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霸鹿鼎 第二千七百零九章 王朝不毁神光不灭

目录:武侠世界大穿越| 作者:我叫排云掌| 类别:散文诗词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ln.l】,

    这一场天怒般的雷霆暴雨,足足持续了七天七夜!

    长江,黄河,淮河等等水系洪峰暴涨,好在符文的出现,已经基本解决了堤坝牢固的问题,任由洪水如何冲刷都岿然不动。

    新明王朝发展到现在,基础水利设施建设十分完善,经受住了七天七夜暴雨狂风的考验,并没有出现多少损失。

    也就是山区出现多起泥石流,只是现在的交通比之林沙知晓的现代都要打发达,在通讯没有中断的情况下,官府和驻军的救援相当及时,将突发自然灾难出现的损失降到最低。

    城里街面依旧繁华热闹,连接各地的主要道路早已修缮扩建完毕,交通物流也没受到多大影响,最多就是暴雨倾盆给普通百姓出门带来了些许不便而已。

    真的只是‘些许’不便,符文马车,符文悬浮列车还有符合飞车的存在,让普通百姓的出行真的不要太方便。

    而且这些符文交通工具还有一定的防御能力,普通的雷电闪击都无法对其造成太大伤害。

    这次突然的天变气象,大部分雷霆闪电都被覆盖整个新明的神光护罩挡下,并没有出现多少因为雷霆电击出现的意外事故。

    也就农业生产受到了不小影响,有些地方的水田直接大水淹没绝收,不过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新明立国六十多年,平稳发展了足足六十年时光,期间大部分年景都是风调雨顺,官府的粮仓堆满各种粮食,民间的粮食数量也是多到爆发,就算整个王朝田地数年绝收都能支撑下去,更何况眼下的农业受损还没到那份田地。

    真正吃苦受累的,反倒是新明周边的那些小国,他们那里倒是没有爆发暴雨狂风,可是从新明境内汹涌而至的霸道洪峰,直接让有河流接壤的小国苦不堪言损失惨重。

    尽管这些小国活在新明的阴影中,下意识的学习新明的政策,可惜他们的发展力度不够,旧势力面对新事物的阻碍极强,虽也有武道修士和符文修士出现,却是不成规模行不成一个强大的群体。

    所以,符文在这些小国的应用也是少得可怜,他们还是按照原来的老样子治理国家,自然是贫着愈贫富者愈富,各种基础设施特别是水利设施相当不完善,结果一遇大水直接就成了泽国。

    还有新明境界的修行门派,一个个同样叫苦不迭郁闷到了极点,护山大阵经历雷云风暴七天七夜的轰击,尽管到了现在停息之时依旧稳当得肯,可这七天七夜时间却是损耗的相当大的资源。

    维持护山大阵的运转,可是需要资源供应的。

    这些门派可没城隍土地神光帮忙遮挡大半雷云风暴侵袭,所有的天怒暴击都得自己承受,心中的苦闷和不爽到底有多深沉可想而知。

    简直就是无妄之灾!

    ……

    天怒过去了!

    等到七天七夜的狂风暴雨一过,第八天阳光明媚风清气爽,所有修士心中紧绷着的那跟弦缓慢放松。

    回神,一位位修士对新明皇帝刮目相看,真是了不得的角色,竟然连天怒都招惹出来了,最后还能安然渡过,就这份本事当真了不得。

    同时,他们又对新明皇帝的所作所为愤恨不已,城隍土地神光笼罩新明这一手,几乎要绝了中原修行界的后路啊。

    除了那些有护山大阵守护的修行门派,在神光笼罩和压制之下,散修最高也就能修炼到金丹之境。想要达到更高境界,要么假如资源丰富的修行门派,要么就老实离开新明地界。

    这一手,就相当叫散修们感觉难受。

    中原毕竟是修行界中心,一旦离开中原重心找寻洞府老巢,不管最后能不能顺心如意,心情总是不能愉快的。

    更别说,修士的老巢还涉及到了气运,想要轻易割舍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新明皇帝实在害人不浅。

    可尽管新明境内散修怨气冲天,却没多少失去理智胡作非为者,最多也就是私下里骂几句过过嘴瘾,以后该如何还是如何。

    他们倒要看看,新明皇帝还能折腾出什么花样来。

    说真的,修士们心中感觉十分奇怪,虽说新明皇帝依托各地城隍土地体系,又以香火愿力转化神光覆盖整个新明,这等手笔惊人之极。

    也就三皇五帝时期的大禹能与之相比,可这跟天道好象并不冲突吧,怎么突然就引发天怒,还狠狠发泄了七天七夜?

    这样的疑惑,显然极乐真人李静虚也相当不解,当然他更关心的是,新明皇帝林沙所言的飞升通道,他到现在都没见到半个影子?

    不懂就问,在林沙面前他倒也不怎么在乎所谓的天仙颜面。

    “这事就着落在城隍土地一系神灵身上,不然真人以为为何出现天怒之状,还不是天道发现了威胁么?”

    林沙的回答,叫李静虚又惊又喜又是疑惑不解,他问出了心中疑惑,很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真人先不用急,眼下时机还不成熟!”

    林沙笑道:“等本座布置妥当,各地城隍土地庙积累的香火愿力更加雄厚,自然就会见分晓!”

    李静虚尽管心中好奇得紧,却是不好催问太过,只得勉强耐着性子继续等候,虽说他的实力快要压制不住,可再等个十年二十年还不是问题,他等得起!

    尤其在见识到了天怒之后,信心不由自主就大了起来,他还是很乐意见识新明皇帝的诸般手段的,叫他每每都有大开眼界之感。

    林沙没有诓骗李静虚,等到处理完了天怒造成的余波损失后,便下达了一个叫人感觉很莫名其妙的命令。

    “……凡官府祭祀,以当地城隍土地庙为祭祀场所……”

    以圣旨的名义,确定了城隍土地庙为官府的法定祭祀场所,同时发动浩大而又隐秘的宣传攻势,号召鼓励百姓到城隍土地庙祭祀上香,当然明面上的说法自然是信仰自由,官府不会强行插手。

    只是,百姓一向盲从,尤其还是官府施政比较清明的情况下,他们对官府的一举一动都非常关注。

    各地城隍土地庙基本都是由官府出资筹建,然后交由朝廷特定的衙门派员主持,如今又以圣旨形式正式确立了其‘官方身份’,等到官府每年年初年中和年尾的祭祀活动开启后,地方上的城隍土地庙一下子变得香火鼎盛人气旺盛。

    国之大事,在戎在祀!

    本来由皇帝带头的祭祀天地的大典,应该由独特的天地神坛或者皇家宗庙作为祭祀场所,只是林沙不愿大臣们也没有什么好反对的。

    不过就是把祭祀天地的场所变成了城隍庙罢了,尽管感觉有些古怪,不过这对朝政没什么影响也就睁只眼闭只眼算了,没见当今陛下都不在意么?

    有开国皇帝出头祭拜,又有各地官府作为表率,一下子城隍土地庙成了百姓参拜主力,香火愿力更是源源不断积累起来。

    极乐真人李静虚看得目瞪口呆,还有这等操作?

    只是当察觉随着城隍土地庙的香火越发鼎盛,覆盖新明的神光护罩于发坚固,对境内的修士压制力量越强时,心中突然升起丝丝明悟。

    这下,就轮到还没打算搬走的修士叫苦不迭了。

    随着天上的神光护罩越发坚固,不仅对高阶修士的压制越发厉害,到了后来甚至出现了隔绝天道的迹象。

    这可把新明境内的修士吓得够戗,想要踏入入道之境就得对天道发展有丝丝感应,可现在天上的神光护罩有隔绝天道气息的迹象,可以肯定以后能够踏入人道之境的修士,数量将大为减少。

    同样的道理,之后从入道之境晋升金丹之境等等每前进一个大境界,都需要感悟不同程度的天道规则。天上神光护罩的存在,简直就是最大的拦路虎。

    于是,慢慢的新明境内的修士迅速流失,只有很少部分愿意主动投奔各大修行势力,其余散修基本上都跑出了新明国境,到海外开辟新的洞府奋斗去也。

    当然,这些修士并不是真的放弃了新明境内的老巢,只是在需要突破境界的时候住在海外,寻常时候留在经济发达,社会环境安稳的新明境内。

    随着时间流逝,各地城隍土地体系的香火愿力积累越发深厚,由城隍土地神灵主持的神光护罩稳定之极。

    现在只要不是傻子都看得出来,只要新明王朝不灭,城隍土地体系作为官府的正式祭祀场所不变,笼罩新明的神光护罩就不会消失,反而会随着时间流逝越发坚固神妙。

    后县承受不住的是修行界的小门小派,他们承受不起时刻维持护山大阵的开启,要么就向朝廷低头投诚,要么就学那帮散修在海外寻找合适的立派之基。

    七年时间一晃而过,基本上新明境内的中西欧啊修行门派全部低头,关闭护山大阵让天上的神光护罩将山门覆盖,只余娥眉青城等等大派还在苦苦坚守。

    这日林沙突然招来三位天仙,宣布了一个惊人消息:“时机已到,本座欲开启另外一条飞升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