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一十四章 绝望中的疯狂

目录:神门| 作者:薪意| 类别:都市言情

    “不!”墓星的口里发出一声不甘的嘶吼。

    他能感觉到那些金光的强大,他想从金光中脱离出来,可是,那些金光却覆盖在他的身上,不断的割裂着他的身体。

    就像是有着几十万只蚂蚁在啃食一样。

    墓星身上的鳞甲不断的裂开,露出里面的血肉,然后,血肉再被割开,露出里面森白的白骨。

    恐怖的一幕。

    而更恐怖的是,那些白骨依旧在不断的破裂,要知道,墓星可是妖族的神境强者啊,他的骨骼,何等的坚硬?

    “轰隆!”随着骨骼不断的碎裂,墓星的身体也终于爆开,没有妖丹出现,只剩下一团白色的粉沫在空中飞舞。

    “……”

    “……”

    墓星身后的两名神境强者看着这一幕,原本冲向前方的身体也都是僵在了原地,眼中有着极为难掩的震憾。

    神境强者,竟然被一招灭杀!

    而且,连尸骨都没有留下,就像是被万道金光所吞噬一样。

    太可怕了!

    两名神境强者害怕了,即使是在上古战场中,他们的实力也可以用强悍来形容,只要不碰上顶级的那几个人,他们都可以有自保之力。

    但那可是上古战场啊。

    而眼前的世界,明显已经没有了上古战场的凶残,更多的是“弱小”,天地灵气缺失的弱小。

    他们以为到了这个世界,他们可以翱翔于天,可以主宰生命。

    可现在……

    他们却在不断的面临死亡,“裂空”在刚刚降临的时候死了,那可以说是巧合,而接下来,那一个个不断死去的神境强者,又都是巧合吗?

    如果那些全是巧合。

    眼前这一幕呢?

    难道方正直杀墓星也是巧合?

    太强了!

    两名神境强者不相信,一个人类怎么可能强到这种地步,能够随意的抹杀他们这样的神境强者,连抵挡的可能都没有。

    而且,最主要的是……

    这样的强者,似乎还不止一个。

    在他们的身后,还有着一个化为红色神树的“仇七”,一个莫名其妙便突然间变得强大起来的“仇七”。

    与方正直一样,“仇七”也在一招灭杀了麟雨。

    可这还能说得过去,毕竟,仇七本身便是神境强者中的异类。

    但方正直呢?

    不过是一个生活在这个天地灵气缺失世界中的“土著”,这样的一个人类,怎么可能强大到这种地步?

    两名神境强者的心里颤粟了。

    第一次,他们感觉到这个世界的危险,让他们前进的脚步停了下来,甚至还有了想后退的感觉。

    而就在他们心神错乱的一瞬间,一个人影也到了他们的面前,在那个人影的手里,还抱着一个女子。

    “方正直!”两名神境强者并没有完全看清楚方正直的身形,可是,他们却看到了一双眼睛。

    闪烁着五色的光华,里面还有着一点点如繁星一般的银光,璀璨的光芒,仿佛能够照射进他们的内心。

    让他们的后背有些发凉。

    “跑!”两名神境强者都想将云轻舞救出,可是,在生死的面前,他们的选择却还是出现了松动。

    死了。

    便什么都不是。

    对于经历过残酷上古战场的他们而言,他们见过太多太多的死亡,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才更加珍惜仅有的生命。

    两名神境强者没有眼神的交流。

    但是,他们却都做出了一个同样的决定。

    转身就跑。

    “轰隆!”地面裂开。

    在他们转身逃跑的一瞬间,方正直手中的火麟枪其实也到了,一枪,便将地面刺出一个巨大的窟窿。

    飞溅的碎石轰击在两名神境强者的后背。

    “嘭!”

    “嘭……”

    那些碎石并不是什么锋利的东西,可是,在方正直的一击之下,那些碎石却如同一把把尖刀一样,具有着强大的杀伤力。

    两名神境强者都是感觉背后一痛。

    强大的冲击力,让他们的脚下都是差点栽倒,若不是他们的经验都极为丰富,此刻已经趴在地上了。

    而这还仅仅只是方正直一击之下造成的碎石攻击。

    如果是正面被击中呢?

    “嘶!”两名神境强者都是倒吸一口冷气,因为,他们都不敢去想象刚才那一击的恐怖,如果他们没有跑。

    或者说他们跑的时候有一丝犹豫。

    那么,他们现在的下场,便已经和墓星一样。

    “临阵脱逃者,死!”就在两名神境强者几乎就要逃出“牢笼”的时候,一个冰冷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死?!”两名神境强者都是一颤。

    在不久之前,他们是被称为妖尊,魔尊的大人物,有着与“仇七”同样的身份和地位,受到妖魔两族的崇敬。

    可是到了现在……

    他们却发现,他们似乎成为了棋子。

    而且,还是那种可以任意抛弃,任意杀掉的棋子。

    两名神境强者是真的不甘心,他们在星空中封禁了千万年,一朝降临,应该正是享受万人朝拜的时候。

    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

    到底为什么!

    明明就是稳操胜券的一战,当时,云轻舞对他们发起邀请的时候,他们还曾经有些不屑一顾,认为云轻舞实在是有些太过于稳重了一些。

    灭杀人类联盟,需用这么多的神境强者同时出动吗?

    太看得起人类联盟了。

    这是两名神境强者起初的想法,但转眼之前,神境强者便只剩下他们和仇七三个,而且,云轻舞还成为了俘虏,头发都变得苍白。

    不可思议的结局。

    即使是现在再去回想,两名神境强者都想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

    但这些似乎已经不重要了,因为,随着那一声冰冷的声音响起,他们的身体上便已经同时多出了两根红色的树枝。

    两根红色的树枝穿透了他们的身体。

    如同两把利剑一样,刺入他们的胸口,而且,正不断的吞噬着他们的力量,让他们的身体变得越来越虚弱。

    “好……好狠!”

    “果然是……‘仇七,我们不会放……放过你的!’”

    两名神境强者的身体飞速的缩小,全身的血肉都慢慢变得干枯,干枯得就如同一根根树枝一样。

    而那两根刺入他们胸口的树枝,则是越发的鲜红,里面仿佛有着鲜血在流淌,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咔嚓!”就在这个时候,一声清脆的响起也响了起来,而随着这个声音响起的同时,原本刺入到一名神境强者胸口的红色树枝也断裂开来。

    一杆喷吐着火焰的长枪将断裂的树枝挑飞。

    “方正直?!”已经几近干枯的神境强者望着胸前断裂的红色树枝,他有些不敢相信,因为,他实在是无法想象到,救他的人居然会是方正直?

    为什么他要救自己?

    可怜吗?

    还是因为云轻舞和他之间有着什么约定……

    正在神境强者想着这里的时候,那杆挑飞断裂树枝的长枪便又到了他的面前,然后,一枪刺在了他的咽喉上。

    “……”神境强者的眼睛瞪得滚圆。

    所以,方正直其实根本就没有救自己的意思,他挑飞断裂的树枝,只是为了能够亲手杀掉自己?

    果然,是自己想太多了吗?

    神境强者很憋屈,而且,他还知道他即将在这种憋屈中死去,连开口喊出声音都不可能再做到。

    只因为,那杆刺入他咽喉的长枪上正有着一道道金光缠绕,就像是一把把旋转的尖刀一样,将他的身体绞碎。

    “轰!”一声巨响。

    一名神境强者再次损落。

    这是极短时间内发生的事情,在妖魔两族大军还未冲进“牢笼”的时候,两名神境强者便已经死在了他们的面前。

    而且,另外一只神境强者此刻正在不断的枯萎,就像是冬天的残败野花一样,迅速的消融,毁灭。

    “……”

    “……”

    妖魔两族大军愣住了。

    因为,他们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眼前这样的一幕,给了他们太多的冲击,冲击得他们都有些无法思考。

    死了……

    全部死了!

    三个神境强者,全部死在了他们的面前。

    而在刚才,那三名神境强者就站在他们的前方,比他们更快的冲入到牢笼中,准备一举将方正直灭杀。

    可结果呢?

    方正直依旧好好的活在他们的面前。

    但是,冲进去的三名神境强者却已经全部死了,两个死在方正直的手里,另外一个,更是死在了“仇七”大人的手中。

    为什么会这样?!

    从未有过的无力感从他们的心里涌出,在云轻舞领导他们的时候,他们过得虽然苦难,可是,却始终对未来抱有希望。

    但是眼前发生的事情,却给了他们巨大的重创。

    并不是因为三名神境强者死了,而是,他们心中的希望仿佛在一瞬间灭绝,根本看不到任何的光明。

    那种感觉……

    是失望。

    一种浓浓的失望,对神境强者的失望,对“仇七”的失望,还有对未来的失望,甚至,连生命都已经不再重要。

    不知道为什么,妖魔两族大军的目光都在这一瞬间看向了一个女子,一个正被方正直抱在怀里的女子。

    云轻舞!

    他们的少主,他们的少帝。

    现在正头发苍白,昏迷不醒。

    “少主,您到底经历了什么?!”

    “难道,少主真的要抛下我们不顾了吗?”

    “是方正直,是方正直夺走了我们的少主,灭绝了我们的希望,我要抢回少主,死都要抢回少主!”

    “杀啊,杀死方正直,重新夺回少主!”

    无尽的失望,让妖魔两族大军都如同遭受了重创,似乎一切都在朝着败退的方向不断的走着。

    可是,谁又能想到,这种失望,反而会激起妖魔两族的凶悍之气。

    只因为……

    他们心中仅剩下的最后不甘。

    只因为……

    他们要夺回少主,夺回他们失去的希望。

    如潮水般的妖魔大军奋勇向前,他们没有后退,更没有刻意的保持着与方正直的距离,反而是如同“狼群”一样朝着方正直冲了过来。

    “嗯?!”方正直的目光看向冲杀过来的妖魔大军,第一种,他感受到了一股铺天盖地的杀伐气息。

    那绝对不是正常军队所拥有的煞气。

    在前世的历史中,有着非常多著名的以少胜多的战役,比如,三国时期的赤壁之战,又比如大明开国前的鄱阳湖之战。

    这种战役很多。

    但这些战役,却基本上有着天地,地利,人和以及智谋方略等因素在其中,可称奇,但是,却并不可称勇。

    可有一战,却是堪称千古之勇。

    那就是在项羽与刘邦大战的时期的“彭城之战”。

    在那一次战役中,刘邦拥有着五十六万大军,而且,还是以逸待劳的五十六万大军,而项羽则只是三万铁骑。

    三万对五十六万,何其夸张的比例。

    虽然,其中同样有着项羽指挥上的功牢,可是,在那种夸张军力对比的情况下,真正的原因却只有一个字……

    勇!

    项羽之勇,三万铁骑之勇,让刘邦遭受了一生中最大的败仗,五十六万大军溃不成军,死伤惨重。

    而眼前,方正直看着疯狂冲杀过来的妖魔两族大军,他的心里却莫名的想到一个“勇”字。

    当然了,妖魔两族大军的勇,自然不是来源于南宫木,也不是来源于死去的三名神境强者。

    而是云轻舞!

    在绝境面前,寻求最后希望的疯狂。

    就像是在死之前的一刀,他们没有再顾虑什么生与死,因为,他们的心里已经有了死的意志。

    “云轻舞啊……”方正直的目光看向怀里的云轻舞,望着那紧紧闭紧的眼睛,还有那苍白而绝美的脸庞,以及那一头雪白的长发。

    “杀啊!”一名魔族军士的长枪刺了过来。

    方正直随手一枪迎了上去,那名魔族军士的长枪便碎裂开来,身体更是被火焰所吞噬,化为灰烬。

    可是,在那名魔族军士的眼中,方正直却并没有看到不甘,反而看到了一种欣慰和死亡的解脱。

    “杀!”火焰的灰烬中,妖魔两族大军也完全压了上来,他们的眼中尽是疯狂,从四面八方朝着方正直不断的发起进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