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零四章 割草

目录:霸皇纪| 作者:踏雪真人| 类别:都市言情

    孙洋喜欢好勇斗狠,经常没事找事,打架斗殴。更新快无广告。激动了也拿刀砍过人。还经常随身带着短刀装逼。

    但是,孙洋很清楚,杀人是要偿命的。哪怕喝的再多,他也不敢真去杀人。他长这么大,不知多少次打的头破血流,却从没见过死人。更没有见过现场杀人。

    高正阳一把扭断秃头脖子,骨骼断裂声在安静封闭房间里是那么清晰。

    借着楼梯的昏暗灯光,孙洋看的很清楚,秃头眼睛的光一下就黯淡下去,粗壮身体如同一滩死肉躺在水泥地上,再没有任何声息。

    简单、干脆的死亡,在秃头身上用最直接的方式呈现出来。并不血腥,反倒是高正阳的动作流畅有力,有种动作电影一般的赏心悦目。

    孙洋知道,这可不是拍电影,而是现实。秃头这家伙,就这么死了!

    被死亡震慑的孙洋,这才注意到高正阳的样子。

    虽然高正阳蒙着脸,但露出那双眼睛深幽冰冷,没有任何感情。那种无法言语的无情冷酷,让孙洋悚然一惊,从昏昏沉沉状态中清醒过来。

    孙洋本能的就要惊叫,高正阳一记高鞭腿已经抽在他耳根上。

    高正阳鞭腿又高又飘,小腿发力的时候还如鞭哨猛的一甩,把鞭腿的抽劲发挥的淋漓尽致。

    身体瘦弱的孙洋根本承受不住,头一歪,人就直挺挺摔出去。高正阳一把接住摔倒的孙洋,双手扳着脖子一扭,扭断了孙洋的脊椎。

    把气息全无的孙洋慢慢放下,高正阳迈步走上楼梯。

    上了楼梯就看到四个精壮男人在客厅打牌。只看背影,高正阳就认出其中三个是追杀他的刀手。

    客厅很简单,只有破旧茶几和几张椅子。几个男人身前都放着一摞钱,啤酒瓶子扔的满地都是,每个人嘴里都叼着烟,房间里的烟气浓的呛人。

    这些人一边打牌,嘴里还不停的骂骂咧咧。客厅墙壁上挂着的电视,放着不知什么名字的电视剧。

    那个被高正阳打碎鼻骨的家伙,脸上缠着纱布,正仰躺在椅子上看电视。

    二楼显得很杂乱,高正阳上来的时候也没人注意。

    实际上,从秃头大汉开门,到高正阳上楼,整个过程还不到一分钟。这些人也想不到有人敢来找他们麻烦,完全没有警惕性。自然不可能察觉到异常。

    坐着看电视的那受伤汉子,眼角余光扫到了高正阳陌生身影,本能觉得不对。再看一眼,发现高正阳蒙着脸,怎么看都不对。

    他毕竟是做混社会的,基本的警惕还是有的。见状立即喊道:“你是谁?”

    这人鼻子被打碎了,说话不通气不说,还不敢用力,声音特别小。

    其他的几个打牌也察觉不对,都扭头看过去。

    高正阳也不搭话,伸手从腰后拔出了一对短刀。

    这时候,就算再迟钝也都知道不对了。几个汉子都随身带着刀,见状都去伸手拔刀。

    高正阳双手一扬,两把短刀就当做飞刀扔出去。双方距离不过三四米,短刀的冷光一闪,就同时贯入最前面两人胸口。

    这两把刀差不多都有一斤多沉,很有分量。二十厘米长刀刃直接贯穿肋骨,刺入心脏。两个中刀的人都如被电击,浑身一抖,就僵立在那。

    后面的人还没醒觉怎么回事,高正阳一步蹿上去,从两人中间过去的时候,顺手把双刀拔出来。

    看到高正阳冲过来,剩下两名汉子都比较勇悍,拔刀就刺。

    客厅本来就不大,中间还放了张茶几。高正阳一步窜过来,三个人几乎就贴在了一起。两人同时出刀,完全不给高正阳躲避的空间。

    两个刀手也都经验丰富,就算不是什么高手,至少捅人的手都很稳。而且一左一右夹攻,很有威胁。

    高正阳也没躲,双刀一别,用短刀护手架住了两人的匕首。

    两个刀手也很意外,实战中大家就是互相捅,看谁更狠。用这么短的家伙格挡,超乎了他们的经验。

    高正阳没给两个刀手深思的机会,双手绕腕一转,就把对方双刀硬生生绞到一旁。双刀顺势前划,切开了两人大半咽喉和动脉。

    站在最后面的那个重伤男人看的很清楚,一对短刃如同飞燕般展翅飞掠而过,两个同伴的脖子就同时飙血,喷出大片血雾。

    重伤男人惊骇欲绝,正想转身逃命,两柄短刀飞射而来,把他钉在原地。

    男人不能置信的看着心口刀柄,身躯缓缓软倒。

    不等他倒地,高正阳过来把双刀拔出去。

    重伤男人看的很清楚,高正阳眼神淡然明净,似乎才杀不是人,而是踩死了几只蚂蚁。而且,还异常的冷静。拔刀的时候很小心,没让血崩到衣服上。

    “真是可怕的强者……”

    带着深深的畏惧,重伤男人意识陷入了无尽深渊。

    高正阳在那男人身上擦了擦刀上血迹,从容把短刀插入腰后刀鞘。这才举步进了旁边的主卧。

    主卧摆着四张上下铺钢丝床,上面都铺着被褥。显然都有人住。

    果然,有两个躺在下铺的家伙,正在呼呼大睡。房间里充满了刺鼻酒气。

    高正阳走过去,一人一刀,干脆利索解决两个人。

    打量了一下,没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高正阳这才去了另一间卧室。这间卧室门是加固的安全门,而且上了锁。

    高正阳侧耳听了一下,听到里面隐隐有女孩抽泣声。

    他微微摇头,不需要打开,也能猜到里面的情况。现在这种情况,自然不适合开门救人。

    高正阳绕到另一个卧室,轻轻推开门。房间里没有开灯,很昏暗。但看家具陈设,却比外面好许多。

    靠墙是一张大床,那个叫三哥的男人呼噜打的震天响。

    在三哥旁边,一个女孩睁着黑溜溜眼睛,像是受惊的老鼠一般,死死的盯着高正阳。

    女孩看着年纪不大,也就十七八左右。从露出的肩膀看,应该没穿衣服。清秀小脸上还有许多青紫淤痕,头发也乱糟糟的。

    高正阳在嘴边竖起食指,对女孩比划了个禁言的手势。

    女孩没有任何反应,就这么呆呆看着高正阳。

    高正阳走过去,轻轻按住女孩颈动脉,让她迅速昏迷过去。

    呼噜冲天的三哥,根本就没有任何察觉。高正阳在地上找到臭袜子,趁着三哥张嘴呼噜的时候猛塞进去。

    三哥一口气没出来,立即被憋醒了,他眼睛还没睁开,就听到旁边有人说:“有点疼,但你不要叫!”

    三哥还明白怎么回事,就觉得大腿一阵剧痛,他忍不住惨叫起来。但一只手用力捂着他的嘴,把所有惨叫都堵在了嗓子眼。

    剧烈痛苦,让三哥前所未有的清醒。他这才注意到,面前多了一个蒙面人,手里正拿着明晃晃短刀。另一把短刀,则深深插在他大腿上。

    高正阳慢慢把手放开,说道:“你要是乱叫,我就一刀杀了你。明白么?”

    意识到情况严峻,三哥勉强镇定下来,他连连点头示意,表示要服从听话。

    高正阳拽过一把椅子,坐在三哥对面,淡然道:“去把保险柜打开。”

    三哥疼的满头大汗,一只手捂着伤腿,哀求的看着高正阳。

    高正阳也不说话,抬手一刀插在三哥另一条大腿上。三哥疼的猛的弹起来,脸一下就紫了。因为嘴里还有袜子塞着,一口气把袜子吸到气管里,眼看着要憋死了。

    高正阳一把拽出袜子,才让三哥猛的吸进气来,这才缓过来。

    “打开保险箱。”高正阳再次说道。

    这次,三哥不敢有任何迟疑,勉强下了床,强忍着剧痛一步步挪到墙角,用指纹和密码打开了厚重保险柜。

    保险柜的隔层里,放着一把米国进口的M9。三哥觉得高正阳隔着保险柜门,看不到他的动作,一狠心就去伸手抓枪。

    高正阳的狠辣,也让三哥放下一切侥幸。他宁愿舍命一搏。

    三哥手才拿到枪,高正阳扔出的短刃就到了。

    噗的一声,短刀从背部直贯入三哥心脏,拿着枪的三哥,勉强转过身,却没力量举枪。只能恨恨等着高正阳,一脸的不甘。

    高正阳慢慢走过去,贴着三哥眼前,冷静看着他道:“我是高正阳,怎么样,惊喜吧?”

    三哥慢慢黯淡的眼神,听到这个名字后,猛然亮起来,他无比震惊:“是你!”

    如果高正阳不说,三哥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心狠手辣异常老练的杀手,居然是那个十七岁的少年。

    三哥实在是想不通,高正阳怎么就敢大模大样跑过来杀人。这人哪来的胆子!怎么下手如此狠毒。

    高正阳慢慢的道:“你也不用怕,你的兄弟们都陪着你呢。”

    “你怎么这么狠毒,杀我就算了,还杀那么多人,他们没有那么坏……”

    三哥本来都要死了,但一口气憋在心里,不吐不行。

    高正阳无所谓的道:“我又不是法官,也不是大侠。杀你们只因为你们挡路了。有罪没罪的,谁在乎呢。”

    三哥没想到高正阳会这么说,满腔义愤一下没了,他挣扎着用最后力气说道:“杀人者恒杀之,你也好不了,我们公司也不会放过你……”

    “杀人者恒杀之,呵呵,就像善恶有报一样,不都是弱者拿来安慰自己的么……”

    高正阳言语神态透露出的那种淡然无谓,让三哥心一下沉到了底。这个少年到底经过多少的血腥和杀戮,才能如此从容面对这一切。他突然后悔起来,不应该招惹这个少年。

    “你的话太多了,现在安静去挺尸吧……”

    高正阳随手把三哥推到一旁,这货还真说个没完了。三哥本来就回光返照,被推倒后再没力气说话,很快就没了声息。

    保险柜里放了很多现金,有联邦圆,米圆,东瀛币等等。花花绿绿的一堆,看起来有个一百多万。

    高正阳找了双肩背包,把钱都收起来。却没拿枪。枪这种东西动静太大了,对他没什么用处,还是让枪留在这里好了。

    检查了一下现场,高正阳把双刀擦干净,放回刀鞘。凶器必须带走。又找到一个没锁的手机,扔到床上那女孩身边。

    事情已经这样了,其他的他也爱莫能助。

    过了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床上昏迷的女孩猛然醒过来。她没有焦点的目光,很快就看到地上的三哥尸体。

    浓烈血腥气,让女孩不禁尖叫起来。却没有任何回应。她惊慌不知所措时,看到了身边的手机。犹豫了下,她拿起手机拨通了联邦报警电话九九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