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千零七十三章 恭喜你,终于猜对了!

目录:唐朝小闲人| 作者:南希北庆| 类别:历史军事

    “你----!”

    武媚娘气得是胸前波涛汹涌,惹得韩艺那本来弯曲的目光开始有些发直,好在武媚娘并未有注意到,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毕竟他们已经......过得半响,武媚娘才深呼吸一口气,心想,且问明白再做考虑,反正也不需要立刻答应。问道:“还有吗?”

    韩艺道:“皇后可有想过,你得以什么理由登基?”

    武媚娘冷笑一声,道:“我想有什么用,最终做主不还是你么?”

    “不错,不错,这应该臣子该想得,由你来想,就显得你太虚伪了。”韩艺连连点头,道:“若是以血统而言,皇后你是不能继承大统的,在这方面站不住脚,因此,我们只能依靠律法来帮助皇后你继承大统。”

    武媚娘问道:“那又如何?”

    韩艺道:“不用想也知道,即便这么做,肯定也会有很多人反对的,因为他们是效忠李唐的。但是事出有因,如今只有皇后你能够扛起这一副重担来,我的构想就是,用律法来帮助皇后你继承大统,同时也用律法来保证李唐得以延续,那么律法就不能够受到皇后你的控制,如果律法受到你的控制,那么皇后可以修改律法,直接改朝换代,因此立法权和司法权,必须独立,这样也能够保证你我以及所有人的权益。”

    武媚娘越听越不对劲,道:“若如你所言,这军权、财政、司法,都不归我,那我坐在上面不就是一个傀儡么?”

    韩艺笑道:“非也,非也,首先,这行政大权还是在你手中的,你可以直接任命枢要大臣,你也可以要求发起战争,你也可以要求增税,但问题是,你得拿出能够说服我们的理由来,我只是要否决权而已,这事还是你来做,国家还是你来治理,但是你也不乱来,你得有理有据,如果让你掌握生杀大权,你认为我会答应吗?第一个杀的肯定是我,这相爱肯定伴随着相杀。”

    “呸!”

    武媚娘是愤怒的瞪了韩艺一眼,粉拳紧握着,那张芙蓉面都绷得紧紧的,她心想,这至高无上的权力都没有,那那个位子还有什么可吸引我的,但过得一会儿,她又渐渐放松下来,道:“你如今敢跟我言明,是不是你觉得胜券在握?”

    不然呢?老子花了这么多功夫去布这个局,今时今日我丫就是来收割的,天神下凡,也阻挡不了我。韩艺笑道:“你若一定要这么认为,也是可以的,但你也可以选择开战,这开战后果,不管谁输谁赢,大唐是肯定要灭亡的,我知道我们都不想大唐灭亡。所以,我不是胜券在握,而是,这是我们目前唯一的选择。当然,我知道你心有不甘,那你也可以将这些条件视作一个公平的平台,至少对于你我而言,还是非常公平的,我也没有奢望你会遵守,那么我们可以在一个公平的平台上,再来争这一日长短。”

    武媚娘凝视他片刻,过得半响,道:“那太子呢?你如何说服太子答应你的要求?”

    韩艺道:“这我自有办法,待会我就会去见太子的,当然,太子是唯一的继承人,这一点永远不会改变的,这也是我当初三番四次说到的。”

    武媚娘沉默一会儿,道:“这我得慎重考虑。”

    韩艺点点头,道:“这我当然明白,但是我会推动着我的计划继续前进,事已至此,我已经停不下来了。”

    武媚娘淡淡道:“你退下吧。”

    “臣告退。”

    韩艺拱手一礼,便退了下去,心里稍显遗憾,都不打一炮!

    出得御花园,韩艺又急忙忙赶去了东宫。

    “微臣韩艺参见太子。”

    “尚书令快快免礼!”

    李弘见到韩艺,是起身相迎,异常激动道:“真是全靠尚书令力挽狂澜,我们才能够打赢这场战争,且还消灭了吐蕃,尚书令真是劳苦功高啊!”

    “不敢,不敢!”韩艺十分谦虚道:“其实臣只是立下微薄之功,臣也并没有做什么,这都是我大唐上下团结一心,才坚持了下来的,正是因为这种坚持,导致吐蕃方面无法坚持,因此才发生内乱,让我们有机可乘,这场胜利的功劳,应该是属于大家的,并且太子你也是功不可没,要不是太子鼓励着百姓,臣也不知道百姓会否坚持下去。”

    “我做的那些事,算得了什么。”

    李弘真心不好意思的摆摆手,又忙道:“尚书令请坐,请坐。”

    “多谢。”

    坐下之后,李弘看了看韩艺,见他眉宇间充斥着担忧之色,叹了口气道:“原本尚书令凯旋,朝廷理应大行封赏才是,可是...可是目前这情况,只怕还得劳烦尚书令多多费心,真是不应该。”

    韩艺诚惶诚恐道:“不不不,太子千万别这么说,先帝与太子都对于臣是恩重如山,也是时候轮到臣来报答先帝与太子的恩情。”说着,他又看向李弘,道:“臣知道太子最近压力很大,不过太子无须过分担忧,臣在此向太子保证,绝不可能有人动摇太子的地位,谁若敢对太子不敬,我韩艺第一个饶不了他。”

    李弘不禁大喜过望,拱手道:“多谢尚书令。”

    “此乃臣分内之事,太子无须向臣道谢。”

    韩艺说着,话锋一转道:“不过殿下,此事比较复杂,已经不是朝内的斗争,事关天下百姓,稍有不慎,可能就会引起内战,唉...我大唐可是经不起任何一场战争,因此臣还得想办法先平息这场争斗,至少要保证中原不会爆发战争,当初朝廷在那么困难的时候,都避免战火燃及中原,我们可不能功败垂成,一定坚持下去,不能让中原百姓又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李弘点头道:“尚书令言之有理,我最不想的就是中原陷入战火之中,不知尚书令可有办法阻止这一切。”

    韩艺道:“暂时还没有具体的办法,但是臣会拼尽全力,交出一份让太子,以及天下人都满意的答卷。”

    李弘听罢,拱手道:“那就拜托尚书令了。”

    韩艺道:“太子切不可这么说,这都是臣应该为先帝和太子做的。”

    李弘脸上出现一丝动容。

    二人又聊了聊战事,然后韩艺便告辞了,他前脚刚离开,那屏风后面便出来一日,正是李弘的老师,郭瑜。

    李弘急忙问道:“老师,你方才可都听见呢?”

    郭瑜点点头,道:“尚书令言之有理,这时候应该竭尽全力避免内战的爆发,如果真的爆发,大唐就完了。但是殿下暂时也不能麻痹大意,这事情太复杂,牵扯到每个人的利益,可不是那么好解决的。”

    李弘稍稍点着头。

    .....

    韩艺这一圈下来,看似要有结果,但是其实除了大家心态之外,局势没有发生过任何改变,韩艺闭门不出的那几日,大家心里都很忐忑,不敢轻举妄动,如今大家都稳住心态,都认为韩艺会站在他们那边,剩下的就是静待结果,因此同样也不会轻举妄动。

    等于什么都没有改变。

    竹林崔府。

    “你这玩得还真是神乎其神呀!”

    崔戢刃瞧了眼前来拜访的韩艺,道:“每回我都觉得自己快要走出这迷雾之中,到头来发现还是处在迷雾中,你的计划究竟何时是一个头啊?”

    “马上。”

    韩艺微微一笑,道:“我今日前来,就是准备将我要得到的东西,向你坦白。”

    崔戢刃想都没有想,便道:“我不信你。”

    韩艺掏出一封信函来递给去,“这就是我想要得到的一切。”

    崔戢刃微微皱眉,接过信函来,又狐疑的看了眼韩艺,这才拆开来看了起来,不禁双目一睁,显得有些惊讶,又似乎有些惊喜,旋即又陷入沉思之中。道:“这...这怎么可能?”

    韩艺道:“我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这一步,如果没有机会的话,我也不会拿出来的。”

    崔戢刃道:“张文灌他们是不会答应的。”

    韩艺道:“那我就帮着另一边,我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以国家存亡为先,且不能死一个人。”

    崔戢刃道:“皇后会答应吗?”

    韩艺道:“皇后不答应,她就得出局。”

    “太子呢?”

    “太子不答应,那就得开战,大唐亡了,我会在他的小茅屋内,做把龙椅给他的。”

    崔戢刃皱了皱眉,道:“我明白了,我明白了,你故意将大唐推至悬崖边上,又制造两派对立,目的就是逼迫大家都答应你的条件。”

    韩艺笑道:“我方才已经说了,我做得这一切,都是为了这一步,不仅仅是这一场战争。”

    崔戢刃道:“你为什么要告诉我?”

    韩艺道:“为何如今大家都等待着我的答复,就是因为我处在中间,如果这些由我说出来,那我自然也就代表着一方势力,这会令我的公信力下降,我必须要时时刻刻的保持中立,这样大家才愿意相信我。而你是知道我计划的人,这虽然跟信任无关,但至少我们是有着共同的目标,换而言之,你们父子利用我这么多日,也该站出来承担一些责任,别老是躲在后面瞎猜,也不感到厌烦。”

    崔戢刃自嘲一笑,又道:“如今你的一举一动都在大家的监视中,恐怕全长安的人都知道你来我这里了。”

    韩艺道:“我待会还会去长孙延、郑善行、王玄道、狄仁杰、任知古他们那里,我要将中立派拉到我这边来,但是跟你,我是最坦诚的。”

    崔戢刃思忖少许,似笑非笑道:“就不怕我在背后捅你一刀。”

    韩艺笑道:“你要捅早捅,如今可不是捅我刀子的时候,因为一旦爆发战争,你们崔家铁定玩完。”

    崔戢刃皱了皱眉,突然苦笑道:“是呀!其实谁都不想爆发战争,因为大家都知道,如果爆发战争,国家都可能走向灭亡,故此你才能够借此要挟大家接受你的这些条件。”

    韩艺笑道:“恭喜你,终于猜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