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136第二次炮击

目录:穿越到大秦的武器大亨| 作者:大锅菜| 类别:历史军事

    ♂

    作为一种能量上的补充,糖果一直被看成是战略物资的存在,在秦军的食物配单当中。糖果占据了一个相对完善的比例。

    在特别的情况下,糖,能够提供充足的热量帮助士兵抵御暂时的饥饿感。跟秦军学习的大宛军队自然配备这样的糖果,以便让他们保持这样的战斗力。

    不过对于第二步兵师来说,他们的情况并不算是很好。毕竟,他们的战果非常的不妙。

    “我们的进攻非常的不妙。”三营营长找见钟离昧说到。他是楚**事顾问,他想了解一下,看看对方有什么好办法可以解决他们当前的问题。

    “我们到现在。连敌人的第一道防线都没有打破,最该死的,安息人好像永远打不死一样,我们已经发射了很多的炮弹,结果如何?”营长说到。

    “他们好像从土堆下面爬出来一样,根本就打不死,对此,我们的人很恼火,但他们却一点也不在乎的样子。”营长苦恼的说到。二营的两个连被打残了。在龙且近似于野蛮的进攻下,两个步兵连损失惨重,他们阵亡了百分之六十的士兵,还有百分之二十七的士兵重伤,其余的人人带着伤,他们的战果是,他们毁掉了对方的一道冰墙,但是安息人在他们的阵地前又修建了一道冰墙,而他们的炮兵是轮番攻击,毁掉了冰墙,对方又重新修建,战局进入了坚持阶段。

    “在北方,第一步兵师的进展非常的顺利。他们连续突破了安息人的三道防线。好像是最近,安息人才做出了反应。对此,我们感到十分的担心,如果他们继续这样突击的话,我们的作用就非常的微小,上面的长官希望我们尽快发起一次有效的进攻,长官们正在收集大量的弹药,以便让我们展开更大的一次进攻。”营长说到当前的情况。

    “不知道,你有什么看法?我想知道。”营长对钟离昧说到。这个年轻人和其他的楚国顾问团军官不同,首先,他的看法非常的准确,其次他看起来很冷静,一点也不躁动。最后是,他更像是军人,而龙且看起来,更像是屠夫,脾气暴躁,对待士兵非常的野蛮,如果他们不进攻的话,就会被送到军事法庭。听说。有人在进攻的时候逃跑。被宪兵抓走,在组成的军事法庭当中,已经有多位军官认为这样的事情可以轻松的化解,他们认为没有必要枪毙对方,毕竟,这样的事情很正常。他们也能理解紧张感带来的不适。但是龙且却一点也没有绕过对方的意思,他联络了几名军官以及其他的军事顾问团的军官,直接给了对方一个死刑,就这样,那名士兵被枪毙了。枪毙的后果是,很多士兵不敢在逃跑了。尽管他们很多时候被吓的不能走动,但是想到被枪毙,他们还是觉得应该上战场。但是,很多大宛官兵都对龙且的态度不好,在他们看来,这些军事顾问团毫无人性。

    “我看了二营的进攻。”钟离昧说到。

    “我觉得,我们的进攻有问题,首先是我们的战术非常的不明确,没有一定的技术性,进攻的时候我们毫无掩护,这对我们是非常不利的,其次,我们没有加派其他的兵种进行支持,比如工兵,两道冰墙成为最大的障碍,而安息人可以很好的利用两道冰墙产生的效果对我们进行射击,结果可想而知,我们的情况非常的不好。这对我们是非常不利的。”钟离昧说到。

    “最后就是。我们的火炮射击很有问题,我们轰炸之后,然后再次调派士兵作战,这中间有很大的空隙,这个空隙直接造成了我们的任务失败,这还不是最重要的一点,重要的是,安息人可能会采取躲藏的方式,我们的火炮进攻在这样的射击方式下,没有任何的效果。”钟离昧说到。

    “不知道你的方法是什么?”营长好奇的问道。

    “我的计划是这样,这样的话,可以试一试。”钟离昧说着就贴着对方的耳朵说到。

    “这。可以吗?是不是有些太危险了?”张营长听完之后这样问道。

    “不,我认为这不是危险,这是一种很好的战术安排,这样的战术安排可以有效的满足我们的战术需求。”钟离昧这样说到。

    “好吧,既然你这样说,就按照你的办法来。或许你的想法是对的。”营长点头答应到。

    “轰。轰。轰。”隆隆的炮声再次发起。

    “砰砰。”砰砰炮也参与进来,他们直接射击打掉那些冰墙,为下一步的步兵进攻打开一个合适的通道。

    “又是炮兵轰,那些该死的安息人一点也不轰击死,真是他娘的见鬼了。”七连的一名下士抱怨到。别人还没有上刺刀,他的步枪已经上了刺刀。他旁边的士兵嚼着牛奶糖。一般来说,秦国好一些的牛奶糖是应该稍微硬一些,也就是说,在含一口之后,牛奶糖就开始融化。但军方采购的牛奶糖。糖中胶好像多了一些,这让士兵的在紧张的时候,不停的咀嚼,他们就咬着这样的牛奶糖进行作战。

    “好了。我们还是上刺刀吧。谁知道这次的进攻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或许我们和该死的二营一样,听说他们三个步兵连被打垮了两个。还有一个如果不是在后面的话,可能那个步兵连也会被打垮。”一名二等兵说到。

    “该死的。别说了。他娘的,他们竟然补充到我们这里,跟随着我们一块作战,真是他奶奶的倒霉死了。”下士听说之后这样骂道,步兵团内对二营充满的敌意,人们认为,对方的运气很差,跟着他们作战就会造成很大的影响。

    “士兵们,所有的士兵们听着。”就在这时候。军官大声的喊道。

    “这关系到你们的生命,竖起你们的耳朵,给我好好听着。”军官大声的喊道。他的军大衣领子竖起来。看起来好像他很冷的样子。

    “等火炮轰击之后,还有一次火炮轰击,我们要等第二次火炮轰击停止之后才能发动进攻。在第一次轰击之后,我们所有人,上刺刀,前进到第一道冰墙的位置,趴下,隐蔽好。不要动,这时候,就会开始第二波火炮轰击,我们的任务就是等待火炮再次轰击之后,发动进攻,你们听明白了吗?”军官说到。

    “明白了。”士兵们说到。

    “好。我再说一遍,第二次炮轰之后开始进攻,第一次只前进到第一道冰墙的位置上去。等待进攻的命令下达。”军官严肃的说到。

    “如果有人在没有命令的情况下冲锋过去,一切后果自己负责,打死打伤,都不是我们的事情,自己对自己的性命要负责,明白吗?”军官大声的喊道。

    “明白了。长官。”官兵们喊道。

    “他娘的。这又区别吗?”士兵们议论到。在他们看来,这似乎没有任何的区别。最多在他们看来,这只是军官们的一次无聊安排而已。

    很快,士兵们就被要求上刺刀。士兵们把刺刀安装好,等待命令。炮声在持续了一段时间之后,停止了。

    “嘟嘟嘟。嘟嘟嘟。”号兵发出进攻的命令。军官吹着哨子催促士兵上前,第一排的士兵拿着上了刺刀的步枪走出了战壕。其他的士兵紧随其后跟上。

    “怎么样?”钟离昧举起自己的望远镜问道。

    “安息人阵地上没有动静,不知道是不是爆炸烟雾的影响,我看不见敌人。”三营长摇头说到。

    “看着吧,安息人很快就会出来的,他们绝对想不到,轰击之后,还有一波轰击。”钟离昧说到。他早就看出来,安息人的情况有些不对劲,因为对方的兵力在一开始的很少。而轰击完之后他们就会迅速的出现。安息人和大宛第一步兵师交手,他们早就总结出这样的教训来,一开始他们被大宛人轰击的很厉害,但是后来,大宛人的招数就不顶用了。因为火炮炮弹都在了空处,没有一发炮弹落在他们的头上,自然就不会发挥出应该有的效果了。

    “前进,快,到第一道冰墙的位置就停止进攻。”一名少尉对自己排的士兵说到。士兵们都迅速的来到第一道冰墙之后,他们并没有翻越,而只是停留下来。这是命令,他们必须服从。

    “该死的,不用翻越过去,快回来。”就在这时候。一名中士声音稍大的喊道。少尉不高兴的看着那名中士,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一名新兵紧张的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翻越冰墙。他快速的朝着第二道冰墙冲过去。

    “该死的。回来。”少尉喊道,或许是那名士兵太过于紧张了。对于少尉的命令,他根本就没有听见,只是不停的前进,前进。

    少尉也没有办法。他们的命令是绝对不允许进攻的。中士看了看,无奈的摇摇头,叹口气。紧张,没有上过战场。缺少的经验让很多士兵感到紧张,而紧张容易导致一些士兵出错。

    “轰。轰。轰。”就在这时候。隆隆的炮声再次响起来。所有的士兵只能躲避在第一道冰墙的后面。他们距离安息人的阵地不算远,但也不算很近,这个距离大概有一百五十到一百八十米的样子,这是火炮炮弹不能落在他们投上的最后极限的位置上了。只要炮兵调低一个密位,就有可能打在他们头上。

    “轰。轰。”隆隆的炮声传来,很多士兵还是在这样近的距离上听着炮弹的呼啸声,他们尽可能的把头压的很低,尽管地面还是很冰凉,但他们认为,这比他们送命强很多了。

    “该死的,我真希望那些该死的安息人能够体验这样的滋味。”中士骂道。

    “轰。”一发炮弹无意之间打在了他们附近,好在没有伤亡,如果出现了伤亡,他们的情况可就非常的不妙了。

    “该死的。”很多士兵骂道。但也就只能这样骂了。

    炮声再次停下来的时候,很多士兵还趴在地上,他们有的胳膊给冻麻了。还有的以为炮弹会落在他们的头上。

    “起来。冲锋,快起来。冲锋。”军官抓起一名士兵说到。他不敢让号兵发出响声,哨子也不能用了。只能这样口头下达命令。这是他们营长亲自下达这样的命令。第二次进攻的时候。就不能发出一些声响了。

    “快。起来。冲过去,快点,进攻了。”军官抓起士兵。士兵们翻过冰墙,快速的朝着第二道冰墙冲过去,然后是第二道。

    “我们会轰炸死很多的安息人吗?”营长担心的问道。

    “不知道。希望他们在第二波的时候被炸死,不然的话,我们的情况就会变得非常的不妙。”钟离昧这样说到。

    “希望吧。走吧。”营长对钟离昧说到。

    “砰。砰。”安息人的抵抗还是有的。不过只是零星的枪声,这样的枪声让大宛士兵感到有些神经紧张,但也仅仅是神经紧张,因为他们的影响力就小了很多,毕竟还有很多事情他们是做的非常正确的,比如,他们采取了第二波轰击的办法。

    “杀啊。”大宛士兵第一次跳进安息人的壕沟内,他们感觉什么也没有看到,他们看到有动的安息人,然后给了对方一刺刀。

    “啊。”安息人发出痛苦的惨叫声,很多安息人被炸死了。他们好像才什么地方匆匆的赶过来的样子,但现在,可不是管这些的时候,大量的大宛士兵冲进安息人的阵地,一些地方还有刺刀发出的声响。

    “砰砰。啊。噗嗤。”枪声,刺刀刺进**的声音,惨叫声,还有就是*的敲击声,不过这样的声音并不是很多,大宛军队觉得这次的进攻好像有些轻松。

    “快,看看那边。”军官指挥到。士兵们小心的进入壕沟内,然后寻找安息人。偶尔也会发出枪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