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五百两银子

目录:护花强少在都市| 作者:步履无声| 类别:都市言情

    武梧桐那一嗓子吆喝完,肖遥的心脏就有些难受了。

    他真不知道要用什么样的词语来形容这个郡主殿下,说她是缺心眼都有些称赞了。

    看到买马的中年男人眼神中精芒万丈,肖遥就意识到,想要拿下武梧桐看中的这一匹马不简单了。

    武梧桐显然想不到这些,理由也很简单,武梧桐长这么大,还没有被“宰”过。

    这还真不是胡言乱语,毕竟武梧桐以前都是在杨城活动,郦王府就坐落在杨城。

    就武梧桐这高调到不行的性格,整个杨城谁不认识她?谁不知道她是郦王府家的郡主,只要是她看上的东西,别人都恨不得直接送上王府去,不图郦王让他加官进爵,但是哪怕能混个脸熟也是不错的,可即便是这样,送都送不出去,还谈什么加价呢?

    肖遥一边摇着脑袋,一边走到了跟前。

    他看了眼武梧桐盯上的那匹马,也点了点头。

    虽然他不懂得什么相马,但是从毛发和体型上看,武梧桐挑中的这一匹确实是一匹非常不错的马。

    “姑娘,你可真有眼光,我这匹马,可是正宗的楚马,楚马中的上上品啊!要不是因为家道中落,我也不会忍痛要贱卖。”那中年男人眨巴眨巴眼睛看着武梧桐说道,说话的时候还不忘记给自己加戏,明明现在心里都已经乐开花了,偏偏要做出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

    简直假到不能再假了!

    老实说,肖遥对他的演技感到很失望,即便是站在肖遥身边的柳乘风脸上都露出了狐疑的神色,显然是觉得眼前这个中年男人说出口哦的话听着有些虚,并不足以让人信服,也就武梧桐这个少不经事的小姑娘,还露出了一副捡到宝的表情。

    “既然老哥这么看重这匹马,那我们也不好意思忍心横刀夺爱了。”肖遥笑了一声,说道,“武梧桐,我们走吧。”

    “嘎?”那中年男人听到这句话脸色立刻就变了。

    他心里有些好奇,这个年轻人之所以这么说,到底是因为看出了自己心里打得算盘,还是因为他是个死心眼,真的相信自己刚才那一番说辞了呢?

    如果是前者的话,他也没什么好说的。

    可如果是后者,他就有些蛋疼了,简直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嘛!

    好在他的心理素质还算不错,即便心里已经有些着急了,却依然表露出了淡定的神色。

    “咳咳,那个,虽然我对我这匹千里马难以割舍,可我家也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家里妻子也还在等着钱治病呢,否则的话我也不会迈出这一步,哎,毕竟人都是有感情的啊!若非万不得已,我也不会这么做了。”中年男人叹着气说道。

    肖遥眯着眼睛看着对方,问道:“所以呢?”

    “所以?”中年男人咳嗽了一声,小声说道,“所以,即便我再难以割舍,这匹马该卖出去还是得卖出去啊!而且公子,就凭你刚才说的那番话,我也确定了,你的人品还是非常不错的,与其卖给别人,还不如卖给你呢!我相信你是真心会对马儿好的。”中年男人有理有据正色说道,说出口的话,让即便是肖遥都找不到一个可以反驳的漏洞。

    嗯,在做生意这方面,眼前这个家伙也算是个人才了。

    能在现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保持最起码的淡定,这真的是一种技术活了,反正如果是角色互换的话,肖遥真不一定能做到。

    武梧桐听了那个中年男人的话,顿时心花怒放,伸出手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说道:“你还真是挺有眼光的,这都被你看出来了,别人我不敢说,但是本姑娘,绝对是那种非常爱马的人!你将这匹马交给我,可以放一万个心!”

    肖遥:“……”

    在他的心里已经彻底将武梧桐定义成了猪队友,他现在真的很后悔,如果早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再次之前他是说什么都不会愿意带着武梧桐来的。

    虽说之前他治好了李向南,也得到了一个钱袋,可银子始终是有限的,也架不住这样大手大脚的花啊!买马匹原本就不便宜,更何况武梧桐还想要当一个冤大头的角色,他捂住了自己腰间的钱袋,直觉告诉他,钱袋里的银两,今天恐怕是保不住了。

    武梧桐已经窜到了肖遥的跟前,伸出手就朝着肖遥的腰间抓了过去。

    肖遥身体往后退了一步,避开了武梧桐的手。

    武梧桐站住了身体,她知道如果肖遥不愿意将钱袋给自己的话,哪怕自己使出浑身解数,也不可能将钱袋拿过来。

    她和肖遥之间的实力压根就不在一个平面上。

    看到肖遥还往后退,武梧桐也懒得继续出手,只是撅着嘴巴瞪圆了眼珠子看着他,问道:“你干嘛?”

    “你干嘛?!”肖遥没好气道。

    武梧桐指了指身后的那匹马,说道:“当然是拿银两买马啊!”

    肖遥问道:“我们什么时候说要买这匹马了?”

    武梧桐被肖遥这番话给气坏了。

    “喂!我说你是不是不相信我相马的水平啊?我都说了,这匹马真的不错,咱们要是错过的话,才是最大的损失呢!而且我和这匹马看着非常投缘,你懂不懂啊?”

    肖遥心道这些我当然不懂,但是我懂如果任由你继续说下去,恐怕这钱袋里的钱,都未必够买下这一匹马了。

    “咱们能不能先缓缓?再去别的地方看看?”如果是以前的话,肖遥也无所谓这些,反正他本身就不是一个对数字敏感的人,对钱更没有什么太大的兴趣,对他而言,钱原本就是用来花的,只是现在是非常时期,总不可能期待着每天都有向李向南那样出手大方的病人等着自己吧?

    即便真的有,肖遥也忙不过来啊!

    武梧桐听了肖遥的话就是使劲摇着脑袋。

    “不不不,先不用去看了,反正这匹马应该是这个马市最好的一匹马了,我不管你要不要,反正我是要定了!”武梧桐说道。

    肖遥彻底无奈了。

    不过就在这时候,身后忽然想起了一个声音。

    “我说你们到底买不买啊?不买的话,就赶紧让开,我们还要买呢!”说话的是一个穿着米黄色长裙的女孩,长发高高盘子,插着发簪,看上去倒是落落大方。在那个女孩的身边,站着一个穿着白色锦服的男人,衣服上还用蓝色点缀着一片山水,干净整洁又给人一种高雅的感觉。

    武梧桐瞪了眼那个穿着长裙的女孩,说道:“我什么时候说我不买的?”

    那女孩也不生气,只是笑了一声,说道:“要买的话,就赶紧付钱买啊!”

    武梧桐翻了个白眼:“我什么时候买,和你有什么关系?”

    肖遥咳嗽了一声,心里也越发的郁闷了。

    武梧桐本来就是个刺头,没想到的是,现在竟然还有人冒出来和她针锋相对。

    女孩还没说话,她身边的男人倒是已经沉不住气了。

    他往前走了一步,一甩袖子说道:“买东西原本是讲究个先买后来的,你们先来的,自然是你们先买,只是闹到现在你们还没出手,难不成我们就一直在后面等着了?若是你们买,就赶紧交了钱牵着马离开,若是不买的话,就赶紧让开!”

    对方虽然说话的语气非常不客气,可不得不说,人家说的话还是挺有道理的。

    武梧桐虽然不是个喜欢和人家讲道理的人,可这个时候要是非得和对方吵架的话,似乎也有些不合适。

    于是她再次转过脸,气鼓鼓看着肖遥。

    肖遥一摊手,说道:“你看我做什么?”

    “买马!”武梧桐说道。

    其实她也有些生气了。

    在她看来,肖遥也不是那种喜欢磨磨唧唧的男人啊!

    肖遥也不想墨迹。

    只是他明白,现在这种情况,只要出价,一定会被宰。

    不过他还是转过脸,看了眼卖马的中年男人,问道:“你这马,多少银子?”

    中年男人之前心里还有些没底气,但是当那一男一女出现后,他的那张脸如同绽放的菊花一般,笑的合不拢嘴了。

    之前他还会担心,如果自己要价太过于高了,会不会将肖遥等人给气走,毕竟也就是那个姑娘看着缺心眼,装着钱袋的男人,倒是睿智一些,似乎将自己内心的想法看穿了一般。

    现在嘛!他就无所畏惧了。

    他伸出手,一个巴掌。

    “五十两银子?”武梧桐点了点头,“这匹马,倒也值这个钱。”

    “不不不,我说的是,五百两!”那中年男人说道。

    肖遥眉头皱了一下,却很快就舒展开,反正之前,他就已经预料到是这样的情况了,所以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武梧桐的下巴差点掉在了地上。

    “你说什么?五百两?你开玩笑的吧!你这马确实不错,可也不值五百两啊!”武梧桐太火大了。

    哪怕她真的是个缺心眼,也知道对方这是趁火打劫嗯。

    “五百两,不二价,爱买买,不买就算了,我又不会强买强卖。”中年男人咧开嘴笑着说道。

    武梧桐气的牙痒痒了。