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697章 沉重的包袱

目录:修真四万年| 作者:卧牛真人| 类别:散文诗词

    一天后,帝都。

    厚土界再次沦陷的消息已经传入皇城,厚土驻防军全军覆没的惨淡和残酷,为喜庆中的皇城铺上一层血色的阴霾,新君刚刚登基,并且当着全天下人的面,发下了讨伐叛逆的豪言壮语,转头就要面临四大家族叛军和圣盟人的双重夹击,这简直是一个黑色的玩笑。

    宴会上的残酒未冷,一场紧急而绝密的军议就紧锣密鼓展开,与会者除了新君之外,便是李耀、雷成虎、厉灵海、白老大、金玉言、龙扬君、拳王等人。

    这几位,未必是此刻帝国最位高权重之辈,包括远征军系统还有御林军系统,都有大量爵位隆重,实力强横的大佬,掌握着可以和他们匹敌的力量。

    但他们却是新君真正信任,也唯一可以依靠的人。

    “圣盟人的进攻大约是两到三天之前开始,他们一定为这次攻略进行了周密的准备,在战役打响之前,就屏蔽了厚土界向外传输的一切信号,并伪造了大量信号发送出来,模拟出厚土界风平浪静的假象,争取到了最关键的一天。”

    雷成虎铁青着脸,背靠一幅巨大的三维立体光幕,向李耀等人解说,“远征军的兵力原本就不算雄厚,散落在近百个大千世界的数百颗星球和数万条航道之间,又,又抽掉了大批兵力回来参与革新派和四大家族之间的战斗,兵力配置更加捉襟见肘,厚土驻防军方面的四十八个师,只有不到三分之一是满员的,而圣盟人的数量又超过他们几十倍,以雷霆万钧之势碾压下来,他们已经竭尽所能,却也只能杀身成仁。

    “原本,我们还要再晚些时候,才能知道厚土界沦陷的消息,那样的话,附近几个疏于警戒的大千世界或许也会接连沦陷,幸好厚土驻防军有一支小小的残兵——是一支基层特战侦察连队的部分战士,奇迹般抢到了一艘超高速穿梭舰,又不可思议地躲过了圣盟人的空中拦截,九死一生地逃了出来。

    “他们不但带来了圣盟人卷土重来的消息,甚至还带来了非常清晰的第一手资料,让我们看到圣盟能这么精确跳跃到厚土界主星的秘密,诸位请看——”

    雷成虎身后的光幕上,出现了一连串摇摇晃晃的战斗视频,镜头对准的正是刀锋连战士拍摄下来的圣盟人秘密基地,那座类似超级传送阵的东西。

    “这是——”

    所有人都被画面中好似尖塔般的法宝吸引,更被四周如虫巢般的圣盟人冬眠仓恶心得头皮发麻。

    李耀是与会者中最厉害的炼器师,自然责无旁贷要第一个发言,他眯起眼睛研究了半天,道:“好像是某种超级传送阵,或者强力信号发射源之类的东西,从炼制风格上来看,很有几分洪荒时代古拙质朴的味道。

    “从四周镌刻的符文,还有电弧闪耀的状态来分析,它正尝试撕开三维空间,制造一个个小型虫洞,然后……将某种特殊的信标,传送到别的地方去。

    “换言之,它能替代星空之门的部分作用,甚至就是一座非常先进而隐秘的星空之门,可以将千万光年之外的圣盟主力召唤过来!”

    “这怎么可能?”

    新君——李耀还是更喜欢称呼他厉嘉陵——难以置信道,“星空之门怎么可能建造在大气层之内,它的坐标信号在通过大气层的时候,会极度扭曲的!”

    “这个么,或许圣盟人又挖掘出了什么洪荒时代的新技术,改进了他们的星空之门,又或者他们在撤退时,就在厚土界的广袤星域中藏了一座休眠的星门,只是用这个地面设施来激活。”

    李耀摊了摊手道,“办法很多,唯一的问题是,无论用什么方法打开星门,都会释放出强烈的空间涟漪和灵能波动,守军应该能第一时间发现并消灭的,为何厚土驻防军的反应会如此迟钝呢?”

    “因为——”

    雷成虎顿了一顿,脸色青得发紫,紫到发黑,“厚土驻防军前一段时间刚刚开展了一场代号为‘绝对忠诚’的甄别和审查工作,挖出了大批潜伏在军中的四大家族余孽和反对革新的叛国者,很不幸,那里的近地轨道防御舰队还有空间侦测部队的指挥官,都是四大家族的人,自然遭到毫不留情的镇压,所以就,闹出一点小小的乱子,出现了交接上的纰漏。”

    李耀一言不发,眼珠渐渐凸出,死死盯着雷成虎。

    雷成虎有些不敢面对他灼热的目光,十分罕见地偏过脑袋去。

    “不是吧?”

    李耀却不肯放过他,一字一顿,咬牙切齿道,“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们明知道圣盟人随时都会出现,竟然还在至关重要的前线搞清洗?”

    “我有什么办法?”

    雷成虎脖子上的青筋凸显出来,一直通到太阳穴上,捶着桌子咆哮,“自从七海之战和帝都之战失败后,远征军就成为了四大家族竭力要争取的对象,他们也知道自己死到临头,不惜血本砸下真金白银,要把远征军里属于四大家族的官兵统统拉拢回去,甚至煽动整支远征军起来造反!

    “没人想要如此残酷对待自己的战友,我更不愿意让那些出生入死、经验丰富的基层老兵白白死在自己人的手上,但甄别、审查和忠诚教育是必不可少的,否则,就等着一觉醒来,整支远征军又举起‘承武帝’的叛旗吧!

    “是,远征军各个世界的驻防军,都有自己的甄别和审查方法,很多方法都非常过激,但是我又能如何呢?我还能化身千万,投入到上百个世界的无数支部队里去,像是幼儿园老师监督小朋友一样,监督他们怎么搞审查吗?

    “别说我们手段残酷——矫枉必须过正!要不然怎么保证远征军对新君的忠诚,对革新的忠诚,对新帝国的忠诚?难道依靠你这个修真者去苦口婆心讲大道理,还是再次给整支远征军播放小视频?”

    “你——”

    李耀气结,“你们怎么能这样!”

    “好了,两位爱卿……”

    厉嘉陵也是第一次当皇帝,初学乍练,刚才在登基大典上还表演得有模有样,这会儿猝不及防,哪儿还顾得上什么九五之尊的气度,却是干巴巴道,“事已至此,你们再吵都无济于事,还是快想出解决之道吧!辽海侯,现在除了厚土界之外,前些别的世界情况如何,有没有发现圣盟人的踪影?”

    “暂时还没有。”

    雷成虎深吸一口气,勉强冷静下来,在背后的光幕上呈现出了新光复区域的星域图和航道图,沙哑着声音道,“但是,光一个厚土界的损失就非常严重,足以致命了!诸位请看,厚土界正好位于新光复区域诸多航道的中央,跳跃点的密度极高,是前线各个战区之间的枢纽,因而也堆积了大量物资在那里。

    “厚土界的失陷,非但令我军损失了大批宝贵的物资,更令前线各条补给线之间出现了‘肠梗阻’的现象——原本有几十个世界都依靠厚土界当‘跳板’,进行中途的休整和补给,重新设定补给线的话,沿途消耗的燃料和资源至少要提升20%以上,补给时间也会有不同程度的拖延。

    “更重要是,圣盟人占领厚土界,相当于在我们的新光复区域核心重重砸下了一颗钉子,他们可以通过这块跳板,随心所欲向周边所有大千世界发动进攻。”

    说到这里,雷成虎死死攥紧了拳头。

    “我在一年前就试图向元老院阐明,前一段的战事打得实在太顺利了,圣盟主力根本没有被消灭,而我们的远征军却不断投放到更多的星球,更多的航道,几乎无穷无尽的星海中,在获得表面胜利的同时,丧失了最重要的机动性!”

    雷成虎冷冷道,“现在,圣盟主力凝聚成了一颗拳头,想往哪里砸就可以往哪里砸,而我们不得不分兵设防,近百个大千世界都想守住,到头来,就一个都守不住!”

    “那么——”

    李耀自然就问,“能不能放弃一部分新光复区域,也收缩兵力,伺机寻找圣盟主力进行决战,至少守住最重要的几个战略要地呢?”

    “很难,此一时彼一时,放在一年前,这样的战略是正确的,但现在根本办不到,问题不是军事,而是政治。”

    雷成虎摇头道,“我们和圣盟人不同,圣盟人就是一帮疯子,一群机器,根本不在乎任何影响,他们既可以毫不犹豫地放弃几十个大千世界,也可以将自己深埋在地底好几年甚至几十年,不顾长期冬眠的伤亡率,最后再像是虫子一样破土而出——但我们做不到,我们是堂堂正正的帝**,是全人类的守护神,是代表人类文明光辉大道的!

    “现在新君刚刚即位,帝国即将迎来最辉煌的时代,结果,我们就要主动撤出几十个大千世界,让这些世界重新沉沦于黑暗中?

    “这么做,新君的颜面何存,帝国的尊严何在,我们要如何向全体国民交待,四大家族那帮叛逆又会怎么抓住痛脚,大做文章,甚至煽动远征军再度倒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