火器让安息人的统治变得极为的稳固起来。而且他们还征调了相当多的人去进攻大宛人,安息人的生活并不是很好,他们的饭菜质量下降了很多,我们有资金,也有人,但是,我们需要火枪,我们需要武器,先进的武器,我知道,你们韩国人有这样的武器,很多武器都是你们卖给安息人的,我希望你们不要这样做,把武器卖给我们,我们可以保证你们的利益。”马塞东说到。

    “你继续说下去。”郑秋摇头说到。对于这一点,他可不会很轻松的就参与进来的,在他看来,这些都很狡猾,他们说的话未必全部都是真的,没有必要全部相信他们。

    审问还在继续,郑秋从马塞东的口中得到了更多的消息,他从来没有注意到的消息。比如波斯人的存在,原来在安息人之前的历史当中,还有波斯人,情报官员似乎都有一个通病,他们对当前的情报非常的关心,对过去的历史,过去太长的历史他们都有选择的忘记,因此韩国人在较长时间之后这才注意到了波斯人的存在,他们一直只对安息人关心,忽视了这一点。

    波斯人灭国之后,他们一直有活跃的团体存在,他们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复国,不过复国需要的因素非常的多,比如,大量的资金,还有支持者,以及各种武器,韩国的火枪严重的影响了波斯的复国运动,因为火枪对他们的镇压效果太过于明显了。安息骑兵的存在让他们根本无法抵抗,特别是火枪,他们拿着都是冷兵器,毫无优势可言,很多复国运动都是在安息骑兵的镇压下破灭的,于是他们想到了自己也要进口大量的火枪,但火枪只有韩国人有,这才有了这样一幕。

    不过当前的局势的确对波斯人的复国运动有很大的好处,首先安息人的主力部队调出,第二,就是安息人的国内局势较为动荡,几次血腥镇压之后的波斯复国运动大有重新燃起的可能。但安息人似乎忽视了这一点,最后一点,就是韩国人和安息国的外交关系出现了较大的裂缝。安息人不太可能偿还巨额债务,这让韩国银行以及商人感到不安,政府对此也觉得极为的担心,因此他们不得不要求改变对方的外交策略以便达到他们资金充足的情况,但安息人对外继续借债,他们好像没有心思去偿还他们欠下的巨额债务。这让韩国人非常的不满。战争随时都有可能发生。一个欠债不还,一个要求坚决还钱。

    楚国,彭城。

    “铁路的事情,我已经看过了。可以这样做,而且铁路可以极大的提振我们的经济,这对我们是有很大好处的。”范增说到。

    “总理,新的电报。来自韩国的。”国防部长对范增说到。陈平还没有报告他们铁路建设情况的事情。

    “韩国,韩国有什么事情?”范增不高兴的问道。

    “他们要求借兵,安息国出现了一些外交意外。所以,他们计划使用军人来解决问题。”国防部长说到。

    “借兵?”范增看了看陈平,用一种难以相信的神情看着陈平。

    “这太好了。我们就是不修铁路也要把对方压下去。”陈平激动的这样说到。

    “对,就是不修铁路,这兵也借,只要我们能够在安息,赛斯等地区扩大影响,就可以了。”范增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