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八十九章 打磨原石

目录:护花强少在都市| 作者:步履无声| 类别:都市言情

    ♂

    华菲凡已经彻底麻木了。

    在她看来,肖遥恐怕真的是无所不能的存在了。

    等下了车后,肖遥简单观察了一下,在这个小镇上不知道有多少翡翠原石摊。

    朱云峥走到了肖遥的跟前,解释道:“因为这附近有几十大大小小的翡翠矿,再加上这个小镇的后面,就是过两天的公盘地点,所以大家都汇聚在这里了,肖先生,我们朱家原本也有两个专门研究翡翠原石的专家,这一次也跟来了一个,等会我让他帮你挑选挑选?”

    肖遥摇了摇头:“不用了。”

    老实说,他真不相信这些专家,这些专家要是真的有太大的能耐,干嘛还要在朱家拿工资?早就发财了。

    当然了,也不能说人家一点能耐都没有,其实观察翡翠原石的纹路,表皮,都是能看出一些端倪的,只是,绝大多数还是看运气,运气好,找块不起眼的烂石头都能开出最极品的玻璃种帝王绿,运气不好,不要说豆种的了,或许开出来就是一块石头渣。

    这样的事情,在面国可是经常发生的。

    神仙难断寸玉,说的其实也就是赌石了。

    “其实在赌石方面,还是有很多知识的,比如说宁赌大裂,不赌小绺,绺的话,有分为马尾绺,糍粑绺,鸡爪绺,火焰绺,雷打绺,格子绺……”

    肖遥耐心听着,老实说,在赌石这一块,他懂得还真不多,虽然这些知识他等会赌石的时候根本用不上,但是现在听着也倒是有趣。

    从朱云峥的口中,肖遥了解到,其实赌石,还有半赌毛料和全赌毛料,半赌就是被开了一面,见了绿的,全赌,就是完全赌一块原石,没有开过。

    一边走着一边听着,忽然,肖遥顿下脚步,转过脸看着一块大概有三十公分高的石头。

    顺着肖遥的目光看过去,朱云峥微微一笑,说道:“肖先生,想要玩玩了?”

    肖遥看了眼朱云峥,说道:“我这一次来不就是想玩玩的吗?哈哈!”

    “说的也是,这样吧,肖先生,今天不管你买多少原石,钱都由我们家来掏!”

    虽然朱云峥到现在都不知道肖遥到底是什么身份,但是从朱老爷子对待肖遥的态度上看,显然巴结总好过得罪,既然明白了父亲的心意,朱云峥这个八面玲珑的人,自然不能做一些让自己老爹不满意的事情了。

    肖遥摆了摆手,说道:“该花的钱还是得我自己来花,否则的话,我要是开出好东西了,您心里不舒服,我心里也别扭不是?”

    朱云峥哈哈笑了笑,其实也是用笑容掩饰自己的尴尬。

    不得不说,肖遥确实是一个聪明人,一番话就点中了要害。

    虽然朱家有钱,但是也不能说非常有钱,而且肖遥一眼就是不差钱的主,如果真的闹出来那种让大家心里都憋屈的事情确实有些不太好,所以,朱云峥也就没继续多说什么,否则显得自己有些画蛇添足了。

    想到这些,他不由苦笑了一声,想自己都活了四五十岁了,可在一些问题上竟然还没有肖遥这个年轻人看的长远,想来惭愧啊!

    那摊上的老板看到肖遥等一群人走了过来,赶紧凑到跟前,满脸笑容。

    摊主是一个年纪大概在四十岁左右的男人,在他的身后还有一个十七八岁的男孩,不过始终低着脑袋,皮肤黝黑,也比较消瘦,只是瞥了眼肖遥等人,接着继续双眼放空。

    “几位老板,来买翡翠原石啊?来我这就对了,我这可都是老坑种!”中年汉子搓着手笑着说道。

    朱云峥在一旁,给肖遥做着翻译的工作。

    这要是传出去,不知道能惊掉多少人的下巴,朱家现在的家主,竟然在给一个年轻人做翻译……

    肖遥听完了朱云峥的话之后,伸出手指了一下自己看到的那块原石,说道:“问问他,这一块多少钱。”

    “嗯?”顺着肖遥手指的方向看去,朱云峥不由皱了下眉头。

    他觉得肖遥妥妥就是一个新手了,即便他对翡翠原石没有什么研究,但是自己老爹对这些感兴趣,再加上原本就是在面国混,耳濡目染也知道一些。

    肖遥手指的这一块,品相实在是太差了,很难出绿。

    “肖先生,这一块原石,感觉看着不咋样啊!”朱云峥小声说道。

    他觉得自己还是提醒一下的好,免得肖遥吃亏。

    “无妨,大不了就是花钱买个教训。”肖遥笑着说道。

    朱云峥心里叹了口气,看来所有年轻人身上都有一个通病,就是有些小固执。

    不过他还是将肖遥的意思转达给了那个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听了朱云峥的话,也皱了下眉头,心里叹了口气,原本还以为来了一桩大买卖,但是现在看来,显然是自己想多了。

    他尝试着报了一个一千的价格,朱巧这个小丫头就不乐意了。

    “我说你到底有没有脑子啊?就这块破石头,你好意思要一千?真当我们好糊弄了?别的先不说,你这块石头上还有一块小绺,当我们瞎?”

    那个中年汉子苦笑了一声,原本还想宰一宰冤大头,没相当人家还有识货的,自然不好意思舔着脸坐地起价,随口报了个一百。

    等朱云峥将之前朱巧和那个中年汉子的话转达给肖遥之后,肖遥只是一笑置之。

    “你们说的,是米元还是华夏币?总不会是面国币吧?”说到最后一样肖遥就忍不住笑了起来,面国币一百,连个肉包子都买不到,大约等于华夏币的五毛钱。

    “是米元,一般翡翠公盘说的都是米元。”中年汉子说道。

    肖遥点了点头,也无所谓。

    朱云峥继续说道:“其实一百米元,都有些贵了,不着急的话,砍砍价大概能缩到五十米元。”

    “算了,没那个必要。”肖遥说着又看了眼朱巧,笑着说道:“谢谢姑娘了啊。”

    朱巧受宠若惊,连连摆了摆手。

    其实,即便是一千米元,肖遥也不会有半点犹豫,反正最后吃亏的还是这个中年汉子。

    肖遥看了眼方海,方海立刻付了钱。

    “朱叔叔,不知道哪里能将这块原石解开?”肖遥转过脸好奇问道。

    “后面就有切割机,咱们可以过去。”朱云峥说道。

    “那我们现在就去吧!”肖遥能感觉到手上的这块石头内散发出来的浓郁灵气,虽然他敢百分百确定这石头里有好东西,但是,还是需要切开验证一下自己的猜测嘛!反正不会吃亏。

    看到肖遥将那块破石头抱在怀里像个宝贝一样,朱韬冷笑连连,心里暗道可笑,嘴上还不忘说道:“肖先生眼光这么独特,即便这块石头不开,我也知道里面肯定有玻璃种了啊!”

    言语中的揶揄,不难听出来。

    肖遥无所谓笑了笑,说道:“希望朱公子一语成谶。”

    朱韬笑的更厉害了。

    这肖遥还真是傻子,竟然连好赖话都听不出来,自己这话一听就知道是嘲讽,结果肖遥还傻乎乎的以为,自己是在祝福他。

    真不知道这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

    抱着石头,来到切割机前,肖遥将石头交给了那个切割师。

    那个切割师接过石头,都是满脸的鄙夷,瞥了眼肖遥,说道:“从那边切?”

    肖遥听了朱云峥的翻译后,赶紧摇了摇头:“不能切,打磨。”

    “噗……”那个切割师直接忍不住笑了出来。

    肖遥皱了皱眉头,对身边的朱云峥问道:“我怎么觉得他在嘲笑我?”

    朱云峥嘴角狠狠抽搐着。

    不要说那个切割师了,如果说这番话的人不是肖遥,他都想哈哈大笑几声,然后骂一句,傻,逼。

    朱韬这个时候憋得很辛苦啊,忍住笑意,对那个切割师说道:“肖先生说让你打磨,你就老老实实打磨,反正肖先生不缺那点钱,哈哈!你要是将里面的玻璃种切碎了,怎么说?”

    切割师摇了摇脑袋,看着肖遥的眼神越发像是看着一个白痴了。

    朱巧和朱振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深深的无奈。

    他们都不看好肖遥挑选的这一块翡翠原石,他们不难想象,等会朱韬会怎么放肆嘲笑肖遥。

    现在朱韬为什么要说这么多好听话?不就是要将肖遥高高架起来吗?捧得越高,等会摔得越惨。

    这个时候,朱韬已经能想象得到,等会肖遥脸上的表情有多么难看了。

    一定就像吃了苍蝇似得吧?

    朱韬为什么死皮赖脸非要跟着?图的不就是这个吗?

    “好好打磨啊,里面可是有玻璃种的,说不定还是玻璃种帝王绿呢!哈哈,好几个亿呢!”朱韬在边上乐呵呵说道。

    “朱韬,你差不多行了!”朱云峥使劲皱了皱眉头骂道。

    朱韬耸了耸肩膀:“反正他又听不懂面国话。”他口中的那个“他”说的自然就是肖遥了。

    朱云峥叹了口气,也懒得多说什么了,无非就是呈口舌之快罢了。

    肖遥确实听不懂朱韬的话,但是看到朱韬颐指气使的模样,也知道对方说的肯定不是什么好话了。

    只是他完全懒得和对方计较,现在的他,注意力,都在那块正在被打磨的翡翠原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