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七十八章 肖遥的想法

目录:护花强少在都市| 作者:步履无声| 类别:都市言情

    肖遥话时候神色都非常的严肃,但是,对那两个杀手而言,他们觉得肖遥就是个狂妄自大的家伙,现在竟然还直接对他们冷言冷语的嘲讽着。本站地址更改为:,手机阅读更改为m.w

    这强烈的刺激了他们的自尊心。

    两个人的眼睛里都开始闪烁着寒芒。

    几乎是同一时间,他们又再次朝着肖遥冲了过来。

    健步如飞。

    “找死。”肖遥冷哼了一声。

    这些人的目的是秦柔。

    而秦柔是肖遥的母亲。他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到自己身边的人。

    更何况,还是秦柔呢?

    所以,他压根就不会和这两人客气,在他们冲到自己跟前的时候,肖遥身体一闪,直接从两人的眼前消失了。

    那两人还举着自己的武器,一阵懵逼。

    只有大概零几秒的时间,他们就感觉到自己的身后袭来了一阵凉风。

    作为一个杀手,就必须要有足够快的反应能力,这两个杀手的实力虽然不算多么的强,但是反应能力还是非常不错的,在感觉到背后袭来的凉风之后,两人又是一起转过身,并且发起了攻击。

    其实他们压根连目标都没有看到,但是这并不影响他们攻击的速度。

    他们和肖遥倒是有一个共同,那就是在一定程度上,他们还是比较相信自己的直觉的,比如现在。

    可惜的是,他们还是高估了自己的实力,即便他们已经察觉到了什么,但是当他们出手的时候,手腕就已经被肖遥紧紧扣住了。

    两人一模一样。

    为了方式他们在用另外一只手攻击,肖遥身体腾的跳了起来,然后同时踹出了两脚,踹在了那两人的胸口。

    “哇”的一声惨叫,那两个杀手也都被他这一脚给踹飞了出去。

    而肖遥则是借着这一股外力,在半空中翻了一圈,双脚稳稳落在地上。

    那两个杀手可就没有肖遥这么好的运气了,再被那一脚踹中了之后,他》》》》,m.↖.co↑m们几乎是同一时间发出了惨叫,而且,他们都有一种感觉,觉得自己仿佛是被一辆疾驰的跑车给闯了出去一般。

    骨骼断裂的声音清晰入耳。

    那两个杀手的身体都撞在了身后的那堵墙上,随后又摔在了地上,表情扭曲到了极,虽然肖遥体会不到他们此时所承受的痛楚,可是从他们脸上的表情还是能看出一二的。

    他稍微皱了皱眉头,又叹了口气:“真不知道你们到底是哪来的勇气,就这么实力,也好意思出来吃杀人饭。”

    那两个男人都用一种恐惧的眼神看着肖遥。

    如果先前他们还是愤怒和不自信的话,现在他们的内心就已经是被恐惧所笼罩了。

    先前,他们并没有觉得自己完全没有胜算了,可是经过刚才的交手,他们才意识到,他们和肖遥之间存在着一条无法衡越的鸿沟。

    肖遥手插在口袋里,笑眯眯走到了两人的跟前。

    他站直了身体,居高临下。

    “现在咱们可以好好谈谈了吗?”肖遥问道。

    “你……你想谈什么?”拿蝴蝶.刀的男人声问答。

    你看,其实在这个世界上压根就没有什么事情是绝对没有办法商谈的,只是话语的主动权永远都是掌握在强者的手中,因为肖遥打败了这两个杀手,所以,他话也有了一定的分量。

    “早这么多好啊,不就不用挨揍了吗?”其实肖遥还是有些同情这两个杀手的,作为一名医生,他比谁都要清楚这两个杀手的伤势。

    拿蝴蝶.刀的那个,胸口的肋骨最起码断了两根。

    拿匕首的那个还要惨,不但肋骨断了,内脏也受了伤,虽然没有直接破碎,可是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他如果没有办法找到像高峰那样的神医为他固本培元的话,有三成的可能会丢掉自己的命,又有三成会丢掉半条命,最后四成,则是会废掉自己的一身修为。

    对于这个男人而言,或许,失去实力和修为,会比失去生命还要让他感到痛苦。

    当然了,肖遥并不会同情对方。

    同情自己的敌人,那是只有二百五才会做的事情,显然肖遥的脑子还算正常,到现在为止,表现的还算正常。

    “是什么人让你们来的?”肖遥问出了自己的第一个问题。

    这也是他现在最关心的。

    虽然这一次来的两个杀手已经被他给解决了,可是这并不代表秦柔的危机就已经解除了,而且,他现在也没办法贴身保护秦柔,他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再了,等秦柔回到了京都,基本上也就安全了,秦柔和秦鸾在秦家也一定有他们自己的心腹,秦家也肯定有自己的神秘力量,只是外人不得而知而已。

    既然先前秦柔会自信满满的现在秦家所遇到的麻烦她都能妥善解决了,肖遥就愿意百分百的相信,这一切都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肖遥不可能永远陪在秦柔的身边保护着她,所以他觉得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要搞清楚到底是什么人想要了秦柔的命,也好让秦柔早做好准备,回到京都之后就可以直接对付对方。

    那两个男人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为难之色。

    显然,即便是到了现在这一步,他们也不知道该不该出卖自己的雇主。

    肖遥也看出了他们内心的纠葛,这一次他一都不着急了。

    “嘴巴长在你们自己的身上,不管是还是不,最后都是你们能决定的。”肖遥道。

    那两个男人还是都没有吭声。

    肖遥认真想了想,最后叹了口气,伸出手将那个拿蝴蝶.刀的男人给拍晕了过去。

    他这才转过脸看着那个拿匕首的男人。

    “现在你可以了吧?”肖遥笑眯眯道。

    他的笑容看上去非常和善,可是却被对方一种入坠冰窖的感觉。

    大概只有神经病才会觉得肖遥是一个和善的人。

    那个拿着匕首的男人抬起头看看了看肖遥,最后脸上露出了一丝怪异的笑容。

    “你怎么就知道,我的同伴晕过去之后我就会告诉你?”那个男人问道。

    “因为我以前也是个杀手,所以现在我能猜到你心里的想法。”肖遥道,“你不是真的有职业道德,你只是担心这件事情如果传回去了,你们会在杀手界没有办法立足而已,我这么对吗?”

    拿匕首的男人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这就是一种默认态度了。

    “最后的机会了,你到底还是不。”肖遥不耐烦问道。

    “我可以告诉你,但是我的这个同伴,你必须要交给我处理。”男人道。

    肖遥咧开嘴笑着了头:“没有问题,反正我也没打算杀了他,杀了他,还脏了我的手。”

    男人没有再卖关子,直接了一个名字:“秦秋。”

    秦秋这个名字,肖遥记忆犹新。

    秦天涯的父亲。

    “嘿,这老子,还真是一都不老实啊。”肖遥冷哼了一声,眼神中寒芒闪烁。

    “我已经告诉你了,现在我们可以走了吗?”那个男人问道。

    “你们?”肖遥笑了笑,“你确定是你们?”

    那个男人也露出了一丝怪异的笑容,他忽然抬起了手中的匕首,扎进了另外一个杀手的心脏处。

    表情果断。

    动作决绝。

    没有丝毫的停顿,也没有任何脱离带水,一切风轻云淡,仿佛原本就该如此。

    他大概忘了,这个被他用匕首捅进心脏的男人,前一分钟还和他并肩作战着。

    “你还真是够狠的啊。”肖遥叹了口气,不过脸上却没有露出任何惊讶的表情,仿佛这个男人这么做都在他的意料之中一般。

    “男人不狠,地位不稳,这就是江湖,要么我杀别人,要么别人杀我,我的人生信条就是,我没有别的任务,我唯一的任务就是让自己活下去。”男人轻松道。

    即便杀了自己的同伴,他也不会有任何的心理压力。

    “好了,你可以走了。”肖遥道。

    男人站起身,感激看了眼肖遥,立刻转过脸,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肖遥没有出手,虽然他也挺想背后放冷枪的,但是他并没有这么做。

    首先,这个男人的五脏六腑都受了伤,压根就活不了多久了,即便活下来了,也会变成一个废人,那还不如直接死了的好,做杀手这一行,想不得罪人都是不可能的,一旦失去了修为,就会被杀手组织所抛弃,也算是失去了庇护,到时候那些以前得罪过的人一个个也都会杀上门来。

    所以,做杀手,一般都没有什么善终。

    要么就是死在了任务重,要么就是年纪大了,没有办法继续执行任务了,只能被抛弃,到时候等待他的就是被寻仇。

    这只是肖遥放走那个男人的第一个原因。

    而另外一,他就是希望这个男人回去之后,能提醒他们那个杀手组,稍微衡量一下自己的实力,不要接一些他们没有能力完成的任务,这一次的事情,那个男人断然不会是他杀了他的同伴,一定会将一切都推到肖遥的身上,并且将肖遥的实力夸大一些,显得他输了也是情有可原。

    这也是肖遥乐意看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