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八十九章 你敢对本宫无礼

目录:超神当铺| 作者:今朝| 类别:都市言情

    “方姐姐,好哥哥真是好人!”沐剑屏苦口婆心,却见方姐姐对好哥哥,依旧的横眉冷对。

    杨邪也不理会方怡的怒骂,清了一下嗓子,对身后的双儿姐妹道:“双儿,将她送进鹿鼎公府,本官今晚要好好的伺候她!”

    方怡听得差点疯掉,狗官看她的眼神,依旧的色·眯·眯。

    双儿姐妹上前,先点了方怡的穴,跟着替方怡松绑,将方怡拖出了牢房。

    “看什么看?再看今晚就是吃了你!”杨邪见方怡怒视他,用无耻的语气威胁道。

    方怡玉颊寒霜,那是拿狗官一点办法都没有。

    沐剑屏在一旁,说好话,劝说方怡:“方姐姐,好哥哥是刀子嘴豆腐心呢。你可不要怪好哥哥的一片好心呀。”

    方怡听了被狗官洗脑了的小郡主的话后,内心在呐喊哇。

    “好哥哥,我哥哥他们怎么办?”经过沐剑声牢房的时候,沐剑屏一脸祈求之色地望向他。

    杨邪朝着牢房中,被铐在刑架上的沐剑声瞥了一眼,跟着安慰沐剑屏道:“好妹妹放心,好哥哥晚些时候,再救你哥哥他们出牢狱!”

    沐剑屏听得感激:“好哥哥,谢谢你!不过好哥哥,你可一定要早些救我们沐王府的人出去。”

    鹿鼎公府!

    “狗官,不用你好心,你也别碰我!”方怡见狗官要给她的伤口擦药,一脸没好气道。

    “蛮不讲理,不可理喻!该打……”杨邪抬起手,就在方怡的翘·臀上,拍了一下。

    这一下,可把方怡给气得不行:“狗官,我要杀了你!”

    “等你胳膊上的剑伤好了,再说杀我的话吧。”杨邪一脸坏笑着。

    方怡很生气,觉得对方笑起来,真是坏透了。并且,方怡坚定地认为,狗官绝对没有那么好心帮助他们沐王府的人。

    “好姐姐,你就别闹了!”沐剑屏劝说着,又把祈求和可怜兮兮的目光看向了好哥哥,“好哥哥,你就别再惹方姐姐生气了,好吗?”

    “好好好,好哥哥不在惹你的方姐姐生气了!不过你要亲一下好哥哥才行!”杨邪笑道。

    “啊,这怎么能行呢?好哥哥,你好坏呀。”沐剑屏小·脸一红,煞是可爱。

    方怡瞧得煞气从头顶都能冒出,双眼冰冷如刺道:“狗官,你这个无耻之徒,果然没安好心!卑鄙无耻下·流……”

    呃……杨邪望着白·皙水嫩脸蛋的方怡,冷笑一声:“哼,既然你说我是无耻之徒,那我就无耻给你看……”

    “啊……你要干嘛?”方怡惊慌失措了,可是被点了穴,她也无计可施啊,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好哥哥,你就别欺负方姐姐了!”沐剑屏都有些气哭了,见不得方姐姐受委屈。

    平时,方姐姐对她最好!

    “好了好了,不欺负你方姐姐了!好妹妹,你来给她上药吧。”杨邪也不再逗方怡了,跟着,就将手中涂抹伤口的金疮药递给了沐剑屏。

    厢房外,杨邪刚从方怡所在厢房出来,就碰见了神龙教龙儿。

    龙儿,也正用窃笑的目光望着他:“龙儿,你笑什么呢?”

    “我在笑,又被小宝你骗到了一个好妹妹!还有那个脾气不好的方怡姑娘,恐怕到时候也难逃你的欺负吧。”龙儿道。

    “龙儿,你说这是哪里话呢?这怎么能叫欺负呢?好了龙儿,我们回房造孩子去吧。”杨邪手一伸,拦住了神龙教龙儿的腰,一起进了房间。

    **一刻值千金,一夜折腾,第二天的杨邪,依旧的生龙活虎。

    “好妹妹,你的方姐姐人呢?”八仙桌边,都坐着莺莺燕燕的漂亮老婆,唯独缺少了还不是杨邪漂亮老婆的方怡。

    当然,沐剑屏还没有被杨邪收入房中呢。

    不过也是迟早的事情!

    “好姐姐她……她不想见你!”沐剑屏尴尬了,知道方姐姐过分了,觉得自己对不起好哥哥的一番好意。

    “好了好了,好妹妹你也别自责,好哥哥又没有怪罪你!来人啊,送菜去方姑娘的房中!”杨邪道。

    “好哥哥,你认真好!好哥哥,你吃菜……”沐剑屏很乖巧,给他夹菜。

    杨邪很幸福,跟着龙儿、双儿姐妹,都给他夹菜。

    厢房中,方怡想过逃走,又怕自己逃走了,鹿鼎公那个狗官要对小郡主使坏,所以方怡只能先吃了狗官送来的菜肴,以填饱肚子,才有力气见机行·事,带着小郡主沐剑屏逃离这里。

    天地会,京城分舵!

    “参见杨香主!杨香主,总舵主的事情,该怎么办?我们天地会所有兄弟已经准备好劫狱了!”天地会兄弟们,张嘴就是要劫狱。

    “劫狱……你们都有几条命啊。不过你放放心好了,我师父陈近南,我杨小宝会救,但不是现在!你们看,这是什么?”杨邪拿出了总舵主令牌。

    “这……总舵主令牌,怎么会在杨香主你的手中?”天地会兄弟们吃惊起来。

    甚至有人怀疑,杨小宝背叛了天地会,夺了自己师父的总舵主令牌。

    必定杨小宝在清廷混得风生水起,可是康熙帝身边的大红人一枚。

    “哼,本总舵主,深得师父真传武功,难道有假?”杨邪大掌一挥,隔空一掌,就将堂内座椅,劈的支离破碎。

    好家伙!内气外放,三丈距离外的座椅,就被震的支离破碎了。

    “我看,大家都不要再窝里斗了!杨香主是总舵主的亲传弟子,又为我们天地会立下了很多汗马功劳,这一次总舵主被清廷关押,能救出总舵主的人也就只有杨香主一人了!而且,杨香主也深得总舵主的传功之恩,恐怕也不会不救总舵主出来。”

    “是这个道理!总舵主能传功给杨香主,就足以证明总舵主对杨香主的信赖!”

    “我看,既然总舵主要将天地会的总舵主之位,传给杨香主,我们就按照总舵主的意思,选择吉日,推举杨香主为我们天地会的总舵主!”

    “好好好……择日不如撞日,今天就是个好日子!”突然,天地会人群中,有会众喊话起来。

    别问这位会众是谁?因为这货已经被杨邪用银子给收买了!

    天地会,可不想想象中的好管理!会中兄弟,也并非大团结!所以,杨邪早就花费了大量的银子,收买了会中很多兄弟和香主级别的大佬。

    一番准备,三跪九叩,礼毕!

    叩拜总舵主!

    “诸位都是我天地会的好兄弟,大家都快快请起!”杨邪坐在位,起身虚扶一礼道。

    “谢总舵主!”

    跟着,杨邪将天地会的上百个兄弟们,都安排进了正红旗当兵。

    又让挑选出一位信得过的香主,让龙儿给其易容,变成了他杨邪的模样。

    一番准备,假鹿鼎公,手持尚方宝剑赶往前线监军。

    随后,杨邪潜入冯锡范的府中……

    夜色朦胧,冯锡范府中,一片寂静,连个仆人影子都不见。

    杨邪将制作好的魔法药水,洒在了自己身上,然后大摇大摆地在冯锡范府中走动着。

    刚入府中不久,杨邪就现了不对劲,果然不对劲,原来冯锡范根本就不在府中。

    “冯锡范不在府中,深更半夜的,又能去哪里呢?”正在杨邪沉思时候,冯锡范府中,突然有异响。

    隐蔽一旁的杨邪,见到了出奇的一幕,竟是冯锡范肩膀上扛着一个毯子裹住的圆筒状物体,进了府中堂内。

    而杨邪自己,就在一旁的椅子上坐着,看冯锡范这老东西,在搞什么鬼?

    不久,冯锡范拉开毛毯,而毛毯中,裹住的人影,竟是康熙帝的母后。

    握草!冯锡范这老东西,不是投靠康熙帝了吗?怎么还敢劫持康熙帝的母后?

    康熙帝的母后,别看已经为人母,但生下康熙帝时候的年纪,也就十六岁,如今也不过是三十来岁的女人,加上山珍海味和锦衣玉食的生活,大清太后看起来,还是很雍容华贵和风姿绝伦的。

    尤其是鹿鼎记世界的大清太后,又和香港明星张敏长得像似,就更加的漂亮妩媚。

    一念及此,杨邪还以为冯锡范是看上康熙帝的母后了!

    “呜呜呜……”太后很怕怕,怕自己被冯锡范老贼啪啪啪。

    冯锡范上前,解开了太后的穴位后,老脸阴笑道:“太后,让您受惊吓了!”

    又是受“精”了!一阵无语……

    “冯锡范,你好大的胆子,简直就是大逆不道!你这样挟持本宫,就不怕本宫的皇儿诛你九族吗?”太后站起身子,横眉冷对着冯锡范,倒也有些大清太后母仪天下的风姿。

    “哈哈哈……老夫会怕他康熙小儿?笑话!”冯锡范很是猖狂,似乎有恃无恐,盯着太后威逼道:“太后,老夫修炼了一种奇功,而这种奇功需要风体女子的调和……而老夫所说的风体,是母仪天下女子的风体!所以,只要太后乖乖地配合老夫调和阴阳,老夫绝对是不会亏待太后你的。”

    握草!还有这种邪功?

    “你……狗奴才……你敢对本宫无礼!”太后勃然大怒,羞恼不已,一双葱白玉手抬起,怒指着冯锡范……竟半天再也说不一句话来……刷的一下,花容失色的太后,开始被冯锡范逼·迫的后退起来。

    (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