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六十章 神虎

目录:五行天| 作者:方想| 类别:玄幻魔法

    这是什么?

    傅思思神情惊恐,四面八方疯狂碾压而至的水墙,无处可避。排山倒海的水墙,它们发出轰隆巨响,来势奇快无比,挟着磅礴万钧的威势。

    强烈的窒息感笼罩着她,如同置身一个巨大的绞肉机内,异常渺小。

    死亡如此之近,下一刻自己就会被碾压粉碎!

    她的手足冰冷,有些惊慌失措,脑袋轰鸣,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师北海怎么会有如此可怕的实力?一个北海部首而已……

    北海部首而已!

    怎么可能有如此实力?

    仿佛有个声音在她脑海厉声尖叫,死亡带来的强烈震颤,令她浑身汗毛根根直竖,瞳孔失去焦距,最原始的求生本能激发出来。

    她失控尖叫,尖叫声就像一把锥子,刺穿雨幕和大水。

    虚张的五指,猛地回拉,宛如收网。

    眼看就要击中师北海的炽目光柱,倏地崩散,化作五种颜色各异的光索。金木水火土,五根元力光索倒卷,宛如五条巨蟒,倏地缠住傅思思。

    在最后关头,她选择了自保!

    没有闪电般的天人交战,只有最原始的求生本能。在这场矛对矛、杀招对杀招、死亡对死亡的对话最后关头,她退缩了。

    时间仿佛定格,目光交错的一瞬,她看到自己的对手。

    地面的师北海身上甲胄半碎,踩在水里,双手握着光秃秃的枪杆,仰着脸注视着她。他脸上无悲无喜,看不见愤怒,看不见轻视,目光深沉如水。

    匆匆一瞥,却是她此生难忘的场景。

    深不可测的师北海!

    呼啸轰鸣的大海淹没了她的视野,排山倒海的巨大冲击力接踵而至。

    她闷哼一声,大脑陷入短暂的空白。

    方圆百里之内的洪水疯狂朝此处涌来,狂怒的巨浪连绵不绝,它们就像一只只巨大的手掌,狠狠拍下。激荡爆裂的水花,甚至冲上千丈高空。恐怖绝伦的力量肆虐,大地在颤抖。

    唯独师北海脚下这片水域,波澜不兴。

    他注视着眼前壮观的景象,有些出神。更壮观的北海之墙,已经烟消云散,个人的力量,终是渺小啊。

    忽然,怒涛之中,一道光芒冲天而起,消失在天边。

    齐修远本以为稳操胜券,没想到煮熟的鸭子飞了,不由急声道:“大人!”

    师北海摇头:“不用追了,追不上。”

    齐修远大为不甘,恨恨道:“这次算她运气好,竟然让她逃了!”

    师北海凝视着傅思思远遁的方向,道:“不是运气好,是实力。叶氏把赌注都压在大师之光上,之前我还有些疑惑不解,今日方明白,大师之光有多么厉害。”

    齐修远嘿然笑道:“再厉害也不是大人的对手。”

    师北海摇头:“她实力不在我之下,只不过经验稍显稚嫩,战意也不够强。这次也只是让她受了点伤,不动根本。”

    齐修远也不反驳,嘻嘻笑道:“反正我知道大人赢了。”

    师北海没理他,面色凝重:“如果大师之光出来的大师,实力都有这般,不,哪怕比她稍弱一点,那也极为可怕。”

    齐修远愣了一下,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他这才明白大人担忧的是什么。

    此时失去目标的大水,没有半点刚才的暴虐,迅速平息下来。

    “来个人扶我,带上神畏的小娃,我们马上走。”

    师北海当机立断,他知道必须马上离开,很快对方的支援就会抵达,到那时想走也走不了。刚才那一招,不仅耗尽他所有的力量,还付出不小的代价,如今是名副其实的强弩之末。

    但是为了不让傅思思看出深浅,他一直强撑。

    齐修远这才明白大人的情况糟糕,脸色大变,连忙冲过去扶住师北海。

    没一会,天叶部的元修抵达上空,四下搜索,却没有发现半点北海余孽的踪影和痕迹。

    北海部在水中,就像鱼儿入水。

    荒野燃起篝火,远处的夕阳,一半已经落下地平线,夜色和寒意悄然浸染。

    一只军队正在扎营,尽管队伍规模不小,但是井然有序。一头头雄壮的大虎,安静地趴在营地,懒洋洋就像一群大猫。它们的体型惊人,雄壮者甚至身长超过一丈半,就像一座移动的肉山。从毛发的颜色可以看得出来,它们分三个品种。

    毛发鲜红,生长着美丽的金色花纹,是明光血部的明光虎。明光虎拥有琥珀色的眼睛,尖尖的耳朵,体形修长,以速度见长。

    通体漆黑如墨的是咆哮血部的咆哮玄甲虎,它们拥有一双猩红的眼睛,体形最为庞大,四肢极为强健,性情凶悍。兽蛊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宫在它们身上寄生了玄龟的残魂,生长出一块块黑色的玄龟甲,带来极为出色的防护性,从而使其成为名副其实的战争凶兽。

    不过寄生玄龟残魂,在不断吸收黑虎的生命,导致咆哮玄甲虎的寿命非常短暂,往往难以超过十年,而适合战斗的巅峰时期只有五年左右。

    平日里咆哮玄甲虎的使用也有着诸多的限制,比如不适合长途跋涉,必须用专门的兽栏装载运输。咆哮血部专门有一个兽营,来负责跟随运输。再比如它的食量非常惊人,喂食果玉的数量,是明光虎的五倍。

    尽管有着诸多限制,但是咆哮玄甲虎的战斗极为惊人,只要投入战斗,所向披靡无人可挡,能够立即改变战斗的走势。

    最漂亮的是神虎,拥有一双水晶般的眼睛,白色的毛发纤尘不染,战斗的时候,一圈圈鲜艳复杂的血纹就会浮现。它最奇特的地方,能够踏空如履平地,可以在云海上驰骋奔跑。

    神虎的数量极为稀少,培养殊为不易。

    此时神虎、明光血部和咆哮血部的大部队正在扎营。耐力比较出色的明光虎,除了小部分参加巡逻,大部分都在休息。咆哮玄甲虎趴在兽栏里一动不动,正在酣睡。精力充沛的神虎,则在天空嬉戏玩耍,一会冲入云朵之中,一会冲出来。

    大营不远处的一处石头山上,神虎部首单旻雄正在凝视远方。

    单旻雄身形敦厚,强健有力,胳膊粗得惊人,皮肤黝黑,面孔发红,看上去像长期在火炉前的铁匠。他的目光澄清,显然不是有勇无谋之辈。

    在他身旁,一位身形瘦高的大汉,便是明光部首肖不遇,正在向他汇报。

    “大人,到目前为止,还有三成的将士还没有汇合。”

    另一位大汉满脸胡须,面容凶恶的男子瓮声道:“咆哮血部还有一成的将士没有汇合。”

    他便是咆哮血部部首屠胜先。

    单旻雄皱起眉头,之前为了追击神畏裁决,他们不得不散开阵形,化整为零,分成小股搜寻。散开容易,重新汇合就没有那么容易。尽管早就发布了汇合的指令,但还是有不少将士没能按期汇合。

    明光血部因为耐力出众,因此当时被打散得尤其厉害,承担的任务最重,这也导致现在没有回归的将士数量最多。

    单旻雄沉吟片刻,迅速做出决断,道:“留个人在这里,收拢还没到的。其他人,明日之后,全速挺进防线。”

    两人齐声应诺:“是!”

    单旻雄笑道:“贺南山已经来发牢骚了,他被敌人骚扰得不胜其烦,据说还折损了几名神通高手。”

    屠胜先冷哼:“神灵就是一群废物,要不是他们,叶帅和南宫宫主怎么会被掳走?”

    贺南山的神灵当时值守大营,结果被神畏裁决袭营,掳走叶白衣和南宫无怜。屠胜先他们看来,这件事上,神灵要负主要责任。

    他们还不知道南宫无怜已经遭遇不测的消息。

    单旻雄摆摆手:“事情已经发生了,就不要再抱怨了。既然陛下派佘妤殿下亲至,我们听从殿下吩咐即可。”

    屠胜先哼了一声,却没再说什么。

    肖不遇忽然道:“佘妤殿下得圣物赏赐,圣恩之隆,可有先例?”

    单旻雄沉吟:“未有。倘若北先生能承圣物之重,想必陛下不吝赏赐。可惜先生先天体弱多病,只能在宫中主持大局。否则以先生之能,取天下不过探囊取物?”

    肖不遇对大人的说法不置可否,继续道:“如此说来,陛下是打算培养殿下做接班人?”

    单旻雄下意识道:“陛下春秋鼎盛,谈这些为时过早。”

    肖不遇指了指天空,道:“听闻陛下想要更上一步,一人俯瞰天下,不与他人分享荣光。陛下雄心伟业,乃不世出的英雄。然此路凶险叵测,陛下想必也是早作安排。”

    单旻雄悚然而惊,他这才意识到什么,突然想到,假如神国没有陛下……

    他心神一颤,不敢往下想,呵斥道:“慎言!陛下所想,岂是我们能揣度?殿下天赋过人,跟随陛下多年,忠心耿耿,能驯服圣物之力,亦是我神国之幸……”

    就在此时,忽然地平线尽头,出现一道肉眼可见的风幕。

    风不大,微风拂面,但是其中蕴含着充沛的水元力和难以形容的元力波动。

    三人神情剧震。

    心弦宛如被一根无形之手拨动。

    屠胜先骇然问:“谁?”

    肖不遇颤声道:“是北海之墙方向!”

    北海之墙……

    三人面面相觑,他们脑海中不约而同浮现同一个身影。

    “师北海!师北海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