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 打劫生意干得不错

目录:真武世界| 作者:蚕茧里的牛| 类别:散文诗词

    听到那书生男子的炫耀,易云心里也有点无语,这些已经考了七八次的人,怎么还能有资格来?怪不得考核这么密集,还有这么多人报名了,许多人考一次不行,再来一次,这不是浪费人力么?

    在易云看来,万神岭的考核肯定是很严格的,也许有一层层的筛选,那些考不过的人,很多是离标准差得远了,再来多几次,也是毫无意义。

    不过很快,易云就弄明白了为何万神岭不介意有些武者参加多次考核,因为但凡报名,就要交报名费,十枚灵玉,才能换一块进行考核的牌子,因为人太多,这报名牌子一发出去就是七八千枚,这么算来,每举办一次考核,就能收入七八万灵玉了。

    意识到这一点,易云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怪不得考核举办得这么勤,有大把的灵玉赚,何乐而不为。只是苦了那些明明远远不够标准,还白日做梦想混进万神岭的人了,他们认不清自己,又能怪谁。

    “这队也排得太长了……”

    近万人的队伍,即便有几个报名点,也是龟速前进,每个报名的人都要填写一些资料表,易云估计这么排下去,一整天都未必能轮到自己。

    武者的耐性通常很好,但这并不包括易云,尤其这种在他看来意义不大的事情,他又不是真的要加入万神岭,只是为了找老蛇而已。

    “喂,报名牌和资料表,需要吗?只要一百枚灵玉,不用排队。”

    在嘈杂的环境中,易云听到这个声音,打眼一看,有几个鬼鬼祟祟的人混在人群之中,到处兜售报名牌。

    易云一看,觉得好笑,这不是黄牛么?

    在前世的火车站,火爆演唱会的售票处,总有些黄牛通过各种渠道弄来的票,高价兜售。

    这个世界也不例外啊。

    要不……也买黄牛票算了?

    易云正想着,就看到蛇女警惕的看着自己,这小姑娘看起来有点脑子缺根筋,但一旦涉及到财富方面的,她就好似一只警惕的老鼠,对钱包要遭遇的危险有与生俱来的敏感。

    易云干咳了一声,正要开口。

    就在这时,突然易云听到一个老头扯着嗓子喊:“报名牌大优惠啦,只要九十八,只要九十八,买不来吃亏,买不了上当,现钱交易,当场拿走。”

    易云听到这吆喝,差点被口水噎住,别的黄牛就算兜售报名牌,也都是藏着掖着,私下里问考核者,哪有这样的,恨不能用个大喇叭喊了。

    易云转过头去一看,果然看到万神岭的几个人负责人也脸色十分不好看,他们举办的入门考核,虽然赚灵玉也是一个目的,可是明面说,怎么都是万神岭挑选弟子的流程,是非常严肃的场合,被这家伙这么一搅和,简直跟菜市场似的。

    易云正想跟蛇女商量商量,是不是花九十八灵玉买一块报名牌来,却见蛇女神情十分古怪。

    “呃……怎么了。”

    “那个……那个喊报名牌大优惠的老头……就是我师父……老蛇……”

    蛇女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对这个师父,她真是没话说了,分别了好几年,居然是以这种方式再见的。

    “他就是老蛇?”

    易云眨了眨眼睛,虽然他猜到高人应该有些与众不同,可是这样的情况让他也有点傻眼了。

    既然找到了老蛇,他一时间也不需要去参加万神岭的入门考核了,他想了想,走到老蛇身前。

    “九十八灵玉,九十八灵玉,报名牌大甩卖啊。”老蛇正喊得起劲,突然看到易云过来了,他一张老脸上顿时堆满笑容,简直跟青楼里的龟公似的。

    “怎么样,后生仔,要买一块报名牌吗?买了我的报名牌,保证你鱼跃龙门,平步青云,十年入内门,百年当护法,千年成长老啊!”

    “那个……”易云听得额头上都是黑线,“前辈……我不是要买报名牌,我是因为一个友人介绍,来找前辈的。”

    “友人?什么友人?”

    老头听到易云不是来买牌子的,顿时脸上的笑容就收起了很多。

    “前辈,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易云说话间抱了抱拳,虽然眼前这老蛇有点特立独行,但他还是得给予足够的敬重,被幻尘雪介绍的人,不管行为如何,他总有特殊之处。

    “有啥话在这里说就行了,别耽搁我做生意啊,现在是报名牌最好卖的时候,说起来……咦?”

    老头看到了人群中的蛇女,顿时眼睛一瞪,“你个小丫头,怎么跑这里来了!”

    老头说着,就撇下易云,往蛇女那里走了,“小丫头,几年不见,修为见长啊,怎么,是不是这两年打劫的生意干得不错,手头上有点闲钱了,来孝敬师父酒钱了?”

    这老蛇天生有个大嗓门,加上他的声音毫不掩饰,一时间,全场武者齐刷刷的看向蛇女。

    合着这老头是这少女的师父啊。

    这时候蛇女简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一开始看到老头,她心里还是有几分欣喜的,毕竟几年没见这老头子了,虽然他身上缺点多多,但好歹收养了她,教了她本事。

    结果这点孝心没维持三秒钟,蛇女就恨不得一脚踢开这老头,说一句我不认识他。

    这他妈太丢人了。

    虽然咱干的确实是打劫的生意,但你不嚷嚷能死啊。

    给别人看看,师父是投机倒把的老黄牛,徒弟是打劫的小毛贼,这师徒俩,简直是极品啊!

    果然,已经有人忍不住偷笑了,之前那考了七八次没考上万神岭的华服青年,也是一脸玩味的表情看向蛇女。本来他也是打算买黄牛票的,但是现在看排队有热闹看,他也不着急了,排着就排着吧。

    “老头,你要死了,本姑娘就那么点小钱,还要拿来修炼呢,上哪儿去弄闲钱伺候你吃喝嫖赌啊。”

    说起这个,蛇女就来气,这老头死不正经,虽然收养她累得很,可是自己才十几岁他就开始喝酒赌博的,好事不干一点。

    她修炼这些年可苦了,要啥没啥,还不是靠自己去“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