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八十九章 刺杀

目录:踏天争仙| 作者:三生万物| 类别:玄幻魔法

    ♂

    方荡和这些蜘蛛们玩起了转圈的游戏,靠着一名蜘蛛卧底,方荡一路吃掉了数十只蜘蛛。

    最大的收获还是方荡找到了快速拉升真实之力的办法,那就是不断的消耗真实之力,然后不断的补充真真实之力。

    这种方法在方荡还是一位真人的时候,也曾尝试过,也有用处,但用处并不太大,没想到在方荡成就神明境界后,这种方法的作用一下提升起来了。

    方荡吞吐的真实之力越多,自身的真实也就跟着不断提升。

    不过,虽然方荡很希望就这样一直吞噬下去,但那些蜘蛛虽然灵智初开,但却也并不傻,在方荡接连吃掉了十几只蜘蛛后,这些蜘蛛之中的聪慧者发现了情况不对头,他们纷纷看向队伍末端,此时方荡驾驭的信徒蜘蛛正将锋锐的腿从一只蜘蛛的脑袋之中拔出,拉出长长的粘稠汁液。

    那些蜘蛛坚硬的脸上露出不解的神情,紧接着这神情转化为愤怒!

    数百只蜘蛛发处愤怒的嘶吼,朝着那只方荡的信徒冲去,方荡的信徒蜘蛛本身的力量要远远强过这些蜘蛛,但也架不住数百只蜘蛛的冲击,略微抵抗了一下之后就被蜘蛛给淹没,撕成碎片。

    当这些愤怒的蜘蛛掉头寻找方荡的时候,方荡已经无影无踪了。

    这些蜘蛛愤怒的四处寻找,自然是两个鬼影子都没有找到。

    方荡此时已经回到了自己的肉身之中。

    这一次对于方荡来说收获极大,方荡也需要一些时间消化身躯之中积累的大量的真实之力。

    对于方荡来说,那些蜘蛛简直就是他天然的补品,可以说就是为他准备的,方荡觉得自己不可能再找到这么脆弱的适合他吞噬真实之力的存在了。

    当然,这个脆弱是相对来说,对于方荡来说,想要战胜他们其中任何一个都是需要大费周章的事情,但这已经是方荡能够碰到的最适合他的敌人了。毕竟在这一界之中或许只有他只有八成真实,这里就算是一块石头都是完全真实的存在。

    更别说,这里有这么多的蜘蛛们,如果叫方荡一只蜘蛛一只蜘蛛的去寻找的话,还不知道要找到多久。

    方荡一边休息,一边琢磨着怎么能够再次狩猎那些蜘蛛。

    那些蜘蛛数量极众,并且他们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拥挤在一起,不得不说,这些家伙没有四散而去,对于方荡来说是一件好事,但他们如此聚在一起对于方荡来说就是一个超级难题了!

    不过,方荡也算有些准备。

    荡荡在汲取真实之力的时候曾经将这些蜘蛛完整的观瞧过,同时收集了一些蜘蛛的尸体碎块,方荡觉得自己可以尝试着打造一只这样的蜘蛛出来,当然,不是真正的完全相同的蜘蛛,而是那种徒有其貌的人蜘蛛,方荡的要求是两者至少在外观气味上完全一致。

    方荡休息得差不多了,就开始尝试打造出一只蜘蛛来,方荡将自己收集的蜘蛛碎片拼凑起来,东拼西凑之下方荡凑出来三分之一的蜘蛛,剩下的就需要方荡凭空创造了。

    这对于方荡来说不算什么特别难的事情,毕竟方荡在自己的星辰上就曾经打造过不少的蜘蛛。

    方荡不断的思考,然后用真实之力先将蜘蛛碎片之间的缝隙填满,这是一个比较你简单的工作,毕竟,但方荡心中生出一丝遗憾来,他无论如何努力,填补在蜘蛛身躯碎片缝隙之中的部分最高只能达到八成真实境界,以他的力量无论如何都不能创造出完全真实的东西,那怕只是一根毛一块皮肉。

    方荡耗用了整整三天时间,才终于将蜘蛛塑造成功。

    这蜘蛛除了三分之二的身躯是八成真实状态外,其余的简直和真正的蜘蛛一模一样!

    但这种差距还是太大了,毕竟当八成真实和真正的真实单独看区别似乎不大,但若是将两者放在一起的话,那差距就实在是太大了。

    不过方荡也没有办法,将蜘蛛塑造成这个样子已经是他能力上的极限了。

    方荡围着蜘蛛转了几圈,这样的一只蜘蛛一看就是拼凑起来的,八成真实的身躯部分就像是一个个补丁一样难看。

    方荡捏着下巴思索许久,忽然双目一亮,伸手招来悬浮在空中的灰尘,将这些灰尘融入了蜘蛛的身躯之中,因为这些蜘蛛本身就是灰褐色的,所以这些灰尘和之主的身躯融合在一起,那些蜘蛛身上都长有细细的短毛,空气之中的灰尘往往黏在短毛上,有了这层伪装,方荡的蜘蛛至少在外观上已经和真正的蜘蛛没有太大的差距了!

    方荡对此也是非常满意,至于能不能骗过那些蜘蛛,方荡心中也没有低,不过现在可以试一试了!

    方荡分出一道神念潜入这蜘蛛的空壳身躯之中,适应了一个时辰左右才能够顺畅的驾驭这蜘蛛前进后退,毕竟这蜘蛛有八条腿,协调起来非常吃力,并且这家伙别看眼睛多,但视力非常的差,几乎只能看清楚周围几十米的情况,不过这东西的感知非常敏锐,能够感知到方圆几千米内的风吹草动。

    这也是方荡不知道这蜘蛛是不是能够欺骗那些蜘蛛的原因所在。

    方荡驾驭蜘蛛携着凭空打造出来的一个红色的圆炉朝着那群蜘蛛慢慢靠近过去。

    方荡驾驭蜘蛛来到了一众蜘蛛边缘,小心翼翼的观察。

    这些蜘蛛现在还有七八百只,此时规规矩矩的趴在地上,整齐有序,方荡很是惊讶不知道这些蜘蛛为何不散去,而是汇聚在这里,并且如此规矩,当方荡真的走到了近前,就不由得晒然一笑,这些蜘蛛之所以汇聚在一起没有离开,原因一点都不复杂!

    就见这些蜘蛛们此时正在拼命的从一块块的破碎的蛋壳上汲取上面的奶白色的汁液。

    这片虚空正是蜘蛛的蛋碎裂的地方,这里有大量的奶白色的汁液悬浮空中。

    很显然,这些汁液对于方荡来说是毒药,但对于这些蜘蛛来说,却是无处寻找的最佳营养品就像是乳汁一样。

    这些蜘蛛们消化这些奶白的汁液的速度很慢,以至于他们看上去一动不动的趴在这里。

    方荡驾驭蜘蛛慢慢的靠近过去,那些蜘蛛们此时正在专心致志的汲取奶白色的汁液,有几只蜘蛛相当警惕的望了方荡驾驭的蜘蛛,但随即就重新专注在自己身前的奶白色的汁液之中。

    方荡不由得长出一口气,只要这些家伙不在意他,那么他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得多了。

    方荡驾驭着蜘蛛不断的朝着蜘蛛群中拱去,一路上蜘蛛们都在专心致志的汲取奶白色的汁液,发出嗞嗞的轻微声响。

    方荡的驾驭着蜘蛛越过了十几个蜘蛛后,就停下脚步,周围的蜘蛛们对于他的这种行为相当厌烦,但他们全身心的都放在了课汲取奶白色的汁液上,对于方荡的举动虽然厌烦,但却也没有谁表示不满。

    方荡左右看了看,随后也找了一小摊奶白色的液体,小心翼翼的观瞧,随后用蜘蛛的嘴巴喝了一小点,只不过喝了一小点,但方荡明显感到自己驾驭的蜘蛛似乎成长了一些。

    他这才喝了一小口,周围这些蜘蛛们已经喝了不知道多少口,也就是说,周围的这些蜘蛛已经不能用之前的那些蜘蛛作为参考来进行判断了!

    方荡忽然生出一种巨大的危机感,这些蜘蛛虽然表面上看不出什么,但他们此时一定在飞速的成长着,方荡必须尽快的将这些蜘蛛吞噬掉,如果不能的话,那么方荡还是尽快离开这里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不过,方荡看到这些蜘蛛认真汲取那奶白色的汁液的一瞬间,方荡就知道这场战争他赢了!

    方荡不想耽误任何时间,将那个红色的圆炉取出来,周围的蜘蛛都在埋头汲取奶白色的汁液,根本就没有人在意他。

    方荡驾驭蜘蛛猛的用蜘蛛脚刺入这个红色的圆炉之中。

    圆炉一被刺破,立即就有一股股的腥气从中钻出,这味道相当刺鼻,那只刺破圆炉的蜘蛛被这味道一熏身形立时开始摇摆起来,八只脚也开始急速的颤抖哆嗦。

    紧跟着周围的蜘蛛们也跟着开始哆嗦颤抖起来。

    这雾气是方荡专门针对这些蜘蛛打造出来的毒雾,以方荡的修为和见识,只要他想炼丹随手就能捏出来,这种毒气专门针对蜘蛛。

    不过作用并不能将蜘蛛们毒死,只能使得蜘蛛身躯麻痹。

    这毒物释放出来,周围专心致志的汲取奶白色的汁液的蜘蛛们嗅到那刺鼻的味道纷纷后退,转眼间方荡驾驭的蜘蛛周围立时闪现出一个巨大的空白圆环来。

    也有不少蜘蛛后知后觉,没有来得及逃走,此时和方荡驾驭的蜘蛛一样八只脚不断的颤抖,口器处传来得得得的声响。

    周围的蜘蛛呆呆的看着这一幕,很快,数十只蜘蛛纷纷倒地,他们未死掉,只是被麻痹掉了。

    那腥味的雾气扩散的速度非常快,转瞬间就蔓延到了说数百米,随着雾气氤氲,那些蜘蛛们纷纷避退,最终方荡的毒雾也就只麻痹了近百只蜘蛛。

    这些蜘蛛不断的颤抖着八条长腿,四脚朝天般的躺倒在地。

    眼瞅着雾气由浓转淡,那些避开的蜘蛛们犹豫了片刻后,终究抵不住悬浮在虚空之中的奶白色的汁液的诱惑,纷纷涌了过去,他们没有理会那些四脚朝天的蜘蛛,他们只在意自己身前的那些奶白色的汁液。

    嗞嗞的声音再次响起。

    而方荡此时脸上已经开始露出笑容来。

    果然,片刻之后,那些真正在喝奶白色的汁液的蜘蛛们终于也开始陆续的八脚朝天八只爪子不住的颤抖。

    此时数百只蜘蛛已经有九成都颤抖着躺倒在地。

    而仅存的蜘蛛们竟然还在汲取奶白色的真实之力。

    不久之后,剩下的一些蜘蛛们也躺倒在地。

    方荡早就在观察这些蜘蛛。

    此时眼见这些贪婪的蜘蛛全都被麻翻在地,这才走出来,事情顺利得超出方荡的预料。

    方荡的那毒雾能够依附在实物上,经久不散,方荡本来预估能够以此麻痹数十只蜘蛛就已经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情了,但却万万没想到,这些蜘蛛正在汲取奶白色的液体,方荡的毒立时就找到了凭依,潜伏进了那些奶白色的汁液之中。

    方荡有一个时辰的时间来对这些躺倒在地的蜘蛛们动手。

    方荡脑后洞开一道道的光轮,这光轮因为没有了信仰之力的滋润,所以已经不似之前那般的鲜活。

    方荡将这些信仰光轮投出,分别射入三只蜘蛛的脑袋中。

    这三只蜘蛛立时露出挣扎的表情来,发出一声声的嘶吼。

    方荡不去理会他们,祭出乾罡剑,乾罡剑发出哨音,一剑斩去,直接将一只蜘蛛劈成两半。

    四周的蜘蛛们见到这一幕,一个个都紧张的要死,发出叽叽怪叫。

    方荡听不懂这些蜘蛛在说什么,但却能够猜出来,他们应该是在求饶,很可惜,方荡对于敌人没有任何怜悯之心。

    荡荡手中的乾罡剑手起剑落,将一只只的蜘蛛的脑袋生切下来,然后被方荡践踏成泥,以避免这些活过来。

    方荡转了一圈用了半个时辰,将所有的蜘蛛尽皆刺死,除了那三只被方荡度化的蜘蛛还活着外。

    方荡随后开始挨个汲取真实之力,同时方荡不断的将真实之力释放出去,一道道的真实之力宛若雷霆一般的劈出去,任谁看到都会觉得方荡绝对是一个败家子。

    方荡也是没有办法,为了尽快提胜自己的真实之力,就只有这么一个办法了。

    当方荡将这些蜘蛛所化的真实之力消耗完毕之后,方荡终于有时间静下来,好好看看自己的修为状态。

    方荡细细观瞧,仔细体味。

    方荡感觉自己身上的真实之力增加了不少,竟然已经有了跳跃出八成真实初期境界的想法。

    方荡心中微微一喜,这说明他已经接近七成真实初期境界的最后关隘,只要迈过这一步我就进入八成真实中期境界了!

    此时方荡度化的三只蜘蛛开始从麻痹之中缓缓苏醒过来,他们望向方荡的眼神除了敬畏之外,还有一丝恐惧。

    方荡轻轻拍了拍其中一只道:“走!”

    方荡也并不知道要去那里,方荡只知道,他现在还差得远,他要想回到神明世界,也得先提升自己的修为力量。

    方荡领着三只蜘蛛离开,走上了新的寻找敌人的日子!

    ……

    此时洪洞世界之中,宿命女皇坐在宽大的椅子上,双目微微眯着,倾斜着盯着脚下的十余名浑身上下染满鲜血的血葫芦。

    这血葫芦就是东丰张易等人,此时的他们浑身上下都被抽满了一道道触目惊心的疤痕,这些伤口直接将皮肉都翻开了,露出下面的森森白骨。

    因为他们之前被鞭打的时候竟然一声都不吭,这种举动极大地触怒了宿命女皇,所以宿命女皇后来根本就不再考虑其他,直接就动鞭子抽打,一口气将洪洞世界的真人们打个半死。

    这才使得宿命女皇略微消气,但她心中憋闷得怒火其实更胜了,因为虽然宿命女皇已经将他们打个半死,但东丰张易他们没有一个开口求饶的。

    这使得宿命女皇一万个不爽。

    此时宿命女皇目光扫过一个个浑身上下皮开肉绽的真人,淡淡的开口道:“我需要你们其中的一个,去我月后世界。”

    洪洞世界的真人们一个个沉默不语,没有一个人对宿命女皇有所回应!

    宿命女皇嘴角微微一翘道:“怎么没有人愿意自报奋勇么?”

    东丰张易等人依旧没有任何回应,似乎在他们眼中宿命女皇根本就不存在一样!

    宿命女皇冷哼一声,笑道:“看来我打你们还是打得太轻了,以至于你们连一点礼貌都没有!”

    宿命女皇再将手中的皮鞭拎起,朝着洪洞世界的一众真人们走去。

    在宿命女皇身后,丑奴和蠢奴两个亦步亦趋的跟着。

    宿命女皇走到方蓦然身前此时的方蓦然也已经被鞭打得奄奄一息,浑身上下尽皆是血红色的伤口。

    宿命女皇笑道:“她是你们之中最弱的,那么,我就拿她开刀吧,反正留着她也没什么用!“

    宿命女皇说着,她手中的鞭子上猛的高高举起!

    就在这个时候,方寻父一下站了起来到:”我去你们月后世界!“

    方寻父怎么能看着自己的妹妹继续在挨鞭打,方蓦然已经奄奄一息,再打几下的话,或许就已经撑不下去了!

    ”哈哈哈哈!我还以为你们一个个都是咬不动的硬骨头呢!好好好,那就是你了!你随我一起去月后世界!签署协议,从今之后,洪洞世界永远为奴!

    方寻父闻言双目微微一缩,扭头望向宿命女皇!

    你说什么么“

    我说的话你难道没有挺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