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七十四章 听证

目录:道门法则| 作者:八宝饭| 类别:散文诗词

    一听“动用武力,强制执法”,众妖都是神色一凛。川北一方最先齐声答应:“明白了!”

    川东众妖则迟疑了片刻,开始小声议论起来。

    赵然很有耐心,再次向通臂神君重申:“你们到底同意不同意这一条?若是不同意,听证会就没有必要开下去,我仲裁庭也没有必要浪费时间做什么调查和裁决。诸位可要想好。”

    通臂神君想了想,问:“仲裁庭能做到公正裁决吗?”

    赵然点头:“那么多位道门行走都在这里,我们代表的是道门,你说道门能不能做到公正裁决?”

    通臂神君看了看旁边坐着的一排同道,见诸位灵妖都向他点头,于是道:“好!我们同意!”

    赵然吩咐:“请诸位参会者摁上手印!”

    裴中泞取出一份书写了上述约定事项的稿纸,取过一盒红泥,下到场中,挨个让所有灵妖全部摁上了大大小小的爪印和蹄印,又收回来交给赵然。

    赵然满意的看了看,然后“咚”的一声敲击木槌,道:“我宣布,听证会正式开始。今天的听证会,主要调查川北妖修控诉川东妖修一方九项罪名是否成立,仲裁庭将依据调查结果做出裁定。”

    “第一项控诉,通臂神君强占太华山洞府,致使白山君无家可归。请白山君就此控诉进行陈述。”

    白山君从座椅上起身,踩着优雅的步子,冲通臂神君甩了一个不屑的眼神,开始向仲裁庭申诉。她主要讲了自己几十年来辛苦打造靓丽洞府的大概经过,投入了多少精力、耗费了多少岁月,说到伤心处,忍不住引吭高歌。

    裴中泞在一旁飞快的作着记录,旁边的欧阳谷和李腾信则瞪大了眼睛,好奇的看着这只白鹤,不时低头相互私语。

    等白山君申诉完毕,赵然向通臂神君道:“现在该你辩诉,白山君的控诉是否属实?你是否承认?对这项指控是否认罪?”

    通臂神君转了转眼珠子,道:“我承认,本山君占了白鹤的洞府,但我不认为这是一项罪名。众所周知,我们妖界以实力为尊,谁的拳头硬,谁就是强者,强者自然可以索取他想要的东西,这是我们妖界的规矩,所以我不认罪。”

    赵然目光转向白山君,白山君看向蟾宫仙子,蟾宫仙子起身道:“仲裁庭的裁决,究竟是依照道门的规矩,还是依照妖界的规矩?如果依照道门的规矩,那么泼猴就应该认罪;如果依照妖界的规矩,力强者居之,那么我们可以约定,现在就打一场,看看究竟谁强谁弱!”

    赵然暗挑大拇指,心道仙子当真厉害啊!

    通臂神君语塞,不知该怎么驳斥,只是强道:“总之这一条是不认罪的!要打也可以,听证之后再打过就是了!”

    两边顿时又纷纷吵嚷起来,赵然将木槌敲得山响,好不容易维持住仲裁庭的安静,然后道:“是否认罪不重要,仲裁庭稍候会做出裁决,双方是否还有补充?”

    两边都表示没有补充,于是赵然开始就第二项指控进行听证。

    君山一脉对川北一方的第二项指控,是说他们不经道门允许,擅自聚兵。

    这一项就不存在什么道门规矩和妖界规矩的纷争了,那么大规模聚集妖兽的行为,肯定是要向道门禀告才对,川北一方对此倒没什么异议,但通臂神君跳出来说,自家没有禀告过道门,但君山一脉同样如此。

    对此,蟾宫仙子表示“本宫早有准备”!蟾宫仙子不仅向华云馆的道门行走赵然禀告过要兵发太华山,而且还有赵然帮助邀请同道的书信,简直是铁证如山!

    这个黑锅赵然只能认下来,并且当场完成了由法官化身为证人的尴尬转变,向其余三位道门行走提供了证词。

    还好所有人和妖都是第一次参加这个从未听说过的“听证会”,对于仲裁庭这一运作模式更是知之甚少,没有建立“仲裁法官不得牵涉案件”的概念,让赵然不至于太过尴尬,否则他就只能立刻下岗了。

    这一项指控很快就被赵然有意识的快速了结过去,很快进入接下来的第三项、第四项和第五项指控。

    第三项是指控川东一方不遵守仲裁庭提出的战场界约,这一项无须听证,赵然仅仅做了一个陈述,便判定罪名成立。太华山一方的众妖们也没什么好辩驳的,跑出界约的妖兽都被仲裁庭拿下了,辩来辩去毫无意义。

    通臂神君只是指出,不仅仅是川东一方不遵守,川北一方同样也有越界的行为存在。

    第四项和第五项都与灵狐青丘有关,但灵狐青丘已经溜之大吉、不知所踪,所以听证会无法对此进行调查。

    接下来调查的是第六项,川北一方,尤其是白山君本人,控诉灵熊黑白道人吃了很多太华山的竹子,还在原地拉屎,将太华山的竹林搞得乌烟瘴气。

    白山君再次起身,严厉指控黑白道人不讲文明、不讲卫生的恶习,她表示,那片竹林是太华山上极为出色的景致,如今被猫熊们破坏,等于毁了这处自然美景,实在是令热爱大自然的妖兽们痛心疾首。对于此等匪类,白山君提请仲裁庭予以严判重处!

    黑白道人起身辩诉:“本座能够深刻感受到白鹤对竹林的喜爱,也能理解她的痛苦,因为我们猫熊一族,同样无比热爱竹林,无比热爱自然美景。但本座要说的是,白鹤完全弄错了,她的指控是没有道理的!”

    白山君道:“我从天上飞过的时候,就见你们在竹林中到处啃食,还在里面出恭,此为亲眼所见,你居然还狡辩!”

    黑白道人解释:“我们虽然喜欢吃竹子,但我们也喜欢捕食竹鼠,竹鼠对竹林的危害,远远超出你们的想象,我们吃竹鼠的行为,实际上是对竹林最大的保护。同时,我们吃竹子的时候,也是有选择的吃里面的嫩芽,并不会破坏竹子的根茎,过上不久,这些竹子又会重新长出来,根本不存在毁坏的问题。至于说到出恭,我们猫熊一族的排泄物,可以给竹子的生长提供养分,这是竹子需要的粪肥!所以白鹤的指控是完全没有根据的,是污蔑,我要求仲裁庭还我清白,要求白鹤向我们猫熊道歉!”

    裴中泞一边记,一边强忍着笑意,向赵然道:“赵师兄,这个听证会真好玩,以后再有这种事情,一定叫上师妹我啊。”

    赵然道:“接下来还有精彩的,你用心记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