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零二章 英华风社

目录:五行天| 作者:方想| 类别:散文诗词

    俞紫衣和巫启荣两个人一脸见鬼的看着面前的端木黄昏。≥≧

    端木黄昏此时的模样非常滑稽,那张英俊得连女人都嫉妒的脸,此时青一块紫一块,好几处浮肿,横七竖八贴着许多止血贴,让人不忍卒视。

    偏偏端木黄昏此时看起来心情不错,狼吞虎咽。

    俞紫衣和巫启荣对视一眼,两人都觉得今天的黄昏哥透着一股子邪门的味道。

    不对劲啊!

    败得那么惨,整个翡翠森现在都传开了。各种风言风语传遍街头巷尾,有幸灾乐祸说端木黄昏不自量力的,有说什么狗屁翡翠公子沽名钓誉的,还有说端木黄昏这是把翡翠森的脸面丢干净了等等。

    身为旁观者,俞紫衣和巫启荣都感到压力巨大,整个翡翠城暗流涌动,山雨欲来风满楼。

    可是身为当事人,黄昏哥竟然就像个没事人一样。

    俞紫衣家世雄厚,自然有恃无恐。巫启荣却是自认为端木黄昏的忠实小弟,忧心忡忡:“黄昏哥,接下来……咱们该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端木黄昏一脸奇怪。

    俞紫衣眼观鼻鼻观心,巫启荣硬着头皮道:“这次咱们出师不利,大家都有些担心……”

    端木黄昏放下筷子,一脸认真道:“是输了。”

    巫启荣一看这阵势,心中更是一颤,连忙道:“这人有失手马有失蹄,胜负乃兵家常事……”

    他说不下去了,黄昏哥的目光简直锐利得像一把剑,巫启荣感觉自己快死了。

    “输了好。”端木黄昏冷不丁道。

    “啊!”巫启荣和俞紫衣同时出声,两人看了端木黄昏一会,又对视一眼。

    黄昏哥这次不会是脑袋给伤到了吧?

    端木黄昏淡淡道:“输了才知道我差她多少。”

    巫启荣和俞紫衣愣住了。

    “以后赢回来。”

    端木黄昏就像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情,神色平静如水,手中把玩着酒杯:“这三年,我被很多东西困住,过得不开心,老觉得命运弄人。有很多我不喜欢的东西,却又觉得自己应该背负,是命该如此。现在我想明白了。”

    “争不过的才叫命该如此,不去争的叫活该如此。”

    “要么被别人掌握命运,要么掌握别人的命运。”

    杯中烈酒一饮而尽,一团火焰从喉咙烧到心脏。

    伤痕累累的脸庞微笑迷人,清澈的眼睛此刻毫不掩饰自己的锋芒和疯狂。

    他忽然道:“你们能忘记感应场吗?”

    巫启荣和俞紫衣浑身剧震。

    “我是忘不了。”端木黄昏自言自语:“我经常梦到在感应场,梦到我们和血修战斗,眼睁睁看着身边的同学被血兽吃掉。现在我们却要和他们坐在一起喝酒,奉承他们,呵,我还要和血修联姻。不知道我会不会睡梦中把我未来的妻子杀死?”

    巫启荣和俞紫衣面容扭曲,咬牙切齿,他们从感应场中活着逃出来,对血修的仇恨极深。

    “当然,我现在是小屁屁,小屁屁的想法不重要。”端木黄昏看着他们:“我尚且如此,你们呢?紫衣,倘若你家要你和血修联姻,你怎么办?启荣,如果上面要求你去给血修做下属,你怎么办?”

    巫启荣长吐出一口气:“黄昏哥,你说怎么办,我都听你的!”

    俞紫衣也点头:“黄昏,你有什么计划全都说出来吧,打死我也不要和血修联姻。”

    “具体的计划没有。”端木黄昏先是摇头,接着道:“有一点可以先确定,得让我们的想法变得重要。”

    两人眼巴巴看着端木黄昏。

    端木黄昏绞尽脑汁,他忽然想,倘若是艾辉那个混蛋来做这件事,他会怎么做?

    想着想着,他有些思路:“先得有实力,拳头大的人,想法才重要。我们不能荒废下去,要加紧修炼。”

    说到这,端木黄昏感觉自己脸上火辣辣的,想想这三年来的荒废,他现在感到羞愧。

    俞紫衣和巫启荣重重点头。

    “其次得有人,除非到了我师父那个境界,否则人多还是力量大。”端木黄昏沉吟到:“我们组个社,只收感应场的幸存者,不论身份家世。大家一起修炼,我会请名师给大家指点。大家彼此相互扶助,等我们的力量壮大,我们的想法才重要。”

    俞紫衣和巫启荣对视一眼,都看到彼此眼中的兴奋。

    俞紫衣嘿然道:“这个我喜欢!黄昏,你给咱们社取个名字吧。”

    端木黄昏脱口而出:“就叫英华风社吧。”

    话一说完,他就有些呆住,他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取这个名字。

    他在英华风社的经历并不多,记忆最深刻的莫过于周小希和李维两位教官,只可惜两位教官都已经葬身感应场。

    “好名字!”

    “好!”

    俞紫衣和巫启荣精神一振。

    英华风社是感应场每座城市都有的学生社团,是感应场的独有物之一。感应场已经消亡了,英华风社也随之消亡。

    英华风社,没有比这个更好的名字,让他们不要忘记感应场和血灾。

    在感应场被血海吞噬之后,英华风社却在另一片土地,在一群年轻人之中,涅火重生。

    弱小的英华风社,此时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镇神峰给艾辉带来的冲击和震撼非常大。

    他对镇神峰的了解,甚至过师雪漫。在师雪漫他们还不确定镇神峰的威力能够多大时,他已经能够想象出它的威力有多大。

    镇神峰是为大场面而生的战争重器。

    他能看得懂镇神峰的许多奥妙,但如果给他足够的材料,足够的元修,他依然无法炼制出一座同样的镇神峰。里面涉及到许多元力的精妙之处,他一头雾水。

    还有就是格局。

    如果有那么多的材料,他依然想不到炼制镇神峰。见识不够,格局不够。

    好吧,说起来,对于一名穷鬼来说,我们还是不要谈格局了。那么伤钱的问题,离他实在太遥远。

    但是他的思路,却是一下子被打开。

    对比镇神峰,他回看自己的布置,简陋得就像一堆破烂。

    他明白自己的短板,对元力的理解,自己还是比较浅。师父的方案,每个细节他都记得,但是真正的理解和运用,他还是差很远。

    “以城为布”的灵感,来自修真时代的阵法,而它的作用,却也和阵法非常的类似。师父的方案中,复杂而完美,就像一件艺术品。

    然而它完美,完美到艾辉根本无从下手。它就像一个活生生的活物,艾辉无法在上面给它增加一点,或者减少一点,无法作出任何改变。

    好在有高手在前方,镇神峰这么一个活生生的实物在出现在他眼前,以前许多的模糊之处,豁然而通。

    最重要的是,镇神峰向他展示了,如何运用师父的理论。

    大概镇神峰的炼制者也想不到,竟然有人只不过看镇神峰一眼,便能够有如此多的收获。

    艾辉陷入思考之中。

    镇神峰的强大之处是五行循环,元力雄浑,它就像一座威力恐怖的火山,蕴含着无穷无尽的元力。但是这种强大,是无数最顶级的材料,技艺精湛、元力深厚的元修,经过完美的契合,五行生生不灭。五行均衡,底蕴深厚,结构完美,它就像剑典上记载的那些正道大派弟子,没有明显的短板,战力恐怖。

    镇神峰确实是正道,堂堂皇皇的正道,现在的艾辉,还想不到镇神峰有什么弱点。

    自己肯定没那么多的钱、没那么多的珍稀材料,元力、技巧也没有那么厉害。

    所以注定了他无法走镇神峰这样的正道。

    均衡在实力不是很强的时候,往往意味着平庸。

    只有出奇制胜,才能够给自己带来一丝机会。

    奇诡极端的布置就像锋利的刀刃,杀伤力巨大,但是倘若被敌人看透,那就很容易被破解。这样的论述,无论是在修真时代的剑典,还是当下元力时代,都是人人皆知的常识。

    怎么才能让敌人不容易看透?

    有一个办法,就是用敌人不熟悉的力量。

    艾辉灵机一动,他想到了自己的剑术。

    剑术的流行,也就是这两年的事情。但是对于整个五行天来说,剑术还是相当新奇和陌生。而且,艾辉的剑术,基本都是他自己摸索出来的心得。

    不如……布置一个剑阵?

    这个想法出他的脑海中冒出之后,就再也挥之不去。

    他会想到剑阵,是因为牧会奖励他使用昆仑的剑阵修炼。他没见过真正的剑阵,对剑阵的了解,却是大多从剑典中得知。

    如果用师父的理论,来布置一座剑阵,那该怎么做?

    艾辉莫名有些兴奋。

    倘若说阵法是他对师父理论的继承,那么剑术的运用,也是对自己剑术的一场大考。

    既然是剑阵,那么先需要很多剑。

    艾辉手上只有龙椎剑,和楚朝阳所用的银阔剑,而且银阔剑还不能用,万一露出马脚,楚朝阳的那个身份就没有价值。

    不过艾辉并不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穷了这么多年,自然有办法应付。

    艾辉想到了自己的狼毫箭。

    心中默默盘算了一下,确定可以用。最重要的东西及解决了,艾辉的精神更加振奋!

    很快,他现自己之前的布置并不需要全部推倒重来,而只要修改局部,就能够实现自己的想法。

    于是,艾辉开始布置自己人生中的第一座剑阵。(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