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五十五章 火球

目录:五行天| 作者:方想| 类别:玄幻魔法

    郁鸣秋的身形飞上天空,眼角的余光瞥见好几道身影也在不断攀升。这些人的气息都不弱,面孔大多很陌生,郁鸣秋也不在意,他离开翡翠森多年,涌现的新人大多不认识。

    不过他不认识别人,其他人却都认识他。郁鸣秋大人每日歪诗,是街头巷尾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然而稍微知道多一些的人,都知道看似不着调的郁鸣秋大人,实力极为强悍。

    更重要的是,岱宗对他的态度。

    岱宗三位弟子,大弟子陆辰,心性淡泊,不喜欢俗事纷扰。三弟子端木黄昏,似乎并不受岱宗的喜爱,师徒之间关系谈不上融洽,如今远在万里之外。

    最受岱宗器重的,便是二弟子郁鸣秋。许多人都在私底下讨论,觉得郁鸣秋最有可能成为岱宗的接班人。

    远处,一位木修高声道:“鸣秋大人,可有眉目?”

    他的声音透着一丝惊慌,也把其他人的目光吸引过来。

    郁鸣秋摇头:“还没有。”

    他抬头看了一眼头顶,收回目光,沉声道:“应该在高空深处,在下且去看看。上面金风狂暴,各位亲注意安全。”

    说完郁鸣秋便继续朝高空冲去,他注意到,大多数人停留在原地,有三人跟着他继续升空。显然这三人对自己的实力有足够的信心,郁鸣秋没有阻拦,朝他们点点头便收回目光。

    很快便进入金风层,金风狂暴的呼啸充斥整个世界,郁鸣秋周身亮起一圈淡淡绿色的光幕,把金风挡在外面。

    那颗小太阳依然遥不可及,郁鸣秋神情凝重,他从未深入如此高的虚空深处。

    他继续朝高空飞去。

    过了一会,又有一位木修承受不了,主动返回。

    金克木,金风对木修的伤害比对一般的元修要大许多,这使得他们上升变得愈发艰难。

    很快,又有一名木修选择了撤退。

    紧接着,剩下的一位木修也扛不住,向地面降落。尽管身体向下坠落,但是他始终仰着脑袋,目光没有离开正在不断蹿升的郁鸣秋,心神大受震动。

    郁鸣秋的速度不算太快,但是从始至终,没有一丝减缓的迹象,好似闲庭信步。愈发狂暴的金风,对郁鸣秋没有丝毫影响。

    市井之间流传郁鸣秋深入蛮荒,实力大涨,可惜少有人见过,真实实力一直是个谜。

    如今亲眼所见,才明白郁鸣秋实力何等深不可测。

    他浑然不知,郁鸣秋远不如他表现出来的那般轻松。

    此刻他距离地面的高度是多少,他很难准确判断,大致估测起码超过百里。随着他不断上升,四周变得安静下来,金风的呼啸之声微弱许多,然而更加危险莫测。

    郁鸣秋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紧紧盯着自己的光罩。看似平和的虚空,光罩却仿佛被一双无形之手揉捏,不断变幻形状。

    他从未来过这么高之处,稍有不慎光罩破碎的话,透明的金风暗流,会把他撕成碎片。

    不过,他终于看到目标!

    郁鸣秋心中无比震撼,越飞得近,震撼越发强烈。一个无比巨大的火球,飘浮在不远处,就像虚空中的一座正在燃烧的岛屿。

    它的体积如此惊人,郁鸣秋觉得自己的渺小。

    站在数里之外,一**热浪好似汹涌的潮水,拍打在郁鸣秋的光罩上。光罩就像被风吹得摇摆不定的气泡,令人担心它随时会破碎。

    忽然,郁鸣秋脚下生出一缕嫩芽,赫然是一根青翠的藤蔓。藤蔓生长极快,它们就像爬山虎,沿着光罩内壁蔓延。刚刚还飘摇不定的光罩,立即稳定下来。翠绿的藤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融入光罩之中,化作晶莹剔透的花纹,煞是好看。

    郁鸣秋的目光死死盯着前方的火球,满脸惊疑不定。

    这火球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火球表面,金色的火焰吞吐不定,有些火焰甚至超过百丈,好似一把巨大的火镰横扫过虚空。危险的金风,被毫不费力破开。

    郁鸣秋按捺心中的惊骇,脸上的疑惑之色更浓。

    好霸道的火元力!

    更让他有些意外的是,眼前巨型火球释放的火元力,气息和太阳滋生的火元力极为类似。难怪他们错以为天空出现两个太阳。

    郁鸣秋环绕着火球缓缓飞行,他的目光扫过火球的每一寸。

    火球的直径超过六里,是个真正的庞然大物,蕴含着令人敬畏的力量。很快,细心的郁鸣秋就有新的发现,这个火球竟然在吸收太阳的火元力!

    吸收太阳火元力的时候,整个火球会微微收缩,火球表面的火舌收敛。而数秒过后,火球微微膨胀,火舌轰然舒展,释放惊人的热浪。

    如此往复循环,周而复始。

    郁鸣秋觉得不可思议,他第一反应,这是个活物?充满节奏感的收缩膨胀,让他联想到呼吸。

    难道是什么新荒兽?或者是上古荒兽?

    他心神一颤,觉得口干舌燥。传说中的那些上古荒兽,吞吐日月,移山倒海,威能远非今日的元修所能抵挡。倘若真的是上古荒兽,对翡翠森来说,不啻于一场天灾。

    就在此时,目光扫过两处火舌之间的缝隙,他瞳孔骤然收缩。

    火舌收敛的时候,能看到一些火球内的景象。火球内的火焰,凝实剔透,宛如金色的琉璃。

    其中隐隐可见,一道枯瘦的身影立于其中。

    郁鸣秋脑袋轰地一下炸开,浑身的汗毛瞬间全都立起来,强烈的恐惧如同一张无形的手掌,死死攥住他的心脏。那么一刻,他竟然喘不过气来。

    竟然是人!

    如此恐怖的景象,竟然是人为!

    谁?谁能有这么大的手笔?

    郁鸣秋脑海中跳出第一个名字,就是他的老师,宗师岱纲!不对,老师修炼的是木元力,倘若凝聚如此惊人的木元力,老师可以做到,但是如此惊人的火元力……

    等等,火元力!

    郁鸣秋的身体一僵,下一刻,他死死盯着火球内那个隐约的身影。尽管只能隐约可见,但是依然能看到火球内那人身形矮小枯瘦。

    嘶,郁鸣秋倒抽一口气,脸色苍白。此刻,他已经知道,此人的身份

    ——乐不冷!

    宗师之下第一人,乐不冷!

    金色的火焰,霸道而纯粹的太阳之火,佐证着郁鸣秋的猜测。

    脑袋轰鸣的郁鸣秋,还是想不明白,乐不冷是怎么做到的?

    等郁鸣秋回过神来,脸色再变。

    乐不冷和老师之间的恩怨,天下皆知,他出现在翡翠森,目标只可能是一个。

    挑战岱宗!

    “真是壮观啊。”

    悠悠赞叹在郁鸣秋身后响起,郁鸣秋一个激灵,立即转身。不知何时,一个气质出尘的中年人,出现在他身后。

    郁鸣秋连忙行礼:“老师。”

    岱纲没有回应他,目光凝视着火球,道:“我曾以为,这个世上能够称得上对手之人,一个有半。帝圣无双,可谓棋逢对手。另外半个,则是乐不冷。败军之勇,刚烈至此,唯此人也。”

    郁鸣秋俯首倾听,心中大为赞同。身为岱宗之徒,他比常人更多内幕。乐不冷为了挑战老师,付出之多,令人敬畏。

    从挑战者的身份来说,乐不冷无疑是敌人。但是面对这样一位敌人,郁鸣秋心中反而充满尊敬。

    岱纲语气肃穆:“如今来看,却是我自视过高,小瞧天下英雄。我听他怒骂万神畏之言,酣畅淋漓,饮酒三杯。哼,不冷烈火,岂能与腐朽枯木为伍?”

    郁鸣秋看老师兴致颇高,不由放下心来,笑道:“乐前辈那番话弟子也听过,就是觉得痛快!不过弟子的酒量,可比老师你……嘿嘿。”

    岱纲闻言莞尔。几个弟子之中,陆辰过于老实淡泊,端木黄昏过于桀骜叛逆,时间又短暂,唯独郁鸣秋看似玩世不恭,其实至情至性之人,深得他喜爱。

    岱纲赞许道:“你能到此地,进步不小。”

    郁鸣秋嘿然:“还是老师厉害,弟子看到这般光景,两股战战,差点就落荒而逃。但是想到老师平日教诲,顿时胆气一壮,正所谓,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给师父探个先。”

    他摇头晃脑吟诗,但眼珠子骨碌骨碌转动:“但是看师父胸有成竹,徒弟就放心了!”

    岱纲对郁鸣秋的歪诗也觉得头痛,轻咳一声:“胸有成竹?你太小看乐不冷了。”

    郁鸣秋一愣:“怎么?”

    岱纲肃容道:“乐不冷修炼的是,我曾以为大放厥词,能灭宗师?呵呵。金乌之火霸道无比,修炼者先受其伤,命必不长久。今日得见,才知道小看了他。他这是破釜沉舟,背水一战。如此多的金乌之火,超过寻常办法消化。若我没猜错,他汇集如此众多金乌之火,是以火为炉,以身为鼎,孕育金乌神火。他想炼成真正的灭宗火。”

    郁鸣秋听得头皮微微发麻:“这是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乐不冷素来如此。”岱纲深沉难测的眼眸中亮起一抹微弱的光芒:“要么粉身碎骨,要么脱胎换骨。偏偏胆子还大,各种生僻偏门之法,毫不顾忌。走吧,勿要惊扰,还需要时日,才有结果。如果失败了,我来祭奠他。如果成功了,天下多一奇功,我也多一对手。”

    风声萧萧,如松如涛,长笑远去。

    “何其幸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