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零八章 忽悠死苍松了!

目录:超神当铺| 作者:今朝| 类别:都市言情

    ♂,

    P:这两天事情比较多,更新估计跟不上!抱歉,抱歉!

    黑衣人的出现,让刚刚服下开窍丹,正准备以开窍丹灵力冲破魂窍封印的杨邪,不仅大皱眉头,而且恼怒不已。

    其实,黑衣人被杨邪这一骂,有些不淡定了,“张小凡,你竟敢骂本尊!很好,今日本尊就送你归西吧。”

    说着,黑衣人就要动手取人性命。

    “慢着!”杨邪抬起手,淡定从容道:“阁下蒙着面,肯定是老熟人了!阁下要杀我,也肯定是因为草庙村的事情了!阁下别惊讶,因为我也知道阁下是谁。诶,你怎么就急眼了呢?你真以为你杀了我张小凡,就可以掩盖当年草庙村的一切了?”

    “嗯,你什么意思?”苍松真人心中一悸,觉得站在他面前的张小凡,不仅有恃无恐,而且还给他造成了很大的心理压力。

    老子当然在拖延时间了!

    “既然我张小凡敢生活在青云门,就不怕阁下来找我。可惜啊,也不知阁下这些年忘记了我张小凡呢,还是阁下忘记了我张小凡……呵呵,反正我已经安排好了一切。只要阁下取我性命,我敢保证不出三天,有关当年草庙村的事情就会传遍整个青云门。”杨邪有恃无恐地说道。

    “嗯,你是说,你已经将草庙村的一切,告知了第二个人?”苍松真人怒不可歇,道。

    草庙村的事情,怎么可以让除了张小凡以外的其他人知道?知道的人越多,他苍松岂不是更加危险!

    “这个,就不用阁下你来操心了!现在阁下要考虑的是,是否还要杀我?”杨邪意味深长地笑着,心中,却在焦急着:“嗯,开窍丹之力正在激发魂窍,希望老混蛋现在别出手……”

    “哼,张小凡,差点就被你给骗了!”苍松反应过来,觉得张小凡是在拖延时间,而且之前张小凡好像服用了一颗丹药,细想一下,苍松真人脸色顿时一变:“张小凡,你很好!当然是本尊看走眼了,觉得你朽木不可雕!”

    “老混蛋,不愧是龙首峰首座,青云门的第二号人物啊。既然被你识破了,我也无话可说。”杨邪没有反驳解释,反而表现的更加有恃无恐起来。

    “嗯,你果然本尊是谁!”苍松心中一惊,觉得很有必要除掉张小凡。

    “我当然知道你是谁。可是为什么一直以来,我没有告发你呢?”杨邪意味深长道。

    “那是因为你刚想起草庙村之事!”苍松真人,继续道:“本尊就怕你突然想起草庙村之事,看来今日本尊是来对了!”

    “哎呀,苍松师伯啊,你还真是脑洞大开,弟子佩服!诶,别着急杀我啊,你难道不想知道白发高人是谁吗?”杨邪依旧的从容淡定。

    “谁?”苍松沉声问道。

    “万剑一!”杨邪道。

    “什么?不可能……师兄他……”苍松真人的身子,颤抖了起来。

    杨邪望着苍松真人,道:“苍松师伯,你现在所做一切,都是在为自己的万师兄打抱不平吧。师伯别激动,也别问我为什么知道你的秘密,只要师伯你知道白发高人还活着就好。还有,白发高人活着的事情,你可不能说不出去,起码暂时不可以,否则后果,就不用我说了吧。”

    “哼,若真是这样,本尊倒是要感谢你了!”苍松真人迟疑起来,却放弃了杀张小凡的心思,又道:“当年草庙村一案,皆因我而起,难道你不恨我?”

    “缘起缘灭,谁得罪谁来背!”杨邪道。

    “你知道?”苍松真人吃惊不已,为何张小凡什么都知道?就连他的事情,似乎张小凡都很清楚!

    “师伯,你也别猜测了!我看师伯你还是回吧。不然一会儿有人来,瞧见你又是一番苦战了。”杨邪提醒道。

    “很好,张小凡!”苍松凝望着身前从容淡定的张小凡,一时间,竟觉得自己不如对方镇定。

    “师伯,我一向都很好!”杨邪回了一句,心说:“老混蛋,还不走,你要让我被已经开始紊乱的开窍丹之力,爆头而亡吗?”

    “很好!”苍松将信将疑,终于转身飞离了紫竹林。

    杨邪深吸一口气,突然盘坐在地,默念魂诀:“三魂归一,魂窍开……”

    嗡!

    紧跟着,杨邪的脑袋嗡鸣震响,开窍丹之力,终于冲开了魂窍。可就在魂窍冲开之际,杨邪的眉毛突然跳动起来:“苍松老狗,你还敢回来!”

    “你……怎么可能?”苍松真人大惊失色,一脸不可意思地紧盯着眼前的张小凡。

    “哼,苍松老狗,你惹怒了本尊!”杨邪神魂封印解开,此刻身体内,虽然法力不足,但神魂可以沟通天地元素之力,让他施展魔法。

    此刻,苍松真人的身前,正被一道土墙挡住。

    也正是因为如此,苍松真人才会大惊失色,一脸震惊道:“你到底修炼了什么邪异功法?”

    “算了!本尊就暂时不跟你计较了,你最好也别来惹本尊。”杨邪自有打算,如果跟苍松打斗起来,田不易肯定会感应到后山有灵力波动。

    此刻,估计田不易已经朝着后山赶来!

    “好,张小凡,你真是越来越让师伯刮目相看了!有时间,就来龙首峰喝茶吧。”苍松转身,飞身离去。

    苍松刚走,田不易赶来:“小凡,你没事吧?”

    “师父,是黑衣人,不知他为何要取我性命?”杨邪表现的很是惊怕。

    “嗯,黑衣人……?难道是因为当年草庙村一案?”田不易也看见了黑衣人离去的背影,不过担心张小凡是否受伤,才没有去追黑衣人。

    而且,黑衣人的修为极高,他也不一定追得上。

    “师父,你说黑衣人为什么要取我性命?”杨邪皱眉问道。

    “小凡,黑衣人的事情,师父一定会查清楚的!不过,你一人呆在紫竹林干什么?今天为师可没有罚你来紫竹林!”田不易用诧异地目光盯着弟子张小凡。

    “师父,你不罚我来紫竹林,我也得砍柴做饭吧。”杨邪道。

    “大黑夜的,你来紫竹林砍柴?”田不易差点气晕。

    “师父,其实我是来散心的!唉,这些年,弟子愚钝,总是学不好青云门法术!”杨邪一脸失落道。

    “好了,跟为师回去吧。”田不易也没有追问,不过看弟子张小凡的神色,有些不对。

    因为,张小凡近来的表现,很是令人匪夷所思!

    蜀山剑诀、符箓之法、还有那些奇技淫巧之物,手持奇异法宝……等等一切,都让田不易看不懂自己这个弟子!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